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趙紫龍: 【台灣不欠中國一億五千萬美元的黃金】
兩條路線的鬥爭
趙紫龍: 【我認同台灣的心歷路程與台灣總統大選】 2004-08-10 18:51:36

我認同台灣的心歷路程與台灣總統大選


【演講會中談﹕我認同台灣的心歷路程與台灣總統大選】趙紫龍

 承蒙本刊讀者郭樹人及張志群先生等的推薦(他們也都是所謂的外省人)﹐在「全僑民主和平聯盟洛杉磯支盟」理事長李木通先生等的邀請下﹐紫龍於6月12日﹐專程由金山灣區至洛杉磯﹐在「台灣會館」發表近3小時的演說﹐包括45分鐘回答觀眾提問。全程由郭樹人主持﹐與會約兩百人左右。以下是當晚演講會大致內容與情形。

 一開始在介紹我前﹐樹人兄賣了關子要聽眾說出我面貌像誰。於是有人紛紛地說我像胡志強﹐章孝嚴﹐吳伯雄或錢復(還好沒人說我像蘇貞昌起碼那是五年以後的事了)。我說這四人中除說我像錢復外都曾聽過﹐也不介意。可是令我啼笑皆非的是有老外居然說我像達賴喇嘛及毛澤東。在互動與零星的笑聲中﹐很快拉近了講臺上下的距離﹐樹人兄的確會營造氣氛。

 首先我自我介紹自己認同台灣的心歷路程﹕我生在中國七歲來臺﹐在眷村中自一個「深藍」的家庭長大﹐而且還是一個出了四個職業軍人的家庭。在臺時﹐由於看不慣不少因私利入黨者﹐我堅不入國民黨(在那年代上大學服預官役的眷村子弟中我是異數﹐可是父母兄弟全是黨員)﹐但我的思想「比國民黨員還國民黨」。由於我自幼關心國事﹐在美念書時我常去圖書館看禁書﹐並與台灣來的左派留學生辯論﹐久之受到影響﹐誤認大陸是中國人的希望。七零年在紐約積極參與「保釣運動」及其文宣工作。在該運動受左派操縱變質成了「統一運動」時﹐自覺不對勁全盤退出。後與朋友辦一服務華人﹐鞭策台灣行民主﹐贊成統一的月刊。因此上了兩蔣黑名單長達十多年不敢返臺省親。當時年輕氣盛﹐看不透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在我身上的枷鎖與荼毒﹐覺得個人事小﹐時時以國家民族為念。

 但是隨年歲漸長﹐看多了世間人與人﹐國與國﹐或民族與民族間的恩恩怨怨﹐覺得人最重要的是要以「是非」而不是以國家或民族的利益看問題。尊重別人的利益﹐誠實及善以待人就是「是」。不管用何天大的借口﹐持強凌弱﹐口是心非強人所難就是「非」。理解到國家只是服務人民的工具﹐國家的一切應以人民的意願為依歸﹐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翁﹐只能強調國家事事要為人民﹐而非人民事事要為國家。人民是車主﹐領袖(政府)是司機﹐而國家只不過是部車子。人民想去東車子就不容朝西開﹐人民不滿意﹐隨時可Fire司機﹐而非司機攆下車主。車主是車子的主人﹐當然有權把車子重新噴漆換個顏色甚至換輛新車。人民﹐政府與國家的關係就這麼簡單。民族就更不重要了﹐民族是由文化血緣自然形成的﹐一個民族可以成立很多國家﹐如美﹑英﹑加﹑澳等。一個國家也可由多個民族組成﹐如中國就有56 (?) 個民族。國家與民族的合與分﹐應尊重當事人(人民)的意願﹐這是他們的人權﹐任何打壓都是邪惡的。正如同我的子女﹐明明是華裔不愛交同族對象﹐一個老交白人女友﹐一個快同老菲訂婚﹐我管的着嗎﹖他們錯了嗎﹖當然沒有﹗因為人有安排自己未來的權利。 
  
