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何謂「民粹」及其「主義」?
阿牛哥:【女權之淪喪】
斥「要中國化」 2004-04-05 21:56:09

斥「要中國化」 阿牛哥

年來﹐泛藍大有急速赤化之勢。不僅血染的「紅海洋」已漫浸金山﹐而「大字報」式的助共為虐的文宣 ﹐即使都是千篇一律的難以入口的炒冷飯﹐卻也能由各種輿論傳媒﹐舖天蓋地而來﹐尤其嚇人的﹐當然便是那些直接從台灣搬運過來而標明是什麼有頭有面的大人物的詔告了。例如﹐一位前行政院長(應還曾任國防部長高職)剛說完要把「防禦、防衛、預防」的真相告訴台灣人民﹐另一位叫前監察院長的﹐便趕緊﹐接下來「剖析國家定位問題」 ﹐而一位自稱貨真價實正在任上的國統會副主委﹐更不甘人後學起溫家寶﹐耍弄「溫馨柔情秀」來了﹐撒嬌地說﹐ 「親愛的﹐問題在兩岸」哪!當然﹐疾言厲色的﹐便是一位號稱台灣發展研究院的董事長了﹐他大聲呵斥「去中國化」之後﹐更誓言要為維護「中華文化」、「華夏文化」(實即以此代表要「中國化」之謂﹐後作論述----筆者註)而全力奮鬥。
筆者當然自知人微言輕﹐難望大人們的項背﹐但卑下總算略經世面﹐也親受過共獨油炸火燒之「惠」 ﹐能知「中國化」其味者﹐恐怕要比這些大人多得多了。故此﹐容我在輿論人人平等之前﹐直斥「要中國化」欺詐與乖謬之談。

一‧中國和中國文化 ≠ 中國化

這是必須先弄懂的首要前提,絕不可以魚目混珠。不錯﹐「中國」確「是歷史與地緣關係的產物﹐更是社會生存的要素與動力」 ﹐所以﹐它在「歷史與地緣」中便是由華人族群共體所形成的代表著特定華人不同朝代與不同政治體制的國號通稱;而它所涵蓋於自然屬性如人種、地域、語言、風俗等部分﹐一般是(卻並非絕對)不變的;但「中國化」則是社會學範疇問題﹐是隨著不同歷史階段所居於統治地位者的政治、經濟、文化等朝 代變遷而必然產生不同的「中國化」的;換言之﹐便是不同朝代統治者﹐必定會以不同的政治理念﹐作不同程度和面層的政治、經濟、文化等等(即馬克思主義所指的所謂上層建築) ﹐將中國「變」而「化」之的「中國化」。所謂「純文化的﹐不受政治、經濟、種族、膚色的影響」的「中國化」﹐既從未有過﹐也根本不存在﹐只是騙人的技倆﹐愚弄無知的把戲。試看在漢人統治中國的各個不同朝代中﹐便有其各自不同的政治機制和文化面層的「中國化」 ﹐而當蒙、滿族入主中原成為統治者的時候﹐雖在大漢族文化圓融下﹐仍力求「去」掉歷代純漢族王朝的「中國化」 ﹐得以產生具有蒙、滿帝制特色的「中國化」。這難道不是事實嗎?所以﹐中國 ≠ 中國化;而各種傳統的中國文化﹐更不可以代表不同朝代的「中國化」。

二﹐ 認清當前什磥v的特質

由此可知﹐認清當前「中國化」的特質﹐及其如何形成和演變的問題﹐便是很重要的了。 大家都很清楚﹐孫中山推翻滿清王朝﹐創立民國﹐並未來得及建成自己借自西方民主政治的「中國化」﹐孫中山便過早地逝世了;繼之﹐中華民國即被中共假以民主之名趕出了大陸﹐並冠上「人民共和國」之名而確立了也是來自自西方、卻以馬列主義為母胎的與中國帝制血緣相結合的﹐可稱之為「共獨漕膃酗什篹W裁專政特色的「中國化」 ﹐並一度導致了共獨帝國瀕臨崩潰的絕境。

於是﹐鄧小平使出了偷天換日的手段﹐以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改革開放﹐來掩蓋共獨「中國化犒篚銵M既蒙騙了醉心「社會主義」的党員群眾﹐又迷惑了善良中國人的心﹐更有海內外一大批腐敗菁英為之幫凶幫閑﹐盡情地為其塗 脂抹粉﹐高唱共獨已經「去共化」的頌歌! 實則﹐在高舉「四項基本原則」為新的共獨「中國化」的基本內核下﹐不僅鄧小平進行了天安門的瘋狂大屠殺﹐江澤民也在全世界範圍內展開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對億萬法輪功學員的血腥大鎮壓﹐直至胡、溫上台﹐仍不放鬆地侵犯基本人權﹐殘酷迫害異己人士﹐甚至四出動員國際力量﹐加強對台灣的武嚇與打壓─這就是當前共獨「中國化熙怍晡瘍斢{。

