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阿牛哥:【女權之淪喪】
林保華 :【敵我友】
牧晨:【中國(大陸)階級狀況的演變】 2004-04-05 21:51:18

【中國(大陸)階級狀況的演變】 牧晨

1949年中共奪得政權之際,它宣揚的社會"換代"結構是:在中共領導下,團結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即國旗上的一顆大星和四顆小星),實行"無產階級專政",消滅地主階級,官僚資產階級和反革命分子.為了保證一個集團的絕對統治(党的領導),公然宣示並實施以強制性政治力量來改變階級構成,來消滅(包括肉體消滅)社會的一個或幾個組成部分,是"社會主義"專制國家區別于民主制國家的最主要特點之一.中共「改造階級漸D要政治手段大致可分為"農村政策","城市人口管理","工商企業管理","上層建築管制","國家機器管制"等.

農村政策:消滅地主富農階級,使其與農民成為無產階級—農奴.經過"土地改革",殺了占人口約 5/1000的二百萬(一說400萬)"地主階級"(包括地主,富農,"惡霸","善霸",及其家屬),對留下性命的"地富分子"和其親屬,或關或"管",沒收其土地財產,剝奪其人身自由和公民權利,用短短的一兩年消滅了有兩千年歷史的地主階級以及士紳階級;同時,培植起一個完全由共產黨操控的打著"貧下中農"(包括大批地痞流氓)旗號的農村"幹部(統治者)階級".通過這個"幹部階級",中共實現了

----"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改革運動?1948---1951),
----收回土地等生產資料的"合作化運動?1953-1956),
----將農民變成農奴的"公社化"運動(1958--191978),
----制止農村"自由化"傾向的"四清"運動(1962---1966);

這四大運動把中國農民變成了現代農奴,把世界頭號農業大國變成了頭號饑荒國(1958--1962年間中國人口非自然減少了四千多萬).1978年,農民自發的"分田單幹"運動蓬勃興起,中共在"國民經濟面臨崩潰"的嚴峻現實面前採取了讓步政策.其結果,是農村生產力迅猛恢復農產品極大豐富,促成國民經濟整體好轉.但中共統治階級很快地就通過各種苛捐雜稅把經濟發展的成果強取豪奪據為己有.各級官僚(由政府支薪者)的總數由1949年的60余萬(占人口1/600)巨增為4700萬(占人口1/28).此外,還有大量非"編制"內的"幹部",是通過增加"攤派"直接"食之於民"的,諸如"聯防隊","計劃生育幹部","共青團幹部","民兵幹部"等等,其總數應超過"編制內"的總數;中共高層曾力圖削減6000萬"冗員",當指此也.

而供養這龐大的"幹部階級"的主要負擔,便落到了 8 億農民的頭上.中共政權之所以能支撐不倒,主要原因就是它造就了如此龐大的"幹部(統治)階級",這一億多人是靠著專制政權對民眾(主要是農民)的掠奪而維持其"人上人"地位,維持其"少數人富起來"的"生存權"的;他們為此而成為中共最高統治集團的奴才打手.正因為農民是中國統治階級得以寄生的基礎,所以"農村政策"再怎麼變,也不會改變其階級對立的本質.近幾年來農村爆發的抗稅抗捐風潮,預示著一場革命將不可避免;這場革命必將完成三大歷史任務:還土地給農民,還公民權利給農民,消滅用暴力人為造成的農奴主--"幹部階級".城市人口及工商業管理:消滅「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分子,資本家?使其與工人成為工奴無產階級.1951年的"鎮壓反革命"運動,對象是"敵偽"政府和軍隊的中低層成員,及"反動會道門"成員等.其殘酷不亞於一次大戰:殺了400萬(中共公開的數目是70萬,但毛澤東說過:"秦始皇坑儒四百,我們超過他一萬倍".)關了120多萬(其中大部分被關死),管制了1000多萬.這些"反革命"大多住在城市,是中共執政後第一批被剝奪者.1951--1953年的"三反","五反"及1955年的"公私合營"運動,主要對居住於城市的約100萬以上有產者(凡資產2000元以上者可定為資本家,但30年後復查證實其中80%的資產不足2000元.)及富裕職員進行迫害與剝奪,幾十萬人被殺和被迫自殺."公私合營"消滅了"資產階級",使所有企業變成了中共政權的"基層單位",對所有就職者實行無所不包的控制.1955年的"肅反"(肅清反革命)運動開展了對大專院校,政府機關,平民百姓多層次突擊掃蕩.因被殺者多是冤殺錯殺,毫無法律程式,被殺者總數估計有100萬左右.

1956年起,從糧油統購統銷開始施行城鄉差別管制,逐步形成了將農民變成"人下人",同時迫使城市居民依附于統治者的戶口制度.加上公安部派出所,街道辦事處和里弄委員會所布的監控網,中共實現了對幾億人的絕對統治.

1957年的"反右鬥爭"及1959年的"反右傾",對500萬左右城市知識份子進行整肅,其中120萬人被定為"右派分子",另有60萬左右被定為"反社會主義分子".此舉使中共最終全面控制了社會輿論,新聞出版,文化教育諸領域.1957年起正式實行的"勞動教養",對"無正當職業者","輕微犯罪者",及各種"對社會不滿者",以"行政處分"之名實施"法外制裁".四十餘年來被"勞動教養"者的總數不會少於1000萬.被"勞教"者與每年數萬以上的"勞改犯"皆成為最廉價的勞動力.加上大批以「收容W義亂抓去當苦工的「盲流扔?形成了至今為止常數約 200萬之巨的"囚奴階級".這個階級還包括被逼上賣血,賣淫,賣命之絕路的數百萬人.1962年開始的"城市四清"運動,對工商界職工(經營管理者)進行整肅,幾百萬人受到衝擊.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波及幾億人,其中城市居民受到衝擊者幾乎占人口一半.據估計,被"革命小將"和"革命群眾"活活打死,被迫自殺,和在"武鬥"中打死的應在100萬左右.而其後在"解放軍支左","情理階級隊伍","一打三反","清查5.16分子"等運動中被軍方警方殺死的應有其數倍之多.(一說文革害死近一千万人.)"文革"使中共達到"政教合一"的統治巔峰,也是它走向滅亡的開始.1968年起,中共以"上山下鄉"運動轉嫁城市就業危機,幾千萬 "知識青年"湧向農村,進行"變相勞改".

