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揭秘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
余杰:納粹中國的戰狼外交!趁疫情向萬國開戰
白宮記者張經義爭議的要害:他供職的不是媒體,而是中共宣傳機構 2020-04-23 14:44:54

白宮記者張經義爭議的要害:他供職的不是媒體,而是中共宣傳機構


余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某些台灣媒體和評論人,不去關心台灣的聲譽如何被張經義破壞,卻紛紛為之辯護,將其塑造成台灣的藍綠惡鬥乃至中美對決的大背景下「獵巫」的犧牲品。



張經義在白宮簡報會上公然說謊,美方發現之後,川普(Donald Trump)總統在推特上怒斥說,要將其趕出白宮記者團隊。而台灣陸委會也祭出相關法規,要對其進行處罰。


荒謬的是,某些台灣媒體和評論人,不去關心台灣的聲譽如何被張經義破壞,卻紛紛為之辯護,將其塑造成台灣的藍綠惡鬥乃至中美對決的大背景下「獵巫」的犧牲品。


《風傳媒》發表台灣大學教授石之瑜的文章〈剝奪工作權,陸委會的底線在哪?〉,氣勢洶洶地指出:「陸委會踐踏的工作權是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所以是踐踏自由;針對個別的人恣意懲處設罰,所以是迫害人權;未公告在先,事後才尋覓、發動有關機關,不講程序,所以是背棄法治;公告內容空白授權,違背立法宗旨,所以是缺乏民主素養。」作者罔顧張經義事件的嚴重性,顛倒黑白,將為敵國的宣傳機構服務視為無傷大雅的「移工」,所以要捍衛其工作權和人權。這大概是石教授出於某種「物傷其類」的恐懼吧?若干年來,石教授站在中共立場上發表了汗牛充棟的文字,早已立此存照,白紙黑字抹不去。台大有這樣的教授,真是台大的遺憾。


《美麗島電子報》刊登署名為陳敏鳳題為〈政府不宜處罰張經義〉的文章。該文指出:「事涉新聞自由,我方政府真的不宜處罰張經義。」文章認為,張經義是真的任職中共官營的東方衛視,但他是駐美的記者,與兩岸敏感事務涉及成分並不高,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立法要求國安前提的立法意旨,並不十分切合,何必要在這裡鑽牛角尖?文章又指出:「中共是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美國在川普執政後,也把新聞自由與言論玩弄於手掌之中,如果台灣自許仍是新聞自由國家,就該保持自己獨立性,張經義因為一句來自台灣,遭到兩岸網友夾殺,台灣作為他的原生國在事證沒有更明確性之前,就不要跟著中美兩國瞎鬧,去處罰一個遠在美國當東方衛視的記者,不覺得有點無聊嗎?」其結論是:「這場疫情之戰,台灣夾在中美之間,究竟能不能獲利,真的值得政府再深刻盤點。」這種無法自圓其說的論述,比起石教授的文章來更等而下之。


首先,美國是台灣和中國爭奪最為劇烈的外交舞台,駐美記者敏感性怎麼會不高?其次,文章將中美在「沒有新聞自由」的層面相提並論,將民主自由的美國與獨裁專制的中國並列,是刻意混淆是非,其仇美心態暴露無遺。然而,美國白宮的新聞發佈會上,十有八九的記者都是來自與川普對立的左派媒體,他們的提問對川普充滿敵意,在新聞自由的美國,川普照樣耐心回答。美國主流媒體上對川普的批評鋪天蓋地,川普如何「把新聞自由與言論玩弄於手掌之中」?反之,在中國,有任何一個記者敢用質疑的口氣向習近平提問嗎?中美之間在新聞自由這一議題上根本沒有可比性。


再次,作者甚至認為台灣「夾在中美之間」,根本無視美國是保護台灣的盟國、中國是威脅武力征服台灣的敵國、兩者截然不同的事實。這種扭曲事實、似是而非的言論極為惡劣,誤導輿論,也危害台灣採取正確的外交戰略。


《報橘》刊登了署名盧亞蘭的文章〈張經義風波,其實最開心的是中國共產黨〉,這個聳人聽聞的標題,跟事實截然相反——共產黨對於這個引火燒身的事件,怎麼會開心呢?作者難道是共產黨的外交部發言人、難道是中共肚子裡的蛔蟲,知道中共開心嗎?作者雖然承認此一事件「對台灣政治社會帶來一場價值判斷上的爭議與挑戰」(這是這篇文章唯一一句有價值的話),但又為張辯護說「藉中共媒體圓記者夢,說自己是台灣人就不是台灣之光了?」


