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中國地產商在台灣最好的投資是建李敖紀念館嗎?
這不是戰爭,而是屠殺
“人妖”李敖——对权威的批判系列 2018-03-18 23:37:52

14年前的讨伐文章,今天再发一次,纪念李敖的死亡。


克强:“人妖”李敖——对权威的批判系列
(博讯2004年6月01日)
在学生时代,大陆毫无言论自由可言,暗地里却把台湾的李敖尊为仗义执言,勇反专制的文化精英,唐吉珂德式的反判战士,开始进一步了解他的思想,阅读他的文章。一九九三年出国后,每当电视出现他的评论节目,就一定会收看,试图从中发现他的思想轨迹及思想体系之见树,但渐渐令我失望,失落感日益加深,以至按捺不住,奋而抨击之。 
在二000年台湾总统大选时,他说“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我的兴趣在女人身上”,时过两个月,摇声一变,他却成了台湾“一国两制”党冯付祥的总统搭当后选人。存在于李敖身上这种女人所特有的可遡性,令我大获不解,之后李敖的精神人格开始发生裂变,现代医学研究表明,男人也有更年期,不知道李敖是否到了更年期?近几年他对政治所表现的浓厚兴趣,相对政客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从他的言行中,我们看到他的精神人格已开始裂变,走向了他起初所塑造的形象的反面。这也是本文所说的,他开始向人妖迈进。



人妖是现代文明社会中出现的一种奇特的生命现象,当具有阳刚之气的男人,失去雄风后,向往成为异性,体验生命乐趣,开始迈向人妖的第一步,然后,再将生殖器剦割或自残、手术后就成为名符其实的人妖或boy-girl了。这叫生理上的人妖,精神人格上的人妖即是人的主体思想精神的分裂,同样是一个人,他原来的思想精神人格已发生异化,李敖就正是这种精神人格上的人妖。


在台湾,李敖表现出了文人所特有的虚浮、轻狂、粗野、尖酸刻薄,骂遍台湾无敌手;李敖对台湾的专制政权——蒋家王朝,表现出的反叛精神,已荡然无存;而对同样是专制政权的共产暴政,他却表现出了小丑式的妩媚;李敖对毛泽东卑躬屈膝,认贼为父,大加赞扬,竭尽歌颂之能事,粉饰罪恶;对共产暴政,歌功颂德;这也正说明他早年在台湾追求所谓自由,对专制政权的抨击与勇气并不是他精神人格中的实质,只是一种投机。李敖对一个弱势专制政权表现出十分夸张性的癫狂,而对另一个专制暴政却妩媚无比,这正是一个精神人格上的人妖的表现。随着大陆人民的觉醒,大陆专制政权威势的削弱,李敖必将被中国人民所不耻。


李敖对中国封建制度给人民带来的灾难,对共产主义运动给人类带来的浩劫,对中国共产党对人民所罚下的滔天罪行,置若罔闻,粉饰掩抹;对中国社会未来发展的走向,对两岸关系互动及发展都知之甚少,却大放厥词,轻狂无度,实在有失一个学人的大雅,对大陆的政治生态,一知半解,胡说八道,特别是对文革及毛泽东的评价更令人啼笑皆非,这不是一个学人作学文所应有的科学态度。


当我看到4月9日李敖有话说第31集《假如问题永远没有答案》里的文字,更使我震惊。他说“……我今天回想到当年我坐牛棚的时代,我记得我会用一种玩世的方法,逃世的方法,狡猾的方法,技巧的方法来躲过那一劫。所以大家不要假设,我李敖如果留在大陆我做什么,我可能做出一些很卑微的事情来,也能做一些小小的惊天动地的事情来,谁知道呢?这种假设的问题永远没有答案”。一副玩世不恭,油腔华调的觜脸;当我读到李敖“毛泽东思想是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道路”时,顿感我学生时代的勇士已自残为“人妖”——boy-girl了。一个台湾反专制的斗士,对生活在充满灾难的社会环境中的大多数大陆人民毫无同情之心,却为大陆专制暴政——中共政权与暴君毛泽东嘶喊、嚎叫,而不敢为大陆人民而呐喊!一个自称反专制、独裁、暴政的斗士,在比国民党,蒋介石残暴一佰倍的中共法西斯政权及十恶不赦的暴君毛泽东的国度里,十足相一个被剦割了的人妖,没有了雄风,只好俯伏跪拜“亲爱的党,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我终于认祖归宗”了。


克强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