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宋永毅:一個廣西女黨員吃掉七八個男人的生殖器 圖
當代中國許多問題都與毛澤東遺產有關:文革五十週年國際研討會(
糜烂中共开国上将自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人” 图 2016-07-01 12:09:55

糜烂中共开国上将自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人” 图
中共开国上将陈再道在文革期间被揭露奸污女青年三四十人,他被打倒承认“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人”,每每兽性大发。恩格斯终生未婚与三女乱伦同居。马克思和女仆生下私生子。巴枯宁写道“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是一种创造性的激情。”

陈再道被批“大淫棍、大流氓”,承认“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人”

中共开国上将陈再道在文革期间被揭露奸污女青年三四十人,文革资料称他是“大淫棍、大流氓”,被侮辱的大多是女护士、女文工团员;陈最喜欢摇摆舞,化装舞,对能见到肉的透明舞衣有特别爱好,凡是军区、省委搞舞会从不缺席,舞技全军闻名。

陈再道早年参加黄麻报道,后任红军第四军军长,历任武装部副部长兼武汉军区司令员等职,上将军衔。

文革期间被批判,陈做自我检查,承认自己“生活糜烂,乱搞女人”
http://m1.ablwang.com/uploadfile/2016/0629/20160629042336217.jpg
陈再道军装照

1967年12月1日,陈再道在检查中说:

“生活糜烂,乱搞女人。这都是我长期的资产阶级思想,看见女同志,护士,就是流氓习气,动手动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人。”

“再就是严重的脱离群众,脱离实际,当官做老爷。到最后采取镇压群众怕群众,不相信群众到镇压群众。”

【阿波罗网曾发表文章:罕见:中共大将的检查经典】

共党党员淫乱从祖师爷马克思开始

莫斯科的马克思研究所里有一百多卷马克思写的文字,只有十三卷出版了。迄今未出版文字中,包含马克思的撒旦魔教徒思想,这也是未能出版的原因之一。

罗马尼亚基督教牧师和作家Richard Wurmbrand研究了马克思从青少年开始的写作、思想历程,1986年出版《马克思和撒旦》(Marx and Satan),揭秘马克思如何成为撒旦魔教,以打破一切人类道德底线、毁灭人类为乐。

Richard Wurmbrand(理查德•沃姆布兰德),生于1909年,逝于2001年。他由于领导地下教会活动,1948年被罗马尼亚共产党囚禁并遭受酷刑折磨。1964年获释,后流亡并定居美国。曾出版18本英文著作,其中包括《Marx and Satan》和《Tortured for Christ》等。

撒旦魔教有一种宗教仪式叫“黑色弥撒”。撒旦祭师于午夜时进行念诵。黑色蜡烛被颠倒放置于烛台上,祭师反穿着长袍,照着祈祷书念诵,但念诵顺序是完全颠倒的,包括上帝、耶稣、玛利亚的圣名,都倒过来念。一个十字架被颠倒放置或被踩在脚下,一部《圣经》会被焚毁。所有在场者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七宗罪(贪婪、色欲、愤怒等),然后他们进行纵欲狂欢。

马克思18岁时著《Oulanem》剧本,与此黑色弥撒如出一辙,“Oulanem”就是将圣名“Emmanuel”调乱来写。“Emmanuel”是耶稣在《圣经》里的一个名字,其希伯来文意思是“上帝与我们同在”。黑魔法认为这种颠倒之法是有效的。

以上引用自:马克思的作品《Oulanem》,可以在美国马克思主义者建的网站上查到: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verse/verse21.htm

这也就不难理解很多活跃的撒旦教徒都有混乱的个人生活,马克思也不例外。虽然燕妮很美貌,马克思和他的女佣Helen Demuth还是有一个私生子,为了自己的名声,私生子栽赃给了恩格斯,由恩格斯寄养在工人之家。恩格斯在弥留之际才告诉了马克思女儿这一秘密。

马克思一辈子也没付给女佣Helen一分钱工资,而马克思全家郊游,都会看到有个女仆Helen,驼鸟般负重,杯盘、食物、野餐用具,一应俱全伺候。

马克思死于1883年3月14日,埋在伦敦的高门墓地(Highgate Cemetary),而这个高门墓地是伦敦地区撒旦崇拜的中心,许多崇拜魔鬼的神秘黑色仪式在这个墓地举行。

