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刘宗正:文化大革命
林彪长女林晓霖,文革中的父女恩仇
"刘三姐":"文革"中我差点被枪毙(图) 2005-03-19 01:33:03

"刘三姐":"文革"中我差点被枪毙(图)

 
    "刘三姐"黄婉秋:"文革"中我差点被枪毙[组图]

    刘三姐:文革"中我差点被枪毙">

     新编歌舞剧《刘三姐》就要在下月底来京在解放军歌剧院隆重上演了,听惯了“山歌好比春江水”的观众到时候又可以一饱眼福和耳福了。在刚刚落幕的全国“两会”期间,记者采访了当年电影《刘三姐》中“刘三姐”的扮演者黄婉秋女士,听她讲述了银幕上下鲜为人知的感人往事。

    一部戏让人们记住了我

    有人开玩笑地说,“你们广西计划生育搞得好,几十年来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这足以说明《刘三姐》的艺术标高可以说在广西是其他剧目根本无法超越的。而对于黄婉秋来说,这也是她人生中的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峰,因此电影《刘三姐》之后,还有很多人找她拍电影,但是很多都被她婉言拒绝了。她说:“我实在不想演,因为我无法超越自己塑造的这个角色。说实话,‘刘三姐’可以说浓缩了我一生青春年华,因为在这部电影放映之后不久就遇到了十年动乱,等我被解放出来已经三十多岁了。不过,有些演员演了一辈子没有让人家记住,我只演了这一部戏就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很幸运。”说这话时,黄婉秋的眼中流露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黄婉秋说,当年一位香港观众曾经看过99场《刘三姐》,写过99篇心得寄给她,还说要看过100遍之后再写心得。不过,十分遗憾的是之后不久“文革”就开始了,而这些珍贵资料也都遗失了。

    刘三姐:<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wenge>文革</a>中我差点被枪毙

当年广西剧展只演《刘三姐》

    如果今天举办戏剧展演,可以说是丰富多彩五花八门,不仅题材广泛,而且剧目繁多。但据黄婉秋回忆,1960年,为了搞出一部精品来,广西无论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几乎所有剧团都在排演《刘三姐》,据说当时有100多个“刘三姐”,所以即便是广西的剧展,所有剧团也都演这一出戏。为期一个多月的汇演,天天在演《刘三姐》。因为剧目相同,所以演出顺序只能靠抓阄来决定。当时的剧目虽说相同,但是有两种不同版本的结局,一个是跳崖,还有一个就是传歌。在集中了所有剧团的精髓之后,最终形成了一个相对完美的版本进行全国巡演。

    “刘三姐”是华人“统战部长”

    黄婉秋说,在东南亚《刘三姐》几乎家喻户晓,其中的歌曲更是人人都会唱。1980年,她随团出访东南亚,听说《刘三姐》要来,当地很早以前票就卖光了。由于安全问题,黄婉秋和她的同行们没办法和当地群众交流,很多观众隔着很远就冲着他们乘坐的车唱山歌。看着热情的观众,黄婉秋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已故永芳集团的董事长姚美良先生生前曾经到广西会见黄婉秋,他说自己七岁就开始暗恋“刘三姐”,他曾经一下子看了十遍。姚美良先生把“刘三姐”称为“华人最大统战部长”,从《刘三姐》上演以后,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开始团结了。

    一观众为看《刘三姐》被判15年

    在采访中,黄婉秋女士给记者讲述了让人震惊的故事:当年,这部电影已经名扬四海,但是有的国家却由于种种原因看不到《刘三姐》。于是,一位外国影迷不得不到邻国去看,而且还组织了一帮观众集体前往。回去之后竟然被当局以“煽动罪”判处15年徒刑。1998年,应当地客家联谊会邀请,黄婉秋去出席一个晚会。会上,联谊会会长请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介绍给黄婉秋,这就是因为看《刘三姐》而坐了15年牢的那位观众。当时随黄婉秋一同出访的一位广西文化官员问那位观众:“你后悔吗?”他回答:“我不后悔,因为我爱刘三姐。”

