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遭槍殺共特遺言:中共絕對不信任任何人(圖)
毛澤東扶植劉少奇、林彪為接班人 再將他們打倒
姚文元回忆录揭秘:毛泽东授意在他身后拥立江青(组图) 2016-05-26 18:46:09

姚文元回忆录揭秘:毛泽东授意在他身后拥立江青(组图)

作者:耶子

这是我们这一代非常熟悉的事,被披露的“真相”,其实也是我们这一代心知肚明的事,只是通过姚的“真相”再验证一下而已。一个以谎言为职业精神支柱的人开始说实话了,是不是让人百感交集呀?!

所以普世价值是整个人类永恒的价值观。


“最后的四人帮”姚文元出狱后曾撰写四十二万字的回忆录,被封杀之后,又写了一部五万多字的《回顾与反思》,披露了毛泽东在最后日子里以及文革当中的一些历史真相。虽是一家之言,但作为文革中的重要政治人物,姚文元笔下的若干历史真相着实令人震惊。


姚文元在北京的一个特别法庭

1980年12月8日,据消息可靠人士透露,他对国家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980年12月19日,姚文元在北京向最高法院提出了他的最后一个陈述。

姚文元出狱后的两个愿望

姚文元是中共六、七十年代红得发紫的笔杆子,“无产阶级理论家”。在文革浩劫高潮时期,毛泽东更封姚文元为“南姚(文元)北戚(本禹)”。文革期间,他一直主管中共的“宣传口”。

一九九六年,姚文元获释后,先后在上海市的川沙、青浦隐居,研究中国历史、中共党史,还画画写生。一九九八年六月,姚文元提出,在有生之年有两个愿望:能出回忆录,能重新入党。二○○一年九月,中央有关部门曾准许姚文元出版回忆录,但要送中宣部审核,不准由海外出版。

姚文元撰写回忆录,经过四稿,已搁笔,共四十二万字,从一九五六年写到一九七六年他被捕的一刻为止。

五百万买断姚文元回忆录版权

姚文元撰写回忆录的消息传出去后,国内有二十多家出版社盯着,香港也有几家左派出版社开出高价。最后,大陆有三家半官方出版社要以五百万元买断版权。

他的回忆录完稿后,交有关方面审核,但一直拖着无下文。据知,江泽民对此有过指示:不宜出版。生活有困难,可提高补助。从此,姚文元每月有四千元人民币的养老费,还配备了一名警卫兼职工“照顾”他。

当局对姚文元回忆录的“五不准”

到了二○○二年初,有关部门就姚文元回忆录的出版提出了“五不准”:不准公开没有解密的党、政、国家机密;不准公开党和国家已故领导人的私人问题;不准公开会引起社会争议,被国际反华势力利用,危害国家声誉的资料;不准公开无法核实真伪的敏感政治问题;不准公开发行。

姚文元新撰《回顾与反思》爆历史真相

姚文元在回忆录被禁后,去年冬天又向有关部门提出要求,就本人亲身经历,所参与、所见的历史事实,能以回顾、叙事的形式写下来。他的这一要求获准,还为他配备了一名资料助理员。

姚文元用了近八个月的时间,写了五万多字的《回顾与反思》,并澄清了若干重要历史事件的真伪。其中爆出了若干历史真相,实际上这是他回忆录的简本。

以下是该《回顾与反思》的部分内容。

毛泽东对林彪外逃事件的反应

毛泽东在获知林彪乘飞机外逃苏联时,还不全信,他叫总理(周恩来)再了解进一步情况。等到林彪乘飞机外逃已四个多小时,警卫部队找不到林彪后,总理作第三次报告时,毛泽东还半信半疑,对在场的政治局委员说:“他(林彪)会害怕我不能容留他,要走人。”毛仰望着天花板长叹一口气,说:“高,高超!我被他骗了,骗了二十二年。你们都被骗了!不要做事后诸葛亮!”毛泽东还指着周恩来、江青责骂:“一个总理,一个我老婆,都把副主席抬得天一样高,我也受你们的骗了。”

姚文元写道:林彪事件后,毛泽东一度精神恍惚,摔东西,骂人,驱赶身边的工作人员。有时,唯有周恩来安排李敏、李讷由张玉凤陪着,去安慰父亲(毛泽东),才能使毛泽东的情绪平静些。

毛泽东对周恩来追悼会的意见

姚文元写道:一九七六年一月,周恩来逝世,要开追悼会。毛泽东批示,由政治局拟一个意见。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朱德等表态,请毛泽东出席;华国锋、陈锡联、吴德、纪登奎、王洪文、我(姚文元)表态:请主席酌情;江青、张春桥、汪东兴表态:反对主席出席。

毛泽东在政治局讨论的意见上,圈了华国锋、陈锡联等人表态的意见,批上“好”字。在决定谁主持追悼会时,又争持不下,请示毛泽东,毛泽东说:“争什么?还是由总理的亲密战友加同志主持好。”亲密战友加同志,指的是邓小平。