1983年起,開始施行經常性的超越法律的"嚴打"運動,濫捕濫殺,至今依然.(僅1983年就殺了100萬.至今,每年排隊等候從死刑犯得到移植器官的醫院上百,「嚴打生意鶪?.近二十年來,中共從自發性經濟中獲取了暴利.它對城市的管制有所放鬆,對經濟活動採取"放羊收毛"與"殺雞取卵"交替使用的實用主義,以手中的權力作為無本投資,通過"國企改革"等"搞活經濟運動",將"公有制"時期累積的民財據為己有.一個由暴力,由掠奪,由踐踏法律與公德,由政府與黑社會的"同化"而人為造成的"官僚特權階級"已是無可辯駁的事實.中共消滅了在中華民國時期成長起來的資產階級,它自己變成了大肆掠奪財富的暴發戶;這就是江澤民輩要強調讓資本家入黨的原因.毛澤東說過:資財階級就在黨內.但這個"資產階級"不是以經濟投資形成的,而是用權力和暴力形成的,就如同侵略者暴富一樣.五十餘年來,中共在城市管理的主要方面可以說是一直扮演著入侵者的角色,一直是將"黨和政府"包裹在無數層"國家機密"之中,不斷地用各種與"對敵鬥爭"毫無區別的"政策方針"來對付各階層居民,並以各種類型的剝奪來擴張其"佔領,這種敵對關係經"六四"慘案已經昭然若揭了.

至於城市階級矛盾的發展,由於整體上城市居民的經濟收入與社會福利遠高於農民,估計激化為暴力的可能性較小.而通過法律手段懲罰中共官僚非法所得,從而消滅官僚特權階級,則是遲早的事.

上層建築及國家機器管制:組成奴才階級,造就官僚特權階級的絕對統治.對上層建築的管制是為了控制資訊(收集情報,封鎖新聞,製造輿論,奴化教育),以瓦解不利於中共統治的社會力量.對國家機器的管制是為了控制暴力(軍隊,員警,特務,法庭,監獄),以消滅不利於中共統治的社會力量.而對操作控制系統的約一千萬"領導幹部"的控制,則有三大措施:"黨組織"系統的控制,"政治保衛"系統的控制和"幹部級別制"的控制.這種嚴密的控制系統,都由中共統治集團最高層「核心」直接操縱.這種重疊複雜的控制結構,集東廠,蓋世太保,契卡等特務機器之大成,創造了空前絕後的森嚴細密的等級制度,達到了愚弄人心,摧殘人性,侮辱人格,踐踏人權的"最高境界".但是,隨著"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崩潰,嚴重的"三信(信心,信任,信仰)危機"和無法抑制的物欲化的墮落,使這個控制系統內部的分化與鬥爭愈演愈烈.而當其中一塊磚崩塌後,骨牌效應似的崩潰是可以預期的.綜上所述,中國大陸現在的階級是由制度化政治暴力人為地形成的.它使表面上是一個整體的中國分裂成兩大陣營,六個階級.即:

【統治階級(約1.5億)】

●權力壟斷階級 (或稱階層.得勢的省部級以上高官)

●官僚特權階級 (縣局級以上官僚).

●附庸管理階級 (中下級黨政軍幹部,"紅頂"名流富商)

【被統治階級 (約11億) 】

●穩定工薪階級 (職員,軍人,自由業者,中小工商業者)

●弱勢勞工階級 (流動民工,失業職工,小商販,農民)

●奴隸勞工階級 (囚犯,各種被迫出賣勞力或出賣身體者)

(因中共至今仍將各種統計資料保密,所以以上資料均為綜合部分信息的估計數.包括家屬).在統治階級中,最高層的權力壟斷者一直熱衷於派系鬥爭,但決無可能進化到主動改變專制的地步.對"改革派"寄予過多的期望,反會使專制的壽命更延長.官僚特權階級基本上是"保皇派",但有可能為地方利益而傾向政治獨立.附庸管理階級則很容易因利益和理念衝突分化出具有專業領導能力的反叛力量.

在被統治階級中,奴隸勞工階級最容易走上極端的反抗之路.弱勢勞工階級則是現成的"後備兵源",一旦組織起來便勢不可擋.但由於其多數生活於閉塞貧困地區,因此更容易投入地區性衝突;中國的大分裂是完全可能的,很難避免的.穩定工薪階級不會輕易行動.但在大勢所趨之際則有可能成為沖決專制堤壩的主力軍.中國大陸的階級是反動的政治制度惡果.這種階級矛盾已形成日益嚴重的對立,即:官方與民眾的對立.中國實際上已經分裂為:非法的官方(中共強佔)的中國(權,利,國家機器),與民眾(已失去的和要爭取的)中國.所以,當人們談論"中國",談論"愛國"之時,應該先想清楚:他指的中國是中共統治階級竊取的政權,還是中國人民心中的祖國和決心要奪回來的國家.大陸民眾已經公開宣佈:要「推翻官僚特權階級政權」;這一口號就是中國問題的最終答案.(《金山自由論壇》2003年4月號﹐第29 期)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