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淩鋒 :【 中國領導人沒有『鄉愁』只有『權愁』】
【中共官員素質惡劣】
趙紫龍:【「桶子上天﹐褲子落地」﹐該驕傲還是痛心﹖】 2004-04-05 21:28:54

【「桶子上天﹐褲子落地」﹐該驕傲還是痛心﹖】 趙紫龍

● 聯合國代表托馬謝夫斯基在視察中國大陸十天之後,尖銳批評了中國政府的教育政策。她指出中國政府在教育上的未能履行自己承擔的進行國民義務教育的責任,因而違反了它所簽署的國際人權法律。根據聯合國推荐的比例,教育經費應當最少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6%,但中國只佔2%。而且中國政府僅為中小學生支付了學費的53%﹐其他由地方與學生負擔。(此即導致前年江西省芳林小學一百多名小學生慘死之爆炸事件的原因,當時孩子們正在課堂做爆竹)。據香港大公報稱﹐大陸教育亂收費﹐十年逾2000億。今年到七月止﹐查獲2500多件。又據網上資料,中國教育支出佔GDP的2%﹐居世界末列﹐低於古巴的6.7%﹐利比亞的4.9%﹐安果拉的4.4%﹐坦桑尼亞的3.7%﹐文盲大國印度的3.3%﹐及蠻荒國烏干達的2.4%。

● 國家公共衛生的指標是供水及排污普及率。中國這兩方面也居世界末列﹐據聯合國2000年資料﹐其供水率及排污率﹐各為75% & 40%。 孟加拉國為97% & 48%﹐埃及為97% & 98%﹐巴基斯坦為90% & 62%﹐ 蘇丹為75% & 62%。據美國非官方智庫外交關系委員會亞洲研究所主任科埃諾米指出,水資源缺乏,是中國最嚴重的環境問題。中國發展經濟時一向忽略環境保護問題,以致目前空气污染、沙塵暴以及土地沙漠化的現象非常嚴重。科埃諾米表示,中國目前有六千萬人的飲水有困難,六億人每天飲用受到污染的水。在中國水利工程協會都市委員會的全國年度會議中,水利部淮河委員會的兩名委員指出,乾旱和水污染是都市水源供應面臨的兩大問題。統計數字顯示,中國大陸六百七十二個城市中有四百多個鬧水荒,其中一百六十個嚴重缺水,而必須實施限水。報導指出,中國大陸各地城市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上水和百分之五十的地下水水質變差。

● 中國工程院院士巴德年在北京發表報告時警告說﹐中國衛生分配極不合理﹐據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數據﹐中國在全世界排名中居第一百八十八位﹐列倒數第四。他說﹐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部提供的官方數據顯示﹐到目前為止﹐中國享有醫療衛生保障的人只佔百分之十五﹐百分之八十五的人沒有醫療衛生保障﹐或者說是沒有靠得住的醫療衛生保障。

● 據Freedom House今年對192國的自由與民主評等﹐比台灣好的有27國﹐比中國還糟的僅11國。連查德﹐剛果﹐葉門﹐烏干達等國皆比中國好。無疆界記者組織發表的139國新聞自由排名表。美第17﹐台第33﹐中第138﹐僅優於北韓。據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資訊中心發佈的消息,江蘇省鎮壓地下基督教會。從7月份至今,取締了基督教家庭教會聚會點125處,使大約3000名教徒無法從事禮拜等活動。該中心說,近年來基督教在中國迅速發展,目前已至少有5000萬名教徒,並且絕大部分都是以家庭聚會點的方式開展活動,而不加入官方的三自教會。

● 據報導﹐「十一」前後天安門自焚或企圖自殺事件多達18宗﹐自焚後被救者計有來自湖北的盲人王海濤(35歲)、湖北下崗工人楊培權、安徽農民朱正亮、福州人張理積、北京的葉國強 、及遼寧來的吳慶海(45歲)等等。天安門公安公局的一名人士表示﹐當局已加強了進入天安廣場的各大小街道的盤查,「差不多覺得他長得胖一點,我們都把他截停來查」,但還是防不勝防。

● 中新網10月23日消息﹕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副局長梁嘉琨透露,目前中國煤礦每年的死亡人數接近六千,基本上都是農民工。死亡的賠償在一萬到五萬人民幣左右(註﹕一千多至六千美金賠條命)。

