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王德耀:评国台办的正式回应
評《七日流產政變》 徐平華
我對總統大選及抗爭所見所思 2004-06-08 14:07:45

我對總統大選及抗爭所見所思


趙紫龍/佛理蒙



選後返臺探親三星期。我沒趕上410目睹大規模抗爭實況﹐但曾四次去中正紀念堂﹐了解靜坐學生與續持抗爭者的情形並拍了不少照﹐也與親戚同學多次對此交換意見。以下是我所見所思﹕
【抗爭已趨冷靜﹐嚴重對立依然存在】

此行與親戚聚會多次﹐他們多是已或快退休的外省人。在選後一個月後﹐除一位資深媒體人頗為理性公正外﹐他們都認定大選有舞弊情緒還很強烈﹐他們對政局悲觀﹑擔心臺獨惹來戰爭及獨立後會排斥「中國豬」(外省人)﹐對中國的民主演變盲目地樂觀﹐他們在政治上成見已深﹐想法與統派媒體雷同。我也和我一位本省籍大學同學談大選﹐他的看法自然與獨派媒體一致﹐認定連宋輸不起﹐帶頭破壞民主造成人民間對立氣的不得了﹐說扁蓮挨了槍還被說成自殘﹐「太過份﹗太過份﹗」。他的妻子也是本省人但挺藍。他告訴我他們相處之道是在不同房間看電視﹐一個看綠臺一個看藍臺﹐一起時不談政治﹐也不試圖說服對方。

台灣任一超商販賣報紙都多達十餘種﹐但在四大報中﹐只有自由時報屬綠。依發行量排的順序﹐據中國時報說是﹕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港資的蘋果日報。電視臺也以親藍的居多。不解的是台灣現狀是藍綠各半﹐與媒體的比例不同。我覺得撕裂台灣的真正原因﹐不全在認同問題﹐身處藍營的大批本省人﹐不一定真認同中國﹐但擔心戰爭怕民進黨蠻幹﹐也有人認為陳的政績不好﹐讓他們財產縮水。

【塗鴉滿牆逾月﹐沒人管】

我在中正紀念堂水泥牌坊旁﹐看到幾個抗議靜坐學生﹐他們都戴白口罩﹐有人正使用手提電腦﹐有人在看書報。據報導﹕他們以無黨派「非藍非綠的學運」做為號召﹐但其領袖陳政峰與陳信儒﹐均為藍營重要學生成員。陳政峰曾在國民黨革命實踐研究院受訓,在結業典禮中還獲連戰頒獎。陳信儒則是親民黨全國委員會青年代表、連宋全國競選總部文宣部輿情組副召集人﹐學生們顯然屬藍營。我也看到為抗爭者免費提供餐飲﹑帳篷﹑冰箱等的前「竹聯幫虎鳳隊隊長」王蘭﹐一頭染的金髮﹐自帽至鞋一身白色﹐T-Shirt
上寫「王蘭」兩斗大的字﹐據報導她頗獲場內民眾愛戴。是個長自眷村外省第二代﹐為此抗爭她已花了上百萬﹐每天12小時風吹日晒﹐從不缺席。不知億萬身價﹐前呼後擁﹐呼風喚雨的連主席﹐對此傾囊相助而遭夫痛毆的前黑道大姐﹐有何感想。年底大選選上的新科立委中如有此一虎鳳﹐俺老花眼鏡絕不致跌破﹐期盼她改邪歸正﹐在立法院當個理性的「貓鳳」﹐莫走「羅大哥」的老路。此外還看到在場維安的「清幫」兄弟(他們大多是退役軍警)﹐以及支持學生的數十民眾﹐他們以老年外省女性佔多數。她們坐在小塑膠凳上聽演講或聽樂隊等演出(不知是否王蘭出的錢﹖)。附近牆上貼大字報及用墨筆寫的句子。比較特殊令我難忘者有﹕「社會動亂民心不安﹐是執政者的責任﹐馬英九何必耽心今天不流血﹐﹒﹒唯有經過流血衝突﹐台灣才會長治久安」﹔「全民島內革命﹐消滅狗扁」﹔「國軍起義(註﹕用簡體字書寫)」﹔「竊國者誅﹐虐民者亡」﹔「全民來槍擊陳雜種﹐民進黨是土匪黨」﹔「歡迎中共用飛彈向阿扁加冕」﹔「我支持中共解救台灣」﹔「我們要求終止美國關係法﹐我們自己解決兩岸爭端」﹔「
國難當頭﹐安清子弟們站出來吧﹗興武六(註﹕此乃「清幫」的召兵帖)」﹔「周玉寇﹐陳立宏﹐鄭宏儀﹐余美人﹐黃光芹也是賣國賊」(註﹕這些都是不贊同法外抗爭的外省媒體人﹐不見得屬綠營)﹐還有人在兩處畫了巨型男性生殖器﹐上書「陳水扁」三字。我在想如有人在華府「林肯紀念堂」的牆上塗鴉﹐畫上不文之物﹐寫上槍殺布希﹐歡迎賓拉登來炸並呼籲革命等字句﹐DC
市長及FBI會不會不管﹐您說呢﹖我願提醒統派讀者﹐不要因此認為「革命形勢大好﹐台灣民心思統」。
據去年十月台灣《聯合報》民調﹐贊成「急統」者僅6%
﹐而贊成「急獨」者卻有22%﹐甚至
贊成大陸自由民主富裕後再統的「緩統」者也只有11%。
【選前我猜泛綠會贏】