我很高興看到台灣的民主在「後蔣時期」的逐步落實﹐人民開始真正能當家作主﹐己十年來﹐首次能直接民選國會議員及總統﹐更可公開暢所欲言百無禁忌﹐全臺連一個政治犯都沒有。對於中共對內殘暴腐敗﹐對臺不斷文攻武嚇企圖霸佔﹐我非常憤慨。在血緣上我是個如假包換的廣義「中國人」。可是我在臺長大﹐台灣人民對我們外省難民(很多人連這都不願承認)﹐恩重如山使我不敢或忘﹐常思報答。所以在感情及自我定位上我是不折不扣的「台灣人」﹐甚至懷有些許為外省人霸道及其揮之不去的優越感贖罪之心。做為中國人﹐令我惶恐﹐中國人有太多的毛病﹐自私自大難纏沒有反省能力﹐我曾多次為文﹐苦口婆心﹐像魯迅及柏楊等人般地痛批中國人的缺點﹐「恨鐵不成鋼」。身為一個不會說台灣話﹑有著中國人特質習俗的台灣人﹐我融不進本省人的圈子﹐在政治上也難為我周遭的外省親友接納﹐但是我依然常為本省人打抱不平。雖然我時時孤獨﹐可是我對得起自己「良知」﹐我不斷地想拉近台灣來這兩大族裔﹐希望他們能團結一致對抗日夜圖我的共獨(共黨獨裁)及其統戰活動﹐也打心底的以「自己是台灣人」為榮。我的認同由「中國人」轉至「台灣人」﹐是經過掙扎與深思的。但也只做到八成﹐畢竟在感情上我還是深愛着中國的。

 為此次演講我準備了一些幻燈片。頭張是《世界各國年度民主自由指數表 1972-2003》﹐我根據它指出﹕據美國民權組織 Freedom House 的評分﹐中國的民主自由狀況有一半年度是最糟的第13等﹐最好曾有一年改善到第10等(華國鋒主政第3年)﹐ 目前是次糟的第12等﹐一直屬於「不自由國家」。台灣在老總統時代後期(1972-1975﹐以前無資料)被評為第10等的「不自由國家」。自嚴家淦任總統起台灣連續20年被評為「部份自由國家」。臺於1996年起(李登輝任內)才被評為「自由國家」﹐因為他逼退了「國會萬年老代表」﹐總統可由全民直選﹐目前被評為13等中的第3等﹐與南韓同級。由此表可清晰看出台灣由專制(Not free )﹐到威權 ( Partly free )﹐到民主 ( Free )﹐的長期艱辛過程﹐誰是「台灣的民主先生」也就不言而喻了。

接着螢幕上映出的是﹕我五月初在台北正中紀念堂前拍的泛藍群眾的標幟訴求及牆上塗鴉。不少的大字報都提出流血革命訴求﹐如「唯有經過流血衝突﹐台灣才會長治久安」﹐「全民島內革命﹐消滅狗扁」。也有疑似大陸人用簡體字寫的「國軍起義」﹐「我支持中共解救台灣」。還有人居然寫出「我們要求終止美國關係法﹐我們自己解決兩岸爭端」﹐顯然想逼臺投降﹐令人心寒。接着我告訴聽眾這次總統大選後﹐連宋輸不起的抗爭﹐嚴重的撕裂了台灣﹐使綠者更綠﹐藍者更藍甚至泛出掩不住的紅色﹐於是廣大中間選民﹐將會視驗票及槍擊結果﹐和雙方選後表現﹐向合理方向移動。3月20日﹐ 藍綠之比大約是50對50﹐看到連宋及其群眾的法外抗爭及這些媚共反臺言論﹐令我相信此刻已不再真正是一半對一半了﹐我看好泛綠。年底的立委選舉很可能是泛綠過半﹐有利於陳總統未來施政﹐這點大家還得感謝連宋的胡鬧﹐以及連戰的戀棧﹐拒絕黨內世代交替。須知民主必須以法治為基礎﹐方不至淪為暴民政治或無政府狀態。任何一個健全的民主國家﹐必須具備由人民代表制定完善的法令﹐來規範個人與群眾的行為﹐而人民都能守法﹐有爭議靜候法律裁決﹐不胡亂在法外鬧事抗爭。連宋及泛藍民眾「反民主」的表現不但讓台灣的民主蒙羞﹐同時也給渴望民主的大陸同胞一個惡劣的示範。我還以民調及過去的選舉結果推論﹕若無槍擊及陳由豪這二事件﹐扁本來就應可險勝。

我不認為陳水扁自殘是基於三個考量﹕

一。台灣一半藍一半綠﹐藍皮綠骨或綠皮藍骨者眾﹐動搖國本的大秘密﹐只要三人以上知道都藏不住。何況此事包的住要串通有多少人﹐包括李昌鈺及三個外國專家。 若陳連這點都沒考量到﹐豈非是大白痴﹖