● 倫敦的國際戰略研究所發佈了2003至2004年全球軍事平衡報告,其中指出,中國今年的正式國防預算比去年成長了11.5%,金額從1662億元人民幣增加至1853億元。但根據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5月22日發表的《中國軍力報告》,中共的國防預算比它自己公布的高出數倍,約為670億美元,為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

● 博訊網今年10月11日有文章指出﹐9月18日,國務院、中紀委召開電話會議,由公安部長周永康通報。內容包括﹕八月份有是乎527名幹部外逃出境;450多名幹部請假未歸,列為失蹤;外逃、失蹤幹部,涉及30個省市:初步查證,被捲走金額65億至75億元人民幣、八億美元外匯。創下了近三年來單月外逃,失蹤幹部最多的紀錄。又在八月份的六天裡,突擊檢查八個邊境口岸、航站,結果攔住了二十多名未持有核准文件的廳(局)級幹部准備去歐洲、加拿大、澳洲;查獲攜帶30萬美元以上外幣非法出境的有70多人。其中包括二個省政府到歐洲的「考察團」中的成員,在他們的行李中攜有55萬歐元、60萬英鎊、110萬瑞士法郎等。以上被截獲的人,大部分是從机場貴賓通道(免檢查)被查獲的。

● 台灣目前失業率為五點幾﹐失業者約有53萬人﹐但尚有30萬外勞在台打工。德國之德東失業率為17.8%﹐德西失業率為8.1%﹐香港為8%﹐加州約為7%。但西方估計大陸實際閑置勞動力可能逾億(含休耕農民),至少佔全大陸勞動力的三成一。龐大的失業大軍導致了大慶與遼陽爆發五萬人及三萬多人的示威。 又據中央社報導北京師大經濟學者鐘偉曾披露,大陸五十個富豪的資產,就相當於五千萬農民年純收入,三百萬個百萬富翁的資產,即相當於九億農民兩年的純收入。大陸陷入貧困群體的民眾近年大增,因企業採取買斷工齡政策,按服務年資一次性補償,工人與工廠再無任何關係,令被迫退休的數百萬工人永遠失業,陷入赤貧的開始。據香港《爭鳴》雜誌今年十一月號報導﹕胡錦濤在中共三中全會中證實﹐按國際標準﹐中國農村有近二億人未達溫飽﹔近四億農村人口及兩千萬城市人口﹐未能享有醫療﹔每年因營養不良或缺醫療死亡者近六百萬人。中新社報導,中國大陸衛生部基婦司副司長楊青透露在北京地區的孕產婦死亡率已經降到了十萬分之十左右﹐但中國西部地區至今仍有五個省的孕產婦死亡率高達十萬分之一百以上﹐最高的甚至達到十萬分之三百以上﹐這與最貧困國家相當。據去年法新社電﹐一個叫「愛滋行動」的關懷愛滋病團體稱﹐僅河南一省便有兩百萬人因「賣血」而感染。

【千萬神女億萬客﹐黃潮洶湧誰之過 ﹖】

今年八月﹐世界衛生組織在一研討會上透露,中國官方的娼妓數字為六百萬。但外界估計在十三億人的中國實際賣淫人數可能是官方數字的數倍。就以一千萬已經低估數字來算﹐它大約是香港總人口數一倍半,更比全國軍隊240萬人多出4.2倍﹐它是中外史上最大一支「黃色娘子軍」。幹此行的以有競爭力能存活的﹐以十多至二十多的略具姿色女子為主﹐故娼妓在這類姑娘中的比例﹐大的令人扼腕。單方面指責她們是不公平的。有需方有供﹐因恩客多半僅能偶一為之﹐能奉養千萬大軍的適齡男同胞只怕上億。簡直是﹕黃浪滔天﹐鶯燕滿街﹐春滿大地﹐福被神州。
改革開放後﹐苦命的姐妹們讓「先富起來」的男同胞嫖、讓單打或群鬥的港臺同胞、華僑及老外嫖、讓日本買春團嫖 . . .。從好看﹐此行業養活了千萬的苦命姐妹們並讓她們自己與家人活得更好﹐父母有錢看病﹐弟弟能唸上書。在這種犧牲自己的肉體與尊嚴去娛樂別人的行業中﹐絕大多數是可憐值得同情的。天下的少女有那個不盼望過有尊嚴幸福溫暖的日子﹖可是殘酷的現實逼的她們在火坑中討生活。媚眼拋向張三李四王二麻子﹐誰給錢就讓誰嫖。除了受黑白兩道欺凌外﹐還常遇到心理變態者﹐並有性病及墮胎等問題不斷出現。所以不到五年﹐她們早已被摧殘成殘花敗柳﹐只能改行或賤價出賣。她們不偷不搶﹐靠自己最隱私珍貴的器官為自己及家人脫困﹐其人格「極可能」不比你我差﹐絕對遠遠好過只知圖利自己與親人﹐腦滿腸肥的貪官們。嫖姐妹們的不是身上的男人而是一個冷酷貧富兩極化﹐現實又墮落的社會﹐及一個窮兵黷武不惜民命貪腐的政府。

