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麦卡锡:反共是一项未竟的使命(下)
麦卡锡:反共是一项未竟的使命(上)
陈建刚:滕彪在干什麽? 2021-04-19 22:52:25

陈建刚:滕彪在干什麽?
作者 Yve -4月 19,2021
编者按:近日法律学者滕彪律师发表《走入歧途的中国自由主义——中国泛民派知识群体右翼化与挺川现象》一文,陈建刚律师撰文发表观点,欢迎各界人士商榷讨论。

■孟夫子生厌

祥林嫂的命运是悲惨的,但祥林嫂的絮叨、磨叽是让人生厌的。不过祥林嫂并不指导别人。

中共历来是权大于法中共历来是权大于法

律师群中又有人在传播滕彪教授的文章《走入歧途的中国自由主义:中国泛民派知识群体右翼化与挺川现象》,这似乎成了几位反川倒川黑川者的理论依据。真爱川普的大概不是旁人,恰恰是滕彪这样的反川者,川普都去打小白球了,但不耽误反川者继续怒骂川普搞独裁,川普是纳粹,川普要勒兵自重……不是真爱哪能如此?

本人才疏学浅、学识皆无,但对于滕彪教授的学问和大作,真不敢妄自佩服。

比如滕彪攻击川普“川普和家人在中国大做生意,很难不存在利益衝突。”很难想像这是一位昔日的律师、法学教授的观点,能用这种有罪推定原则入手对一个人进行攻击,我真怀疑滕教授在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所教授的是不是明朝的《大诰》或清朝的《大清律例》。用滕教授自己的方法反问一下滕教授,不知其如何回答。比如,中共在美不仅搞“千人计划”,还动用方芳这样的淫谍,对于中共来说这不是新闻。像滕教授这样的学富五车的学者,来自中国,你三兄二弟、八姑六姨都在中国,你是不是很容易就被中共招募为间谍呢?你在大学期间就加入中共,虽然自称已经退党,但一个曾经的共产党员与现在的中共匪帮也是“很难不存在利益衝突”的吧?作为多年的老党员,你也很难和共匪摘巴乾淨干係吧?你的家人在中国如何生活?做生意还是996?他们都不能逃离中共的控制吧?那你不一样和中共存在勾结嫌疑吗?

如果这种疑问让人不舒服,滕教授真应该先检讨一下自己的理论和学识了。

看滕教授文章题目《走入歧途的中国自由主义……》,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孟夫子的话。想必在2000多年前战国时候,就有不少二叉青年自以为真理在握,喜欢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鼓唇摇舌、絮絮叨叨、磨磨唧唧,擅长引经据典、左抄右翻,结果惹恼了孟夫子,开口就是一句“人之患在好为人师”的话。孟夫子大概不知道,虽历时二千馀年,这种二叉青年却从未断绝呢!

■著力点

自由天地,作文自娱,滕彪的文章我是无心雌黄的。但看到被滕彪点名批评的几个人名,又激起我的不满,不得已站出来替不能说话的人论说几句。

习近平是有学问的,看他在英美念过的书单就知道;滕彪也是有学问的,看他文章中罗列的人名书名主义名就能知道。习近平的学问落脚点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共产党领导,而滕彪,他学问的落脚点至少包括“美国不好”和“为社会主义正名”这两点。读者若是存疑,去看看习包子的书单和“重要讲话”以及滕教授的文章和言论就能知道。

二者不愧都“受过党的教育”。

■自由女神在举灯相迎

滕彪一直在说美国的不好,比如美国有种族主义,歧视黑人,歧视移民,转脸又说美国还歧视亚裔,歧视中国人;再有就是失业率的问题,枪支问题,LGBT问题,凡此种种吧。滕教授实在是看不惯美国的这些弊症。