二。若子彈真會繞肚皮轉﹐傷痕應像長方形﹐而非兩端向中狹窄的唇形。

三。就算是威力小但能打出這麼大與深的口子﹐偏一點打到內臟也會致命的﹐有誰敢睹這一槍﹖

四。有可指使能開槍者﹐並不想打死陳總統。只要打了或打傷了﹐引起台灣藍綠嚴重內鬥﹐外資不進﹐就達其目的﹐萬一失手打死也不足惜。 而我有三位政論界大陸朋友都認為很可能是中共主使﹐用逃稅犯法逼統派臺商或台灣幫派份子在臺買凶出手﹐這樣萬一被捕﹐非直接派人中共容易抵賴。

 目前台灣原來自大陸的居民約剩不及一百萬﹐加上土生的第二代﹐懷「大中國情結」的外省裔僅佔全臺人口14%。照裡說外省色彩濃厚的連宋不可能對本土派的陳呂構成威脅﹐可是這次大選連宋卻能拿到近五成的票﹐其原因是不少本省人怕民進黨搞臺獨﹐惹禍上身國破家亡。台灣的四大報﹕中國時報﹑自由時報﹑聯合報﹑蘋果日報中只有「自由時報」一家屬本土獨派。電視新聞臺中泛綠也佔弱勢。換言之﹐基於營利及選舉考量﹐統派媒體的「兩必論」對民眾的影響很大﹐那即「一獨必打﹐一打必亡」論﹐就靠彼岸信誓旦旦文攻武嚇下﹐憑此「兩必論」統派在臺才有生存的空間。我與絕大多數的本刊同仁與作者均不同意此說﹐我們的看法是「一獨“極不可能全面開打”﹐一打台灣會獨而不會亡﹐只怕當政若是統派﹐可能順勢推舟﹐才會亡。反而戰爭一起中共將加速崩潰﹐台灣若在本土派主政下﹐會很慘但絕不會亡」。臺海問題不只是中臺間的問題﹐它牽扯到美日的根本利益﹐在圍堵中國擴張的第一島鏈中處於關鍵位置。中國海空軍若能以臺為基地﹐將迫使韓﹑日﹑菲向中國傾斜﹐嚴重影響到美國與日本的安全與戰略利益﹐它們絕不會袖手傍觀。中國在未來﹐根本不具犯臺平臺及治理台灣的能力﹐俄在阿富汗﹑車城﹐美在越南﹑伊拉克﹐以及印尼在東帝汶的困境﹐正說明了享有充份自由民主的台灣人民﹐已不可能也不會接受中共的統治了。

 我雖不認為台灣一獨大陸就全面犯臺﹐但也無法百分之百﹐預言絕不可能引起戰爭。戰事一起兩敗俱傷﹐就算獨成了付出的代價﹐也將是任何愛台灣的人難以忍受。為將共獨犯臺機率減至最小﹐我們必須拋掉「大中國幻想」認同本土﹑深化敵我意識﹑增購軍備積極備戰。搖尾乞憐沒有鬥志與決心﹐只會招惹戰禍﹐反之以實力及決心為基礎方能避戰。台灣處境之險在世界上應排在前三名﹐可是據2003 CIA World Factbook 資料﹐台灣用於軍備的人均GDP僅有2.7%﹐全球排第60名﹐真是荒唐與兒戲。

 我不認同在條件成熟前冒然大張旗鼓的獨﹐睹中共不敢出兵及美日一定會幫忙。民間的李登輝可以放心用獨來炒作敵我意識﹐但執政的阿扁就不可拿全民的幸福來睹﹐一個黑臉一個白臉﹐深耕本土化﹐靜候時機來臨﹕一是中共崩潰之際﹐二是中國完成真正的民主化後﹐那時就會面對台灣征服不了也吞不下的現實。

 最後﹐我還提出我對國民黨的期望是及早「世代交替」及「落實本土化」。如此方能取代民進黨﹐以鞭策執政黨﹐防其缺少競爭而腐化﹐一黨獨大或只有獨派﹐非台灣之福。因為台灣仍有大批想維持中華民國現狀或願在中國民主後統一的民眾﹐以必須有個有力的政黨去維護他們的聲音與訴求﹐台灣人民選擇統﹐獨﹐或不統不獨的權利應受保障。

【願借此文感謝所有參加演講會的鄉親﹐尤其謝謝下述朋友對我們刊物的指正與支持﹐你們的熱忱與友情令我深受感動﹐謝謝﹗謝謝﹗--李木通理事長﹑陳文石主委﹑僑二中心劉綏珍主任﹑Frank 沈﹑鐘金榮委員﹑周清耀會長﹑黃文香會長﹐中華評述主編紀曉峰﹑郭樹人﹑張志群﹑張陳勉﹑溫惠雄﹑陳貴東(謝謝您送的人參)﹑徐惠﹑及張永福﹒﹒﹒等】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