【買春團膽兒大﹐嚴刑峻法都不怕】

無人不知在中國嫖妓是犯法的﹐可是在在珠海某「五星級觀光飯店」 竟發生三百多「小日本人」嫖我五百「龍的傳人」事件。這些日客公然在大廳及電梯里就與小姐擁抱嬉笑﹐毛手毛腳。在日客雲集的第十三樓﹐有的不關門就與一個或多個小姐調笑,也有人在房內飲酒做樂大玩「多P」﹐於是整層樓陣陣淫聲浪笑不時傳來、鬼子們竟無懼於「民畏之如虎」的共安及響聲如雷的「掃黃」與「嚴打」。日人之囂張﹐氣得少見多怪來自河南的旅客趙廣泉先生徹夜難眠﹐醜聞曝光後舉國譁然。他們狂歡三天後﹐居然歡歡喜喜地安然返日﹐無一人被捕﹐實不可思議。其中某日剛巧是「九一八」 國恥日﹐於是不少愛國同胞認為該團除玩我姑娘外還刻意「擇日辱華」﹐欺人太甚。更有人網上大罵「日寇」與「漢奸」。這令我想起此間有兩位知名愛國僑領﹐寫文章說SARS可能是日本遊客帶SARS菌﹐到廣東放的以便栽贓害我中國﹐其高見令我當時佩服的滿地打滾。昔之皇軍佔我國土、殘殺吾民、姦我婦女﹐稱之「獸軍」或「日寇」﹐非常恰當。可是稱這批花雙倍以上價錢(一千二至一千八人民幣)來惠顧我姐妹的買春客為「日寇」﹐似乎言重了﹐這畢竟是兩相請願各取所需的行為。我認為沒人有資格罵這批不幸淪落的姐妹為「漢奸」﹐就因為她們在重金之下接受了日本客人﹖美國是當今帶頭圍堵中國的帝國主義﹐那麼在日資美資企業上班的同胞﹐或服務日美遊客的店員小販﹐及大批赴日美取經工作或入籍者﹐包括你我在內﹐不都也是「漢奸」﹖。據說某民族救星在來訪日首相﹐為過去侵華當面口頭致歉時﹐說了﹕不用道歉﹐我們共產黨應該謝謝你們才對﹐當年莫非你們侵華那有今天的新中國。又傳某領導人為聯俄抗美﹐百來個台灣大小的失土就一筆勾銷做出毛鄧都不敢做之事。若不敢罵他們﹐就請別輕易罵接受美日錢財或恩惠的小老百姓為漢奸了﹐否則偉大的祖國多年來一直大量地接受日本經援﹐豈不變成「漢奸國」了﹖痛罵日人之餘﹐不妨想想。日人買春團敢如此公然地在五星級旅館犯法胡來又能全身而退﹐是誰給他們這個膽子﹖又是誰包庇他們﹖他們在港臺新加坡及任一禁娼的法制國家﹐敢如此囂張嗎﹖肉腐方生蛆﹐怪誰呢﹖怪外人錯把「世界工廠」當「世界妓倉」前﹐這個「人民」政府該終止忽略人民好好反省了。 據中央社稱中共當局已經將此事件定性為「政治事件」,深圳市旅 遊局為此呼籲市內旅行社,要特別提防懷有「政治目的」的日本 遊客及旅行團,以防有辱國體事件重演。真是絕配「有什麼樣人民就有什麼樣政府」。

【「神五」升天﹐「台北101」落地﹐該喜悅還是搖頭﹖】

欣聞「神五」安返﹐這樣中國多了一位英雄﹐少了一個烈士﹐真好﹗更重要的是楊家不為一個政府錯誤的政策遭受「喪夫失父」之痛。在中共刻意宣傳及海外華文媒體炒作下﹐它似乎是個天大的成就﹐好像人人都應該為之自豪。時逢世界第一高樓「台北101」在台北市落成﹐更有人為此二華人的成就感到驕傲﹐可是我卻了無喜意﹐因為這只證明了我們中國人的好大喜功與膚淺。