这是滕教授眼裡的美国。真实的美国是怎样的呢?不妨把镜头拉远一点来观察。

1882年,美国以色列裔女诗人艾玛·拉撒露收到邀请,请她为即将建造的自由女神像写一首诗,于是艾玛写出了十四行诗《新巨人》(The New Colossus)。

1886年10月,自由女神像在纽约贝德罗岛落成,艾玛的诗句铭刻在女神像的基石之上。在诗中女诗人写到:“把你们的那些人给我吧,那些穷苦的人,那些疲惫的人,那些蜷缩在一起渴望自由呼吸的人,那些被你们富饶的彼岸抛弃的,无家可归,颠簸流离的人,把他们交给我,我在这金门之侧,举灯相迎。”

1964年,里根总选总统,他讲了一个古巴人逃离卡斯特罗来到美国的故事,最后他说:如果我们美国失去自由,世界上也就无处可逃。这裡是世界的最后一站。”

2005年,美国总统布希第二次就职时演讲表示:“今天,美国向世界各国人民重申:那些生活在专制之下, 绝望之中的人们应该知道: 美利坚合众国不会漠视你们遭受的压迫,也不会姑息那些压迫者。当你们挺起胸膛争取自由时,美国将和你们站在一起。”

上述事实都在说明一件事,即美国保障自由,美国和各国受政治迫害的人站在一起,并愿意收留政治犯。这一点也是滕彪教授能来美国落地生活的原因。或许滕教授会强调自己移民美国不是政避途径,那麽你曲不离口受了中共多少迫害难道是打哈哈?!

■美国的现代文明

美国有普选制度,对于选总统、选州长、选议员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制。一人一票代表的是人民主权和人民授权,无论是政党还是个人,如果要获得权力需要竞争上岗,这种竞争不是罪恶的砍人头方式而是文明的数人头方式,多一票就代表多一人的信任和授权,权力来自每一个芸芸众生,来自于每一个超过18周岁的美国公民。

美国是第一个以宪法形式明确三权分立的国家,权力制衡来源于英国,明确于孟德斯鸠,但在美国大行其道,成为文明世界的准则。总统可以统领海陆空三军及庞大的国家行政体系,但他的权力需要国会的授权,众议院管钱,参议院管剑,要花钱要耍剑都需要议会授权。美国从没有一任总统可以发动战争来控制军队,靠控制军队来控制权力。至于只有九位大法官的美最高院更是美国无冕之王,即便法官的任职需要总统的提名,但一旦任职,他们完全独立,完全不受总统的任何辖制,总统甚至不能就案件和法官做一句话的私下关说。总统权力虽大,但其仍然受制于法律和司法制度,当年尼克森在面临大法官“录音带你交还是不交?”的诘问之后,立即宣佈辞职了。现代文明的的常识是权力无制衡则必然造孽,幸好,在美国不存在绝对的权力。

美国有司法独立,法官独立任职不受任何党派的制约,神圣的司法只是负责维护公平正义,不向任何党派、任何个人负责。法官永远是独立的裁判者,在美国不存在法官和原告或者被告同属一家的野蛮状态。
美国军队国有化,军队不属于任何一家政党,也不会忠于任何个人。在美国永远不会出现武人携兵自重、以暴力为依据获取最高权力的野蛮状态。

美国人享有言论自由,独立的媒体成了美国的第四权,总统都不能将其如之何。至于个人言论,只要你有精力、有时间、有耐心、有听众,你可以尽情地写、尽情地讲,没人限制。

美国有代议制的政府,避免了广场式的直接民主;甚至从州政府到联邦政府美国都在实施两院制,避免了一院的一时激情决策的可能。

江峰时刻:一个大学生动了美国宪法修正案 (历史上的今天 9月25日)美国实行地方自治,这排除了大一统,排除了中央集权,人民拥有对自己家乡故土的自我决策权,避免了他人以“顾全大局”或“为你好”为理由而越俎代庖,对我好不好,只有权利人自己才是最佳的裁判者。

