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余杰:習近平和普丁的得票能信嗎
“人妖”李敖——对权威的批判系列
中國地產商在台灣最好的投資是建李敖紀念館嗎? 2018-03-20 21:51:07

余杰觀點》中國地產商在台灣最好的投資是建李敖紀念館嗎?



新頭殼newtalk 文/



李敖曾與九名來自中國的房地產大亨在台灣相見歡有一段往事。

李敖曾與九名來自中國的房地產大亨在台灣相見歡有一段往事。   圖:新頭殼合成


李敖死掉了,讓我想起幾年前李敖與九名來自中國的房地產大亨在台灣相見歡的一段往事。


當時,九大中國地產商赴台灣炒樓,成為台灣新聞界追捧的熱點新聞。此九人的總資產高達一百六十四億美元,惹得台灣各縣市政府首長都以高規格款待之,搬出合適的投資項目向富豪團招手,如台北市的車站雙子星計劃、桃園航空城、台中永湳機場、大鵬灣與墾丁度假景點等。


所謂風水輪流轉,二十年前,敵對三十多年的兩岸剛剛解凍,珠光寶氣的台灣人回到中國,讓處於一窮二白的大陸同胞羨慕不已,原來台灣同胞並沒有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在毛澤東時代,誰有海外關系尤其是台灣親屬,便自動地、悲慘地淪為政治賤民;而在改革開放的時代,誰有台灣關係,誰家的台灣親戚衣錦還鄉,那可就立即身價百倍了。誰也沒有料到,短短二十年之後,台灣人卻不得不灑掃庭院,迎接某些先富起來的大陸弟兄了。


台灣媒體以富豪團命名之,讓帶隊的鳳凰衛視行政總裁、中城樂天房地產董事長劉長樂的心中感到頗不舒服。他再三聲明,他們不是富豪,而是企業家;他們不是來炒樓的,而是來「投資」的;他們不是毒蛇猛獸,而是台灣人民的朋友。然而,推敲一下此九人的簡歷,似乎並沒有一個人可以稱之為企業家,他們大都是房地產大鱷,其財富大都是從房地產行業之中攫取到的——除了劉長樂一個人同時經營電視媒體之外,其他人的身份都很單一,都是在中國名聲最壞的房地產商。


富豪團身份很單一 都是在中國名聲最壞的房地產商


在中國,誰有資格涉足房地產行業呢?絕大多數的房地產商人,都是亦官亦商者,都與貪官汙吏存在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在中國,地皮名義上是國有的;此國有,亦即黨有;更準確地說,就是中共官僚們私有。中共高官的貪汙腐敗,無不與房地產項目密切相關,他們的垮台十有八九都與胡亂批地、將高價土地低價割讓給私人、並從中收取巨額賄賂有關。寸金寸土,成為房地產商人們拼命爭奪的獵物;大好河山,成為中共官員們隨意揮灑的禮品。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今天中國的房地產商人,堪稱商人中的商人,奸商中的奸商,其致富途徑乃是通過殘暴的圈地運動,其積累的財富乃是黑不見底的不義之財。在中國,不是厚黑學煉到了極致的人物,是當不了房地產商的。在歐美國家,房地產是一個薄利或微利的行業。首先,土地只能通過公開的拍賣獲得;其次,政府部門對建築設計和工程質量均有嚴格的規定,不能偷工減料;再次,政府要求對建築工人必須有嚴格的勞動保障。而在中國,房地產是一個點石成金的暴利行業,可以說任何行業都不能企及。中國的土地奇貨可居,大都通過幕後交易獲得;建築設計和工程質量得不到基本的保證,購房者的權益得亦不到起碼的保障。


房地產商一般都心狠手辣且有鐵腕。對於黨政要員,他們或者拋出豐厚的誘餌,以金彈攻勢誘其上鉤;或者與之建立私人感情,互相稱兄道弟,締結牢固的利益同盟。許多房地產商本人便是高幹子弟,挾官場的權勢到商海撈金,自然穩操勝券、無往不利。對於底層百姓,他們盛氣淩人,生殺予奪,說一不二——誰不願拆遷,誰要當釘子戶,便大刀闊斧、一概掃除。如同當年老毛將宋彬彬改名宋要武一樣,這些富豪從不心慈手軟,非常偏好武鬥,對暴力拆遷情有獨鐘。幾乎每一個房地產大亨的手下有一個受到警察嚴密保護的黑幫,可以隨時為老板的利益為非作歹、殺人放火。甚至警察也成為房地產商驅使的工具,幫助其逼迫拆遷戶。近年來,因為房地產開發導致大量暴力拆遷事件,在這些事件中,若幹無權無勢的老百姓受到威脅、毒打乃至遭到殺害。其幕後操縱者便是這些在台灣人眼中談吐穩健、態度謙和的房地產大亨們。而對於充當建築工人的農民工,這些房地產商們更是像奴隸一樣奴役之,因為農民工源源不斷,所以他們單方面將勞動時間延到最長,將工資壓到最低。各種事故更是層出不窮,死亡傷殘的工人,根本得不到應有的醫療和賠償。


