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斥「要中國化」
牧晨:【中國(大陸)階級狀況的演變】
阿牛哥:【女權之淪喪】 2004-04-05 21:54:01

【女權之淪喪】 阿牛哥

【由偷渡少女被溺事件談起】

「共獨」統治下的中國大陸,54年來,不管從最初「人民大翻身」的狂歡,到腥風血雨的鬼哭神嚎,還是如今又是被海內外親共統派高歌「共獨就是好」的日子,從「神州」湧向自由世界的偷渡潮,都已成了「共獨」國體的「國標」,還是北韓、古巴寥寥幾個共產人蛇偷渡國的老大哥,一刻也未曾停止過。到底這是為什麼?是共獨子民的冥頑不靈,還是共獨(毒)暴政之病入膏肓?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偷渡潮,以「近距離」而言,尚未「回歸」共獨之前的香港,一向都是流向的主要目標;而「回歸」之後,則急速轉向台灣,尤以近期為甚了─也不管寶島內外的統派,如何唱衰台灣,高歌共獨,甚至把台灣形容為在「獨派」主政下,經濟已經奄奄一息,除了歸降共獨,就是死路一條了;但竟然還是大陸偷渡客之至愛,何也?當然,人蛇之「貨色」已有「變種」,除了少數負有「特殊任務」者和「投奔自由」者外,至為驚人耀眼的,便是絡繹不絕的大陸少女,自願、被騙或被迫的偷渡來台賣淫了。尤以8月26日,26名大陸少女偷渡來台,在警方攔截時,蛇頭為求脫罪逃生,竟將她們推落海中,以致6人被溺身亡的慘劇,分外令人心酸與哀傷!但這邊死者屍骨未寒,那邊又有多至數十名大陸少女前仆後繼的偷渡來台,卻未登岸即已被捕,而已成功登台從事賣淫業者,前前後後真不知凡幾!罪責此處可以暫且不提, 但反映出來的社會問題,又豈可不加以三思?

「一思」者,當然便是應當想到,此種社會悲劇的發生,無可否認便是充分反映了中國大陸當前社會兩極分化所形成的貧富極端懸殊之日益嚴重;並且,還充分說明了這個社會,實際上已經墮落到一個結構性的、無可救藥的腐敗。

因而,人們就不能不「二思」導致這個社會墮入結構性腐敗的根源又何在?答案當然在於「共獨」的一黨專政;而獨裁專政的「毒瘤」, 則生長於「共獨」統治集團所絕對固有而不容任何人沾邊的社會權益的絕對壟斷,以及此種壟斷所必然具有的貪婪無厭的欺詐與壓制。這就終致「共獨」毒瘤一發之不可收拾。

隨便以《世界日報》近日所刊登的多則報導作說明吧:一位名叫胡聯合的官方御用學者,他雖然不能不指出「大陸社會正面臨更為現實的安全(?)威脅」,「貧富」分化加劇, 一個擁有數千萬(何止數千萬?─筆者)的貧困階層開始(?)出現,--- 將不滿情緒指向政府和社會「;也儘管他又不能不分析到,這是「機制的弱化,司法的不公,政府調處能力下降」所致;但他卻諱疾忌醫地歸咎於「社會轉型的失意者不能正確對待社會分化而產生的心理失衡」;因而,他為了維護「共獨」特權利益而讚賞「大部份人能忍就忍」, 卻責備「少數人就可能鋌而走險」。此種把社會日益嚴重的危機,以「失意者」的「不能正確對待」和「心理失衡」,作掩飾獨裁專制肌體的腐敗,怎能不導致整個社會被毒化成瘤而潰爛?

如果我們再看看,報載安徽省毫州市一名小小的貪官、中共市委書記,只因自己的升官發財,便居然要仿傚起江澤民,舉辦了一場「毫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閱兵大典」。膽子從那兒來?正是從上行下效而來。因為江澤民一登共帝寶座,不僅閱兵,而且雞犬升天,太子江錦恆立即平步青雲,更勾上了台灣王永慶財團之王的太子王文洋「合資」獨霸尖端科技市場,創下了兩岸太子黨「政商合一」的先例;而江澤民至今還得手握軍權,用以垂簾聽政呢!「共獨」社會怎能不病入膏肓?

