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評《七日流產政變》 徐平華
《成龍表錯情》 徐平華
評民主威權向帝王霸權的滑落 阿牛哥 2004-05-31 11:27:18

評民主威權向帝王霸權的滑落 阿牛哥
─ 以美國力阻台灣“公投”為例
民主威權存在兩面性
世界政治發展史明示:民主思潮從萌芽、成長、壯大,以至成為當今全球政壇不可逆轉的主流,使得一百數十個國家,除了以中國為首的幾個殘存共產獨權國外,絕大多數至少都已步入民主代議制階段。尤其重要的是, 世界上最早確立和健全民主政制的美國,已經成為舉世無敵的超強民主大國,因而連妄圖以窮兵黷武對抗美國的共產帝國陣營都已分崩離析,殘存的也不能不對其觀顏察色,有時還只好俯首聽命。當然,更遑論如果沒有美國以維護自由民主的《台灣關係法》的強力支持,台灣這塊民主聖土早已被中國共獨沾污併吞了。所以,歷屆美國民選總統擁有的民主威權,便確確實實地成為推動世界民主加速發展,以及確保民主國家立於不敗之地的至關重要的力量。
可眼前的事實又是,正在台灣興起以反陳水扁總統舉辦和平公投為標竿的反民主亂流,却確實與美國正好驟然急升的一股為順應中國共獨威迫,也企圖以霸權逼使台灣放棄任何公投的力量相配合,而顯得有恃無恐的猖獗。所以,人們會問:美國的民主威權根本變質了嗎?我說並不致於。因為,她的民主 威權並非僅僅來自國力的強大和總統政府權力的掌握;最重要的,還是《獨立宣言》的立國之本。它宣示了“人人生而平等”的真理,並莊嚴指出“政府的正當權力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無論何時,當某一形式的政府變得是危害這一目的時,人民就有權改變或廢除它”;美國的憲法,因而也保障了獨立宣言所賦予每個人的“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所以,當年來美台關係驟然受到反民主亂流與政府有濫權之疑匯合衝擊時,警覺之聲便不斷來自四面八方了。國會眾議院多數黨領導人湯姆雷狄(Tom Delay),便在國會嚴正指出:“美國對亞洲及全世界的宗旨,即是維護民主與發展自由,中國大陸目前被衰老的獨裁者們所統治,----居然妄圖要說服美國,讓他們殘暴的意識形態入侵自由獨立的台灣”;因此他警告那些“避免觸怒北京並非機智圓滑之舉,而是極為幼稚的想法”。這就表明:美國的民主威權,固然不會為一時的干擾而根本變質,但又確實會在受到反民主亂流的嚴重衝擊,以及屈從於某種政治利益至上的實用主義考量時,“避免觸怒北京”,“讓他們殘暴的意識形態入侵自由獨立的台灣”的事情便會產生了,美國的民主威權就隨之倒向帝王霸權而蒙羞。
“威權”與“霸權” ,其實也只是一線之隔。所以,英國歷史學家艾克頓的名言便是:“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這並非專指獨裁政体而言,即使民主威權過於膨脹也會發生,這就是它的兩面性。
布希向帝王霸權滑落
在認識民主威權兩面性的同時,我們也更應認識,民主威權與帝王霸權之根本區別何在?在於:前者,是以緊守民主普世價值,作為衡量和處理任何事件的不變原則;而後者,則是以實用主義的眼前一時的政治利益所需,而作為處驚善變的至上法寶。故此,我們支持和贊揚布希政府及時運用美國的民主威權,為維護世界和平,並開創阿富汗和伊拉克自由民主的前途,接連發動的蕩平殘暴政權的反恐怖主義的戰爭。但在處理美台關係的公投事件中,布希政府顯然在中、朝共獨的雙重夾擊、誘惑下,從實用機會主義出發,寧願以霸權壓服台灣放棄一切公投,得以擺脫符合眼前政治利益的兩國共獨圍攻的困擾。這實際上就是,不惜犧牲台灣發展民主的前途,來換取共獨聯手反美的暫時紓緩的一種各擁帝王霸權的至為骯髒的交易;但事實上,換來的也只是共獨與台灣親共勢力茍合的更加猖狂,連眼前利益也失掉。
我們當然不願意抹黑布希,但最具諷刺意義的是,連號稱全歐最支持布希出兵伐伊的西班牙總理艾茲納(Jose Matia Aznar),最近來美訪問時,便公開直指“布希總統就像一個帝王,許多歐洲人都覺得難以接受”,並認為,這就是“共和黨人、帝王加德州直言佬的組合,確實是一個壞的組合”,也是“美國變成超級強國的必然結果”,“誰會喜歡一個帝王”呢!雖然這與美國為了迎合共獨所需而強力打壓台灣舉辦任何民主公投的事情並無直接關係,但這正是布希政治挾持超級民主強國的威權滑向帝王霸權的明証。