這些富豪的財富就是如此獲得的。他們那光鮮的毛孔背後,正如馬克思所言,每一個毛孔都滴著骯臟的血。北美最大的中文報紙《世界日報》對這對彬彬有禮的高尚人士赴台發表評論,讚揚富豪團成員中有一人匿名捐獻一千萬元供台灣貧困兒童作營養午餐的經費,認為這是一段佳話。該評論還期望說:要問大陸富豪如何把錢用在台灣,不如問大陸富豪的‘心’如何看待台灣。只談錢,那當然是在商言商,以錢賺錢;但若對台灣的自由民主社會也有一分心,那就不只是錢的問題,而會對兩岸共同的文明發展與價值追求存有相敬相惜的心情。


期待中國富豪助台弱勢 無異與虎謀皮


在我看來,這樣的期待未免是與虎謀皮。以上九名房地產大亨,對中國數千萬不能完成九年義務教育的鄉村孩子並沒有憐憫之心,偏偏要對台灣的孩子施加一點恩惠,分明就是作秀和統戰。他們固然可能感受到台灣的民主自由,但並不會認為民主自由有多好,因為他們在台灣的同行身上發現,在台灣做房地產不可能像他們在中國那麽一本萬利。房地產商在台灣無法為所欲為,正是因為台灣有了民主自由。這九名中國房地產大亨,看重的是如何在專制的制度和壟斷的市場上賺取到最大的利潤,所以對所謂的“兩岸共同的文明發展和價值追求”不可能有什麽興趣和作為。


再看看這九個人在台灣所實施的一件“文化善行便一清二楚了:為了讓炒樓之旅沾染上幾分文化色彩和高雅成分,這幾名富豪在四天馬不停蹄的活動的間歇裏,專門安排了與台灣文化大師李敖會面。兩年前,李敖赴中國走了一趟風風光光的文化之旅,享受了中共的紅地毯,接待規格幾乎與國民黨前主席連戰並肩;如今,這幾名大陸富豪與李大師會晤,或許正是讓炒樓之旅與文化之旅完成對接的最佳方式,李大師名動公卿,這些讀書不多的富豪當然以與之結交為一大幸事。


於李敖而言,他早已喪失了當年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獨立知識分子的品格,而直線墮落中共的在海外一名可有可無的幫閑文人。近年來,李敖經常在鳳凰衛視上大放厥詞,為毛澤東的血腥統治叫好,為中共的六四屠殺辯護,為中共在西藏的屠殺背書,罔顧人類的普世價值,蔑視同胞的生命與尊嚴,簡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稍有良知的華人,均將其看作一名過氣的跳梁小醜。相比於日前逝世、備受世人尊重的老作家、人權鬥士柏楊來,李敖這個品牌早已是一個為人不齒的負面價值。李敖的胡說八道,傷害的只能是他自己,反正台灣已經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就算他自稱是中共的秘密黨員,台灣當局也不會拿他法辦。


李敖既然樂於捧中共的臭腳,當然欣欣然地前去赴腰纏不義之財的中國富豪們的宴請。官僚需要幫閑,富豪也需要幫閑,李敖這樣善於插科打諢的人,自然是官僚和富豪的座上賓。在與富豪們共進早餐時,這個無恥文人開玩笑說,台灣人會把您們當作共匪,投資台灣一定後患無窮,還不如投資李敖,蓋一個李敖紀念館,比較劃算。這種赤裸裸地乞討的舉動,也只有這位不把無恥當無恥的大師才做得出來。幾位富豪當場哈哈大笑。


不義之財贈不義之人 倒也是寶劍贈英雄?


結果,富豪團離開台灣之前,劉長樂打電話通知李敖,大家商量之後決定送件禮物給他。劉長樂說,李敖是中華文化的活寶,他們決定贈送李敖三千萬元,給他做一個文化書院,展示大師的作品和思想。而李敖得到這個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之後表示,他將用這筆錢推動美化中文,整形英文工程,改善台灣人的中英文能力。


不義之財贈不義之人,倒也是寶劍贈英雄,紅粉贈佳人,物有所值。李敖是否算得上中國文化的活寶,我想在人文學術方面有一定造詣的人士,內心都有公正評價。與余英時、張灝、唐德剛、許倬雲等學術大師相比,李敖的學術成就單薄、蒼白而貧乏。他的文字充滿暴力、汙穢、色情、極度的自戀等負面因素,如果說要美化中文的話,他的文字是就是首先要進行美容的對象。他應當先拿自己開刀,將他文章中的戾氣和下流的成分清理幹凈,而以同情、悲憫和愛取而代之。


不義之財自然不會贈送給真正的義人。比如在中共的牢獄之中的作家師濤、楊天水、楊子立等人,他們才是中國的脊梁,他們才是為義受逼迫的人。然而,這些富豪們不會做雪中送炭的難事,只會做錦上添花的易事。他們的不義之財,來自於這個不義的社會制度,他們當然不會去支持和鼓勵那些挑戰這個不義的社會制度的同胞,他們當然不會期望中國社會變得更加公義和公正。


然而,我深信,這些富豪不可能終身侵占億萬不義之財。在中國民主化的進程當中,轉型正義將是一個不可或缺的環節。人民的土地終將回到人民的手中,人民的房屋也終將回到人民的手中。每一筆不義之財都逃不過未來民主政府的清查和罰沒,將成為慈善和教育方面的資金,重新回到千千萬萬被剝奪和被侮辱的民眾那裏。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