台灣處於地震帶﹐「921」大地震在南投縣造成極大的傷亡。台北市建於一個沉積形成的盆地中﹐若當時發生在台北附近﹐只怕更多高樓都會倒塌﹐因此台北市的大樓雖多但都不特別高﹐不是互相依靠﹐就是屬於寬廣能抗震型。現在來了個世界第一高樓﹐遠看該樓一柱擎天﹐好似發射平臺上的神州五號。儘管樓主說它多安全﹐看到紐約世貿大廈毀於頃刻﹐將來地震﹐火災等等都會是一大考驗。這樓的造價起碼可蓋四棟較安全易租出的30餘層高樓。出資者不計後果與血本﹐顯然是想爭世界第一。說好聽咱們是「好面子」﹐說難聽咱們是「虛榮」與「幼稚」。目前世界最高的十棟摩天大樓﹐除了美國有兩棟﹐馬來西亞有一棟外﹐全位於中(3棟)港(3棟)台(1棟)三地﹐咱們居然佔了七個﹐足以傲視全球﹐而且中國內地的三棟皆高於排名第八的紐約帝國大廈﹐蓋這麼高完全沒必要。

中國比蘇美遲了42年完成送人上太空。從放衛星到人上太空﹐蘇美才花了大約4年時間。而中國整整用了33年﹐而且還自俄國得了不少的協助。若是不惜民生及早發展航太﹐這「送人上太空俱樂部」早應擠滿了英﹐日﹐德﹐法﹐意等國。發展航太與軍備競賽﹐須要極大的投資。蘇聯是太空游戲的「先行者」﹐也因此不勝負荷而「先行」瓦解。中國今天也步上蘇聯的舊路﹐而且還雄心勃勃﹐想建立太空站與探月。英德法人均GDP是中國的二十多倍﹐日本是三十多倍﹐他們都捨不得這筆花費。而一個人均GDP僅一千美金的窮國﹐不用有限的資源改善教育﹐衛生﹐醫療﹐扶貧而花到形像工程與軍備競賽上﹐爭強鬥狠﹐真是「做孽」。遺憾的是﹐偏偏有大批的「愛國人士」只見神五﹐衛星與豪華高樓﹐不見千萬姐妹為娼﹐二億人未達溫飽﹔四億兩千萬人沒有醫療﹔每年近六百萬人因此死亡。應花在刀口上的銀子豈可揮霍在滿足了部份人看不見摸不著的虛榮心上﹐而不去改善億萬人長遠、切身而「迫切」的問題﹐讓他們吃的飽、穿的暖、病有藥、書能讀、看想看的新聞、說想說的話、信想信的教、活的像一個有尊嚴的現代人、不必冒險下礦、也不必在寒風中偷偷地在國內外街頭拉客。再請問讓姐妹變成娼妓﹐神州變成「神女之州」是誰之過﹖是賣身者﹐買身者﹐還是一個讓大量人民陷於極度貧窮與無助的政府﹖因為它將該化在人民身上的錢﹐中飽私囊後﹐花到軍備競賽及裝修門面上去了。我們有世界最壯觀的都市、最豪華的旅館﹐可是我們也有﹕世界最多貧窮無助沒有人權的人民、最高的婦女自殺率(世界平均數之五倍)、最多的人被處死﹐以及最龐大歌功頌德期盼「中國人世紀」及早到來的人民與僑民。對一個「病態的中國」及大批為民族主義及虛榮心迷失的同胞﹐我怎能不嘆息﹖窮兵黷武打腫臉充胖子﹐只能自我陶醉唬自己﹐讓人民覺得自己的犧牲有了代價﹐又多少平復了心底深藏對西洋人的自卑﹐及對他們強大莫明的不安與不甘。這種無人性「犧牲人民成就政權」的做法只能讓文明人鄙視不齒﹐看扁了這個政權﹐與啥子「提昇中國人的尊嚴」﹐恰恰向反。就像我們看到可憐兮兮﹐動輒逃到外國的前蘇聯人及今天的北朝鮮人一般﹐只覺得他們好可憐﹐別人阿貓阿狗都有的他們卻什麼都沒有﹐就是因為發展核彈飛彈與專制暴政害他們如此悲慘﹐豈能反而以「武力強大」沾沾自喜﹐將「驕傲與自尊建立于別人對其母國的懼怕﹑鄙視及對他們的憐憫上」。這種「讓人怕來贏得尊嚴」的幼稚的思維﹐在大陸與海外僑界中處處可見﹐我們中國人怎能不惹人厭讓人啼笑皆非呢﹖ (《金山自由論壇》2003年11及12月號,第35期)

