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王德耀: 中國的人口問題
趙紫龍:【黑獄重生﹐鋼老鼠不鏽 】
趙紫龍:【「支持台灣民主」與「反華」是兩碼事】 2004-08-10 18:58:29

【「支持台灣民主」與「反華」是兩碼事】

趙紫龍

《金山自由論壇》第38期羅子先生有篇「反共不應反華」的文章﹐引起不少的議論。月前我應邀在洛杉磯演講時﹐有位熱誠的徐女士針對此文二度發言質問﹐並稱為此文氣到半夜無法入睡。某晚本刊同仁及「世界民意網」主持人﹐民運人士克強兄來電也強烈質疑此文內容。我遂仔細地讀了一下﹐確有些觀點值得探討﹐限於編幅僅擇其主要的一點說下自己的看法。

  羅文稱﹕「一群來自中國大陸痛恨中共政權的華人﹐在此次台灣總統選舉中﹐跑去為綠營幫腔﹐把藍營說成是共產黨同路人﹐﹒﹒把蔣介石父子在台灣的統治形容為『白色恐怖』。正如﹒﹒阿修伯說﹕「他們已從反共走向反華」」。

我所知道為台灣民主講話者有凌鋒﹑曹長青﹑阮銘﹑阿牛哥及徐平華等大陸人士。他們熱愛中國人民之切﹐絕不在你我之下。在華人紛紛偎大邊親共之際﹐他們能為苦難的中國老百姓﹐公然控訴暴政﹐聲援祖國的民主運動並呼籲政改﹐無一不是為中國人民着想﹐豈是「反華」﹖誰說「愛華必須以反獨為先決條件」﹖他們尊重台灣同胞的意願反對威脅打壓﹐錯了嗎﹖第二次大戰前﹐有少數日人反對日本擴張侵華﹐不願看到自己國家「以族裔利益侵犯他人的利益」﹐充份表現出善良無瑕的人性。他們是「反日」還是「反對日軍國主義行不義」﹖凌鋒這夥人是「反華」還是「反對中國對臺行不義」﹖他們真正支持的是台灣人有權決定其與其子孫的未來﹐他們真正支持的是台灣的民主及自主不受欺壓﹐絕不是「反華」﹗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人性的光芒」﹐使我們不至對十三億同胞失望﹐認為他們都是自私霸道﹐缺少人性之徒。

藍營中固然有不少反共愛臺忠貞人士﹐如灣區的蔣方智怡﹑黃偉成﹑趙川三﹑陳大哲等。但大家都不能否認藍營中有更多親共人士﹑「為反獨從反共走向親共」。不信請留意一下親共團體的成員有多少原來自台灣的藍皮紅骨者﹐又有多少是「前」與共匪不共戴天的黃埔軍人。在我懷「大中國情結而無台灣情結」的泛藍朋友中﹐不同程度的親共者比比皆是﹐但「共產黨同路人」一辭對大多數人似乎言重了。

兩蔣統治下是否存在「白色恐怖」﹐過來人本應心知肚明﹐只因立場不同﹐當然有人感覺不出 。譬如﹐我這眷村長大的外省人﹐在臺時視蔣公為「民族救星」﹐思想忠貞﹐從未碰上啥子「白色恐怖」。可是佔當時人口近八成的沉默台灣人﹐在228事件犧牲兩萬人後如驚弓之鳥 ﹐是否也不知「白色恐怖」何物﹐你自己去想好了。自大陸來臺的兩百萬人能體會「白色恐怖」者只怕也不在少數。五十年代在經國先生主持下的全省雷厲風行的「保密防諜」運動中﹐口號是「知情不報﹐與匪諜同罪」﹐到處捉拿匪諜與知情者﹐有人被槍斃﹐有人一關幾十年﹐一時風聲鶴淚﹐來臺知青人人自危﹐深怕在大陸時參加的活動或交友﹐遭人密告。不少外省知識份子也在真﹑假﹑錯案中遭牽連下獄甚至喪生。有無「白色恐怖」﹐不妨想想下述諸人的遭遇﹕張學良﹐吳國幀﹐孫立人﹐雷震﹐殷海光﹐李敖﹐柏楊﹐施明德﹐白雅燦﹐江南﹐林義雄母女﹐陳文成教授﹐及澎湖山東流亡學生案﹐美麗島事件。在老先生年代﹐台灣無人敢公然稱蔣總統為「蔣介石」(共產黨才這麼叫)﹐或問他憲法規定總統只能做兩任而他為何做了5任(任內過世)﹐也不可指出「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是神話。雷震的《自由中國雜誌》被封並關了十年的原因之一就是鼓吹「反攻無望論」(那時已快過了兩個「五年成功」了﹐連「二年」就該「反攻」的影子都看不到)。一代名將在臺做過陸軍總司令的孫立人﹐糟忌被陷害幽禁達33年﹐臨終前對醫生說﹕「我是清白的﹐我是冤枉的」﹐他非「白色恐怖」下的受害者是什麼﹖那麼因刊登一篇漫畫﹐就到苦牢蹲了多年的柏楊呢﹖盡管學者孫觀漢先生一直不停地公開呼籲營救﹐是誰不讓放的﹖憲法不是明訂人民有出版的自由嗎﹖

  看問題必須客觀﹐不能只從藍綠兩角度看。老先生時代台灣被國際最知名的 Freedom House 評為「不自由國家」﹐小先生時代好一些﹐被評為「部份自由國家」(林義雄母女遭滅門﹐陳文成遇害及江南在美被台灣派人暗殺﹐都發生在此時期﹐雖我不認為是出自小蔣之意)。一個沒有言論自由﹐有着囂張而龐大情治系統及關着政治犯的國家﹐異議份子豈能不恐懼﹖我們不能說大陸的「紅色恐怖」比台灣的「白色恐怖」恐怖「萬倍」﹐台灣的「白色恐怖」就不存在了。再說「白色恐怖」不是所謂「忠黨愛國」者所能體會的﹐尤其是「受鋪天蓋地文宣造就」的「盲目崇蔣者」﹐包括當年的我以及目前深藍人士。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