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抗戰是咱們打贏的﹖我軍民死亡約三千萬﹖
以理性與寬容﹐化解紛爭與對立 趙紫龍
泛藍何去何從? 阿牛哥 2004-04-04 21:16:44

泛藍何去何從?
─「紅帽子」是戴定了

台灣總統大選,正式進入了綠藍對決的白熱階段。一位可能來自中國大陸而被吸收為史東電視叩應團隊的女「隊友」,不堪焦慮的叫喊:「藍軍老是跟着阿扁走,疲弱又無能,不似人家綠營,一出手便震撼中外,真要命啦!」(大意)
事情確實如此,但只說對一半。其實泛藍軍至少在灣區的輿論陣勢是得天獨厚的。不僅史東叩應節目,還有包括共獨海外喉舌傳媒在內的大、中型老牌華文報刊, 已全都在藍軍控制下的,即算挺綠文稿不甘示弱,也會強行向自稱「正派辦報」的《世界日報》「自投羅網」去,令它殺不勝殺,偶然也會作為「調味品」刊登一兩篇,但也只不過想証明一下:「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嗡嗡叫,幾聲淒厲,幾聲抽泣----」(毛澤東詞)何足道哉!但真理畢竟就是真理,而真理却往往不是以一時的人多勢眾來決定勝負的;一旦真理的論証代表了民心之所向,這就會令他們真正要發出「幾聲淒厲,幾聲抽泣」哩。
民主國家元首的直選,候選人最重要的,當然是要以最貼切
民情和國基為其競選主軸的。所以,阿扁一早便提出,這次總統大選,是以「一邊一國與一中」的對決;也正如我一再預期過的,決勝在於對台灣主權獨立國家的認同與否。然而,以國親連宋配為主心骨的泛藍大聯盟,却反其道而行之,想的全是私仇舊恨只想奪回政權當作唯一標的。自以為,只要亮出民生的經濟
牌,盡情唱衰台灣,抹黑阿扁,再加上誓在「一中屋頂」下與共獨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作背靠背的靠山,即可穩操勝券了。綠營人才濟濟,怎會連民生經濟之重要命脈都不懂?他們深知,台灣近年在世界總体經濟衰退影響下,也不能不有所萎縮,但台灣經濟的基本面還是穩健的,甚至經濟競爭力仍列世界前茅,藍軍的唱衰、抹黑,反而自曝其醜。台灣當前要面對的,當然莫過於共獨
與日俱增的武力併台的生死攸關的嚴重問題。因此凝聚民心,深化民主建政的改革,確保國家主權的獨立完整,才是刻不容緩的。於是,在陳、李領軍下,一一打出了正名、公投、制憲的訴求,立即引發了全民強烈振奮的回響。藍軍這才慌了手腳,但也只知一味的嚴拒、反擊,這又使私底下舊恨新仇的狐狸尾巴難
以收拾,連媚共求助獨夫政權復辟的「紅帽子」也自我亮相了。至此,才又不得不再作180度的大轉彎,急急拿香跟着阿扁拜,所有正名、公投、制憲,並連同「一邊一國」,都作了全單照收的虛應附和,以圖扳回嚴重滑落的民調。
可是,不僅時機錯失,而且假難冒真,連頭上帶了多年的「紅帽子」,更是甩也甩不掉的。因為他們與共獨的相生相剋淵源尤深。國民黨雖由孫文以三民主義締造,但其民主主義並未獲得在國民黨植根深化。孫文去世太早了,繼之的,却是老蔣借口「軍政」、「訓政」時期,而得以建造了「家天下」一統江山的專制的延續,這與共獨「党天下」本是同根生的歷史包袱實在太沉重了。所以,每當党內民主思想的興起,就必定引發其党內一而再的分裂,無法與時俱進。蔣經國的政治遠見,本已由李登輝造就了民主政黨的根本轉型,但黨內一大批醉心於專制權欲的徒子徒孫,便由此分裂出去,而成立了以投共和親共求榮為指針的新黨與親民黨;千禧年連宋競選總統失敗,更促使他們一同恨透了李登輝一手確立的政黨輪替的民主機制;從而,也使他們一同作出了以「反台獨」為名,實則聯手求共助威奪回政權,然後再圖中原的策略運用。故此,我們處處可見他們唯共獨之命是從。共獨說,必須以「一中原則」為前題,他們就說我們是在「一中屋頂」下的;共獨說,你們必須都得供認為「中國人」,他們在立法院的党團,便立即充當了共獨的打手,發動了持續不斷的逼迫所有行政官員都得甘拜為「中國人」的鬧劇;宋楚喻更把砲口指向海外,要宋家軍「策反」海外華人,同聲高唱「中國人」而與狼共舞。他們實在到了與共獨相依為命的程度。
