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極端民族主義不可取
王德耀: 丰收难补缺粮
泛藍敗局已成 2004-08-20 15:52:24

泛藍敗局已成


權慾與權謀,都並非必然是貶義的,關鍵在於是否理性正直的訴求;正如民主國家的政黨,尋求權力的掌握是必然的──毋論上台執政或在野制衡,都必須是理性並認同國家主流脈動下的競爭而不是相反。

百年老店中國國民黨政權,敗據台灣之後,本來在蔣經國猛然自省而傳授至本土派李登輝執政的十多年間,也在以台灣主流脈動的基礎上,打開了一條民主之路,國民黨有了浴火重生的機會。但不幸的,以連戰為代表的一群孤臣孽子的領軍者,挾同固守傳統的遺老遺少們,乘著千禧年連戰敗選之機,興起了仇李之風,將輝伯掃地出門,讓黨內本土派及其理性中道勢力處於邊緣而加以打壓;從此,國民黨背離本土主流的脈動而失去了理性選擇的生機,並且還回過頭來,又與已被清理出黨的、更加腐朽的宋系遺老遺少們,臭味相投而「結盟」,自以為1+1必然=2。可想不到,在今年命運攸關的全民大選中又落敗了。但泛藍遺老遺少信眾們並不肯認輸,更不相信遵循民主法理,便是解決合理置疑之道;反而更加倚重宋家軍那股傳統暴戾勢力,作不斷升級的、長期非理性的,包括街頭暴力抗爭在內的針對阿扁和本土主流意識的全面攪局。


從民進黨失意叛逃而被人稱之為「外籍兵團」的許信良和陳文茜對此更起了極大作用,他們在利令智昏之下,不僅附身於連宋而挺進藍營,更自甘充當身先士卒的急先鋒。319謀害扁、蓮的槍聲一響,文茜小妹大便立即動用手上文宣,以推理為證,大放厥詞,指罵為阿扁「自導自演」的苦肉計。儘管經過驗鑒專家李昌鈺至少已確證為外來槍傷,而並無「自導自演」的任何依據,但藍軍仍然作為死抓不放的救命稻草,動員了一切人力、物力為之鼓譟、喧囂,甚至出書指稱,阿扁途中有10分鐘上洗手間,即是百分之百的「自導自演」製造槍傷的明證,可笑不可笑。


宋大內更為此癡迷不醒。他以觀察國內外大勢為題,整整出國沉潛一個多月之後才接受記者長篇專訪,竟然毫無長進。他不僅未對橘營最近又在高雄市議員補選中慘遭全軍覆沒深加反省,反而再度炫耀「327當天,超過50萬台灣人民包圍了總統府要求(槍擊案)真相,表達沒有真相,沒有總統的訴求」(見7月28日世界日報美西新聞頭版專訪報導,以下有關引宋之言,也見於此)。此事不提猶可,一提記憶猶新,宋大內人格的醜態,連同他的黨的沉淪,也一一畢露了。這邊廂,作為在野黨黨魁的宋大內,居然像小丑般站到台上,聲嘶力竭地叫囂要率眾衝進總統府造反去,可沒一個人敢上;而那邊廂,則由他的手下愛將邱毅,真的領軍直衝地檢署等公權機關,進行瘋狂的打砸。至於羞辱國家,民主體制,與過半支持阿扁選民為敵的叫喊「偽總統」的口號,也隨之出來了。壯烈則壯烈矣,可宋大內的橘裡發紅,並且成了宋家軍「攪和者」的形象也便定型,同情泛藍軍的選民反彈日甚,軍譽焉能不一落千丈?


而此時,另一個「攪和者」許信良更豁出老命來了,意圖以「絕食」激發出更大一波不可收拾的亂局,雖然並未如願,但社會震盪的局面確已呈現,不僅血染的五星旗,一早便在台北街頭招搖過市(灣區26頻道電視台粵語新聞主播斯美玲在現場將景況直播可見);而在泛藍街頭抗爭的熱潮中,更直接打進場來;江澤民萬歲的口號也有人喊出來了,對岸的共獨也在發出「不會坐視不管」的助威。顯然,三條攪屎棍的不斷升溫攪局,就是意在火中取栗;而共獨,則巴望有一場由暴力引發軍人政變的良機到來,以收漁人之利。


流產政變的危險,確非虛構。來自台灣而定居灣區的趙紫龍先生選後返國,就以目擊殘局拍下照片,把這許多墨寫的告白,變成了一如血跡斑斑的罪證。暴徒們在號召「國難當頭,安清子弟們站出來吧!」、「全民島內革命,消滅狗扁」、「國軍起義(註:用簡體字寫)」、「我支持中共解救台灣」……,台灣真可謂被三個「攪和者」弄得「山雨欲來風滿城」,怎能不叫台灣人對藍軍的所作所為深感痛惡而心寒。


泛藍軍將士們如能捫心自問,就會知道確實打錯算盤了。台灣人經過這十多年來民主與法治的歷煉,真可謂民心所歸,以國為本,逐漸凝成鋼鐵化了。在這三人攪和下,高雄市議員補選,親民黨4提名全軍覆沒,台聯黨提4上3,國民黨與民進黨還算扯平,綠色的優勢可說又一次攀增了,這恐怕還是年底立委大選前的初試。眼前更重要的是,由於許信良和陳文茜的聲名狼藉,他們視為命根子而力促以國親兩黨為主軸,再湊合各種五花八門的藍色外圍之「盟」,組成一個由他們為領軍的聲勢浩大的藍色大聯盟,也終於因此而破解了;原有的泛藍聯盟,也因國民黨在本土派和世代交替問題糾纏不清根基動搖;宋大內的「一人黨」,已有步新黨後塵迅速邊緣化及至泡沫化之危。事實上,整個四分五裂的泛藍軍,敗局已成。


阿牛哥/山景城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