【「桶子上天﹐褲子落地」﹐該驕傲還是痛心﹖】 趙紫龍

● 聯合國代表托馬謝夫斯基在視察中國大陸十天之後,尖銳批評了中國政府的教育政策。她指出中國政府在教育上的未能履行自己承擔的進行國民義務教育的責任,因而違反了它所簽署的國際人權法律。根據聯合國推荐的比例,教育經費應當最少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6%,但中國只佔2%。而且中國政府僅為中小學生支付了學費的53%﹐其他由地方與學生負擔。(此即導致前年江西省芳林小學一百多名小學生慘死之爆炸事件的原因,當時孩子們正在課堂做爆竹)。據香港大公報稱﹐大陸教育亂收費﹐十年逾2000億。今年到七月止﹐查獲2500多件。又據網上資料,中國教育支出佔GDP的2%﹐居世界末列﹐低於古巴的6.7%﹐利比亞的4.9%﹐安果拉的4.4%﹐坦桑尼亞的3.7%﹐文盲大國印度的3.3%﹐及蠻荒國烏干達的2.4%。

● 國家公共衛生的指標是供水及排污普及率。中國這兩方面也居世界末列﹐據聯合國2000年資料﹐其供水率及排污率﹐各為75% & 40%。 孟加拉國為97% & 48%﹐埃及為97% & 98%﹐巴基斯坦為90% & 62%﹐ 蘇丹為75% & 62%。據美國非官方智庫外交關系委員會亞洲研究所主任科埃諾米指出,水資源缺乏,是中國最嚴重的環境問題。中國發展經濟時一向忽略環境保護問題,以致目前空气污染、沙塵暴以及土地沙漠化的現象非常嚴重。科埃諾米表示,中國目前有六千萬人的飲水有困難,六億人每天飲用受到污染的水。在中國水利工程協會都市委員會的全國年度會議中,水利部淮河委員會的兩名委員指出,乾旱和水污染是都市水源供應面臨的兩大問題。統計數字顯示,中國大陸六百七十二個城市中有四百多個鬧水荒,其中一百六十個嚴重缺水,而必須實施限水。報導指出,中國大陸各地城市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上水和百分之五十的地下水水質變差。

● 中國工程院院士巴德年在北京發表報告時警告說﹐中國衛生分配極不合理﹐據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數據﹐中國在全世界排名中居第一百八十八位﹐列倒數第四。他說﹐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部提供的官方數據顯示﹐到目前為止﹐中國享有醫療衛生保障的人只佔百分之十五﹐百分之八十五的人沒有醫療衛生保障﹐或者說是沒有靠得住的醫療衛生保障。

● 據Freedom House今年對192國的自由與民主評等﹐比台灣好的有27國﹐比中國還糟的僅11國。連查德﹐剛果﹐葉門﹐烏干達等國皆比中國好。無疆界記者組織發表的139國新聞自由排名表。美第17﹐台第33﹐中第138﹐僅優於北韓。據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資訊中心發佈的消息,江蘇省鎮壓地下基督教會。從7月份至今,取締了基督教家庭教會聚會點125處,使大約3000名教徒無法從事禮拜等活動。該中心說,近年來基督教在中國迅速發展,目前已至少有5000萬名教徒,並且絕大部分都是以家庭聚會點的方式開展活動,而不加入官方的三自教會。

● 據報導﹐「十一」前後天安門自焚或企圖自殺事件多達18宗﹐自焚後被救者計有來自湖北的盲人王海濤(35歲)、湖北下崗工人楊培權、安徽農民朱正亮、福州人張理積、北京的葉國強 、及遼寧來的吳慶海(45歲)等等。天安門公安公局的一名人士表示﹐當局已加強了進入天安廣場的各大小街道的盤查,「差不多覺得他長得胖一點,我們都把他截停來查」,但還是防不勝防。

● 中新網10月23日消息﹕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副局長梁嘉琨透露,目前中國煤礦每年的死亡人數接近六千,基本上都是農民工。死亡的賠償在一萬到五萬人民幣左右(註﹕一千多至六千美金賠條命)。

● 倫敦的國際戰略研究所發佈了2003至2004年全球軍事平衡報告,其中指出,中國今年的正式國防預算比去年成長了11.5%,金額從1662億元人民幣增加至1853億元。但根據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5月22日發表的《中國軍力報告》,中共的國防預算比它自己公布的高出數倍,約為670億美元,為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

