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文革时期与现在统计数字的可靠性比较
林彪长女林晓霖自爆文革中的父女恩仇
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在“文革”中的表现 2004-06-11 14:25:00

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在“文革”中的表现
【世界民意网6月11日】

如果深查一下刘京的文革表现,善良的人们会吃惊地发现:这位六十岁左右的“610办公室”的副主任,文革中便是煽动所谓的“阶级仇恨”,把数百名无辜的师生打成“右派”、“游鱼”的心狠手毒的有中共高干背景的青年法西斯。

更有甚者,刘京和“血统论”的主要倡导者谭力夫一起,公开贴出大字报要把“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写进中共的党章法律。1966年文革开始,刘京是北京工业大学三系的学生。仗着高干子弟的背景,他很早便被工大党委发展成为学生党员。然而,刘京和他同样有高干背景的同系同学谭力夫一样,在政治上都早已经是野心勃勃的了。1

966年6月刘少奇和邓小平派遣以杜万荣为首的工作组进驻工大,他们立即意识到这是他们在政治上飞黄腾达的机会。对于一手培养他入党的旧党委,刘京立刻组织了一帮高干子女把他们打成“黑帮”,并昧着良心指责工大党委“歧视和迫害干部子弟”。在工作组的培养下,刘京成了工大“文化革命委员会”的主任,谭力夫则当上了红卫兵总队长,一时间成了工大校园里炙手可炎的人物。斗“黑帮”,打教授,整反对工作组的师生的黑材料,进而把他们打成“右派”…… 总之,工大校园内哪里有迫害、有暴力,哪里就有刘、谭两人作为指挥者的身影。 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工大被刘京领导的“文化革命委员会”打成“黑帮”“右派”的师生有三百人之多。

可惜刘、谭两人的好风光不长。1966年7月,刘少奇、邓小平在中共上层的权力斗争中很快遭到毛泽东的打击。 7月底,北京各高校工作组全部撤出了校园,刘京失去了政治上的靠山,真有点如丧考妣之感。 不久,被毛泽东和中央文革誉为“小太阳”的北京中学老红卫兵提出了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 基本如此鬼见愁”的血统论对联,并在全市范围内对所谓“出身不好”市民进行“红色恐怖”式的杀戮。

刘京闻到了中共上层所需要的血腥味,又一次跳了出来直接向毛进言。8月12日,刘、谭两人贴出一张提名为:“从对联谈起”的大字报,向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建议,要把“血统论”:“提炼为政策,成为将来的本本和条条的内容”。换句话说,要把“血统论”写进党章法律。真是一幅青年法西斯的嘴脸!

8月20日,在刘京的主持下,谭力夫在北京工大的辩论会上大肆吹捧“对联”,叫嚣对出身不好的师生实行“阶级斗争,”“先把你们斗了,七斗八斗”。谭力夫的讲话很快被中共的各级组织和全国红卫兵翻印了数百万份,作为“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和提倡阶级斗争的活教材”来用。 其严重后果是:全国各地至少上万人在“血统论”为指导的“红色恐怖”中被打被杀被侮辱。仅首都一地,在红八月中便被活活打死1772人之多!从这一意义上来讲,刘京的手上在文革中便是血迹斑斑的。

1966年10月, 毛泽东为了在权力斗争中彻底击败刘少奇,开始发动群众批判工作组和老红卫兵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为了保住自己的校文革主任的官位,刘京还指使他的追随者们在工大校园里贴出“坚决保卫刘京为首的校文革”的大标语。 不久,谭力夫的父亲谭政文(已故的检察院副检察长)被北大女学生周飒英揭发出严重的生活腐化堕落现象,瞬间也变成了“黑帮”。为了稳住阵脚,刘京还指使一些他的追随者去北大围攻她。自然,毛和中央文革小组为了击败刘邓一派的需要,也开始了批判“血统论”。于是,刘京被迫辞去了校文革主任的职务。不久,又利用了他父亲的关系避风头参军当兵去了。

