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兩岸一直處於戰爭狀態
極端民族主義不可取
分清制衡之真偽 2004-08-27 12:03:02

分清制衡之真偽

阿牛哥

阿扁的民主政府,要不要制衡?當然要。因為,民主政府固然需要威權 (即公權力);但民主威權的過度膨脹,便有「帝王霸權」 (即獨裁)滑落的兩面性。在野政治力量,要代表人民加以制衡的首要著力點,即於此。而台灣民主建政才十多年,阿扁上台更未及五年,尚屬幼兒期。所以,阿扁政府儘管茁壯成長很快,老共對台灣人賦予他的威權也感到怕怕;但與其說他有南面稱孤之疑,倒不如說他的政權還有被弱質化的險象。

必須嚴肅指出,過去一段時間,台灣街頭的邪惡暴力抗爭,雖因經過歷練的台灣民主法治的國基穩健,本土愛國民心尤強,人民眼睛洗得雪亮,反台終未得逞。但民主政權執法司法機關不力,顯然也被暴露。眾目睽睽下由藍軍立委帶頭衝砸公權機關、標明黑幫小頭目的王蘭居然敢公開向總統府挑戰,有人還大聲喊叫要槍殺總統等等──不要說政變危機一觸即發,即便是我在拙文提到過的趙紫龍先生,也不禁在問:「如有人在華府林肯紀念堂的牆上塗鴉,……寫上槍殺布希,歡迎賓拉登來炸,呼籲革命等字句,DC市長及FBI會不會管,你說呢?」 (見6月份《金山自由論壇》29頁),但台灣的司法部門至今仍不敢下手,現任中華民國首府的藍軍市長馬英九,更樂得裝成「軟腳蝦」,只管炮打中央。


這就表明,人們對「民主」與「法治」的關係,仍然認識不足。不錯,民主之首要任務在於保障各種基本人權的絕對自由。所以台灣沒有政治犯、言論犯,台獨理念與反台獨理念可以共存,各抒己見。但民主國家更有依法保障國家與社會安全的神聖職責,也是全民必須履行的對民主政府監督與制衡的另一重要方面。當前尤應提醒情治部門的是,此時如果仍對明擺著的叛國投敵的各種實證罪行坐視不管,對肯定已在不斷滲透台灣的共獨第五縱隊防範和蒐證不力,這便大有可能重蹈國共內戰時期的覆轍,被共獨裡應外合,得以顛覆台灣民主政權之虞。所以,督促政府訂立新的台灣國家安全法,實是當務之急。


誠然,民主政權可以而且應當容忍和容許諸如三條攪屎棍,那些明知旨在圖謀他們傳統專制威權的復辟─即算參加一些公開活動,充當共獨別動隊亦在所不惜;但只要尚屬論自由規範,政府就應冷靜傾聽和明辨,完全不必干預。但真正愛台灣這塊民主聖地的台灣人,就不應看政府臉色辦事了。人們當挺起腰桿,行使同樣的言論自由制衡的權利,把一切反民主、護共獨的謬論予以堅決的反擊,使之原形畢露。這種制衡的重要意義,不僅在於對社會上蒙騙人民的反民主反進步的反動倒退謬論的制衡,而同時,還是… …

防止民主政府弱質化而必須給予打氣、充電的制衡。

此處略舉兩例。不久前,呂副總統只因7‧2水力嚴重影響了南部山區的居住環境,因而善意地提到,當地原住民可以有計劃地暫時移民南美,創造有利的致富條件。哪能想到,原住民對「移民」有作「滅族」的忌諱,憤怒的反彈便衝著呂副總統來了。而別有用心的政客,為了弄權選票,更挾著泛藍媒體沆瀣一氣,拚命的煽風點火企圖又一次引爆更血腥的街頭暴力抗爭。這種本無惡意更非強迫性的「失言」,如果政府有關部門積極予以疏通,而公義媒體也能及時予以正理制衡,事情本應很快便擺平的,邪惡政客也無所施其技,這便是執政公權力弱質化表現的一種。