    放映《刘三姐》马先生发了财

    电影《刘三姐》背后的故事实在太多了,或许你不相信有人还靠它发了财。黄婉秋告诉记者,1980年,新加坡有一位马先生几乎倾尽家财从香港联谊公司买了一个《刘三姐》的电影拷贝,这对于他来说几乎是赌博。之后,他花钱在报纸上做了一个彩色的巨幅电影广告,这在当时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此前从来没有人用彩色广告做电影宣传。没想到,他非但没有赔钱而且还在之后的放映中发了财。1998年,黄婉秋到新加坡见到这位马先生,此时他已经躺在医院病入膏肓了。马先生告诉黄婉秋:“为了感谢当年您的电影为我挣了钱,我还给您买了块金表。”不过,时隔十八年这块表已经不知踪影了。据说就在黄婉秋离开20分钟后,马先生就撒手人寰了。马先生的儿子感慨地说:“他就是为了等着看你一眼。”

    刘三姐:<a href=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wenge>文革</a>中我差点被枪毙

演舞台剧比拍电影容易得多

    拍电影要比舞台上表演困难得多,这是黄婉秋出演电影《刘三姐》的最大感受。黄婉秋说:“在舞台上表演,因为是按着剧情发展,到什么时候唱什么非常连贯,同时还有很多角色和你配戏,和你交流。等到了片场就不一样了,你拍的时候别人休息,你只好对着空镜头把它当成莫老爷去想象去酝酿情绪。”演惯了彩调剧《刘三姐》的黄婉秋,在舞台上用惯了兰花指和台步,在拍电影的时候也改不了这些习惯。导演对她说:“你在生活中也这样吗?”在导演循循善诱的指导下,黄婉秋终于演活了一个传世的角色“刘三姐”。

    “文革”中我差点被枪毙

    “成也刘三姐,毁也刘三姐。我一生的悲欢离合和‘刘三姐’是紧紧连在一起的。”谈到刘三姐,黄婉秋感慨万千。从17岁演《刘三姐》走红,到20岁时“文革”开始,电影《刘三姐》成了当地批判的“大毒草”,黄婉秋从演员变成了“运动员”。从那时起,“刘三姐”变成了“扫大街的”。同时,批判、游街甚至侮辱等各种厄运时刻都伴随着她,噩梦般的日子一直延续了很多年。据黄婉秋介绍,当时的派性斗争非常激烈,因为公检法机关都被砸烂了,所以很多人根本用不着审判就成了这种斗争的牺牲品。“我当时差一点被枪毙。”黄婉秋说到这儿简直有些不寒而栗。有一天夜里,一帮人把她拉到一个刚刚枪毙人的地方,要她交代罪行。最后对方吓唬了一下竟然把她放了,让她虚惊一场。

    “刘三姐”老树发新芽

    那时,从当红的演员到“坏分子”,人们开始对黄婉秋敬而远之。不过这时有一个人开始注意她,并锲而不舍地追求她,他就是和黄婉秋在一个团的同事、小她六岁的何有才。“他比我小,我自己又比较传统。当时虽然感觉到他对我的默默关心和支持,但我一时间没有接受他。他却锲而不舍,以持之以恒的关怀和体贴深深打动了我,终于我们在1972年完成了婚礼。”多年来,何有才一直在默默地支持着黄婉秋的事业发展。2002年,黄婉秋进行了二次创业,他们夫妇俩在桂林共同开办了“刘三姐景观园”景点。每天,黄婉秋都要登台演唱自己的成名作品《山歌好比春江水》等歌曲,有时候全家一齐上阵共同高歌一曲。黄婉秋说:“和艺术结缘,和刘三姐结缘是我一生的幸运,刘三姐是永恒的。”(张学军/文并摄)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