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7保钓勇士返沪遭公安带走
二战日本女播音员“东京玫瑰”揭秘 2004-03-26 22:45:48

【万维读者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为打击盟军的士气便把广播宣传这一隐形武器派上了用场。几位臭名昭著的广播员就此现身,其中最广为人知、并为人所铭记的就是“东京玫瑰”。
据国际在线报导,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军方为瓦解美国军人的斗志,利用广播宣传大打心理战,不过效果并不理想。女播音员们使出浑身解术力图勾起美国大兵的乡愁,激起他们对那些送他们上战场的“老板们”的怨恨。女播音员们习惯用暗示性的语言评论说他们留在家里的妻子和情人在和什么人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而这些“太平洋的孤儿们”却还稀里糊涂地在外为她们拼命。在这些女播音员中最为出名的就是被那些军人听众所冠称的“东京玫瑰”。据传她是太平洋上邪恶的水妖、狐狸精、间谍。她能洞悉美国大兵和军舰的方位,善于勾起美国大兵的饥渴难捺的生理欲望和浓重的乡愁,劝诱他们放弃企图打败日本帝国这种无望的美梦。

然而事实上,“东京玫瑰”作为一个具体的人并不存在。她确是一个复合体。在这一群体中有的被称为“南京南希”,有的被称为“无线玫瑰”还有被称为“东条夫人”的(这一名字完全和日本首相东条英机无关)。据说至少有8名女播音员从东京进行播报,不过也很有可能比这更多。

1945年麦克阿瑟将军率领占领军进入东京,认定有5名女性可能是“东京玫瑰”。而最终被美国官方媒体认定为“东京玫瑰”之一的女性叫户粟郁子。她1916年7月4日出生在美国的一个日本移民家庭,1941年6月毕业于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珍珠港事件爆发前夕去日本探望生病的姨妈,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不过主要是政府部门的不知情和误报,她没有办理旅游签证便离开了美国。因此当美国对日宣战后户粟郁子便发现自己已回国无望了。她在日本身陷囹寤,因为她人生地不熟,而且对日语一窍不通。

户粟郁子一家不像其他日本移民家庭,他们在美国不说日语,也不遵从日本风俗,更不吃日本餐。她看起来是日本人,不过老是遭遇尴尬因为她不能像日本人一样生活。尽管有密探盯梢,又有工作和居住问题方面的压力,甚至日本的许多日本裔美国人放弃了美国国籍,户粟郁子仍然不愿意放弃她的美国国籍。她所希望的就是美国能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而后她就可以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她所想象的生活。但残酷的现实打破了她的这一梦想,她便找到了一份在东京广播电台作打字员的工作。后来,因为她英语地道,被派去做编辑工作,以校正广播稿中的语法和句法错误。刚开始时,这方面的错误很多,据大家说,一些广播因为错误百出可以说完全是瞎胡闹。不过后来主管宣传的军官慧眼识真,从她们当中挖掘了几个广播才能的人,提高了播音质量。后来日本军方俘虏了一些具有广播经验的士兵(主要是美国人和澳大利亚人),强迫其写稿和制作节目。她们通过观摩学习就变得完全专业化了。户粟郁子又被派去播音,但她并不乐意这样做。不过在战时日本,任何违背来自军方直接命令的行为和离开工作岗位的做法都会遭受严厉的惩罚。军令难违,户粟郁子不得不为之。大多数广播节目都遵循相似的模式。其内容不外是音乐(包括流行音乐和古典音乐,多是西方音乐,通常有一位女DJ手先作介绍)和新闻诸如战俘信息、美国报道以及对盟军战争努力的嘲讽。这些新闻一般是自然灾难、美国舰艇沉船、盟军战事失利等诸如此类一切能扼杀士气的消息。中途岛海战之前,这些报道可能经常令人身心交瘁。不过中途岛海战后,新闻报道完全一派胡言乱语,广播节目也几乎是在做戏和进行滑稽表演。

户粟郁子的定期节目是“零点时刻”。她温柔,机智、诙谐、幽默。这一播音风格极受美国大兵的欢迎,她广播的节目也成为太平洋战场上最受欢迎的一个。户粟郁子常这样介绍自己:“你最亲爱的敌人,孤儿安”。不过似乎显得很奇怪,一个公然声称自己爱国的人会做敌对宣传,瓦解自己国家军队的士气。不过事实却并非如此,因为户粟郁子的广播实际上产生了相反的效果。她滑稽的表演往往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的言辞中消去了令人灼痛的语句。其结果不是降低,恰是鼓舞了士气。的确,在战时户粟郁子受到了美国大兵的诸多称赞。即使在战后,美国大兵们依然乐在其中,回味无穷。户粟郁子说她在以一个人的力量,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一种惟有她才适宜的方式发动一场抗击日本的小型战斗。“东京玫瑰”不是一位邪恶的宣传员,而是一名”第五纵队”队员。

1949年10月6日,户粟郁子以叛国罪被美国逮捕和审判。她被判处十年徒刑并处以高达1万美元的罚金,同时剥夺了她珍视并加以护卫的美国国籍。审案费用高达75万美元这可能是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最为昂贵的审判。户粟郁子真正的罪行是从种族上来说她是一个日本人,而关键问题是战后美国人要对日本复仇。60—70年代,随着美国人仇日情绪的减弱,户粟郁子也被给以重新定论。1977年卡特总统宣布对她实行无条件特赦,恢复她的美国国籍。

虽然“东京玫瑰”做为一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不过关于她—那个根本无法找到的女人的神秘传说还在继续流传。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