文章又引用資深記者范琪斐在網誌上的說明,「駐白宮」是跑美國線駐外記者的一項殊榮,也需要一般台灣傳媒沒有的龐大資源,才能坐上這個位子——似乎張經義的做法是借力使力,不僅不能處罰,反倒要表彰。但中共真有那麼傻嗎?中共會讓你用它的平台來彰顯台灣價值?而且,張經義本人在其著作《白宮義見》中承認,白宮記者並非什麼殊榮,並不需要其供職的媒體具有龐大的資源,而且在川普執政之後,已經取消了專門的記者證,任何記者都可以申請去白宮採訪。


該文最為無知的地方是認為:「中共黨支部的權力,在每間公司都不一樣,在一些中國國營企業,當然等同董事會,但若是間合資、甚或是外資公司,可能連日常營運的決定權都沒有。」看來,這位作者要到政大去補一點「匪情研究」的課程。對中共如此無知,也敢胡說八道,真是「無知者無畏」——你難道不知道習近平執政以來的中國,早已變成「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嗎?



AP_2007834768070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以上諸多為張經義辯護的論調,最致命的錯誤就是,他們完全不知道,在中共的體制下,沒有媒體,只有黨的宣傳機構。中共起家靠的是槍桿子和筆桿子兩手抓,這是毛澤東打敗蔣介石的秘訣。毛至死不放棄對軍權的掌控,其副帥林彪雖為中共的「戰神」,卻連一個連隊都不能調動。毛也利用文宣機構發動文革,整肅劉少奇為首的黨務和官僚集團。文革的導火線、姚文元的〈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由毛親自執筆逐字逐句修改,文章殺人不見血。當年,人民日報的清樣,毛常常要親自審定才能付印,可見宣傳是中共的生命線。


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有一部分官方媒體在一定程度上走市場化之路,在言論尺度上稍有放開,偏向自由化,如以《南方週末》為代表的南方報系。但在胡錦濤時代末期,這些有市場化色彩的媒體遭到宣傳部的嚴厲管控,幾輪清洗下來,早已是萬馬齊喑、整齊劃一。到了習近平時代,中共宣傳部更是比納粹德國戈培爾(Joseph Goebbels)的宣傳部還要嚴酷。早在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九日上午,習近平依次到訪《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三家國家級官方媒體;當天下午,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主持召開「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要求官方媒體「必須姓黨」,其所有工作「都要體現黨的意志、反映黨的主張,維護黨中央權威、維護黨的團結。」


習近平在講話中提出宣傳工作的四十八字指導方針「高舉旗幟、引領導向,圍繞中心、服務大局,團結人民、鼓舞士氣,成風化人、凝心聚力,澄清謬誤、明辨是非,聯接中外、溝通世界。」《人民日報》海外網微信公號「俠客島」於同日發表解讀文章稱,習近平對新聞工作者提出的「四十八字」是「新時期全面指導新聞輿論工作的總方針」。文章指,「官方輿論場」和「民間輿論場」出現的對立,會「消解執政合法性」,「動搖黨本、國本」,因此在三年大力反腐、澄清黨風、改革布局後,必然要「凝心聚力,團結共識。」


中央電視台在同日的《新聞聯播》中播出了長達近十九分鐘的相關報導 ,佔節目總時長的三分之二。習近平到訪之處掌聲雷鳴,各媒體工作人員高喊「總書記好」、「給總書記拜年」。新華社還打出了「我們聽黨指揮」的標語;中央電視台也在巨幕顯示屏上打出「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閲」字樣。


張經義供職的上海東方衛視,級別雖然比不上習近平視察的那三家中央級宣傳機構,卻也是中國第一大城市上海的大外宣窗口。而且,張經義不是一名普通記者,是其國際部的中級主管,即便他不是中共的秘密黨員,也是受到中共考察之後認為值得信任的人。


所以,張經義不是在一家普通的外媒工作,如果他為一家日本、韓國或阿拉伯國家的媒體工作,他會在被川普質問時坦然地說出供職媒體的名字;但是,他自己知道得很清楚,他供職的不是媒體,而是中國共產黨的宣傳機構,所以他才要用台灣的身份來偷樑換柱、暗度陳倉,沒有想到弄巧成拙、臭名遠揚。


台灣政府處罰張經義,跟新聞自由、工作權、人權等議題毫無關係,是依法行事,是捍衛國家的安全、獨立、尊嚴和榮譽。

关键评论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