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余杰:納粹中國的戰狼外交!趁疫情向萬國開戰
余杰:川普問來自何媒體卻說來自台灣 張經義為什麼要說謊?
余杰:大外宣滲透全球 Nuts中國 狗屁中國 2020-04-15 16:27:39


余杰:大外宣滲透全球 Nuts中國 狗屁中國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中國領事館人員使用個人電郵要求美國威斯康辛州參議院議長羅斯(Roger Roth)公開讚美中國,羅斯1字回應nuts(瘋子),內容還被曝光。   圖:翻攝自Roger Roth臉書



中國領事館人員使用個人電郵要求美國威斯康辛州參議院議長羅斯(Roger Roth)公開讚美中國,羅斯1字回應nuts(瘋子),內容還被曝光。   圖:翻攝自Roger Roth臉書

中國做夢也沒有想到,它花費數千億美元的大外宣,居然在武漢肺炎的危機中煙消雲散。世界看到了中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真相——這是一個無比惡劣、無比野蠻的國家。


據芬蘭廣播公司報導,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因為從中國採購三十萬個劣質口罩和六萬個劣質消毒面具,芬蘭國家應急物資儲備中心主任洛內馬(Tomi Lounema)被迫辭職。芬蘭總理馬琳說,她對洛內馬管理該機構失去信心。此前一天,洛內馬承認,這筆交易和兩位商人達成,一個是有債務的商人薩瑪斯特,另一位是電視實境秀藝人提娜·耶爾哈——由此可見,中國對西方滲透的綿密細緻,從商界到媒體再到政府官員,無孔不入。中國錢比中國病毒更可怕,任何人一旦沾上中國錢,立即變成賣國賊和天良喪盡、草菅人命的蠹蟲。   


德國《世界報》報道,早在今年三月,德國外交部就致函其他聯邦部委,要求各級官員警惕來自中方的「稱讚中國抗疫」的遊說企圖。負責對內安全情報工作的德國聯邦憲法保衛局表示,中國官員正就武漢肺炎疫情積極推行宣傳政策,北京這樣做的目的是企圖動搖外界對中國是疫情起源地的認知,並且突出中國為西方國家提供援助的舉動,「從而展現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可信賴的合作夥伴正在冷靜地應對危機之形象」。《世界報》指出,德國政府和民間必須勇敢地對中國的這一企圖說不。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中國民族主義者就宣稱,中國可以對西方說不了;然而,三十年後,中國卻遭到全世界對它說不。


而一個更有趣的事實是:美國威斯康辛州參議院議長羅斯(Roger Roth)收到中國領事館的一封電子郵件,希望他能稱讚中國對抗武漢肺炎病毒的反應。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今年二月二十六日,羅斯收到一封自稱為中國駐芝加哥總領事趙建的夫人吳婷的電子郵件。由於信件來自Hotmail,羅斯原以為是垃圾郵件不予理會。但三月十日,吳婷再次來信。羅斯辦公室工作人員調查後,確認為中國領館發出。中方向他解釋,中國外交官通常使用私人郵件聯繫公務,因為這樣速度更快。


吳婷在郵件中寫道,希望威斯康辛州參議院通過一項「表達與中國人民團結抗疫」的決議文。信件中,吳婷還附上了中國使館擬好的兩頁英文決議文草案,內容充滿中共大外宣的語調。


羅斯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我非常憤怒。我認為他們這麼做是因為以前這樣做是成功的。我公開這些信件的原因之一,是希望揭露事實。美國人還必須知道,哪些組織、甚至美國政府裡面的人,願意幫助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宣傳。」顯然,中國外交官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他們都已經有了成熟的招數和套路了。他們甚至準備好草擬的文本,不必你費心來寫——仿佛美國的民意代表是他們如臂使指的傀儡。中方草擬的決議案內容包含:誇讚中國封城、快速建方艙醫院的防疫措施對「對全球抗疫至關重要」,「為世界爭取了機會之窗」;中國一直「透明且迅速」的與世衛組織和國際社會「共用資訊」;疫情對美國公眾的風險低,「沒有必要過度反應」。如果你按照他們的要求來做,他們下一步必定會賜予你諸多好處——就像中國人民的「老友季辛吉」那樣,在中國發大財。


羅斯的憤怒是雙重的憤怒:既是為中國外交官粗魯無恥的做法感到憤怒,也為此前諸多美國各界人士與狼共舞、甘當中國大外宣的棋子而憤怒。所以,羅斯的回信只有一個英文單詞:「Nuts!」


