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鄧小平兩面三刀,不準劉伯承生前平反,劉帥女劉彌群有話說
劉志丹高崗饒漱石之死都是政治謀殺性質, 鄧小平向毛澤東告密
黄永胜玩女人成瘾,整人成了职业病 2014-08-10 00:13:34

黄永胜玩女人成瘾,整人成了职业病


黄永胜作战有勇有谋,但却爱沾花惹草,见女人就爱,虽 职务不断升迁,但玩女人的爱好一直不减。在抗战十分紧张之时,他还与一个地主的女儿打得火热,为此受到聂荣臻的严厉批评。正是因生活作风问题,他感到没脸 见人,想调到别处,正好第二野战军成立,黄永胜担任了热辽纵队司令员。1946年8月,承德失守后,黄永胜纵队划归东北民主联军建制,黄永胜从此投奔在林 彪的门下。进城后,罗荣桓元帅发的最大的一次火,就是为黄永胜玩女人发的,说他这么大年纪,这么高职务,还是不改,还是不要脸了?


(二)整人成了一种职业病


1967年4月,“文革”“二月逆流”之后,军队中一 小撮人开始反对老革命家,谋取军权。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来到北京。一到毛家湾,林彪热心接待老部下。他启发性地问道:“对于当前部队和地方某些群众组织 的关系比较紧张,你看应如何处理?” 黄永胜不假思索:“我看就是重申八条,贯彻八条。支持八条中的不准以任何借口冲击军事机关,不准随意揪斗军队领导干部。”


林彪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说道:“只靠八条是 不解决问题的,现在需要有新的东西,向全国发出一份新命令,规定几条。”黄永胜连声附和。很快,林彪炮制的“十条”出笼了,几天之内就发到全国各地。“十 条”的发布等于是给冲击部队的群众组织火上浇油,这正好符合林彪唯恐军队不乱的意图。


5月27日,黄永胜回到广州后,伙同政治委员、第二书 记刘兴元组织专案小组,开始迫害军区领导干部,制造了文年生、相炜、江民风、陶汉章反革命冤案。 不久,黄永胜一伙又制造了“广东地下党”冤案,受到诬陷迫害的达7200人之多。其中包括我党早期著名农民运动领袖彭湃烈士的母亲、儿子以及烈士的侄儿、 堂弟、堂侄等。


黄永胜进京后不久,就主持总参党委扩大会议,在会上 说:“总参出了不少坏人,有黄克诚、罗瑞卿、张爱萍、王尚荣,现在又出了杨成武”。12月25日,他在听取总政军管小组汇报时说:“你们要交待政策,利用 矛盾,分化瓦解,各个击破”,“总政是水浅王八多”,“总政情况复杂,是阎王殿,是几代招降纳叛的地方,是阶级斗争复杂的地方。


在此期间,黄永胜以总参谋长和军委办事组组长的身份,秉承林彪旨意,成立材料组,罗织罪名,并且停发军委几位副主席的文件,收缴中央军委的全部印章。他在总政制造冤案792起,受诬陷迫害的达839人,其中军以上干部52人。


与此同时,黄永胜在林彪的指使下,歪曲历史事实,诬陷聂荣臻是“华北山头主义”后台,11月他又说:“每一个大转折总有些人出来反对主席的正确路线……聂荣臻这一辈子也没有干什么好事。这些人是不会死心的,一有适当的气候就会起来搞名堂。”


1968年5月,黄永胜在对贺龙专案组人员讲话时,大 肆鼓动说:“贺案很重要,他是大土匪,大军阀,大阴谋家。这案很大,面很宽,有很多人,要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努力。搞案子本身就是一场阶级斗争,要把埋在身 边的定时炸弹挖出来,要猛打穷追,要团结一致,共同对敌……”他还扣压了贺龙元帅写的8封申诉信。


最惨无人道的是1968年8月,黄永胜与吴法宪召集罗 瑞卿专案组开会,传达林彪对罗瑞卿的诬陷,说:“罗瑞卿是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十分狡猾,可恶至极”。他还在原罗瑞卿专案组写的一个关于推迟罗瑞卿手术 治疗的报告上批示“同意”,赞同对罗瑞卿进行不间断的审讯和斗争,待秋后再动手术。这使将军的左腿失去了安装假肢的可能,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了极大摧 残。在处理彭德怀一案中,黄永胜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