我相信若沒有槍擊案﹐也沒中國「新國民」陳由豪「深思熟慮」地﹐以政治獻金案在選前一擊﹐阿扁應會小贏。陳由豪是拐走台灣六百多億台幣(一說千億)﹐投資大陸達七百多億元的「台灣十大通緝犯」之一﹐在選前6天﹐對吳淑珍「精準」地一擊﹐讓台灣佔優勢的統派媒體得以大幅整版地的報導。選前我猜扁會小贏的根據是﹕選前兩組候選人的民調差距已「大幅縮至」泛藍泛綠民調各說自己小贏的地步(註一)。2000年總統大選眾多泛藍民調不是說連就是宋贏﹐扁的支持率不高。結果扁贏了﹐而連的票數﹐僅23﹒1%。可見不表態的選民中﹐偏綠的(尤其是南部鄉下人)可能較多。若藍綠民調勝負相差無幾﹐綠營小勝可能較大。這現象也出現在2001年立委改選﹐不少泛藍選民及中國「涉臺」官員與學者紛紛跌破眼鏡。因為他們受到泛藍媒體﹐報喜不報憂的影響。無藍綠色彩﹐熟知政情的美駐臺辦事處處長包道格﹐在此次大選接近時就預測陳可能會贏(請看6月8號世界日報)。
【中共嚴重介入此次大選】

槍擊事件的最大贏家是中共﹐最大輸家是台灣以及所有認為中國人現在應實行民主的人士。名政論家曹長青有篇文章指出極可能是中共直或間接幹的﹐據某報一編輯朋友對我說他和其一同看開票的朋友都持相同看法﹐因為他們都是紅旗下長大從事新聞工作者﹐對中共的本質與做法比咱們清楚。我同意他們的猜測﹐打不死最好﹐台灣就因此鬧到現在還沒完沒了。他們可以逼逃稅臺商或跑路的台灣黑道僱人去打﹐不死最好﹐死了差一點怕反彈下換上個更獨者﹐但失手打死也不足惜。萬一抓到﹐又不是它自己的特工﹐好賴。此外他們以撒銀子及做勢動武逼美﹑日﹑歐洲國家表態反公投﹐想逼阿扁臨投票廢公投﹐灰頭土臉影響台灣選情﹐好在扁挺住了﹐而且贏了。陳由豪選前適時攪局﹐您不覺得太巧了些﹖容不下民間教會的中國﹐居然讓藍營在國內成立競選「組織」、提供各種協助鼓勵台商返臺投票﹖統派台商能不去投嗎﹖綠色臺商﹐為避嫌能回去投嗎﹖據說有15萬臺商返臺投票﹐可能起碼影響二﹐三十萬票。而目前連僅輸2萬8千票﹐好險﹗天祐我台灣。共獨在飛彈、恫嚇只能起反效果下﹐會不盡一切努力去影響選盤
或暗助抗爭嗎﹖所以考慮槍擊事件時﹐不能排除老共幕後幹的。「無止境」的內鬥加速台灣的邊緣化﹐讓「共獨」(獨裁中共)更有理由壓制內地民主﹐禁止港人「港人治港」普選特首。想來實在痛心﹗
【電視臺造假灌票﹐媒體為害台灣】