美国保障基本人权,美国拥有与宪法同时生效的权利法案。政府的目的在于保障人权,如果不能保障人权,如果缺乏保障人权的明确法案,连宪法都不能通过。

美国人还拥有持枪权,人民在权力面前不是羔羊,人民有反抗的权力,人民有保护自己的权力。在可以自我武装的人民面前,美国从不存在暴政。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自立国以来美国对世界任何地方的政治难民都敞开国门,给予庇护,在这裡可以得到自由与安全。

■中国的深井

很不幸,中国没有一人一票,中国当今中共政府权力的来源是枪杆子,毛腊肉所说的“枪杆子裡面出政权”的原则贯穿至今。用枪杆子取得政权是砍人头的方式,不服从的被砍头,服从的下跪做奴隶。

很不幸,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没有分权制衡,没有三权分立,在中国实行的是“党领导一切”,即共产党控制一切权力,立法、行政、司法都是党一把抓。权力无制衡则必然造孽,七十多年间中国人的悲剧是说不完的。

很不幸,中国没有司法独立。中国实行“一人治党,一党领政”,毛腊肉时代裡,匪首一句话就可以废除公检法。在腊肉后公检法又成了党的“刀把子”,刀把子,杀杀杀,以屠杀为目标的一党暴力工具、屠杀工具和公平正义还有什麽关係呢?全中国人都成了刀锋之下的韭菜,冤案遍地就成了正常现象。

很不幸,中国军队实行党有化,“人民军队忠于党”,人民供养军队,军队忠于共产党,共产党用军队来统治中国人民。

很不幸,中国人没有言论自由。前几十年遇罗克杀头,张志新割喉,后几十年严打,反自由化。再然后微博大V坐监,言论煽颠。几天前我的好朋友常玮平律师的家人收到了玮平被逮捕的通知,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他做了什麽呢?他仅仅是参加了一次聚会,几个朋友间吃饭聊天而已。

很不幸,中国没有代议制政府,没有地方自治,中国至今实行的是商鞅创建的中央集权、郡县制,“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本地适合放牧还是适合种粮,本地人说了不算,领导说了算,中央说了算。
很不幸,中国人自古至今没有人权。中共的基因密码就是剥夺人权,就是党控制个人的一切,可以剥夺个人的一切,包括生命、自由和财产等等一切权利。在经历过党内“双规”和公安“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的人们都能明白其中滋味。

很不幸中国人没有反抗的权利,面对保障我们可以选择下跪,也可以选择自杀。选择反抗的杨佳、范华培、夏俊峰、贾敬龙等等都成了古人。

一人一票、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言论自由、代议政府、地方自治、保障人权……,所有这些构建现代政治文明的基本制度都与中国人绝缘。从国家的角度来看,许章润老师说中国是“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我更愿意从人的视角出发,13亿中国人是被中共独裁政府关押在深井裡的奴隶,这裡暗无天日,这裡没有人权,我们被剥夺了一切,每个人都满身枷锁跪在污泥中苟活。有权利意识者还知道仰头看向井口,那裡有一线光,那裡是地平面,那裡是文明世界。

“中国孤舟”的邻居们呢?日韩民主化几十年了,台湾是亚洲民主灯塔,我们看不起的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从北京只需一张机票,无论落地德国、法国、英国还是美国、澳洲、加拿大,一起一落之间在人权上就是天壤之别。

可怜的中国人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深井裡,我和滕教授曾经一同被困在这巨大的深井之中,我们曾经共同仰望井口,仰望光明,我们受共产党逼迫的时候美国都曾为我们呼吁,我们都表达过感谢。

■取款机边取款人

今日在美国的滕彪教授,很荣耀地说批评美国是他的责任,是他的工作。

滕彪在美国乐享自由与安全,但却似乎看不到美国的现代文明,而总能看到那0.01%的事实。比如历史上的贩运黑奴和种族歧视。

黑奴贩运和种族歧视是美国永恆的政治污点,也是中共反美的永远的取款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中共政权七十多年以来一直在这取款机中拿钱反美,即便是在奥巴马八年任期都结束了,“美国歧视黑人”依然是中共反美的口实。只是我们不曾想到,滕教授也到这裡来获取反美材料了。今年比较特殊,美国的黑料除了歧视黑人以外,又多了歧视亚裔。

