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学识重要,还是见识重要(附:81位民国院士近60人49年后留在大陆
莫哲暐:教宗的中國夢,教廷的道德危機
川普真正的对手是罗尔斯 2018-01-26 12:42:45

川普真正的对手是罗尔斯


苏小和


 








 


再说一遍,罗尔斯的《正义论》是现代左倾自由主义的宗师,现在全球范围之内几乎所有的知识人都是罗尔斯的门徒。他才是欧美社会“政治正确”的磐石式大思想家。




目前的局面,几乎所有的左倾自由主义都是拿着罗尔斯的思想体系在和以基督信仰为根基的保守主义作战。这是一场属灵的战争,川普所代表的保守主义真正的对手是罗尔斯。表面看上去两边的力量是如此悬殊,自由主义的影响力和阵营遍布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所有的精英,所有的知识分子,所有的明星,所有的媒体人,还有占据绝大多数的政治家,都在罗尔斯的思想阵营里。而那些秉持基督信仰的保守主义者,则被主流人群视为愚昧,连希拉里这种受洗过的基督徒都在公开场合嘲笑他们无知又低级。


 


罗尔斯的思想问题非常隐蔽,他陈述了一个优美的、无差别的、原初立场的“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图景”,这么理想图景看上去比天堂还要完美,人们几乎看不到任何缺陷。而且罗尔斯的解释框架极为严密,归结到一点,就是对每个人的权利的无差别的绝对尊重,就是“公平即正义”。


 


只有回到欧美思想史庞大的流变之中,或许我们才能看到罗尔斯的漏洞。作为欧美思想的传人,罗尔斯深深知道人性的幽暗秩序,知道欧美民主社会基于人性的不确定性建立起来的宪政框架的形而上逻辑。也就是说,当罗尔斯要把他的这套对人的权利的极大化的优美理论稳固下来,他必然遇到一个强大的思想史对手,这就是基督信仰传统对人性的绝对不信任的习惯性观念秩序。


 


“最高的正义,最高的善,从来不在人类的手上”。这对于欧美基督教传统社会的每个人而言,应该都是常识。罗尔斯深知这一点,因为他是一个出生在传统基督信仰家庭并且少年时代就受洗过的基督徒。


 


为了弥补这个巨大的思想漏洞,罗尔斯根据自己对现实秩序的辨析,自认为找到了一种更好的解释进路。也就是说,罗尔斯认为,他之所以将“权利”置于“善”之上,是基于现实秩序的一种“偶然”的事实。这个事实是:在民主社会中,个人对美好生活的看法是不一致的,因而需要一个持中立态度的国家,来保护多元性和多样性。由此,他提出了“公平即是正义”的观点,并且认为这个观点前所未有地超越了整个西方思想史的“人性善恶之争”的思想史传统。




只要理解了罗尔斯的这一“中立”的方法论,人们就能理解奥巴马8年以来所做的一切事情。奥巴马给美国的定义,就是担任这个具有中立价值的角色,从而承担起保护人类多元性秩序,保护人类自由的神圣使命和责任。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罗尔斯的“正义论”具有一种超越的气象,某种意义上超过了上帝之爱,直接描绘了人类如何在地上建立天国的最为灿烂的图景和方法。


 


为什么罗尔斯给自己的思想赋予一种超越的气象,是因为他作为一个人类的大思想家,面对这个世界从一战到二战残酷的人类苦难局面,太渴望由他自己给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了。这种“济世”的理想主义情怀,推动罗尔斯继续超前走,他必须否定和摆脱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中所描述的人类伦理传统,必须要摆脱上帝的绝对命令,由此他终于提出了一个惊人的观点:“人的权利高于终极的善”。


 


如果把罗尔斯的这句话抽掉,他的《正义论》就像一座建立在沙滩上的豪华城堡,顷刻之间就会垮塌。


 


所以,“人的权利高于终极的善”,这句话是罗尔斯全部正义思想的最终基础,然而正是这个终极的基础建构,破坏了人类社会关于人性论的基本原则,走向了理所当然的“敌基督”状态。