台灣「廣電基金會」執行長林育卉指出,在三二○當天,為了收視率,電子媒體全部都「灌票」,包括年代、東森、TVBS、華視、中天等媒體,在還沒結束開票前,兩位候選人的總得票數都已超過最後他們的實得總得票數,全部都被「灌爆」。像東森,在晚間六點多時,出現連贏陳四十多萬票的「離譜」狀況。

泛藍群眾在選後的激情﹐與電視臺造假灌票﹐讓觀眾誤以為連宋贏定了﹐但在最後時刻扁蓮「絕地大反攻」險勝有關。這些臺﹐還配上名主播解說及學者分析開票數代表意義﹐這「唱做俱佳」的世紀騙局﹐欺騙了海內外無數的觀眾。某臺還將連的得票竟灌到732萬票(連實得僅644萬餘票)。在中選會公佈票數後﹐連票數遽減(當時看中天開票的我還以為老眼昏花﹐看錯了)而扁票數頓增﹐「神奇地」翻了盤。根據報道﹐這11家中僅三立﹐民視及公共臺的開票數與中選會公佈數較接近。除初期雙方互有輸贏外﹐泛綠的民視一直都是扁續持小幅領先﹐在數萬票內震蕩極少落後。由此看來﹐偏藍媒體「常」過份樂觀。其實灌票的醜劇在2000年總統大選時就已上演及曝光﹐現在還敢如此無恥地「玩弄」觀眾﹐扁政府別再「有看沒有見」了。撕裂台灣造成對立的推手是﹕藍綠政客為選舉相互挑毛病﹐顛倒是非惡意攻擊﹔媒體為生存﹐兢相添油加醋無事生非﹐並將綠豆般小事炒成聳人頭條﹐日繼一日報道﹐才能維持銷路。誇大煽情的炒作﹐惹得大家沸沸揚揚﹐不看報就活不下去。人人都一頭熱失去平靜與理性﹐活像「政治野獸
」﹐多少朋友漸行漸遠﹐多少夫妻開始有了巨大的鴻溝。