在美国言论是自由的,批评美国是正确的,监督政府是高尚的,滕彪立足美国安享言论自由,以批评美国为名,轻鬆佔据正确,以监督政府为名,又成功攫取了高尚。只是作为从中共人权深井中飞来的中国人,又号称自己是暴政受难者,观察者在言论自由、监督政府之外,还有其他观察。和滕彪分享这种正确和高尚的还有很多人,比如华春莹、赵立坚、王毅、杨洁篪,还有数不尽的五毛,还有在中共监狱、以网上发帖辱骂美国挣分获得减刑的中国劳改犯们,这些人和滕彪共同分取了这种正确和高尚。

提到这些以发帖辱骂美国换自由的劳改犯和一帖换五毛钱的“网络评论员”,笔者发一声歎息。和这些人是讲不清楚道理的,因为对方本来就没想过和你讲道理。常人所能看到的是美国的现代政治文明,民主、法治、人权、选票、司法独立、三权分立……抵不过五毛一句话“美国贩运黑奴,美国种族歧视!”类似的五毛话术还有“没有百分百的自由”、“美国也有冤案”、“美国也有贪官”、“美国枪击事件”……

滕彪教授和五毛从同一个取款机中提取了抹黑美国的材料,我不得不说,这是存在过的事实,甚至在个案上至今还存在歧视。但另一方面,这不是全部的事实,这在美国可能仅仅是0.01%不到的事实,其馀的99.99%的事实是美国人热情、好客、善良。

我不明白为什麽非要拿0.01%不到的事实去混淆整个事实的真相呢?

五毛话术的背后有一套的道理,这种培训材料也早已曝光。比如用“没有百分之百的自由”来对付对自由的呼求,美国也不是绝对自由,中国也不是绝对自由,所以,都差不多,还争什麽呢?网友有一个形象的对比,“这个世界也没有绝对乾淨的水,然后呢?你会因此不喝瓶装水而去喝尿吗?”五毛要做的恰恰是让民众混淆瓶装水和尿的区别,让中国井中人混淆中国深井与自由美国的区别。

美国非裔男子佛洛伊德去年遭白人警察跪压颈部致死后,BLM运动在全球各地蔓延。 美联社美国非裔男子佛洛伊德去年遭白人警察跪压颈部致死后,BLM运动在全球各地蔓延。美联社

想想,“美国歧视,歧视黑人,歧视黄人,歧视中国人……”美国还是民主灯塔吗?美国还有那麽可爱吗?美国既然如此,中共政府还有那麽可恶吗?久而久之,这就是潜移默化对人的洗脑。

“美国歧视,歧视黑人,歧视黄人,歧视中国人……”总来此地取款的不仅是有五毛,还有佔据正确和高尚的滕教授。

黑魆魆、乌压压的深井之中,万人仰望井口,有幸运儿爬出了深井,回头对昔日的难友、同胞、国人说:“井上也没啥好的,春有飞絮夏有惊雷,秋有寒风冬有飞雪,井上的日子不好过!”潜台词是啥?不说了。
一声长歎,笔者本人是挈妇将雏、翻山越岭爬出深井的幸运儿,我要告诉井底的难友、同胞、国人,井外三百六十五日,日日都是好日,有飞絮惊雷也是好日,有寒风飞雪也都是好日。作为落地美国的中国政治犯,我要告诉中共统治下的国人,在美国生活有自由有人权,有安全有尊严, 你们永远不要放弃对自由的渴望和追求,永远不要忘记井底和井上的差别,如果有人告诉你们美国一团糟,井外一团糟,想想说这话的人在哪裡?他愿意回到井底吗?

■正名乎?本相乎!