最近還有另一樁被泛藍媒體炒熱的所謂羅太太事件,也是扁政府有被弱質化的一種表現了。這本來只是羅太太作為身軀傷殘的總統夫人貼身護理人員的公私分際未能釐清的問題,卻將一些芝麻綠豆的家務事,放大為「特權、濫權」的加碼上綱,以達到給予總統及其夫人以致命的打擊。對此,不僅總統府的事務官員,未能即時作出理直氣壯的澄清,僅而某些執政黨藉的立委,不加審視,即為了個人選票的權謀而討好附和,助長了以「制衡」為名的邪惡之風。好在此時見義勇為的「台灣高峰會」電視節目主持人周玉寇小姐站出來了,她運用了輿論公義的力量,給予了玩弄虛偽「制衡」來達到不可告人的骯髒的政治目的以反制衡的正面回擊,這不僅為羅太太和總統夫人作出了公平、公正的辯白,更為現政府和社會作了很必要的正義、正理的伸張。


可知,在民主國家中,不能一般地認為,凡是在野反對勢力對執政黨的「反對」,都是天然正確的「制衡」;更重要的是,必須辨別:甚麼才是在野政治力量對民主政權治國方針所進行的不可或缺的正確的制衡,或者是政治野心家和民主叛逆者,以假偽的「制衡」之名,作圖謀禍國殃民之實?所以,輿論公義力量,對「偽制衡」作出「反制衡」的抗爭,從而捍衛民主國家的安全與發展,便顯得特別重要。


判斷今天泛藍對台灣民主政權的偽制衡的標準,最根本的便是對國家和國體認同的共識問題;而判別這兩個共識問題的標準,也只有兩條:一、是泛認同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存在與發展的。(不管她現在和將來國家的名稱叫甚麼)?二、是否認同作為台灣主權獨立國家,必須植根和發展的本土性?筆者在前兩篇「為泛藍軍哀」的拙文中,即以三條攪棍之為「攪尿棍」的大量事實證明,他們是念念不忘追隨共獨,奢求傳統威權復辟的大一統的;因而他們明白地反對台灣作為主權獨立國家的本土性植根與發展,他們要以偽制衡作破壞和顛覆之用。


再簡單補充兩個事例就明白了:為了搶奪年底國會的過半席位,泛藍已聲稱,目的是要奪回行政權,並且準備倒閣,促使扁政府跛腳,把國家弄成稀巴爛;再者,呂副總統基於台灣正處在對岸數百枚飛彈和「超限戰」的重重武力併台威脅下,才發出了居安思危的兩岸處於「準戰爭狀態」的警惕;但連戰和馬英九,不但隻字不提並抗議對岸此種威脅的存在,反而指責呂秀蓮是「製造緊張」和「把鄰國當作假想敵」。這不是說:共獨明擺著的要武併台灣無罪,而呂副總統要大家提高警惕的幾句話就有罪了。試問,這些正藍頭頭的居心安在?為共獨還是為台灣?


如此「制衡」的反對黨,是必定要走向窮途末路的,連最後一點對執政黨制衡的本錢也會輸得精光;現在泛藍陣營已成四分五裂之勢,即算正藍軍的國民黨也難免再次分裂了。有人估計,國民黨的本土派黨員會走向以李登輝為精神領袖的台聯黨,這是很可能的。那麼,在泛綠佔了絕對優勢的台灣政壇下,不是沒有反對黨的制衡了嗎?不是的,新興而正在壯大的台聯黨,在未成為執政黨前,可以預見將成為真正有力制衡的反對黨,並可能成為兩黨互相執政和制衡的輪替。那時台灣,將是一個更繁榮、穩定,和自由、獨立多福的國家。阿牛哥/山景城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