【能否翻盤﹐影響台灣政局至深】

基於中國多年來文攻武嚇﹐恨不得奪掉台灣的「所有生存空間」﹐以逼降台灣。讓習於當家作主的台灣人民﹐深恐失去現有的民主自由及生活方式﹐於是愈來愈多的民眾自「緩統」向「緩獨」及「急獨」移動。近年來的選舉與民調充份證實此一趨勢﹐四年前藍綠6﹕4之比已變成今之5﹕5了﹐面對連宋選後鼓動民眾非理性體制外抗爭﹐以及扁政府溫和寬容的處理做法﹐只怕有更多厭煩內鬥﹑心疼台灣的中間選民會向綠移﹐年底的立委改選應可看出一些端倪﹐四年後板塊平移至4﹕6
已有可能﹐到那時不管是「馬X」或「X馬」﹐要「藍天再現」只怕難了。因為國民黨有太多的包袱與框框﹐不是一個能隨民意而迅速調整的政黨。百年老店在失去「威權護航」後的沒落是大勢所趨﹐李登輝的窩裡反﹑宋楚瑜及連戰當年互爭﹑這次沒讓小馬哥出賽及這次選敗後「反民主」做法﹐都加速此一「藍消綠長」過程。對「假槍擊」及「做票」的指控﹐不管李昌鈺驗傷及藍綠監督的司法驗票有何結論﹐「信者恆信﹐疑者恆疑﹐藍者更藍﹐綠者更綠﹐但是關鍵的中間選民將視其結果及選後藍綠表現調整」。
若「翻盤」﹐藍消綠長之勢可暫時延緩﹐但若翻不了盤﹐年底立委改選後﹐或將終止「朝小野大」﹐立院「掣肘內耗」的局面。如果真如此﹐我為陳總統今後能放手去發展經濟﹑加強國防及深耕本土化而喜﹐也為此一「較理性」的泛藍黨沒落而惋惜。一黨獨大老不輪替非台灣之福﹐民進黨須有一個「認同台灣」但做法相異的在野黨去競爭﹐去替換以免懶惰腐化。親民黨「外省統派」色彩太濃﹐在本土化逐漸落實的台灣﹐難成氣候。而臺聯黨「獨」性較民進黨還強﹐兩黨一個比一個獨﹐贊成緩統及永維中華民國名號的民眾﹐就容易喪失其「不獨」的選擇權。所以我期望國民黨能加速「世代交替」﹐落實本土化﹐在體制內東山再起壯大﹐從事良性競爭。

美國防部﹕兩岸軍力日漸失衡】

中國現已充份了解台灣人民日益向法理獨立偏移的事實﹐單憑統戰及用恫嚇逼降台灣的做法已不管用了。硬要台灣﹐於是只剩「小打逼降」及「大打攻佔」﹐也即動武一途了。由於戰爭一爆發﹐可能引起美日做某程度的參戰及肯定的經濟制裁﹐中共難逃「兩敗俱傷」或「自己被拖垮」的命運。故可能性極小﹐但仍存在。此外當它面臨「蘇式崩潰」時﹐也有靠小打化解內部危機的可能。5月28日美國防部公佈的「解放軍軍力報告」指出﹕中國的戰略已日漸自恫嚇轉向動武﹐軍費連年大幅增加﹐積極地在做犯臺準備﹐而台灣面對軍力日漸失衡﹐戰爭危機加大﹐居然在過去十年間連年軍費下降﹐目前有軍隊38萬5000人﹐大多數還是役期不及兩年的充員兵﹐專業士官及飛行員人數都不足。但還計劃在2012年﹐減至27萬人﹐台灣在最需要「增強嚇阻」及「撐到外援」的時候﹐軍費卻不斷下降的原因是「台北顯然未有政治共識」。
【軍力嚴重失衡﹐
台灣人民將無力拒統】

在過去15年﹐中國軍費有14年增幅達兩位數(2001和2002分別為17﹒7%及17﹒6%)﹐而台灣卻連續十年減少。以台灣面臨的危險及對手的強大﹐用於軍備的人均GPD應佔世界的前3名。可是根據2003
CIA World Factbook,
台灣的2﹒7%﹐在世界排名第六十名﹐對﹗您沒看錯﹐「第六十名」﹐真是匪夷所思﹐幾近荒唐。看看別國的數字﹕第一名是北韓33﹒9%﹔第八以色列8﹒75%﹔第二十三新加坡4﹒9%﹔第三十一中國4﹒3%﹔第四十七美國3﹒2%﹔第五十五澳大利亞2﹒9%﹔第七十八瑞典2﹒5%。「台北顯然未有政治共識」是指什麼﹖我認為是指泛藍在他們掌握的立法院杯葛軍事預算。說什麼我們幫美國看門﹐為何還要我們花錢買槍。說什麼我們我們不應軍備競賽圖利美國
﹐不刺激中共改善關係就能保平安。實際的考量大概為的是減少台灣軍力以防獨﹐等中國民主化後「分久必和」﹑民族就可以統一了。但是國家要維持獨立自主談判時不受脅迫﹐必須要有相當的實(武)力﹐除非不在乎國家能否有尊嚴的存在。澳大利亞﹑瑞典並無外敵圖它寸土﹐卻肯花錢於軍費﹐便是此理。中國內部矛盾尖銳只有內懮而無外患﹐中國4﹒3%的龐大軍事投資大部份是為了「併臺」。如將來軍力嚴重失衡﹐經濟依賴大陸日深及人民不能「真正」認同本土﹐台灣人民將無法長期躲開被「統一」的命運﹐甚至也難躲掉臨們一腳的戰爭﹐除非政府在開戰前投降。台灣行政院最近提出的15年6180億台幣的軍購案﹐是值得任何一位不願台灣被兼併者肯定的﹐雖然其購買項目即使在泛綠陣營中﹐仍有爭議。
【認同
本土﹐天經地義】