去年10月,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中國問題專家譚慎格(Thon Tkaick),便在香港《華爾街日報》發表專文指出,美國受到911恐怖攻擊之後,由於中國的一再威脅犯台,(當然還加上北韓核武的恫嚇─筆者)華府為避免再添危機,也便竟然遷就中國的立場了。某些決策官員,甚至已到接受“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擁有台灣主權的地步”。在兩岸問題語調上,更從過去的“不支持”台灣獨立,轉變為“反對”台灣獨立,如此等等。雖然,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夏馨,和前駐華大使李潔明,都曾一再澄清“沒這回事”。但從多方報導資料看來,此種“轉變”是掩蓋不了的。尤其去年10月19日,布希與胡錦濤一同在曼谷與媒體會晤時,胡便公然當着布希的面說出“美國總統表明反對台灣獨立”的話 ,而布希也作了不表態的“默認”。更使人氣憤的是,當布、胡繼續同訪澳洲時,布希還公然在澳洲國會中,以驚人之語大捧特捧中國為“一個穩定、繁榮、尊重鄰國和平, 並維護自己人民自由的國家”。這是何等的荒唐!這與他2001年痛斥北京屠夫如果想宰割台灣人,美國定將“竭盡所能幫助台灣自衛”的鼓舞之言,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
照妖鏡下布希的善變
布希曾回應艾茲納辛辣的諷刺說, 他“本人或本人的政策不會因此而改變”。但實際上,他是從不斷的量變中說變就變了,而且變得一如帝王稱霸般令人深感可惡。
請看,近在去年11月初,他在美國民主基金會發表演說時,還號召“全球每一個國家都-----值得為自由而戰,值得為自由而死,值得為自由挺身而出”;並且還贊揚了上世紀“70年代中期,台灣與南韓就趕上了這一波民主洗禮”,使得世界民主國家已多達120個。但由於中國等國家民主尚未生根,因而“使美國的促進民主的努力面臨考驗”。確實的,布希真的便面臨了要促使中國從獨裁專政轉化為民主生根,還是要把民主的台灣送給共獨來專政的嚴峻考驗。
事實証明,布希言猶在耳,便如上述經受不住中、朝兩國共產核武恐怖集團的雙重夾擊與謊言誘惑,便決然選擇“避免觸怒北京”的屈膝求和,將民主的威權轉化為帝王的霸權,盡情地向民主的台灣施壓;甚至使人感到,即使把台灣這塊民主聖土葬送共獨也在所不惜。
其量變過程歷歷可見。當去年七月底,國務卿鮑爾認定中共可以插手化解北韓核武危機時,就急急表白,布希政府已經“讓數十年來美國與中國大陸的最好關係到位”,並且“已對中國大陸準備好一套很好的計劃”作大禮。當然其內容辛秘尚未可知,但我們至少已經看到,中共為了強行封殺台灣任何議題的公投,兩國特使都以前所未有的頻密往返穿梭,上下其手的進行磋商密謀。
最令人矚目的,當然便是由前任總統老布希出手召開的所謂“中美關係國際研討會”了。共獨特別指派了大員錢其琛前來參加(當然,他必負有更重要的秘而不宣的“溝通”任務)。現任國務卿鮑爾、前國務卿季辛吉和前國家安全顧問史考克羅等人,也都與會了。這些人,除了鮑爾,如果還不能說是親共老手,也至少是共獨的掮客了。季辛吉不用說了,他簡直已經是共獨的“家裡人”,與會的任務,就是要為共獨威脅論“消毒”;而史考克羅本就是老布希的重臣,“六‧四”大屠殺不久,老布希便派他往中國當親善密使,轉達了老布希總統“不希望美中關係就此崩潰”的願望。最近,他雖然不得不承認中共的軍力的確在快速擴張,却毫無根據地為共獨辯解說,“中共的威權体制,並無過去希特勒領導的德國或史達林領導的蘇聯那種(對外擴張)企圖”,言下之意就是要為共獨飛彈無害論作註解。故此他也就成為極力主張封殺台灣舉辦任何民主公投的最積極謀士之一。而老布希,實際上也樂此不倦。他從總統退位不久,即曾多次應共獨之邀往訪,其間還到過香港為“一國兩制”吹捧。所以,此次由他出面召開這樣一個高層“研討會”為溫家寶訪美造勢,就不奇怪了,只是說明他們與共獨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就在這個會上,鮑爾更進一步地把美中關係定位為“真正的夥伴”。顯然,布希求變的心境更加迫不及待了。中、朝共獨看準時機,也就黑臉白臉一起來:那邊廂,金正日口沫橫飛炫耀核武;這邊廂,則是溫家寶收起“溫情”對老美撂出“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為“統台”把台海攪得風起雲湧的重話,讓海外親共輿論配合升高聲勢做文章。據《華爾街日報》透露,此時內臣莫健和外臣包道格便一起聯袂向布希建議緊急轉舵,由原先中性的“不支持”台獨,急轉為“積極而公開反對”台獨;並且對共獨承諾,美國對台軍售,以台灣不挑釁共獨為條件。