中共已故的党魁毛泽东有句老话:看一个政党或一个政治人物的过去,便可以知道它(他)的现在和将来。套用这一毛泽东思想,从刘京文革中狂热吹捧“血统论”,到处制造“阶级斗争”的青年法西斯的过去,便不难理解他今天灭绝人性地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下面附上刘京当年倡导“血统论”的文章供读者“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附:从对联谈起北京工业大学三系 刘京、谭力夫1966.8.12

对联也成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武器,这也是人民群众在革命运动中的发明创造。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

这幅对联一出来,就几乎震撼了所有人的心弦。大长好汉们的志气,大灭混蛋们的威风。在修正主义长期统治下的工大这一颗火星燃起了熊熊烈火。有人说它“糟得很”;有人虽然稍加赞许,但也不能全然否认一个“糟”字,在“但是”后面大做文章;而我们却要大声疾呼“好得很!”

有人说:“上联不利于出身好的同学思想改造,下联不利于团结大多数。”

修正主义大讲所谓重在表现时你们也没有出来说这“不利于出身不好的同学思想改造”;修正主义用“红色包袱”把广大工农革干子弟压得抬不起头来时,你们也没有出来说“这不利于团结大多数”何其不公正啊!

什么是大多数呢?在修正主义办的大学里,“自来红”们暂时是少数,但就全国和世界来讲,他们是绝对的大多数!即便在大学里也终将会成为真正的大多数,请你们放心,我们会用我们无产阶级的面貌彻底改造我们的大学!就眼前来讲,混蛋们也绝非大多数,中农、职员、自由职业者、普通知识分子、以及中小资产阶级的子弟们,请你们不要痴心,你们的老子大多数不属于反动之列。即便是黑五类的子弟,你们也可以想想,虽然老子反动,你们是否是混蛋?我们热烈希望你们做“基本如此”之外的人。

“老子革命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说明我们是有成份论者,“基本如此”说明我们是不唯成份论者――这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有的同志讲“上联不全面,下联不策略”我们觉得还是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后来又产生一幅对联“老子革命儿接班,老子反动儿背叛――应该如此”――,这两幅对联配合使用,意思就比较完全了。第一幅对联描绘了一个基本状况,是讲唯物主义的,第二幅对联指出了发展前途是讲辩证法的。“基本如此”加上一个“应该如此”就是辩证唯物主义了。这两幅对联的的确确触动了某些人的灵魂,有的同志加上三个字“鬼见愁”或“鬼见仇”很有意思。有的同志不敢触及某些人灵魂深处的那个小王国,老不疼不痒马马虎虎,以求得“和平共处”。岂不知,哄来的孩子,终究不是自家的孩子,“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否则貌似爱之,实则害之!

有人写了另两幅对联和前两幅对联唱对台戏,一曰:

“我父革命我光荣,娘胎里是自来红,他父反动他倒霉,天生永是自来黑――形而上学”。

这对“红五类子弟是多么可恶的戏弄。对黑五类子弟又是多么卑鄙的挑拨。”

二曰:“老子革命儿应继承,老子反动儿应造反,――重在表现”在这里红与黑半斤对八两,“不偏不向”都叫做重在表现,阶级分析的影子一点也没有了。这简直是彭真言论的翻版!四幅对联这样针锋相对,难道不发人深思吗?有人问我们:“你们说党在学校的阶级路线是什么?”

我们说:“我理解就是坚决依靠革命左派去牢固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象工人、贫下中农、革命干部、革命烈士、革命知识分子子弟和一切革命师生,就是左派的主力军。”

又有人问:“哪一个文件哪一条这样写了?”

我们说:马列主义教导我们,毛主席教导我们,共产党人是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者,我们尊重唯物主义,尊重辩证法,什么意思呢?就是尊重人民群众的社会实践,尊重人民群众的革命精神和首创精神。我们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在进行实践,进行创造。对阶级路线的这个理解就是在进行创造,就是一部分革命同志的创造。我们过去的实践证明了出身好的绝大多数是革命的左派,而大多数出身不好的是愿意革命的,而且是可以革命的,但是,他们中真正背叛了家庭的确实不多!不信也请你们到实践中去检验!

我们的想法,如果有一些道理,那么就可以被提炼为政策,成为将来的本本和条条的内容,如果不对,我们将在实践中修正。

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

作者肖思科任职于美国一大学

---《观察》首发,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