兩蔣四十年營造的「大中國認同」﹐在李扁十餘年的努力及中共對臺的迫害「協助」下﹐漸被「台灣認同」取代。今天在臺的「純外省人」﹐由於老的紛紛凋零或到國外當寓公﹐僅剩一百萬左右。加上有部份台灣血統的外省族群﹐其合起來總數也只佔台灣人口的14%。目前連年青在臺出生的「純外省人」多認同本土而非虛幻的中國了﹐這是一件好事﹐正如同您該感激的是養育您的父母而非「從未謀面」的爺奶﹐該珍惜﹑維護的是您住的也是您子孫要住的房子﹐而非雙親出生即離開的「故」居。遺憾的是這竟被說成是大逆不道數典忘祖的「大非」。咱們摸良心自問﹐反對愛父母愛家﹐只准愛爺奶愛祖居﹐是否荒唐﹖

【人民有權決定國家的一切】

我常掛嘴上的三句話是﹕一﹕「國家要為人民﹐而非人民要為國家﹐因國家是由人民組成的﹐國家的唯一功用在服務人民﹐所以國家的一切﹐包括旗幟﹑名稱﹑體制﹑主義﹒﹒所有的一切全應由人民決定」﹔二﹕「世間一切必須與人性及常理吻合﹐包括政治。違背人性及常理的政治﹐包裝再“大義凜然”﹐多半是虛假邪惡的」﹔三﹕「就算為國家為後代不為個人﹐也不可犧牲他人﹐步當年德﹑日﹑意民眾支持擴張之後塵」。有人為維護國旗國名﹐可以粉身碎骨﹔有人為不屈從滿人入關後「留髮不留頭」禁令首身異處﹔有人不肯踐踏耶穌像﹐死於回教徒的大彎刀﹔甚至有先賢鼓吹寧餓死不食嗟來食。他們為一個「與是非無關的虛念」喪生﹐值得嗎﹖我猜上帝在天堂看到拎腦袋報到的人﹐一定會搖頭百下﹐再長嘆一聲﹐心想﹕「天哪﹗我怎麼造了這麼「蠢」的人」。我們必須把國旗﹑國名與人民組成的國家分清楚﹐正如同別把穿﹑名字與血肉之軀的人劃等號。我明天改穿紅夾克改名「毛旭東」﹐但我還是那反共親臺﹐禿頭暴牙的糟老頭﹐絲毫沒變不是嗎﹖抗戰犧牲的一百多萬軍人﹐是為國旗﹑國名而戰﹐還是
為我人民免遭日寇蹂躪統治而戰﹖誰說國旗要誓死維護﹖1949年中共由「中華蘇維埃政府」改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時﹐國旗上的大鐮刀斧頭便改成四顆小黃星。1929年北伐成功﹐咱們中華民國國旗也由紅黃藍白黑的「五色旗」改成現在內涵國民黨黨徽的國旗﹐。美國國旗改的更頻繁﹐連多加入一州就改一次﹐因為旗上星數要等於聯邦的州數﹐國旗上的星星已自13顆加到目前的51顆了﹐國旗不知改了多少次﹐而且每改一次﹐全民慶祝﹐有誰快活不下去嗎﹖再想想﹐「商」﹑「唐」﹑「明」不是中國嗎﹖「高麗」﹑「朝鮮」不是韓國嗎﹖他們的旗幟沒換過嗎﹖
【藍綠應互相包容】

