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王德耀: 欣見美國全球戰略的改變
中共经济的几个问题
赵紫龙 :【六四不平反,苍天瞎了眼】 2004-06-16 10:04:34

赵紫龙 :六四不平反,苍天瞎了眼

【大纪元6月3日讯】人无分贵贱、性别、种族,应该一律平等。对异己尊重而非打压,对弱势者应呵护而非践踏。官员们皆应无私地「为人民服务」并虚心地接受人民监督与批评,鞠躬尽瘁如牛如马。上述这普世皆准的文明,在今天这二十一世纪里,理应出现于全球每一角落,可惜的是很多民族尚陷于黑暗中。一切的美好仅存于日渐增多的「民主国家」里。
在「专制国家」中,少数居高位者主宰一切,舞弊营私与家人亲友享尽荣华富贵。大小官吏高高在上,无视民间疾苦,贪赃枉法,能捞就捞。这批祸国殃民者,最怕的就是「民主」。民主就是将「官有」、「官治」、「官享」改成「民有」、「民治」与「民享」。落实了民主,他们就丧失了特权与既得利益,所以视其为害犹胜于洪水猛兽。

民主能带来光明,而独裁就是黑暗,二者无法并存。当温暖的阳光照进阴暗的角落中,黑暗就不再存在,靠黑暗胡做非为的魑魅便失去了生存的空间。这就是为什么世间所有的野蛮国家无不闻「民主」丧胆的原因,所以拚命地用各种藉口阻止民主,方能保有其邪恶的特权。数千年来中国只有君权而无民权,近百年来中国人民为了争取民主,与统治集团为敌,前仆后继,血迹斑斑。今天台湾人民已争取到民主,成了世界文明国家之一员。而中国为维护其 「万世一党」及官爷们的权与钱,不惜逆著世界潮流与背弃十多亿人民的期望,打压民主,什么都成就不敢政改。表面上唬老百姓说是怕「亡国」以免天下大乱,实则是怕「亡党」,怕的是失去保障他们作威作福的党与自己财富与前程。谁都清楚只有「政权」会亡,而13亿人的「中国」绝不会亡,否则亡给谁?美国,俄国,加拿大,尼泊尔还是日本?

八九年的六四惨案,源于民众长期对民主自由的渴望与对贪污腐化之不满,从四月二十二日十万北京的大学生在天安门悼念胡耀邦开始,愈演愈烈,在五月下旬已演变成百万人游行要求民主及结束一党专政,浩大声势令红朝权贵胆颤。6月4日在全球惊骇地目睹下,手无寸铁的学生残酷地遭到坦克机枪的镇压,导致了上千热血青年与市民的死亡。远在海外的我们,自电视上亲眼目睹学生视死如归的激情,以及后来血腥的屠杀。不知多少人曾为之热泪盈眶愤恨难平,也为中国的民主良机夭折而浩叹。

忆及当年我停妥车,走向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去示威时,见到一群在史丹福大学就读的男女研究生,便问他们来了多少人。他们当时的回答令我终身难忘,感动地眼泪直在眶中打转,他是这么说:「差不多都来了,到这时候还不敢来示威,是人吗?」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可是14年过去了,民主不见半点影子,而中国对异议份子的镇压却「变本加厉」 ( 对付法轮功铺天盖地,柔弱的不锈钢老鼠刘荻因言被捕已七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放。九二年六月三日呼吁平反六四,因而被关到精神病院11 年的作家王万星,到此刻还被关在北京安康医院)。

有位北京来的朋友曾对我说:「现在的大学生现实得要死。没有理想,只想到自己与钱,有的一切为留学」。民主不会自动自天掉下来,而「共独」也不会天良发现自废武功,可怜的13亿人民怎么办?中国人对民主争取了一百年还在原地踏步,此梦何时圆?台湾人能为何大陆不能?究竟是谁害惨了中国人,挡住了民主?美国人?日本人还是咱们自己中国人?

最后提供当时流行的三首歌之歌词,请仔细地用您的「心」去读,并与我一同追思怀念这批为中国「民主」大业献身的烈士。而他们多半是一群为理想奋不顾身,向往民主还在上学的孩子。许多人死于子弹,也有人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被火焰喷射器活活烧死(注一),或是被坦克碾成肉饼(注二)。六四必将平反,否则苍天瞎了眼。

《啊, 孩子》 图雅译

一支歌激荡了中国,一支歌唱遍了北京。在春天,一九八九,广场上响彻人的声音。世界来到人群聚集的广场,去倾听那自由之歌。啊,孩子!热血在广场上沸腾。

广场上的日日夜夜,广场上等待的眼睛。?未来应该更好?,请唱出你内心的声音。中国的孩子,手握在一起,为了祖国、自由、为了(后)人。啊,孩子!热血在广场上沸腾。

军队开进了广场,坦克和装甲车扬起炮筒。政府害怕了,怕人民的儿女,怕自己的公民。但这样还说不伤人叫谁相信,世界上哪能有这样的公平?啊,孩子!热血在广场上沸腾。

在那个六四,一九八九的暮春。一个信号发出了,死亡令如毒蛇蜿延而行。火从枪口喷出,十里长街,倒下年轻的躯体。啊,孩子!热血在广场上流尽。

黑夜接续白天,枪口对著生命。多少人被卑鄙地屠杀?卑鄙的屠杀何时能停?杀人者藏不住他们的肮脏的名字。啊,孩子,历史将记得鲜血在长街上流尽。

泪水在流,心在痛。镇压继续著,被驱散的人群隐蔽了声音。恐怖只能造成片刻的无言,鲜血却印刷了永久的证明。啊,孩子!我们记得,你的名字是用鲜血写成。

《最后一枪》 崔健著

一颗流弹打中我的胸膛,刹那间往事涌上我的心上,只有泪水没有悲伤。如果这是最后一枪,我愿接受这莫大的荣幸。哦!最后的一枪。不知道有多少多少话还没讲。不知道有多少多少欢乐没享。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人和我一样。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个最后一枪。安睡在这温暖的土地上,朝露夕阳花木自芬芳。哦!只有一句话,留在世界上。

  《历史的伤口》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还要忍受多久还要沉默多久。如果热泪可以洗净尘埃,如果热血可以换来自由,让明天能够记得今天的怒吼,让世界能看到历史的伤口。哦~~哦~~哦~~。

(注一):根据《魏京生提供屠城内幕》,博讯二00三年五月二十五日消息。
(注二):同注一,以及六四时美驻华大使李洁明(James Lilley)在美国之音节目中说,当坦克碾过天安门许多帐篷时,他相信篷内可能还有人。此外一些网站上也贴出被碾后残骸照片以及报导的文章,原来坦克碾人不限于天安门广场。
@(http://www.dajiyuan.com) 6/3/2003 10:45:58 AM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