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官方文书:文革中的杀人记录
彭德怀反动罪行七十五例
第一个红卫兵组织成立纪实 2004-04-26 13:20:39

《党史信息报》: 第一个红卫兵组织成立纪实

作者: 卜伟华 (推荐: 一读者) 2003年05月08日

学校出现反对派学生



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发表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从此开始,全国范围内的群众性批判运动不断升温,一大批学者、专家和他们的著作受到批判。

在这种形势下,清华附中的一些学生开始把与部分教师和学校领导之间的一些具体的意见分歧,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来认识。

1966年5月10日,骆小海写了一篇题为《从我校文化大革命的态度看我校是如何对待毛泽 东思想的》批判校领导的文章,指责学校不把毛主 席的书作为最高指示。

同日,万邦儒校长在全校大会上作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的动员报告。预651班许多学生认为校领导在报告中没有强调这场运动的深远意义,没有强调在运动中要自觉革命,没有强调树立毛泽 东思想的绝对权威,认为不强调这些,那就是假革命。

随着形势的发展,反对学校领导的学生不但没有被压下去,反而逐步发展、扩大,同情或支持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多。

5月29日傍晚,在圆明园遗址上,卜大华、骆小海、邝桃生、王铭、张晓宾、张承志等十来个学生在一起开了一个小会。与会者认为,为了迎接阶级斗争暴风雨的来临,为了更加有力地与校方进行斗争,有必要成立自己的组织,并一致同意将组织命名为“红卫兵”。这就是全国第一个红卫兵组织。

红卫兵运动拉开序幕

6月1日晚,根据毛泽 东的指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了北京大学聂元梓等7人的大字报。6月2日《人民日报》全文刊载,并发表评论员文章《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称北大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顽固堡垒”,北大党组织是“假共产 党”、“修正主义的‘党’”,号召群众起来彻底摧毁“黑帮、黑组织、黑纪律”。北大大字报的发表大大地鼓舞了刚刚组织起来的清华附中红卫兵。当时学校把教学楼五楼一个曾作为阅览室的大教室腾出来,专门作为全校师生贴大字报的场所。6月2日下午,一张署名红卫兵的大字报十分醒目地出现在五楼大教室。大字报的题目是《誓死保卫无产阶级专政,誓死保卫毛泽 东思想》。

这张大字报的下部留有一大块空白,是给同意大字报观点的人签名用的。当天签名的有一百多人。这是红卫兵的第一次公开亮相。6月5日,在一张题为《坚决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大字报里,红卫兵已经毫不客气地把清华附中党支部称为“近在身旁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修正主义黑线”了。

同工作组产生了分歧

6月1日以后,北京各大中学校都处于一种极度兴奋和忙乱的气氛之中。大中学生开始走出校门,各学校之间的串联越来越频繁。

6月8日上午,一些中等学校学生约三百多人来到清华附中,声援红卫兵。此后,红卫兵的名称很快就在北京许多学校里传开了,以红卫兵或红旗等命名的学生自发组织成批出现。

6月8日晚上,团中央派出的工作组进驻清华附中。工作组进校之初是全力支持红卫兵的,但不久即与红卫兵产生了分歧。6月21日,清华附中召开全校师生代表大会。在选举文化革命委员会的人选问题上,红卫兵与工作组发生了分歧。工作组要求革委会有广泛的代表性,应该吸收一些红卫兵以外的左派参加。红卫兵认为那是“拉夫”,会使革委会背“包袱”。在红卫兵的坚持下,清华附中文化革命委员会的成员全部由红卫兵担任。

6月23日,《中国青年报》发表社论《左派学生的光荣责任》,强调在文化大革命中团结大多数的问题。红卫兵认为这篇社论只讲团结,不讲斗争,是折中主义,决定公开进行反击。6月24日,红卫兵在教学楼一楼门厅贴出大字报,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无产阶级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

红卫兵的行动使工作组大为恼火,工作组认为,《无产阶级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这张大字报,“实际矛头是指向工作组的。”

当时正值北京新市委书记李雪峰提出“反干扰”的要求后不久,许多反对工作组或给工作组提意见的人被当作“与工作组争夺领导权”的“坏人”,而受到批判,一些学校的红卫兵组织被宣布为“非法”。但清华附中红卫兵此时士气正旺,并没有在这样的形势下退缩,他们于7月4日又贴出《再论无产阶级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的大字报。

7月27日,海淀区召开中学生代表大会,江 青等人到会支持学生反对工作组。消息传来,清华附中红卫兵决定将与工作组的矛盾公开。当晚在校内贴出《向清华附中工作组的错误言行猛烈开火》的大字报。

毛泽东表示热烈支持

7月28日晚,中央文革小组在北京展览馆电影厅召开大会,宣布撤销海淀区各中学工作组。清华附中红卫兵代表骆小海、邝桃生在大会上宣读了《无产阶级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和《再论无产阶级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两篇大字报,并将两篇大字报稿和一封短信交给了在主席台上就坐的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江 青,请她将大字报稿和信转交给毛 主席。江 青当场答应一定给带到。

8月3日,中央文革副组长王任重在钓鱼台约见了清华附中红卫兵的代表王铭和卜大华,将毛泽 东8月1日写给他们的信传达给红卫兵。毛泽 东在信中对清华附中红卫兵表示热烈支持,信中说:不论在北京,在全国,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凡是同你们采取同样革命态度的人们,我们一律给予热烈的支持。

毛泽 东的这封信,在当天就作为一份重要文件印发给刚刚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尽管没有正式发表,这封信和8月5日毛泽 东写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还是很快就传遍北京,传遍全国,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震动。此后,红卫兵组织不但在北京各中学得到迅速发展,而且在各高校、机关也开始有了发展。

8月18日上午,在天安门广场召开了有首都和全国各地师生参加的百万人的“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毛泽 东出席了大会。

8月19日,各大报刊在发表大会消息的同时,在头版显著位置刊登了毛泽 东身着军装、佩载红卫兵袖章的大幅照片。“8·18”大会以后,红卫兵运动风起云涌,遍布全国城乡。

《党史信息报》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