● 博訊網今年10月11日有文章指出﹐9月18日,國務院、中紀委召開電話會議,由公安部長周永康通報。內容包括﹕八月份有是乎527名幹部外逃出境;450多名幹部請假未歸,列為失蹤;外逃、失蹤幹部,涉及30個省市:初步查證,被捲走金額65億至75億元人民幣、八億美元外匯。創下了近三年來單月外逃,失蹤幹部最多的紀錄。又在八月份的六天裡,突擊檢查八個邊境口岸、航站,結果攔住了二十多名未持有核准文件的廳(局)級幹部准備去歐洲、加拿大、澳洲;查獲攜帶30萬美元以上外幣非法出境的有70多人。其中包括二個省政府到歐洲的「考察團」中的成員,在他們的行李中攜有55萬歐元、60萬英鎊、110萬瑞士法郎等。以上被截獲的人,大部分是從机場貴賓通道(免檢查)被查獲的。

● 台灣目前失業率為五點幾﹐失業者約有53萬人﹐但尚有30萬外勞在台打工。德國之德東失業率為17.8%﹐德西失業率為8.1%﹐香港為8%﹐加州約為7%。但西方估計大陸實際閑置勞動力可能逾億(含休耕農民),至少佔全大陸勞動力的三成一。龐大的失業大軍導致了大慶與遼陽爆發五萬人及三萬多人的示威。 又據中央社報導北京師大經濟學者鐘偉曾披露,大陸五十個富豪的資產,就相當於五千萬農民年純收入,三百萬個百萬富翁的資產,即相當於九億農民兩年的純收入。大陸陷入貧困群體的民眾近年大增,因企業採取買斷工齡政策,按服務年資一次性補償,工人與工廠再無任何關係,令被迫退休的數百萬工人永遠失業,陷入赤貧的開始。據香港《爭鳴》雜誌今年十一月號報導﹕胡錦濤在中共三中全會中證實﹐按國際標準﹐中國農村有近二億人未達溫飽﹔近四億農村人口及兩千萬城市人口﹐未能享有醫療﹔每年因營養不良或缺醫療死亡者近六百萬人。中新社報導,中國大陸衛生部基婦司副司長楊青透露在北京地區的孕產婦死亡率已經降到了十萬分之十左右﹐但中國西部地區至今仍有五個省的孕產婦死亡率高達十萬分之一百以上﹐最高的甚至達到十萬分之三百以上﹐這與最貧困國家相當。據去年法新社電﹐一個叫「愛滋行動」的關懷愛滋病團體稱﹐僅河南一省便有兩百萬人因「賣血」而感染。

【千萬神女億萬客﹐黃潮洶湧誰之過 ﹖】

今年八月﹐世界衛生組織在一研討會上透露,中國官方的娼妓數字為六百萬。但外界估計在十三億人的中國實際賣淫人數可能是官方數字的數倍。就以一千萬已經低估數字來算﹐它大約是香港總人口數一倍半,更比全國軍隊240萬人多出4.2倍﹐它是中外史上最大一支「黃色娘子軍」。幹此行的以有競爭力能存活的﹐以十多至二十多的略具姿色女子為主﹐故娼妓在這類姑娘中的比例﹐大的令人扼腕。單方面指責她們是不公平的。有需方有供﹐因恩客多半僅能偶一為之﹐能奉養千萬大軍的適齡男同胞只怕上億。簡直是﹕黃浪滔天﹐鶯燕滿街﹐春滿大地﹐福被神州。
改革開放後﹐苦命的姐妹們讓「先富起來」的男同胞嫖、讓單打或群鬥的港臺同胞、華僑及老外嫖、讓日本買春團嫖 . . .。從好看﹐此行業養活了千萬的苦命姐妹們並讓她們自己與家人活得更好﹐父母有錢看病﹐弟弟能唸上書。在這種犧牲自己的肉體與尊嚴去娛樂別人的行業中﹐絕大多數是可憐值得同情的。天下的少女有那個不盼望過有尊嚴幸福溫暖的日子﹖可是殘酷的現實逼的她們在火坑中討生活。媚眼拋向張三李四王二麻子﹐誰給錢就讓誰嫖。除了受黑白兩道欺凌外﹐還常遇到心理變態者﹐並有性病及墮胎等問題不斷出現。所以不到五年﹐她們早已被摧殘成殘花敗柳﹐只能改行或賤價出賣。她們不偷不搶﹐靠自己最隱私珍貴的器官為自己及家人脫困﹐其人格「極可能」不比你我差﹐絕對遠遠好過只知圖利自己與親人﹐腦滿腸肥的貪官們。嫖姐妹們的不是身上的男人而是一個冷酷貧富兩極化﹐現實又墮落的社會﹐及一個窮兵黷武不惜民命貪腐的政府。

