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source: IoSonoUnaFotoCamera @flickr  CC by SA 2.0


 


川普宣佈美國退出「巴黎協定」,一個各國自願遵守的減排環保公約,冒著給全世界圍攻的炮火也要做,因為要重新做大美國製造業、要取悅到美國工人,就自然涉及二氧化炭排放。


 


所謂巴黎協定,就像聯合國、北約、人權公約這類條約或安全體系,初衷良好,但是久而久之卻是對強者的逆向歧視。在美國人——或者至少像川普那類人——眼中,美國已經成為自己創造的國際體系的利益損失者。


 


同一個巴黎協定,不同國家簽,有不同效果。美國人會覺得自己是第一大國,不能隨便走數;他們認為自己做事跟規矩,又身為「發達國家」,簽了就要真做,做起來很痛;但其他簽了的國家,像中國,一邊說自己是發展中國家,可以享受另一種環保標準,另一邊也是準備在減排期限(2030年)之後隨時走數違約。


 


明明是同一個地球,但有些國家的環保可以不用那麼認真。就像人權公約,其他國家也簽了,但也是隨便走數,而且沒有後果。這是一個越不守規矩,就越能獲利的遊戲,於是美國索性自己也不守規矩。


 


君子可欺以其方,美國人會認為自己是那個君子,自己性善,而被邪惡的奸人不斷佔便宜。而中國之類的國家,既可以做婊子,又能拿貞節牌坊,不停拿已發展國家的著數(好處);這對已發展國家太不公平,所以美國人也想不玩。既然名聲沒有了,不如拿回實利。


 


巴黎協定沒有強制力;在這種狀況下,作弊沒有後果;但如果你不作弊,就會在工業資本、經濟實力、國際局面的競賽中處於下風。


 


這與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情況是一模一樣。美英法中俄五個常任理事國,只要一國否決,就能左右大局,但決議的名聲,卻主要是西方承擔。中國只要拋出自己十九世紀以來被西方欺負的官方歷史,就可以扮演受害者,一切都是西方的錯。因此中俄經常無成本玩野,例如反對國際社會武裝干預敘利亞,結果搞出人道大災難還有伊斯蘭國,但中俄在輿論中永遠站於「國際社會」後面,大部份人只會怪責「西方社會」在十九世紀玩野,種下中東之亂。


 


所謂發展中國家,不用計較名聲,在國內沒有反對勢力平衡,在國外有浪漫的知識分子聲援;然後中國式的數字統計,有多少水份,你永遠不會知道。他們可以盡情扮演弱者,玩弄國際社會的規則,永遠站在有利位置。只要在減排期限來到的時候,表示自己仍然是發展中國家,人民的「發展權」、「溫飽權」更加重要,所有協定都是一紙虛文;國情有異,中國或其他西家對環保的規定,和西方不同,環保也是內政,外國不得干預——這也是二戰共識、國際社會規矩。


 


西人又是絕對不敢入侵中國的,在一九八九年的時候,整個西方何嘗不是聲言禁運中國,又威脅斷貿,最後不也是屈服。既然不守規則的人最後得到善終,又怎會有人再傻傻的守規則?


 


當然局面再差,美國還有民主。民主很好呀。川普做了醜人,我們可以示威,可以反對,然後得到很多讚,有正有反的美國,得到了實利,又守住了道德高地,義利兼取,反對和支持,最後都是支持。那些反對川普的西方領袖,恐怕心裡都是支持他的,有甚麼比起有人做了醜人更美好? This is America,偉哉美利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