人类社会所有灾难性的错误,事实上都是最基础的常识性错误。罗尔斯的正义论是一个常识错误的范例。遗憾的是,即使是欧美保守主义阵营,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看清楚罗尔斯的具有毁灭性的思想影响力。假以时日,人们终将看到,罗尔斯的思想的破坏性将会比马克思的理论更具有毁灭性的力量。


 


凯恩斯说过,长久来看,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改变了人类。这句话是对的。在罗尔斯的思想的影响力的面前,类似于索罗斯,奥巴马、希拉里、默克尔,加拿大小土豆,英国哈里小王子,中国人艾未未、周保松,这一连串大大小小的人物,都不过是站在既得利益阵营里的小喽罗。他们在罗尔斯的面前,是一群跪着的学生。


 


作为一种崭新的观念力量,罗尔斯的《正义论》如此之强大,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找不到对手,核武器、洲际导弹、利益、国家、时代,还有各种不同类别的思想体系,都不是《正义论》的对手。惟一能够打败罗尔斯美丽《正义论》的武器,就是人类恒久忍耐的基督信仰观念体系。“只有观念才能打败观念”,当你记住哈耶克的这句话,当你切入欧美思想史的传统,你就能理解,为什么川普的团队从一开始就高举信仰和福音,为什么那些支持川普的人们总是在说,“川普先生,我们为你祷告。”


 


是的,不以福音为耻,高举基督信仰,这是川普团队惟一的武器。


 


所以人们看到,在美国全部的媒体都在嘲讽川普,所有的民调都认为川普完全没有胜选可能性的时候,川普的团队却手拉手向上帝祷告。




所以人们看到,美国全部的媒体在选举结果没有出来的时候,去采访川普,他们提出的问题是,一旦你败选,你打算怎么发表你的败选词。后来有人惊讶地发现,同样的问题,全美国竟然没有一家媒体去问希拉里,仿佛希拉里已经是当选总统。即使是川普已经入主白宫,这样的媒体丑闻也只有fox新闻的主持人公开表达自己的歉意,其他的媒体仿佛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就是在如此一边倒的情势下,川普凭借着美国保守主义选民的支持,依然获得了胜利。


 


所以人们看到,任何场合川普都在宣告自己的信仰,任何时候他都在强调,惟一重要的力量是上帝保护美国。人们看到,川普主持的白宫,在圣诞节这一天栽满了圣诞树,赞美上帝的歌声回响在每个房间。而川普的演讲,通篇都在讲述耶稣的故事,讲述这个仅仅活了33岁的年轻人如何彻底改变了人类的方向。


 


所以人们看到,川普以总统的身份去到以色列的哭墙面前祈祷,这在美国的历史上几乎是前所未有的信仰宣告行为。而一份关于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文件,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成为美国的法律文件,但却一直被束之高阁,只有到了川普的时代,美国人才真正兑现了这一法律意义上的承诺。


 


仔细想想,川普从开始加入到竞选总统的政治游戏开始,几乎什么资源也没有。他是一个政治的素人,他的思想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力,他的财富在索罗斯这样的白左自由主义推手面前也是小巫见大巫。甚至一直到今天,那些自以为高雅博学的人们,依然喜欢用“愚蠢、粗鄙、神经错乱”等侮辱性的词语来讨论他。


 


但是川普赢了,而且第一年的政绩斐然,已经呈现出要将世界整体堕落的局面扭转过来的大好态势。人们听得见整个世界在转变方向的时候所发出的咔咔的声响。英国人在脱欧,整个东欧在用一种更加决绝的话语宣告他们的信仰,匈牙利总统说,“每个欧洲人都是基督徒,这才是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传统”,捷克总统说,捷克真正的国王,永远的国王是耶稣基督。而波兰这个伟大的国家,再一次用圣洁的基督信仰意识欢迎川普演讲,上一次波兰人这么做,是里根总统时代。




川普赢了,而且必将迎来更大的胜利。他靠的是福音的力量,靠的是简单的相信,因为耶稣早已胜过世界。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川普的美国总统故事很有可能是我们这一生见过的最大的神迹。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