三﹐ 台灣要中國化═要台灣共獨化

只要看一看包括連、宋和上面提到的一些「大人們」的一言一行﹐即可實証﹐所謂台灣要中國化﹐實即是他們要台灣實行共獨化。難道不是嗎?儘管連、宋為了爭奪大選選票﹐不得不臨時抱佛腳﹐以偷樑換柱的手法﹐拿香跟著阿扁拜﹐由堅決反對轉而贊成「公投立法」﹐也追認了台海兩岸的「一邊一國」等等毋庸置疑的客觀事實。但當扁總統面對共獨數百枚明擺以入侵併台為目標的飛彈部署﹐確定要以公投法17條舉行全民防衛性公投用以顯示要共獨立即撤除這些飛彈的全民威勢﹐決心確保世界和平及台灣國土安全時﹐他們便立即回頭一窩蜂地跟著共獨的指揮棒起舞了。同聲同氣地把防衛性公投誣蔑為「走向台獨」卻閉眼不敢提﹐中華民國本已「走向」甚至已經「確立」台獨的現狀了;不然﹐怎能稱之為「一邊一國」?

更可惡的是郝柏村﹐居然為虎作倀地把這扭曲為「攻擊行為而非防衛行為」(見去年12月15日《世界日報‧金山論壇》)。連戰甚至聲言要鼓動台灣百萬婦女一人一信﹐叫自己兒子、丈夫和愛人﹐都不要在共軍入侵時為衛台而戰。 不管把台海兩岸稱之為「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還是作「一邊一國」的肯定﹐其法理內涵便是對台灣獨立國家定位的認同。但王作榮在剖析台灣「國家定位問題氶M卻直言「台灣是中國的領土」﹐台灣屬於「小國寡民﹐---必然(要)與大陸融成一個整體﹐-----事實上不可能獨立」;這當然壓根兒不敢面對這個台獨的現狀了。(見去年12月27日《世界日報‧金山論壇》版)親共老手許歷農﹐對此說得更明白。他說﹐中國的「巨大變化」﹐猶如「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 「是人類史上從來沒有過的經驗」;而更令他五體投地的﹐正正是台灣人民恨之入骨﹐而他卻視為至愛的四九六(枚)飛彈說﹐以及神舟五號載人進入太空的事實判斷「所以台灣必須」拋卻過去的恩怨情仇﹐以新的觀念、新的思維檢討兩岸政策」(見去年12月29日《世界日報‧金山論壇》版)─這不就是形「新」而實「舊」的抱共獨大腿﹐要把台灣「共獨化」的歸降自供狀麼?至於寫《斥去中國化》的梅可望董事長﹐他的「研究」也是驚人的。他說「台灣根本是「中國化 」的本體」 ﹐台灣除原住民外﹐ 「完全是中國化的產物」;甚至說﹐台灣如果「失去大陸人民的情誼以及兩岸的合作與互補的關係」﹐台灣就會「成為一個沒有文化的驅(軀)殼」;而「台灣本身沒有文化(意即「中國化」---筆者釋)的支撐﹐只是行屍走獸而已」﹐這便「等於台灣在精神方面宣告使死亡」!(見去年12月30日《世界日報‧金山論壇》版)除了惡言咒罵﹐如此台灣的「中國化」﹐不就是要台灣百分之百「共獨化」了嗎?

四﹐ 美國沒有「去英國化」?

梅身為研究院領導人﹐竟還說出「美國四年獨立戰爭(實應1775─1783七年多--筆者) ﹐不僅不「去英國化」 ﹐而且二百年來英美有如兄弟」 ﹐這樣可笑的話。 誠然,美英親如兄弟﹐也確實從未有人刻意提出「去英國化」;但美國人不惜以戰爭擺脫英殖民統治﹐這本身不就是要最大的h英國化」了嗎?美國化的民主共和建政的美利堅合眾國﹐便完全有別於英王朝的憲法政制;甚至﹐在英國母語基礎上﹐也有了「美語」音系的生發。 倒是美國獨立後與英國親如兄弟的關係﹐確是值得我們反思與借鑒了。這說明﹐儘管「獨立」之必然「去?國化」 ﹐但不是壞事﹐而是好事﹐更是創新之必需;同時也說明﹐國家與民族之間的仇恨﹐大都來自強權專制的壓迫與欺凌;一旦各自獨立、自主之後﹐才無一不是真正到了「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見泯恩仇」(魯迅詩)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所有宣告獨立的國家都可為此見證。所以﹐「台獨」之於「去中國化」 ﹐也實即「去共獨化」 ﹐何懼之有?何罪之有?

【作者註】 《世界日報》果然於1月15日﹐為本文在「偌大的藍天」下﹐網開一線「言論自由之門」﹐得見世面;卻接著便有人責之為「不存在的命題」。可不知﹐到底是這位先生語文訓練太差﹐還是思維既僵化而又膚淺﹐也許還是「愛共」過深﹐這才會認為是「奇文﹐由題目到內文皆甚費解」 ﹐也不想弄明白﹐只好以「不存在」而一言蔽之。 台灣「要中國化」﹐還是應「去中國化」 ﹐正是反映台灣在「未死」與「方生」之間的重大課題。為此﹐我將本文在刪節之餘﹐又作了一些更明確的增訂﹐仍祈拋磚引玉﹐興趣於此者﹐何妨再作進一步的批判與析辯。 (《金山自由論壇》2004年3及4月號﹐第37期)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