毛泽东对“四五”天安门事件的反应

七六年清明的天安门事件,毛泽东看了简报,派了秘书到天安门了解情况后,说:“悼念总理,歌颂永不翻案的人,剩下的我就是现代秦始皇了”;“不要瞒我,矛头是对着我的,在清算我二十七年的债!谁说没有政治后台?这个政治后台,你们都怕他嘛!他有社会基础,有军方保护。”

姚文元证实,对七六年清明天安门事件的定性、镇压,都是由毛泽东决定的。

关于对邓小平的处理决定

中央政治局在讨论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时,叶剑英不表态,朱德离开了会场。在讨论开除邓小平党籍时,叶剑英起身说:“开除?把我也一起开除吧!”说罢就离开了会场。李先念不表态。华国锋、陈锡联、吴德、纪登奎提出:要请示毛主席。

毛泽东在政治局讨论纪要上,圈了叶剑英,批上:是在指责我。圈了李先念,批上:还是给我面子。圈了华、陈、吴、纪,批上:意见相同,我还活着,留在党内。

关于总理人选

姚文元写道:中央政治局在讨论总理人选时,提出了三个人:华国锋、李先念、张春桥,还提出增补江青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是汪东兴提名,报送主席的。毛泽东圈了华国锋为总理,并加上“第一副主席”,圈掉李、张、江青,同时打“□”。毛泽东还召见汪东兴、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和我,说:“谁提江青为党的副主席?我看不是真诚,是汪还是张提的?谁提是谁在害她,逼我早死,你们要拥江,也得等我死后。”



关于对黄、吴、邱、李的处理

姚文元还爆出史实内幕:林彪“九·一三”事件后,中央政治局曾讨论如何处理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李作鹏四人及其他随从的问题,都无主意,请示主席。毛泽东说:走资派、叛徒、内奸、工贼、现行反革命,都能处理、解决,对军事政变集团、投向北面敌人的一伙,还处理、解决不了?军事法庭被砸了,为什么不送军事法庭审判?毛又指示:判黄、吴、邱、李死刑,也不过份。毛泽东还问了多名老帅,老帅对林彪无好感,但也不赞同判他们死刑。后来,四十多名将军的意见也基本一致,认为这四个人“罪不致死”,要求“养起来”,甚至也有的将军提出:指控他们政变、谋害,都缺乏证据,要求调查、核实。

毛给华国锋写“你办事我放心”子虚乌有

姚文元还爆出:“九·一三”林彪事件,在中央公布的资料中,掺了很多假,有的是根据当时政治形势需要而编汇的。因为当时有过决议:一切要从维护毛主席形象、绝对权威,维护毛泽东思想、维护文化大革命、维护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几大原则出发。

姚文元爆出:关于毛泽东给华国锋写的“你办事,我放心”,事实上并不存在,是虚构出来的。

毛为身后事忧虑

姚文元爆出:毛自从林彪事件后至临终,常忧虑他死后老帅们会造反,出现中国军中的赫鲁晓夫,怎么办?

姚文元又写道:毛泽东曾多次提及身后班子的名单:党主席,江青;总理,华国锋;人大委员长,王洪文或毛远新;军委主席,陈锡联。毛还将这一名单,询问了政治局委员们的意见。

2006年1月6日新华社发出以下不足百字新闻稿:

“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姚文元因患糖尿病,于2005年12月23日病逝。

姚文元,男,74岁,于1981年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十八年恍如隔世:姚文元出狱的前前后后

1996年1月,姚文元刑满出狱。他站在那间他蹲了十多年的牢房里,看了看四周,对着屋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脱下身上的囚衣,换上了家里人早已送来的一套新中山装。

狱警打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铁门。姚文元对狱警说:“这么多年,真麻烦你们了。”狱警严肃地说:“不要客气,回去后好好想一想,以后可不能做那些坏事了。”姚文元点点头连说:“说得对,说得对!”他提着自己在监狱里的东西,跟着狱警到了监狱的办公室,办理完了一切出狱手续,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高兴地向大门外走去。此时,家里的人早已在大门外面接他来了。

姚文元在亲人们的陪同下,提着东西来到北京火车站,购买回上海的火车票。这位昔日出门时都是前呼后拥的中央政治局委员,这时在排队的人群中,将头上帽子压得低低的,生怕有人认出自己。当火车在上海火车站停靠,姚文元下车看到自己的妻子金英时,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不觉长叹一声:“唉,这真是十年一梦啊!”
被捕时的情景

姚文元是在被通知到怀仁堂开会时被捕的。那是1976年10月6日下午3点钟的时候,机要秘书郭木文将一份紧急通知送到了他的办公桌上。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根据华国锋同志的建议,兹定于10月6日晚8时在怀仁堂二楼召开政治局常委会。主要议程:

一、审议《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清样;

二、研究毛主席纪念堂的方案和中南海毛主席故居的保护措施。

因部分文献需要改动,请姚文元同志列席会议。

中共中央办公厅

汪东兴(签字)

1976年10月6日

姚文元此时既表示怀疑,可又不愿放弃有可能升为“常委”的机会,为了稳妥,便决定找一下张春桥,再将情况弄清楚。他来到了张春桥住地,知道张春桥同样也接到了一份会议通知。姚文元怀疑这次会议是一场“鸿门宴”。他刚谈出自己的想法,一向被尊敬为军师的张春桥却笑他太多虑了,并当场指点他说:“你为何不能参加呢,现在你不是常委,可十年前你是什么,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现在已经在政治局干了这么多年,事物从来都是发展的嘛!”

