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陆冒脡陆脳脭脫脡脗脹脤鲁
揭习近平全球霸权野心,班农演讲特朗普迎战策略
余杰:殺人如草不聞聲─這個黨從未改變
中国大变局与“后基督教时代”的忧思 2018-04-01 14:35:31

中国大变局与“后基督教时代”的忧思
----浅谈胡适和苏晓康如何被“福音派”忽悠欺凌


王志勇牧师


目前中国文化面对“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欧美基督教文明也同样面对两千年未有之大动荡。对于中国而言,中国共产党已经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残暴统治已经使得中国文化成为赤裸裸的禽兽文化,邓小平所所提出的“黑猫白猫花花猫,抓住老鼠是好猫”这种荒唐的“猫论”使得整个中国毫不掩饰地陷入了赤裸裸地对权力、金钱和情色的动物本能式的追逐之中。变态的共产主义在中国大陆的崛起本身就是马克思、恩格斯所提倡的西方敌基督的物质主义在中国的得胜。中国共产党走的是 “全盘西化”的路线,只不过他们所奉为经典的马克思主义不过是西方文明中的渣滓,绝非西方文明中的主流和精英,然后他们再结合中国几千年专制文化中运用权术势的各种恶毒,利用现代高科技所提供的高效率的封锁和镇压装备,就形成成了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共产党用政治宣传这种欺骗方式、军事征服这种暴力手段夺取了中国。与此同时,欧美共产主义极左思想则是以更加隐秘的形式,也就是通过教育、媒体以及议会道路的模式,逐渐蚕食、颠覆欧美以圣经启示为根本的基督教文明,抹杀了圣经律法在教会和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甚至使得欧美社会逐渐进入“后基督教时代”。



当然,最需要责备的并不是共产党、中国社会和欧美左派,而是基督教会本身!正是因为教会丧失了光与盐的作用,各种各样的异端邪说才会趁机而起,乘虚而入,蛊惑人心,残害大众。而教会的软弱和败坏首先是因为教会本身在其教导方面脱离了圣经中的正统教训,尤其是在对待上帝的律法的心态和看法上。否定上帝所启示的 “圣洁、公义、良善”的律法的权威和效力(罗7:12),乃是导致教会内外各种无法无天的乱象的源头。一言以蔽之,中外文明的这种危机与败坏都是因为否定上帝的律法而导致的。正面而言:“没有异象,民就放肆。惟遵守律法的,便为有福”(箴29:18);反面言之:“你若不听从耶和华你上帝的话,不谨守遵行他的一切诫命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这以下的咒诅都必追随你,临到你身上,……你的性命必悬悬无定。你昼夜恐惧,自料性命难保。 你因心里所恐惧的,眼中所看见的,早晨必说,巴不得到晚上才好。晚上必说,巴不得到早晨才好。耶和华必使你坐船回埃及去,走我曾告诉你不得再见的路。在那里你必卖己身与仇敌作奴婢,却无人买”(申28:14-68)。



那些不信上帝、不信耶稣基督的人当然是在赤裸裸地与上帝为敌,否定、藐视、践踏上帝的律法,这对于他们而言是自然而然的,因为他们那未受割礼的心“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 8:7)。令人震惊和遗憾的是,那些自以为信靠上帝和耶稣基督的人也在如此行,自以为因信称义,实际上仍然是假冒伪善,核心体现就是他们用人的意见和传统取代、废弃了上帝的律法,这是耶稣基督曾经对那些假冒伪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发出的警告和责备,也是很久之前先知以赛亚向以色列人所指明的现实:“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太15:8)。此处的“这百姓”当然是指名义上已经成为上帝的子民的以色列人。他们当然对上帝有所敬拜,可惜只是“嘴唇上的敬拜”(lip service)!实际上,他们的心却是是远离上帝的,他们的心中没有对上帝真诚的爱戴和敬畏。这有什么标记呢?其根本标记就是他们用人的诫命取代、废除了上帝的诫命(太5:1-7)。第九节经文在原希腊文中是:ματην δε σεβονται με διδασκοντες διδασκαλιας ενταλματα ανθρωπων, 英文钦定本翻译为:But in vain they do worship me, teaching for doctrines the commandments of men。严格地翻译为中文就是:“他们确实是在敬拜我,但却是徒然无益的,因为他们一直所教导的教训不过是各种人的诸般诫命。”这节经文有三个要点,首先是在现象上承认他们确实敬 拜、尊崇上帝;其次就是在本质上指明他们的这种敬拜、尊崇是虚假的、徒然的;直接原因就在于他们的教导有问题!“他们所教导的是各种败坏的人的学说,由此 而废除了上帝的诸般诫命。” 当然终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心”是“远离”上帝的!因此在接下来的经文中耶稣反复所强调的是人心的问题(太5:10-20)。我们是否遵守上帝的律法,从来不是单纯地在外面和行为上遵行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心灵的问题,也就是我们的心灵是否真正地得到了重生,是否真正对上帝有敬畏、信靠和感恩之情。