這個英文詞彙有其特殊的典故。一九四四年,希特勒在比利時阿登山區發起「最後一場豪賭」,以精銳裝甲部隊向英美聯軍發動致命攻擊,試圖一舉扭轉盟軍在諾曼底登陸後西線的戰況。戰役之初,英美聯軍措手不及、損失慘重。十二月二十一日,德軍包圍了戰略要地巴斯通。此地由美軍第一零一空降師和第十裝甲師B戰鬥群據守。鎮內狀況艱難,多數醫療用品和醫療人員皆已被俘擄,糧食不足,彈藥存量極低。儘管如此,美軍仍然頑強抵抗,德軍多次猛攻還是無法攻下此地。


英國軍事史家安東尼·畢佛(Antony Beevor)在《一九四四:解密突出部之役》一書中,生動地描繪了德軍向美軍勸降,而美軍堅決拒絕的細節:二十二日早上,大雪紛飛中,當美軍第三二七機降步兵團看見四名德國人揮舞著白旗朝他們走過來,他們以為這一行人打算投降。一名德國軍官以英語宣布,根據日內瓦及海牙公約,他們有權下達最後通牒。他們戴上自己帶來的眼罩,被引領到美軍的師部。


熬了一整夜沒有睡覺的師長麥克奧利菲准將(McAuliffe),當時正在地窖裡補眠。代理參謀長搖醒他,告訴他德軍派出使者要求巴斯通守軍投降,否則將面臨砲殲滅的命運。勸降信如此寫道:


給被包圍在巴斯通的美軍指揮官:


戰爭的好運正在轉向,這一次強大的德國裝甲部隊包圍了美國在巴斯通和其附近的軍隊。只有一個可能使被包圍的美國部隊免於完全覆滅,那便是這個被包圍鎮值得尊敬的投降。若此提議被拒絕,一個德國砲兵軍和六個重防空營已預備好消滅美國部隊。這些火砲導致的慘重平民死傷將與美國著名的人道原則不合。


德國指揮官


麥克奧利菲的回答並非如後來傳說中的那樣,是被激怒之後深思熟慮的答復。當時,半夢半醒之間的麥克奧利菲喃喃說了一個詞,「Nuts!」於是,一零一師的另一名參謀建議說,不妨將這個詞原封不動地回應德軍。短短的一個單詞的回答,就這樣傳給了德國前線指揮官呂特維茨。據說,突出部戰役的策劃者和指揮者、德軍裝甲戰名將曼陶菲爾德聽說了這個最後通牒及美方的答復,震怒的對象不是美方而是呂特維茨。因為他認為這是一次愚蠢的恐嚇,德軍根本沒有足夠的火力履行將巴斯通夷為平地的威脅。然而在另一方面,麥克奧利菲並不確定德軍是否只是虛張聲勢。


由於這個回答實在太傳神了,當時很快就轟傳四方。麥克奧利菲將軍因為這個回答(當然更因為守住了巴斯通)而名留青史,後人稱他為 General Anthony Nuts McAuliffe。就連最愛耍嘴炮的巴頓將軍都對這個神來之詞讚不絕口,馬上率領第三軍團北上,把被圍困的友軍拯救出來。


典故是有生命力的。如果說七十六年前麥克奧利菲使用「Nuts」只是隨口一說、無心插柳、歪打正著;那麼,七十六年後羅斯用「Nuts」回答中國官員的遊說,則是箭在弦上、有備而發——他將中國看成是堪比納粹德國的邪惡帝國,而中國跟美國之間正處於某種戰爭狀態。


「Nuts」這個詞顯示了美國人心直口快、快刀斬亂麻的性情和氣質。台灣《自由時報》在報道這則新聞時,對「Nuts」的中文翻譯是「白痴」。台灣評論人林宜敬在臉書上評論說,「Nuts」這個字實在不是很好翻譯,不是「白癡」的意思,更接近台灣人講的「神經」。


在我看來,台灣人總是太過溫柔敦厚,「白癡」和「神經」都不能將這個英文單詞的神態和氣息真切地傳遞出來。這個字在北美俚語有更為強烈和鄙視的意思,它不是新英格蘭地區菁英人士咬文嚼字的雅言,而是中西部地區「紅脖子」鄉下人的粗話,但粗話有時候比雅言更有打擊力量——它的意思,包括「該死」、「狗屁」、「去你的」和「睪丸」,它也表達了堅決拒絕的情緒,類似於「滾蛋」或者「呸」。


「該死」、「狗屁」、「去你的」、「睪丸」、「滾蛋」、「呸」——禍害世界的中國,只配得到這樣的回答。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