【買春團膽兒大﹐嚴刑峻法都不怕】

無人不知在中國嫖妓是犯法的﹐可是在在珠海某「五星級觀光飯店」 竟發生三百多「小日本人」嫖我五百「龍的傳人」事件。這些日客公然在大廳及電梯里就與小姐擁抱嬉笑﹐毛手毛腳。在日客雲集的第十三樓﹐有的不關門就與一個或多個小姐調笑,也有人在房內飲酒做樂大玩「多P」﹐於是整層樓陣陣淫聲浪笑不時傳來、鬼子們竟無懼於「民畏之如虎」的共安及響聲如雷的「掃黃」與「嚴打」。日人之囂張﹐氣得少見多怪來自河南的旅客趙廣泉先生徹夜難眠﹐醜聞曝光後舉國譁然。他們狂歡三天後﹐居然歡歡喜喜地安然返日﹐無一人被捕﹐實不可思議。其中某日剛巧是「九一八」 國恥日﹐於是不少愛國同胞認為該團除玩我姑娘外還刻意「擇日辱華」﹐欺人太甚。更有人網上大罵「日寇」與「漢奸」。這令我想起此間有兩位知名愛國僑領﹐寫文章說SARS可能是日本遊客帶SARS菌﹐到廣東放的以便栽贓害我中國﹐其高見令我當時佩服的滿地打滾。昔之皇軍佔我國土、殘殺吾民、姦我婦女﹐稱之「獸軍」或「日寇」﹐非常恰當。可是稱這批花雙倍以上價錢(一千二至一千八人民幣)來惠顧我姐妹的買春客為「日寇」﹐似乎言重了﹐這畢竟是兩相請願各取所需的行為。我認為沒人有資格罵這批不幸淪落的姐妹為「漢奸」﹐就因為她們在重金之下接受了日本客人﹖美國是當今帶頭圍堵中國的帝國主義﹐那麼在日資美資企業上班的同胞﹐或服務日美遊客的店員小販﹐及大批赴日美取經工作或入籍者﹐包括你我在內﹐不都也是「漢奸」﹖。據說某民族救星在來訪日首相﹐為過去侵華當面口頭致歉時﹐說了﹕不用道歉﹐我們共產黨應該謝謝你們才對﹐當年莫非你們侵華那有今天的新中國。又傳某領導人為聯俄抗美﹐百來個台灣大小的失土就一筆勾銷做出毛鄧都不敢做之事。若不敢罵他們﹐就請別輕易罵接受美日錢財或恩惠的小老百姓為漢奸了﹐否則偉大的祖國多年來一直大量地接受日本經援﹐豈不變成「漢奸國」了﹖痛罵日人之餘﹐不妨想想。日人買春團敢如此公然地在五星級旅館犯法胡來又能全身而退﹐是誰給他們這個膽子﹖又是誰包庇他們﹖他們在港臺新加坡及任一禁娼的法制國家﹐敢如此囂張嗎﹖肉腐方生蛆﹐怪誰呢﹖怪外人錯把「世界工廠」當「世界妓倉」前﹐這個「人民」政府該終止忽略人民好好反省了。 據中央社稱中共當局已經將此事件定性為「政治事件」,深圳市旅 遊局為此呼籲市內旅行社,要特別提防懷有「政治目的」的日本 遊客及旅行團,以防有辱國體事件重演。真是絕配「有什麼樣人民就有什麼樣政府」。

【「神五」升天﹐「台北101」落地﹐該喜悅還是搖頭﹖】

欣聞「神五」安返﹐這樣中國多了一位英雄﹐少了一個烈士﹐真好﹗更重要的是楊家不為一個政府錯誤的政策遭受「喪夫失父」之痛。在中共刻意宣傳及海外華文媒體炒作下﹐它似乎是個天大的成就﹐好像人人都應該為之自豪。時逢世界第一高樓「台北101」在台北市落成﹐更有人為此二華人的成就感到驕傲﹐可是我卻了無喜意﹐因為這只證明了我們中國人的好大喜功與膚淺。