人都有自欺欺人的倾向,因此上帝赐给我们律法,就是让我们揽镜自照,知道只有那些甘心乐意地爱慕、顺服上帝的律法的人,才是真正蒙选、得救、有福之人:“只是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自己欺哄自己。因为听道而不行道的,就像人对着镜子看自己本来的面目。看见,走后,随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惟有详细察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并且时常如此,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雅1:22-25)。值得我们注意和警醒的就是,自以为是上帝的子民的以色列人却一再忽略上帝的律法,正如今日许多基督徒所做的那样,因此,上帝在圣经中藉着先知一再发出感叹和警戒:“空中的鹳鸟知道来去的定期。斑鸠燕子与白鹤也守候当来的时令。我的百姓却不知道耶和华的法则”(耶8:7)。“以色列人不信真上帝,没有训诲的祭司,也没有律法,已经好久了”(代下15:3)。耶稣基督在登山宝训中也明确地强调:“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 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所以无论何人废掉这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又教训人这样作,他在天国要称为最小的。但无论何人遵行这诫命,又教训人遵行,他在天国要称为大的”(太5:17-19)。



祭司主要的责任就是教导上帝的律法,耶稣基督强调的门徒培训的忠心内容也是教导上帝的诫命(太5:19;28:19)。唯独通过严肃地讲解上帝的律法,然后宣布上帝在耶稣基督里的拯救,罪人才能知罪感恩,也知道自己当怎样行事为人。可惜的是,如今大多数所谓的传道人不讲上帝的律法和诫命,只是大肆渲染“个人见证”来感染、欺哄他人信主。当初胡适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就曾经遇到这样的现象,他在日记中记载说,1911年6约18日:“Father Hutchington说教,讲《马太福音》第二十章一至十六节,极明白动人。下午绍唐为余陈说耶教大义约三時之久,余大为所动。自今日为始,余为耶稣信徒矣。是夜Mr. Mercer演说其一身所历,甚动人,余为堕泪。听众亦皆堕泪。会终有七人起立自愿为耶稣信徒,其一人即我也。” 后来胡适又补记说:“此书所云‘遂为耶氏之徒’一层,后竟不成事实。然此书所记他们用‘感情的’手段捉人,实是真情。后来我细想此事,深恨其玩这种‘把戏’,故起一种反动。” 将近一百年之后大陆知识分子苏晓康在美国所遭遇的传教现象也是如此,没有人向他严肃地讲解上帝的律法和基督的真道,只是随随便便地奉上帝的名说他那因车祸瘫痪的妻子必要完全康复,甚至硬逼着他的儿子做出所谓的“决志”的祷告:“有个从洛杉矶来的华人牧师,硬是这样逼苏单:‘你要想救妈妈,现在就跟我信主,否则……’”! 这岂不是耶稣基督当初所责备的丑陋现象:“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太23:15)。



针对教会内外种种无宗无派、无法无天的乱象,雅和博经学旗帜鲜明地强调回归圣经,访问古道,回到上帝的神圣律法,回到先圣先贤用鲜血所见证的福音真道。当然,我们绝不是主张强调外在行为和仪文的律法主义,而是强调我们的心灵是否真正具有爱主爱人的心,是否真的已经被圣灵更新,发自内心地作耶稣基督的门徒,出于感恩之心遵行上帝的诫命,这就是雅和博经学所强调的“心学”的根本含义。写到此处,我的心觉得非常沉重。这样的信息有谁领受呢?这样的沉重有谁一起承担呢?我如今的研究和写作也仅仅是介绍性的,转眼就向五十岁奔去,华发早生,体能渐衰,内外交困,唯愿上帝怜悯施恩,赐给我充足的时间、资源和心力,使我能够完成对与上帝的律法的研究和写作,再次在教会中恢复主耶稣基督在“登山宝训”和大使命中所强调的教导上帝的诫命的托付和传统(太5:19;28:20)。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