雖然及後的事態表明,布希未有全單照搬,但嚴重性並不亞於此。當去年12月初,布希與剛抵白宮的溫家寶只經初步會晤,布希便顯得興奮莫明,立即臨時安排媒體攝影和答問,並乘機以特殊強硬的口吻宣稱:“不論是中國或台灣,我們反對(0ppose)任何片面改變現狀的決定,而台灣領導人最近的評論及行動,顯示他可能已經決定要片面改變現狀,這也是美國所反對的。”儘管布希此時並未公開說出“反台獨”,但海外親共華文大報,均一律據此為布希發言定位為明確“反對台獨”或“反對扁走向台獨”;美國《世界日報》甚至以頭版頭條,無中生有的造謠報導,明言布希當時還“警告台灣不要激怒北京,台灣領導人不要舉行要求中國撤除飛彈和放棄對台灣使用武力的要求”,其親共恨台之情真的令人生畏。
不管如何,事態之嚴重更在於:溫家寶居然也敢於當着布希的面說出:“布希先生和我會談時多次表示-----反對臺獨的立場,我們表示贊成。特別是他對台灣新出現的、旨在台獨的所謂各種名義的公投所表示的立場,我非常讚賞”。這一切,就當然不可能無中生有的當面造謠了。只不過如同與胡錦濤會面時,布希特意讓胡說出“反台獨”一樣,由共獨頭目代為打出“反台獨”,就更顯得布希帝王霸權手中尚方寶劍之威武。
至此,布希身邊近臣也就更乖張了。有人直斥台灣,“把公投當成民主精髓的說法,是大錯特錯”;“民主不是一張允許魯莽的執照,自決也不能被定義為正式的獨立”等等;好像“公投”與“民主”的闡釋權只有他們說了算,任由他們扭曲,任由他們與共獨沆瀣一氣,將任何“公投”都等同於台獨的叫囂合流。
副國務卿阿米塔吉,甚至刻意跑到北京與共獨一起表演“耀霸揚威”。他接過了共獨鎮壓異己分子那一套特有的和想當然的“定性論”、“動機論”、“陰謀論、”“背景論”----統統接收過來,然後運用到他反台灣公投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之上。他說 ,公投的文字與內容“只是看到的”,重要在於美方已定性“這是政治議題而非深化民主”,所以必須挖“動機”,查“意圖”,察其“深層背景”,再看其“如何使用”----。就這樣,他們得出了台灣的和平公投的文字,與“我們所被引導到所相信的語言文字並不一樣”的那種“必然台獨論”,其帝王霸權真是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如果這種霸權邏輯可以認可的話,那麼,我們也要質問:布希政府如此打壓台灣的和平公投,除了表面的“利益”文字 之外,其動機為何?其背景又為何?是否也可“定性”為陰謀賣台論?因為美國智庫“安全政策中心”,也因此有專家寫了一篇文章質疑,標題便是:《終極出賣台灣正在進行?》
維護民主威權在戰鬥
如上所述,美國的民主威權並不全都掌握在總統手中,它的根基在於民間民主力量之強化,這是不可動搖的中流砥柱。
早在布希走到帝王霸權邊緣,《華爾街日報》便發出了勸告布希懸崖勒馬的聲音;等到他的權力核心已明顯以帝王霸權向中國共獨傾斜時,維護民主威權的輿論陣地,便萬砲齊發了。《華盛頓郵報》以社論轟擊布希政府接受獨裁者的邏輯,“犧牲民主台灣,向全球最大的獨裁政權叩頭”;《標準周刊》以多位評論家的專文,痛斥“布希片面地安撫中國,懲戒台灣,絕對是立場錯誤”;《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的社論,則直言“台灣公投反飛彈,是高尚的自制和良好的示範”-----。至於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的兩岸問題的權威專家譚慎格,更是支持台灣民主最力者之一,不斷發出強化抗爭的聲音;其中智庫研究員費浩偉和邁阿密大學教授金德芳更以“何謂改變現狀”提出質疑,費氏痛責布希在溫家寶面前公開訓斥台灣領導人,“就是改變了台海地區的現狀”,讓共獨更加囂張,趾高氣揚;他們還認為,要改變台海現狀的一直來自北京,他們每增加一枚飛彈,“即是對台海現狀的改變”-----難道不是事實嗎?
就是在美國這樣強大的制衡力量面前,即算布希要以民主威權導向帝王霸權傾斜以至滑落,也不可能最終摧毀台灣的民主的。最近,鮑爾在國會聽証中表示,“台灣是個民主之地,如果台灣人選擇要舉辦公投,是可以舉行的,但美國已經向台灣表明,美國不想看到這些(公投)行動會導致任何方式改變局勢”。雖然仍未脫帝王霸氣,但已表明他們已自找下台階了,反民主的亂流至此,大概已到適可而止。
只是人們仍應認知,台灣民主事業的建樹,還有一段艱巨的歷程,不僅仍會有共獨掀起的來自外部的反民主亂流的不斷衝擊,如果還獲得台灣內部聯共反台權謀勢力的結合,就更難排除被顛覆的可能。但可以斷言的是,台灣的民主力量絕不可能被消滅或畏縮;相反,必將更加奮勇向前。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