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人兽嬗变--我的一段文革经历
“文革五大学生领袖”现身在何处
张春桥秘密离婚记 2005-04-26 10:42:51

张春桥秘密离婚记


◆娶叛徒文静做老婆


  张春桥的妻子文静(原名李淑芳),1916年生,皮肤较黑,短发,戴浅黄色眼镜,女学生打扮。李淑芳在天津读书时加入共青团,抗战爆发后入党,1942年到晋察冀根据地党校学习,1943年被分配到北岳区党委宣传部任宣传干事。她常给《晋察冀日报》投稿,字写得很好,由此认识了张春桥。恋爱时,张春桥26岁,李淑芳27岁。


  李淑芳在1943年日军大“扫荡”时被捕,押到石家庄后叛变,进宣传班写反动宣传品,并参加反动广播和宣传演出。后来,时任《晋察冀日报》副总编辑的张春桥与李淑芳联系上,安排她进报社当编辑,改名文静。抗战胜利后,他们在张家口结婚。文静没有交代其叛变行为,但很快被组织上掌握。虽经反复审查,但碍着张春桥的面子,文静还是被安排在上海市委办公厅工作。


  张春桥背靠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这棵“大树”,他的文章又得到毛泽东赏识,因此官运亨通,一路攀升。从上海市军管会新闻出版处军代表、华东新闻出版局副局长、解放日报社社长兼总编辑,到中共上海市委文艺工作部部长、宣传部部长、市委常委、市委书记处候补书记,“文革”前当上了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索是张春桥点燃的,批判《海瑞罢官》的文章虽由姚文元执笔,但却是张春桥和江青在幕后策划,江青水平不高,“智囊”还是张春桥。在揭发刘少奇派工作组和上海“一月夺权风暴”中,张春桥都立有“大功”,要不怎么能升到上海市委第一书记的宝座上呢?张春桥一路高升,文静摇身一变,成了上海市“第一夫人”,于是,她不再隐姓埋名,开始频频露脸。


  ◆想与文静一刀两断


  虽然文静早被宣布为叛徒,却一直打而不倒。上海市委组织系统的几个负责人,偷偷调阅了文静的历史档案。张春桥盛怒之下,撤掉了他们的职务,并当场把文静的档案锁进市委的铁皮箱,贴上封条。尽管如此,文静的叛徒问题还是不断外泄。中共九大后,张春桥当上中央政治局委员,随后,文静从上海的公众场合彻底消失。


  以后,文静的历史问题就成了张春桥的一块“心病”。在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的扩大会议上,一个造反派头头想讨好张春桥,说“张夫人”可以作为市革命委员会成员的候选人。张春桥勃然大怒,当场痛骂。造反派头头莫名其妙,拍马屁怎么拍到了马蹄子上?其同伙徐景贤明白,张春桥打算与文静一刀两断了。


  文静给张春桥生了四个孩子,三女一男。张春桥爱抽烟,也喜欢喝酒,文静也抽烟喝酒陪着他。张春桥夜间工作时,文静通知厨师做夜餐。张春桥决定与文静保持距离,完全是出于政治原因,“九一三”事件后,从王维国(上海空四军政委、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那里搜查出有关文静的大量材料。1972年秋,张春桥从北京回到上海后,没有回家住,而是住在了上海兴国路招待所。


  ◆向中央写报告决定离婚


  1973年9月,周恩来陪法国总统蓬皮杜到上海访问,邓颖超也来了。邓颖超到康平路大院进了王洪文家和姚文元家,还进了徐景贤家,却偏偏没进张春桥家。这可非同小可,大院里连小孩子都在议论。一连几天,文静都关着门。过了一段时间,王洪文陪外宾到上海,找马天水、徐景贤和王秀珍密谈。王洪文说:“我这次来,专门告诉你们一件事,就是春桥同志决定离婚了。最近,他正式向中央写了报告,中央也同意了……文静那里,春桥同志自己会告知。考虑到影响,这个消息不必对外宣布。”


  中共十大预备会议上,张春桥飞黄腾达,担任了中共十大主席团秘书长。中共十届一中全会上,张春桥当上中央政治局常委。后来,邓小平任解放军总参谋长,张春桥担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邓小平是第一副总理,张春桥是第二副总理。


  1975年,姚文元的妻子金英和三个孩子搬到了北京;王洪文调到中央后,妻子崔根娣和孩子们每年都到北京探望;可文静从来没有去过北京。一直到1976年10月,整整四年,张春桥没有再回过上海一次。


  ◆飞黄腾达后欲找“伴”


  1976年2月25日,中央在北京召开“批邓”的打招呼会。会后,张春桥把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叫到钓鱼台九号楼长谈。钓鱼台九号楼是张春桥的住所。谈话快结束时,张春桥似乎不经意地说,我这里需要一个秘书,你们看看上海有没有合适的人?5月16日,上海方面庆祝“文化大革命”发动十周年,徐景贤收到张春桥寄来的一封密信。剪开信封,是一张白色道林信纸,信中写道:


  景贤同志:送来的材料收到了。老实说,我要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秘书,而是想找个伴。关于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这几年来,有时想,反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杀头了,何必去想这些事情呢?但有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于是又想起了这件事……


  原来张春桥不是找秘书,而是找“伴”。


  踏破铁鞋无觅处,上海市文教系统某机关开会,“她”的发言引起徐景贤的注意。这位“她”,口齿清楚,言辞敏捷,有独到见解,但又不张扬。徐景贤决定在适当的时候向张春桥推荐。然而此后几个月,不幸的事情一件接一件,毛泽东病危、唐山大地震、毛泽东逝世,徐景贤虽然到过北京,却始终没有机会与张春桥从容长谈。9月21日,徐景贤约张春桥下午面谈。两人在交谈中,谈到了“她”的情况,张表示可以考虑。10月1日,徐景贤通过有关部门,调来“她”的人事档案。为避免猜疑,还同时调了另外三四份档案。


  ◆出狱后仍和文静共度晚年


  10月6日上午,徐景贤把“她”的档案装进大信封,密封后交市委机要交通员直送中央办公厅。然而就在当晚,张春桥被捕。


  1981年1月,张春桥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改为无期徒刑,20多年后获释。因为当年和文静离婚虽经中央批准,但没有公开,所以张春桥出狱后仍和文静共度晚年。(摘自《党史博览》4.2舒云/文)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