滕彪在盛讚社会主义,还表示社会主义被污名化,中国人都对社会主义有误解,他要为社会主义正名。滕教授的原话读者可以去滕文中查看,恕不引用,髒我笔墨。

真是巧了,这两天有人甚至是坐过牢的中国政治犯在盛讚“影帝温家宝”,深情地想见了温“良相”的艰辛和难处,还很乖巧地领会了温良相的良苦用心,而滕教授的文章又在为社会主义正名。

天下不乏被凌辱后还能爱上强姦犯的奇女子,也不乏逃秦以后爱上秦暴政的奇男子,一如中共洗脑神剧《大秦赋》中,秦灭六国,六国国民居然以做秦国人为荣耀,贱兮兮一副“杀我父兄我仍爱大秦,淫我妻女我仍爱大秦”的模样。这种不世出的贱人或许真有,但如果有人自己身归桃花源,然后教导别人去爱大秦国,这就不是贱而是坏了。

滕教授别眼热,不是说你。

英美法系中认定案件事实的陪审团,为什麽一定要是最普通的社会民众呢?凭我个人最浅薄的认识,我觉得一定有这样一条原因,那就是人民凭常识来认定案件事实,而不是凭专业,不是凭职位,不是凭逻辑推理。比如中国知名贱人于力——司马南有句名言“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司马南真的反美吗?用逻辑、道理是难以认定的,世间或许真有越是厌恶苍蝇越要吃苍蝇的奇人,这道理哪能说得清呢?但是有陪审团来认定就未必如此,陪审团用常识来认定事实。比如声称“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的司马南和陈平都不是真的反美,反美只不过是他们欺人骗世、收割国内韭菜的手段罢了。

同样的道理,有人一边逃离社会主义,将妻女安排到美国,喜气洋洋,买车买房一边声称社会主义就是好,呼吁中国奴民建设社会主义,这种人对民众的呼吁是真的吗?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建造的物件,可以指天划日证明有这种让国人子女安享社会主义,让自己子女去美国受资本主义苦难的真心,但陪审团用生活常识就能知道这是胡说八道,这是欺人骗世,这是骗人跳井。

滕教授莫眼热,还没说到你,我说的是你的前党内同志杨洁篪。杨洁篪义正辞严教训布林肯二十许分钟,无非社会主义好,中国人地位高,美国很乱,美国有自己的人权问题……七十多年的老调调了。杨洁篪说的是真的吗?他自己相信吗?关注时事的人都可以作为陪审团成员,我们可以问一句:“杨洁篪,既然中国社会主义如此美好,美国如此混乱,那麽你的妻女在哪裡?”杨的妻女在哪裡,网上已经有答案了。
轮到滕教授了,我代表中国井内的同胞、战友、朋友们问问滕教授:“你说的美国如此不堪,社会主义如此美好,你的妻女在哪裡?”

杨洁篪带王毅访美 罕见人事安排引猜测
3月18日,杨洁篪(左3)和王毅(左4)在阿拉斯加与布林肯和沙利文会面。(FREDERIC J. BROWN/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杨洁篪安了什麽心呢?滕彪你安了什麽心呢?

■高尚非藏身之固

我见到中国来美国的“避难者”,对美国政府仇恨不共戴天,但是对中共无一句怨言,还要对国内人说:“你们真是下里巴人,美国政府就是给我们来批评、监督滴!”

在言论自由的国家批评监督政府是一件高尚的事情,但对于来自中国的政治犯却非藏身之固。原因滕教授自己已经说过了。比如滕彪说:“华人只占美国人口的1.5%;很多华人也不关心中国大陆的情况。”按照这个数据,在美国能看懂中文的可能不到美国人口的1%,甚至更低,如果说在美国政府中认识汉语的,恐怕更微乎其微了。监督、批评美国政府,至少是想要美国政府听到吧?老是用中文传播美国不好、社会主义好,这如何监督美国政府呢?

