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中国反贪措施 形同虚设
王德耀: 台湾在全球经济竞争力的排名 
战争与愚昧 2004-11-12 15:29:22

战争与愚昧
克强/加州

当黑暗来临时,人们开始诅咒黑暗;当共产主义使人们一穷二白时,我们也曾欢呼这是新世纪的曙光。

  当世人竭尽所能猛批什么美国霸权,强权之时,却很少有人积极地去反思,过去近一百年的共产运动与极权、暴政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洗劫;当人们措词强烈,极力批评所谓军事强权对伊拉克的战争时,却很少有人去审视世界上那几个独裁、暴政,给自己国家、社会及人民带来的灾难,远超过战争。更可笑的是,这些暴君、独裁国家还敢以“人道”的缘由反对战争,殊不知他们对其人民的残暴统治,无所不用其极,草菅人命的劣迹,甚嚣尘上。众所周知,中共媒体报导,每年因安全事故死亡的中国民众成千上万,胜过好几个伊拉克战争,却没有一个官员站出来引咎辞职,以示负责,因为死十万个不是个数,死一千万也算不了什么,中共是最没有资格以人道主义的理由反对伊拉克战争的。我们再看金正日这匹野狼,直到现在,北韩还实行着“三保制”。所谓“三保制”就是三家人之中,如出现所谓“反革命”,三家人全部受株连。金氏家族统治北韩近六、七十年了,那里的人民连肚子都吃不饱,那里只有金正日的霸道,人民的煎熬,金氏挟持民意以国情与内政之说抗拒世界潮流。

  胡森短暂的二十几年政治生涯中,其执政格调与二次大战前的希特勒极为相似。希特勒要复兴德意志民族,他认为日尔曼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理所当然统治世界,并以战争去实现,迅速扩展经济,加强军事,迫不及待地向外扩张。胡森和宾拉丹提出所谓“圣战”,激化民族仇恨,率先成为现代社会中把宗教拖入战争的狂人,胡森执政后,以经济支撑军事,不顾人民的福祉,迅速向外扩张,在两伊战争中率先使用生化武器,使伊朗好几十万士兵受到伤害;同时,残酷屠杀自己的同胞,挥师进攻科威特。可以预见,如当时没有美国的制止,他将在随后的几年中,拼命建立其军事强权,实现他阿拉伯帝国的美梦。到时与欧洲及美国抗衡,灾难就真的降临了。

  反战人士作为理想主义者,他们对理想与美追求有加,但对邪恶与阴谋认识肤浅,特别是对独裁、极权、专制、暴政的认识尤为不足,未来世界战争的根源正是那些不受制约的集权、暴政。

  再看法、德、俄反战的嘴脸。法国这个盛产美女的国家,历史上也产生了许多伟大的艺术家,作家,但二战时,当纳粹的铁蹄踏上法国的土地时,法国政府三天都没有抵抗就投降了,现在他们忘了“最后一课”带给法兰西民族的伤感。
  
  德国驻美领事在旧金山演讲中说,德国反对伊拉克战争是因为德国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不错,正是由于德国纳粹头子疯狂的独裁暴君希特勒发动了二战,德国人才应该深刻地认识到,推翻极权暴政在全世界的重大意义,他们也忘了共产极权曾带给他们的伤痛。

  俄国前苏联头目、暴君斯大林,为了讨好希特勒,与其勾结签订“互不侵犯友好条约”,结果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要不是邱吉尔登高一呼“我献给人民的只有眼泪与血”,号召英国人民英勇抵抗纳粹军队,延缓了德军占领欧洲大陆的历程,俄国早就成了希特勒的阶下囚,更遗憾的是,上个世纪近一百年的共产极权运动,为了使苏联建立起军事强权的国家,在解体时,人民连塑料桶这些最基本的生活用品都买不到。所有这一切,俄国都遗忘殆尽了吗?

  以上三个国家均无能力与资格主导世界和平潮流。其实,即使世界上没有美国,区域性的霸权一样风起云涌,整个世界仍将陷入一片战火中,那才是人类真正的灾难。笔者认为:对伊拉克的战争就是自由民主与极权暴政的较量,与宗教无关,推翻极权的所有行为的正当性及合理性是建立在极权暴政的非理性的基础之上的。

  美利坚合众国,我们祝福你,因为你的出现,世界才更加美好。很难现象,如果两百年前你没有诞生,人类在经历了上个世纪两次大战以及共产运动近一百年的洗劫后,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我们感谢你在维护世界和平斗争中所作的贡献,以及在带领人类走向美好未来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抉择的艰难。有人说:美国是个强大的国家,它不应该把它的社会制度及价值观推广到另外的社会、别的国家,甚至还说它不适应其他国家。这个观念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对垒的时候,还有广泛的市场。随着共产国家的解体,社会主义逐渐瓦解,自由、民主、法制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的认同。就像中国人民对残暴的专制制度都适应了几千年,他们对皇帝强奸了他们的女儿、仍叫“皇帝”爹爹都适应了,难道他们就不适应使他们有更多精神自由的民主、法制社会吗?其主要原因,就是这个优越的制度一天也没有登陆中国这片古老的文明之地。如果一个已经被证明是落后的社会制度,被一个先进的制度与文化所融合,这是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当然,自然融合最为理想,但特殊的历史时期,实施强制融合也是可行的。比如推翻极权、暴政。

  世界美好的明天寄望於一个优越的制度化的社会,社会的发展规律即是人类社会的产物,它也是人类共有的财富,它不只属于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它属于全世界。

  笔者希望:战后,美国要冷静分析世界形势,重新调整在全球的战略布局,不怕面对挑战,迅速帮助一些落后国家重建经济秩序,特别是帮助前东欧共产国家提升经济实力,使世界更大范围的人民广泛认识到:建立起一个制度化的社会,才是人民安康之福,国家长治久安之策。


原载[世界日报]2003年4月11日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