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余杰:大外宣滲透全球 Nuts中國 狗屁中國
独立高于统一
余杰:川普問來自何媒體卻說來自台灣 張經義為什麼要說謊? 2020-04-10 20:57:22

余杰:川普問來自何媒體卻說來自台灣 張經義為什麼要說謊?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中國上海東方衛視駐白宮記者張經義(後排中間)。   圖:擷取自白宮直播

中國上海東方衛視駐白宮記者張經義(後排中間)。   圖:擷取自白宮直播


自稱「史上第一位獲白宮官方和白宮記者協會雙重認證的中文媒體記者」的張經義,在白宮新聞發佈會上向總統川普發問,川普前一天經過與鳳凰衛視的偽記者的唇槍舌劍之後,對其華裔面孔頗為警惕,追問其為何方神聖?張答:我來自台灣。


這個回答明顯是說謊,或者故意給出誤導性的答案。張經義確實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台灣政治大學畢業,先到沙烏地阿拉伯留學,後又到美國留學,獲紐約大學國際關係碩士。但是,川普的問題的意思很清楚,不是問你的出生地,而是問你為哪家媒體、哪國媒體服務。如果川普問的對象是美國本土的記者,對方的回答肯定是——我是《華盛頓郵報》記者,或我是FOX記者等,而不會回答說——我來自紐約,或我來自加州等。這是人所共知的常識。


那麼,張經義為何故意拋出雞同鴨講的答案呢?難道他是具有強烈的台灣意識的台灣人,要在此一國際矚目的場合說出台灣這個國名,讓國際社會注意到台灣雖然是東亞民主的燈塔,卻又在中國的打壓下得不到國際承認,而身為「亞細亞的孤兒」的不公境遇嗎?


當然不是,張經義是要隱瞞他為之服務的媒體——中國的官媒(黨媒)上海東方衛視。他知道說出這個機構的名字來,是一種恥辱。此前,他在鳳凰衛視工作過,算是前一天鳳凰衛視女記者的王又又的「前同事」。而上海東方衛視比鳳凰衛視更「中國化」。鳳凰衛視的女記者可以假扮香港媒體人,上海東方衛視的僱員則無論如何都脫不去「中國」這張皮。


於是,張經義靈機一動,拿自己的籍貫來搪塞——此時此刻,台灣人的身份比中國人的身份更讓人尊敬。在中國病毒肆虐全球之際,中國已然臭名遠揚,台灣和香港則突然變成了香餑餑,前一天人人爭當香港人,後一天人人爭當台灣人,就是不願當中國人,正應了我去年出版的一本書的書名《今生不做中國人》。那麼,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張經義的僱主,又情何以堪?


張經義因為這個「善意的謊言」,或者說「自我保護的謊言」,遭到很多他的台灣同胞的非議和批評。台灣不是你的口罩,用完了就扔掉。


對於張經義來說,不得不為敵國的機構工作,從某種意義上說也是另一種李登輝所說的「作為台灣人的悲哀」。此前,我讀過張經義描寫其作為白宮記者生涯的書《白宮義見》,書的內容平淡無奇,不過作者老實道出畢業後投身媒體工作一路走來的艱辛和困難,倒是讓人生出幾分同情和憐憫。


張經義剛畢業時,遇到美國金融海嘯,外國人在美國找工作很難,「分租的房間沒有網路,又捨不得花錢去咖啡店,於是頂著寒風,每天端著筆電在紐約街頭上的幾間店家門口徘徊,四處『借』訊號極差的網路,到處投履歷」。


如果找不到可以幫助辦美國工作簽證的僱主,就無法在美國合法居留和生存,那真是人生的十字路口。而沒有美國身份的外國人,要進入美國主流媒體更是難於上青天。後來,張經義找到了一份在中文媒體《世界日報》的工作,但在紐約的境遇並不好,「租的木板隔間屋內,一張小床、一張桌子就佔掉房間的八成空間」。每天工作到凌晨兩、三點,半夜回到家中,「躺在不知換了多少手、中間已經嚴重凹陷的彈簧床上,耳裡聽到的,是門外鎮日川流不息的車輛的噪音,還會有火車剎車和鳴笛的刺耳聲音,甚至有飛機劃過天際的巨響」。


再後來,張經義跳槽到鳳凰衛視和上海東方衛視,當上了美國新聞中心主編,這才麻雀變鳳凰,工作簽證當然不在話下,還當選白宮外國記者團副團長,四十出頭儼然就是成功人士。


然而,張經義標榜「我熱愛新聞,就像熱愛生命一樣」,為了工作簽證和優厚的薪水,卻不得不為中國官方控制的宣傳機構服務——他不會不知道自己服務的「東主”,不是名副其實的新聞媒體,而是毫無新聞自由的專制政權的宣傳機構,自己因此也成為中共大外宣計畫的一部分。他在書中說,白宮記者會上少有華人記者,「我決心不能缺席,要發出我們自己的聲音。而且我認為,我們固然熟悉美國,但美國也需要理解我們」——那麼,他在這裡所說的「我們」究竟是誰呢?顯然不是台灣,而是中國。他要讓美國了解一個什麼樣的中國呢?一個進化的獨裁政權,還是對西方來說口蜜腹劍的朋友?這些年來,他做的究竟是新聞,還是宣傳?或許,中國的此類外宣機構還是有一定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那就是肆無忌憚地罵美國、歪曲和醜化美國的自由。


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正如香港電影《無間道》中的台詞,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沒有人可以永遠兩邊通吃。張經義是聰明人,他的書宛如一本勵志小冊子,他在白宮面對川普的質問時畢竟可以驕傲地說出「台灣」這個地名來——今生幸而為台灣人!但是,東方衛視跟此前被美國政府宣佈為「外國代理人」的新華社等並無本質的差別——他從事新聞事業的理想難道與之毫無違和感嗎?他打這份工難道良心上沒有壓力嗎?他為作為台灣的敵國的中國的宣傳機構服務,所做的必然是有損台灣的國家利益的事情。他如何處理他作為台灣公民的公民責任與他乞食的飯碗之間的矛盾?


隨著美中關係日漸惡化,美國下一步將大量削減中國宣傳機構在美國的人數及工作簽證,張經義的未來堪憂。如果上海東方衛視撤離美國,他會繼續去上海為之服務嗎?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