阿波罗网站独家发表的“Finder"的揭秘文章《马克思的成魔之路--独家:惊天重大发现一切中国问题的疑惑迎刃而解》有更详尽考证。其中研讨的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都可以在设于美国的马克思主义传播者网站www.marxists.org中查到。

恩格斯终生未婚与三女乱伦同居

马克思的最亲密伙伴恩格斯,也有撒旦魔教联系,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

恩格斯身体力行,宣称一生不结婚,不要家庭。并在曼彻斯特就与玛丽、玛丽的妹妹莉西还有她们的侄女同居一室。

玛丽姊妹是恩格斯的纺织厂里的女工。但玛丽一心想嫁给恩格斯,当个幸福的妻子和阔太太。但恩格斯坚决不愿意,此事成了玛丽心中永远的痛,终于积郁成疾,命归黄泉。去世前,玛丽最后一次恳求恩格斯给她一个妻子的名分,否则死不瞑目。恩格斯终于作了妥协,违心地答应了,且以玛丽希望的宗教仪式举办了婚礼。

妹妹莉西则没有她姐姐幸运,当了恩格斯一世的情人,从未得到恩格斯的婚姻许诺,玛丽的侄女就更不用说了,但恩格斯在遗嘱中留给她一笔遗产。

【阿波罗网站独家文章《独家惊天重大发现一切中国问题的疑惑迎刃而解》】

共党使命:“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

巴枯宁(网络图片)

共产主义的另一位名人Bakunin(巴枯宁)写道“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是一种创造性的激情。”

共产主义的热烈支持者,Bruno Bauer(布鲁诺•鲍威尔),对摧毁恩格斯的基督教信仰起了重要作用。像恩格斯一样,Bruno Bauer起初是个虔信者,后来还成了保守的神学家,对批评《圣经》的言论进行反击。之后,他转而激烈批评《圣经》,并成了唯物主义基督教的创始人。他的教义坚称耶稣是凡人,而不是神的儿子。1841年12月6日,Bauer给他的朋友Arnold Ruge(也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朋友)写信道:「在这里,我在大学面对广大听众讲课。当我在讲坛上说出那些亵渎神的话时,我并不认识我自己。这些话太厉害了,那些孩子们听得汗毛倒竖。当我说着那些亵渎之言时,却记起我是如何在家中虔诚写作、为《圣经》和《启示录》辩护。可是,经常是我一登上讲坛,一个很坏的魔鬼就占据了我的身体,而我是如此虚弱,被迫向牠投降……我只有成为公认的公开鼓吹无神论的教授,才能满足我的亵渎之灵。」

中共军头淫乱变本加厉似恶魔附体

再回到陈再道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人”的生活,根据文革文献-中国文革研究网《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党史料:大淫棍、大流氓陈再道的腐化生活》:“六二年五月二十一日下午陈将三个少女(这三个少女分别在胜利文工团、陆军总医院、武昌何家某门诊部工作,最大的十八岁)叫到他的办公室斥退左右人员,命令三少女脱光衣服,三少女不敢不从,将衣脱的精光,然后他就在长沙发上发泄他的兽性。六四年在河南比武期间兽性大发,竟借看戏为名,将某炮校付政委的老婆侮辱。又一次陈在北京开会也在三座门招待所,陈要该招待所的一护士陪他打针,在打针时将护士侮辱,因其护士反抗奸污才未成。六零年在洪山饭店开党委扩大会议时,陈对打针护士某某百般调戏,要求发生两性关系,遭到严词拒绝。仍然贼心不死,以后经常纠缠不放,并指名调该护士到茶港医务所工作……(更多详情,因内容相当恶劣,请看以上链接)。

如今仅报道出来的中共诸多落马高官的私生活,就是极其无耻下流,荒淫到无底线。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但是已经不在“欧洲游荡”,而是在神州大地上“游荡”,使中国彻底沦陷。

来源:阿波罗网叶净菡报道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