台灣處於地震帶﹐「921」大地震在南投縣造成極大的傷亡。台北市建於一個沉積形成的盆地中﹐若當時發生在台北附近﹐只怕更多高樓都會倒塌﹐因此台北市的大樓雖多但都不特別高﹐不是互相依靠﹐就是屬於寬廣能抗震型。現在來了個世界第一高樓﹐遠看該樓一柱擎天﹐好似發射平臺上的神州五號。儘管樓主說它多安全﹐看到紐約世貿大廈毀於頃刻﹐將來地震﹐火災等等都會是一大考驗。這樓的造價起碼可蓋四棟較安全易租出的30餘層高樓。出資者不計後果與血本﹐顯然是想爭世界第一。說好聽咱們是「好面子」﹐說難聽咱們是「虛榮」與「幼稚」。目前世界最高的十棟摩天大樓﹐除了美國有兩棟﹐馬來西亞有一棟外﹐全位於中(3棟)港(3棟)台(1棟)三地﹐咱們居然佔了七個﹐足以傲視全球﹐而且中國內地的三棟皆高於排名第八的紐約帝國大廈﹐蓋這麼高完全沒必要。

中國比蘇美遲了42年完成送人上太空。從放衛星到人上太空﹐蘇美才花了大約4年時間。而中國整整用了33年﹐而且還自俄國得了不少的協助。若是不惜民生及早發展航太﹐這「送人上太空俱樂部」早應擠滿了英﹐日﹐德﹐法﹐意等國。發展航太與軍備競賽﹐須要極大的投資。蘇聯是太空游戲的「先行者」﹐也因此不勝負荷而「先行」瓦解。中國今天也步上蘇聯的舊路﹐而且還雄心勃勃﹐想建立太空站與探月。英德法人均GDP是中國的二十多倍﹐日本是三十多倍﹐他們都捨不得這筆花費。而一個人均GDP僅一千美金的窮國﹐不用有限的資源改善教育﹐衛生﹐醫療﹐扶貧而花到形像工程與軍備競賽上﹐爭強鬥狠﹐真是「做孽」。遺憾的是﹐偏偏有大批的「愛國人士」只見神五﹐衛星與豪華高樓﹐不見千萬姐妹為娼﹐二億人未達溫飽﹔四億兩千萬人沒有醫療﹔每年近六百萬人因此死亡。應花在刀口上的銀子豈可揮霍在滿足了部份人看不見摸不著的虛榮心上﹐而不去改善億萬人長遠、切身而「迫切」的問題﹐讓他們吃的飽、穿的暖、病有藥、書能讀、看想看的新聞、說想說的話、信想信的教、活的像一個有尊嚴的現代人、不必冒險下礦、也不必在寒風中偷偷地在國內外街頭拉客。再請問讓姐妹變成娼妓﹐神州變成「神女之州」是誰之過﹖是賣身者﹐買身者﹐還是一個讓大量人民陷於極度貧窮與無助的政府﹖因為它將該化在人民身上的錢﹐中飽私囊後﹐花到軍備競賽及裝修門面上去了。我們有世界最壯觀的都市、最豪華的旅館﹐可是我們也有﹕世界最多貧窮無助沒有人權的人民、最高的婦女自殺率(世界平均數之五倍)、最多的人被處死﹐以及最龐大歌功頌德期盼「中國人世紀」及早到來的人民與僑民。對一個「病態的中國」及大批為民族主義及虛榮心迷失的同胞﹐我怎能不嘆息﹖窮兵黷武打腫臉充胖子﹐只能自我陶醉唬自己﹐讓人民覺得自己的犧牲有了代價﹐又多少平復了心底深藏對西洋人的自卑﹐及對他們強大莫明的不安與不甘。這種無人性「犧牲人民成就政權」的做法只能讓文明人鄙視不齒﹐看扁了這個政權﹐與啥子「提昇中國人的尊嚴」﹐恰恰向反。就像我們看到可憐兮兮﹐動輒逃到外國的前蘇聯人及今天的北朝鮮人一般﹐只覺得他們好可憐﹐別人阿貓阿狗都有的他們卻什麼都沒有﹐就是因為發展核彈飛彈與專制暴政害他們如此悲慘﹐豈能反而以「武力強大」沾沾自喜﹐將「驕傲與自尊建立于別人對其母國的懼怕﹑鄙視及對他們的憐憫上」。這種「讓人怕來贏得尊嚴」的幼稚的思維﹐在大陸與海外僑界中處處可見﹐我們中國人怎能不惹人厭讓人啼笑皆非呢﹖ (《金山自由論壇》2003年11及12月號,第35期)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