或者多问一句,这麽高尚地监督、批评美国政府,却不让他们看得懂,这是给谁看的呢?杨洁篪是真小人,他滔滔不绝批评国务卿布林肯20多分钟后明确告诉翻译不需要翻译。杨在做小人方面够磊落,这番击鼓骂曹本来就没打算让美国人听,这是为了回国内进行宣传,给国内韭菜看的。

以批评美国、监督政府为名,即正确又高尚,却游离于于美国主流语言之外,这是给谁看的呢?

■出井下药,出井下石

避难美国之后回头对国内喊话:“美国一团糟,社会主义就是好!”一如自己爬出深井,立即对井内昔日难友喊话:“井外不如井内好”,我认为这是在给国人下药,让被中共统治的国人生而为奴还要继续安于为奴,这是“出井下药”。

不止是下药这一点,还有更厉害的。

“世人皆醉彪独醒”,滕彪在文中点名批评的估计有几十人之多,比如郭于华老师,比如王怡牧师,比如隋牧青律师等等。

我所知道的这些被“独醒彪”点名批评的人中,在国内的因为言论不自由,他们不能反驳,而在国外的又多数不屑于和祥林嫂撕扯,所以估计难有本人亲自回应者。如果真是这样,滕彪将是一个“没有对手的英雄”,点名叫骂,无人应战!

我之所以写下此文主要是因为看到上述三个名字。郭于华老师是国内至今没有下跪,没有屈服,没有沉默的极少数知识人之一,面临压力仍不放弃为苍生说人话。在文字立即入罪的今天,郭老师如果和“独醒彪”论说,可能立即面临烈火,郭老师如何回应滕教授的批评呢?这是一个打不还手的对手。而政治犯王怡牧师,他在监狱,根本就看不到滕彪的指控,王怡的妻子、孩子都在监控中,这也是一个打不还手的对手。再有就是政治犯隋牧青律师,老隋被酷刑,被吊照,没了饭碗,还不能翻墙来浏览滕彪的指控,这又是一个“独醒彪”打不还手的对手。

滕彪在离开中国之前和这几位都是有过过从的师友,他们或者出不来牢门,或者出不了国门,高科技监控中,他们被中共捆著手脚,只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爬出了深井,回头就对他们下石头,这样干真的很爽吗?

■滕彪在干什麽?

回应文题,滕彪在干什麽?

“美国很糟,社会主义很好”,“井外烦恼井底好”,这是出井者对井内人下药,你们生于深井,最好还是安于深井,井外不一定比井内好呢!

“隋牧青是种族主义者!”这是对昔日井内朋友在下石头。

1200多年前,韩愈撰文“落陷井,不一引手救,反挤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韩夫子大概认为能做到“落井下石”这一步就是极人性之大观了,他绝对想不到还能有昔日被囚在井底“同是被逼迫”的难友,一旦爬出深井还能有“出井下药”、“出井下石”者。时代比人强,韩夫子地下有知,真要歎息自己想像力有限了。

停笔之时又想到自由女神像《十四行诗》的作者女诗人艾玛·拉撒露,她是以色列裔美国公民,自由女神筹委会邀请她写诗的时候,她最初拒绝了邀请,当时她正投身到了协助从东欧逃避反犹太主义迫害而来到纽约的难民行动中,后来她瞭解到很多犹太裔难民悲惨的故事,于是她把自己对难民的同情融入了自己的诗句,写出了《新巨人》这首诗。以色列女诗人一家在美国安享自由与安全的时候,会尽力拯救同族裔的难民,今日我看到同样在美国安享自由与安全的滕彪教授,却能对中国人、对昔日的师友干出井下药、出井下石的事情。不要说在美国没有人歧视我,即便真有人以民族劣根性来歧视我,我要鞠躬道歉,中国人中有落井下石者,也有出井下药者,还能有出井下石者,中国人配得这种歧视。

能乾得出出井下药下石的事情,还会不会干出出井下网的事呢?我不敢断定。但是对于还在井底的国人、师友们,你们真要小心是不是还能被下个大网了。

陈建刚于华盛顿
2021年4月19日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附:滕彪原文《走入歧途的中国自由主义——中国泛民派知识群体右翼化与挺川现象》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