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北京閱兵有感
趙紫龍:【敬答前輩李勇先生】
「愛國的本質與形式-兼評「掛國旗運動」 2004-04-11 23:20:41

余健文:「愛國的本質與形式-兼評「掛國旗運動」                
【多維新聞社3日電】余健文:「八十∕二十促進會」日前倡議的在美華人於美國國慶日「懸掛美國國旗運動」﹐得到多個華人社團的響應。華文報章更每天以大篇幅報導﹐甚而以「社論」形式大力鼓吹﹐以為是一個切實可行的﹑表現華人熱愛美國的行動。近日﹐ 80/20更於中文電台以國粵語廣告的形式﹐推廣其「掛旗運動」。一時之間愛國(美國)﹑效忠之聲不絕於耳﹐使人彷彿置身於中共「愛國主義」教育的宣傳之中。然而﹐如果我們能作深入的觀察﹐則可清楚看到﹐此一「掛國旗運動」的目的並非要教育華人如何熱愛美國﹐而是要製造一種華裔熱愛美國的假象﹐以圖使別人(所謂主流社會)以為華裔美國人都能效忠美國﹐從而使華裔能在美國社會獲取更多的利益。而其所謂的利益﹐亦非使華裔能與各族和諧相處的社會整體的利益﹐而只是眼前的小利小惠。(正如其電台廣告中所謂的能有助於華人日後工作上得到加薪。) 80/20促進會之執委﹐掛旗運動之推手吳仙標倒是十分誠實的﹔他明確的承認「掛國旗即是一種手段」。但他的誠實只是對華人社會﹐而非對美國社會而言。以一種毫無內容意義的形式手段﹐期望以旗海使美國社會得到華裔皆是愛美國﹑效忠於美國的假象﹐便是最大的不誠實。 (
華裔美國公民是否愛美國﹖是否真的效忠美國﹖這必須證之於華人自己﹐而不是取決於美國社會的「印象」。此「印象」只是華人在美思想行為的一個反映。首先我們必須認識愛美國的意義為何﹖愛國首先是一種精神意義的認同。此一精神意義可以是歷史文化的﹐亦是道德意識的。今日的中共為一不道德的專制政權﹐其所建立之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亦不能(更不應)為中國人愛的對象。故中國人的愛國﹐必以中國人民與及其歷史文化意識為本。美國立國二百多年﹐當然談不上深厚的歷史文化﹐故美國人愛國之實義是建基於其立國之道德理想﹑與及由此一理想而引生之憲法精神之上。華人成為美國公民時所宣誓效忠的﹐也正是此憲法的精神。此憲法精神具體表現在其普世價值的人權觀念﹑與及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上。所謂美國的愛國主義,必始於個人能從內心真切認同此一美國之立國精神。

有人以為事事以美國的利益為優先﹐就是愛美國﹐這是對愛國的一種誤解。真正愛美國則應凡事以美國的人權民主與自由為衡量的準則﹐國家利益有違此精神時﹐我們亦不應堅持以「國家利益」為優先。概「國家利益」是一時的﹐國家理想與精神才是國家民族之大本﹐與國家民族同存同亡。亦有人以為美國華人認同美國即意味著必須拋棄自身的文化﹐這是另一種誤解。首先﹐中國文化以人為本位﹐注重個人反身省察其良知本心﹐窮理盡性以至於命﹐由自身步步建立人道﹐以樹立人格之尊嚴於天地之間。此與人權民主的精神並不相違。反之﹐中國人的道德理想主義正好能更貞定人權民主的精神。華裔美國人的另一責任即在於以中華文化的道德價值為本﹐吸收揉合美國自由民主的精神﹐並以之推動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國。能至於此﹐則是更充實壯大了美國的精神﹐亦為愛美國的一種精神表現。

以此為標準﹐在美華人真正愛美國﹑對美效忠的﹐實在並不是如華文媒體所自誇的是大多數。從美國華裔近年基於趨炎附勢的心態而日漸傾向於中共﹐親共媚共之言論日熾等現象來看﹐華人中不能(或不屑)認同美國人權道德精神者﹐大有人在﹐而且更不在少數。近日中(共)美紛爭中﹐更有不少華人「義憤填胸」的要中共不惜與美一戰。今日中共大力打擊鎮壓「法輪功」﹐在美華人亦不少人跟著中共起舞﹐大罵「邪教害人」﹐此等言論全然與美國憲法精神中宗教自由與人權的價值背道而馳。凡此種種﹐的確不得不使人懷疑華人對美國的「忠誠」度。