接着,张春桥又举起几根手指说:“这4个行吗?怎么也得是个单数。”姚文元了解到,这次会议没有通知江青参加,这使他放了心。

姚文元就在这种复杂而多虑的情况下,于7点40分从家里驱车前往怀仁堂开会。姚文元是继张春桥、王洪文之后最后一个来开会的。他被人领到东廊的休息室。这时,中共中央警卫局政委武健华走进来,向他宣读了中央决定。

当听到宣读后他并没有像王洪文一样穷凶极恶地向对方扑去,而是表现得很平静,没有反抗,也没有争辩,只说了一声“走吧”。早已做好准备的行动人员,此时竟没有了“用武之地”,就领着姚文元出了大门。

无法辩掉的罪责

可以说,在林彪、江青这两个反革命集团受审的十名主犯中,没有哪一个有姚文元如此的“辩护本领”,也没有哪一个敢在法庭上,公开将自己罪责说成只是“工作责任”。对于这一点,林彪那伙耍枪杆子的不必说,就连姚文元之前耍惯了笔杆子的陈伯达,此刻也望尘莫及。

在法庭上公诉人指出:“……姚文元同张春桥、王洪文诬陷、迫害陈丕显、曹获秋等,是为了巩固他们在上海篡夺的权力,把上海变成他们反革命活动的基地,决不是什么工作责任,而是他们蓄意犯罪。”

公诉人发言后,审判员问辩护律师对被告人还有什么要发问的。

姚文元的辩护人名叫韩学章,是一位深通法律的女律师。

韩学章问姚文元:“你诬陷上海市委书记、市长曹荻秋同志是叛徒,你跟张春桥是怎么商量的?是怎么定下来的?”

姚文元是一个“聪明人”,他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对辩护人提出的问题答道:“关于曹荻秋的问题,我没有跟张春桥专门讲过……在叛徒问题上没有进行过什么指使人策划或者专门要他们定为叛徒……我画过圈,我没有蓄意要一定迫害他,但是定为叛徒是错误的,我这一点要负责任。”

惯于玩弄文字游戏的姚文元在这里用了几个很特别的程度副词。在谈到与张春桥共同密谋迫害曹荻秋时,他用了“我没有跟张春桥专门讲过”,这里的“专门”二字很值得研究。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就是他没有否认自己参与迫害曹荻秋这个事实,曾讲过这个问题,但不是专门讲的,就不存在蓄意迫害,一般的工作上讲一讲,你如何定罪?

另一点就是他说自己“没有蓄意一定要迫害他”,这里的“一定”也用得很有分寸。因为迫害已是事实,但也只是“画过圈”,属于一般的工作问题,并不是自己“一定”要这么做,罪行自然不同了。

还有在最后,他也只承认“这一点要负责任”。原上海市委在张春桥的控制下,马天水等人把持原上海市委常委通过的诬陷曹荻秋同志的所谓“审查报告”……上报中央之前,先直送北京给张春桥和姚文元等人,经他们“审查”圈阅,并根据他们所定调子修改后,才能正式上报党中央。

由此不难看出,姚文元无论如何狡猾地为自己辩护,他在迫害陈丕显、曹荻秋,参与篡夺上海市委大权的反革命行动的罪行是无论如何都赖不掉的。

在狱中家事突发

姚文元被特别法庭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

在入狱后,他不像江青一样大吵大闹,也不像张春桥一言不发,他总是装出一副老实改造的样子,每天读报、看书、写检查、谈自己的认识,要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划清界线。

除此之外,为了表现积极,他还根据报上得到的消息,不断向监狱方面提出各种有关国家大事的建议,并要他们向中央政治局转达。这其中最可笑的是,当他看到报上登的全国人民生活富足了,家家丰衣足食,很多人家过年时都是大米白面猛吃时,就向监狱方面提出,这样可不行啊,这样搞几年就会没有粮食吃了,得有个计划,发个票进行限制。请你们赶快代表我向中央政治局同志们转告一下,提醒他们,我们还是要艰苦奋斗,对粮食要有计划,不能这样敞开肚皮来吃啊!

在服刑的时间里,姚文元还遇到了烦心事,那就是家里的财产纠纷。姚文元的父亲姚蓬子病逝,留下了一笔遗产,1986年,姚文元母亲周文修为继承姚蓬子的遗产扯起了风波,家里为此闹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是要姚文元这个亲儿子表态。

事情终于通知了正在服刑的姚文元,此时的姚文元需要的是自由,对于财物之事早已看穿,于是他写信给妻子,动员她在这个事情上对母亲让步。

由于姚文元表现了灵活的态度。这件闹到了监狱的家事,最后终于平息。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