歷史和現實都是明鏡。儘管國共兩党,為了爭奪在中國大陸的極權統治,雙方都以犧牲億萬無辜中國人而拼死惡鬥,但一當國民黨兵敗如山倒的時候,陣前投共和早通「共匪」的高官、將領,在中外歷史戰爭中也是罕見的;其奴顏屈節,莫如李宗仁;其奸險惡毒,則莫如沈醉;更多的,便是如盧郁文者成為共獨的跳樑小醜,甘願充當共獨整肅異己的馬前卒。所以,在共獨全圈豢養的八個花瓶党中,作為國民党變種的「民革」,便是被指定坐統戰第一把交椅的。當然,更不必說就在眼前的一大批國、親、新三党中那些以投共親共而臭名遠揚的知名人士了;宋楚喻當然是至為顯赫者,但馮滬祥、謝啟大、戴琦、李競芬、梁肅戎、許歷農、郝柏村、秦慧珠、李慶安、關沃暖等等也實在青出於藍,不遑多讓;並且,上了《非常報導》光碟的那些被指名道姓為中共作掮客的親共傳媒的記者們、立委們,尚未完全包括在內。很顯然,他們不僅想投共、靠共以保命,更想藉此當官保權,唯一不想保也不想承認的,却是台灣這個已經主權獨立的國家。難怪人們把宋楚喻確診為患上了「官癌」。
「官癌」症候群之一,便是大內高手的權謀所玩弄的口是心非了。他們一方面改口承認台海兩岸就是「一邊一國」的關係,也打出了「捍衛中華民國」的旗號,還終於被迫贊同「公投立法」(即算是有限制的「鳥籠」立法);但面對共獨飛彈日益嚴重的武力犯台威脅,扁總統確定要以立法第十七條作防衛性全民公投,要求共獨立即撤除飛彈,保衛國土安全現狀時,他們便又回過頭來於與共獨同聲同氣的加以阻撓,甚至極力宣揚戰爭的可怕,以配合共獨的動武威脅;連戰更聲言要鼓動台灣百萬婦女一人一信,叫自己的兒子、丈夫和情侶,都不要為共軍入侵而上戰場;與此同時,一早便公開宣稱,共軍只要一下子把台灣南北交通動脈切斷便完蛋了的前台灣國民党政府國防部長和行政院長郝柏村,現在也迫不及待地寫出專文,將防衛性公投扭曲為一種「強者對弱者的攻擊行為,而非防衛行為」;他更一言不提台灣已在共軍飛彈直接攻擊目標之下的事實,反而恐嚇「台灣人民為何要冒險走(防衛性公投)政治鋼索呢」?(見去年十二月十五日《世界日報․金山論壇》郝文)意下很明顯,這就是號召台灣人,只要歸降共獨「一統」,就不必走政治鋼索即可保命保官保權了。請想想,這就是「捍衛中華民國」嗎?臺灣能讓這樣的泛藍聯盟再來輪替執政嗎?這樣的連宋配,又配當正副總統的重任嗎?未戰先降,不就是「聯共賣台」嗎?
看來,臺灣人民是不會買他們口是心非的賬了;所以,作為泛藍輿論大本營的《世界周刊》的專欄台柱的陳世耀,也不能不發出「中國和泛藍都面臨失去臺灣危機」的哀鳴,這便一語道破了「中國和泛藍」的命運與共。但騙人的偽善,他們還是要做下去的。因此,最近又乖巧地發出實行「族群大和解」了。奇怪的是,為何不想一想:他們有對國民黨政府統治台灣時期所做過的一切血腥殘殺,療傷止痛沒有?更接著又對臺灣民主建政的偉大奠基者李登輝前總統,作了那麼多毫不知恥的辱罵、恐嚇,潑了那麼多污泥濁水,能洗滌得乾淨嗎?
假的就是假的,偽善應當剝去。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