據報導﹕「針對在一片支持聲中出現的極少數『掛旗只是形式』的另類聲音﹐吳先標表示﹐掛旗確實只是一種形式﹐但卻是必要的形式﹐華裔不愛國的負面印象﹐需要用另一種印象去取代﹐掛旗即是一種手段…總有一天﹐亞裔將真正成為美國社會的一等公民。」(美西世界日報2001年 6月27日)正如吳先生所言﹐今日華人在美國社會的確給人一種負面的「印象」﹐此即華人都擁護中共﹑華人都沒有人權觀念﹑華人都支持中共獨裁而不支持民主自由的印象。此一印象當然不對(但亦非全錯)﹐但其所以成為「印象」亦是華人社會自己造成的。要改變這一「印象」﹐我們必須從自身做起。從自身的反省中覺悟到自由民主人權之道德真義﹐而真心認同美國的精神。由此而能真言愛國﹐由此而生之日用社會行為﹐方能扭轉此一負面的印象。這並不是掛千百面星條旗可以做到的。手段有時固然是必要﹐但手段背後必須有「物」才是「正當手段」﹐此「物」即是本此一步的反省而自覺之道德意識﹐否則只是無聊的「欺詐手段」。

「掛旗是表現愛國的一種形式」﹐此言不差﹐但形式背後當有本質以充實之﹐形式應是本質不容己之顯發。凡事必有其本質之實﹐然後有表現於形式的要求﹐無形式的表現﹐則物純然是質﹐不能顯發﹔不能顯發﹐則只能處於一蒙然混沌之狀態。本質有適當的形式以表現之﹐則事理彰顯﹐進而能至於極﹐可大可久。子曰﹕「文質彬彬﹐然後君子」﹐此之謂也。昔日在台灣高舉中華民國國旗﹑大喊「反共復國」﹐於人一派「精忠愛國」印象者﹐今日多少已成為中共的上賓﹐大力鼓吹「一國兩制」以消滅中華民國。由此可見﹐掛國旗﹑喊口號只是純然的形式﹐並無實質的意義。
有此認同美國民主自由人權之精神﹐滿心而發﹐表現於掛國旗的形式﹐當然亦能使愛國熱誠更為充實完滿。但觀今日「掛旗運動」此形式﹐我看不到其「質」何在﹖批評其為純然的「形式主義」﹐實不為過。如果以為以此形式作為達到一種眼前小利小惠﹐或作為宣傳造勢的手段﹐那就更不可取了。

吳仙標先生曾言道﹕「政治之最高本質是互相利用」。如果說「互相利用」為政治之現實運作﹐雖不盡然﹐亦不無一定的道理﹐但以其為政治之最高本質﹐則表現其缺乏政治遠見及理想。作為介乎政黨與民權團體之間的80/20促進會﹐首先應有一正大的理想而不是膠著於現實政治的運作之中。對於華人社區﹐應導之於正理﹐使華人能真正認同美國民主自由人權之真精神﹐而不是事事以眼前小利以順應人民貪利之私心﹔應積極推動華裔與其他族裔的和諧而不是以推動華裔成為「一等公民」等分化性之言論以造成族裔之階級對立。我以往曾為文批評過吳先生「一等公民」之論﹐我以為一個民主社會的公民本身就不應有等級之別﹐如真有所謂等級的存在﹐我們亦應全力去除之。作為一個爭取民權的政治團體﹐不僅主觀的製造此等級之別﹑更極力爭取成為「一等公民」以壓在其他族裔頭上﹐這在意識觀念上就是全錯。
「80/20促進會」從其最初倡議的要華裔集中選票於其手中為政治交易的籌碼﹐到今日形式主義的「掛旗運動」﹐無一不以金錢利益為著眼點﹐從其思想意識本質上的偏差了解之﹐也就不足為怪﹔這也就是其本質決定了其表現的形式。然而﹐作為向主流社會誇言能代表亞裔社群的民權組織﹐在本質上竟無半點道德精神﹑政治理想﹐又如何能肩負起為華裔(甚而是整個亞裔)爭取權益的重擔﹖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