由於接受教育資訊﹐經歷與環境的不同﹐認知時有很大的差異﹐它與個性雖有關﹐但難及受前述大環境的影響。請常想若你生成他﹐有他同樣環境經歷﹐你會是你嗎﹖。凡事宜以理性寬容之心去理解包容。對於泛藍對更名易幟的激烈表現﹐我無法苟同但可理解。可是我對中華民國的一切﹐包括我稱只不過是「衣裳」﹐「名稱」的國號國旗﹐仍有很深的感情與依念。數十年來﹐在不同場所面對國旗唱國歌時﹐每每泫然欲泣﹐我對中華民國的感情絕不輸於在泛藍抗爭中推倒鷹架扔汽油彈的暴徒。可是我卻能為良知(某深藍好友稱的糊塗)努力掙脫感情的束縛﹐公開支持台灣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現狀與未來﹐反對一切法外抗爭與外來打壓。因為民主政治必須靠法治來維護﹐一旦有了由人民(或其代表)參與制定的法﹐大家必須共同遵循否則就成「亂民政治」而非「民主政治」了。如希特勒「說了算」前的德國﹐有民主而無法治﹐社會嚴重動亂﹐在人心思安下﹐民主政治結果為獨裁政治取代。

人的感情﹐不像「電爐」說開就開﹐要關就關。反而像「炭爐」﹐燃燒熄滅都急不來。泛藍民眾的法外抗爭及不理性﹐其根源在於對中華民國與中華民族的熱愛。尤其是上了年紀的外省軍公教人員﹐他們為台灣及人民清苦地奉獻了他們僅有的一生﹐
可是在黨國教育及媒體引導下﹐卻將感激與忠誠交給了「領袖」和「國家」而非該交的「人民」及「土地」﹐於是無法接受改變及適應本土化﹐擔心中華民國亡了會糟到排擠﹐其情可憫。「世事難料﹐命運可以無情﹐但人卻不可讓仇恨封閉心靈﹐失去客觀及包容」。希望雙方能以更包容之心﹐
讓對立與撕裂隨時間﹐隨法院宣判﹐早日結束﹐我們已無本錢再糾纏下去了。
【尊重台灣人民﹑不宜盲動﹑有點人性】

泛藍的朋友應了解﹐台灣的前途該由全體台灣人民決定﹐實在喜歡中國的話﹐自己帶子女搬去「落地生根」就好啦﹐您們沒有任何「權力」逼人就範﹐把台灣人民及其子孫都帶進中華人民共和國。泛綠的朋友也應想想﹐只有在中國像蘇聯分崩離析時及它落實民主後﹐獨立才有條件﹐否則「懷胎三月就催生﹐母子受害」是否值得一睹﹖置身海外不與台灣共存亡的一些急獨朋友﹐您們沒有任何「權力」把別人當賭注。對於泛紅支持為防獨應開戰的朋友﹐祇想問一句﹕您的心是肉做的嗎﹖您們沒有任何「權力」鼓勵兩岸或加上美日打成一團﹐不但骨肉相殘﹐且會帶來民族空前的浩劫﹐您說您還是「人」嗎﹖

(註一)﹕據台灣屬淺藍的「東森新聞報」表列選前一月以內的民調資料顯示﹕陳贏連民調﹕民進黨為1﹒5%﹔台灣智庫0﹒9%﹔世新大學0﹒2%。連贏陳民調﹕國民黨為5%﹔聯合報3%﹔中國時報皆7%﹔東海大學2﹒9%。以上民調未表態者平均約30%。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