至於被「共獨」一向標榜為工農兩大階級的「聯盟」,早已成為上面所說的龐大的「貧困階層」、而且還是當今共獨社會最底層的弱勢群體了;而分散於這兩大弱勢群體中的婦女,可說更是「弱勢中之弱勢」,幾乎連在社會立足求生之地都沒有,只能成為共獨社會的「寄生商品」了。此次偷渡台灣而慘遭蛇頭推海致死的少女,難道不正是更值得人們「三思」辨識的女權淪喪的嚴重問題嗎?

像我輩這樣,曾死心追隨過共獨幹「革命」卻又立即墮入陷阱受罪的大陸人,是最清楚不過的了。毛澤東不僅曾把工農捧為他製訂的所謂以「工人階級為領導、工農聯盟為基礎」的建國方針,而且,他還屢次宣揚,婦女就是支撐「新中國的半邊天」。儘管難以數計的在他身邊的女人,實際上都成為了他玩弄的性奴隸;但確實也曾為了應付「開國」初期,需要得以裝飾他的「聯合政府」的騙局,因而首要拉攏的,便是把孫中山夫人宋慶齡,擺到了中央政府第一副主席的位子上;而當上正部級的「民主黨派」女性人士,更還有李德全和著名「七君子」之一的史良。1961年,毛澤東還矯揉造作地做了一首七絕:《為女民兵題照》, 說「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 也的確多少反映了那個時代女性在社會中,擔當了各種行業─包括飛行員、火車司機、文化技藝界中的正面角色,比之國民黨統治時期的舊女性,至少可以承認已經從「廚房」走向了社會面層的「大雅之堂」。

但曾幾何時,「共獨」日益還原於後現代封建共產帝國而日趨腐化,牛皮吹破了。大陸女性,也隨同中國的工農階級一樣,日益成為弱勢群體而沉淪化、邊緣化,甚至是「黃昏產業」賤價而沽的「商品」被逐離了「大雅之堂」; 許多青年有為的婦女便不得不重回寄生於社會的走上了「性商品之床」。國內的賣淫業比之資本主義國家更為猖獗、荒唐。請看,最近一個380名到廣東珠海的日本旅遊團,一夜之間蜂湧進入酒店與之賣淫的小姐就多至近500人;而對外的「性商品」交易,則是從最初熱衷於「涉外婚嫁」開始的,然後是一窩蜂的競相成為台商性工具的「包二奶」;而近年來,當「包二奶」已成人滿之患時,便索性是自願的、被騙或被迫的,販售到台灣不是賣淫就是騙婚去了!一名中年大陸女子,居然以「下嫁」90老翁為名,騙取了人家60萬元台幣後便逃之夭夭,還留下日記自贊為「一筆成功的交易」呢,悲夫!

更為可悲的就是,回頭看看那幾個即算是為了賣春而偷渡來台被推海溺斃的大陸女子,實在值得同情與憐憫;但她們來台認屍的幾名家屬,竟然聽從共獨官員的唆使,「要她們堅強的討回公道」,爭取「合理的補償」,因而獅子口大開,從最初每名死者家屬索償臺幣250萬元,再升至要索「賠」人民幣400萬元!好像他們的女兒非法偷渡赴台賣淫不成,還得由台灣當局代付償還似的!但他們卻不敢對在共獨暴政下,女權淪喪受辱,自己的女兒被迫被騙成為「性商品」,而勇敢說出一個「不」字,反而要台灣為共獨揹罪,這公平嗎?這就不叫「討回公道」、「合理賠償」,而是百分之百的替共獨作出恬不知恥的「敲詐」與「勒索」! (原載:《金山自由論壇》2003年11及12月號,第35期)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