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文革毁灭中国人的人性 大家都是牺牲品
糜烂中共开国上将自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人” 图
宋永毅:一個廣西女黨員吃掉七八個男人的生殖器 圖 2016-07-03 22:00:31

宋永毅:一個廣西女黨員吃掉七八個男人的生殖器 圖
——人變成了獸
美教授宋永毅曾深度研究文革期間廣西發生的事件,並著有《廣西文革機密檔案》一書。其中大量篇幅記載了廣西文革期間人吃人的事實。宋認為,中共就是這樣把人變成了獸。唐代奇書《推背圖》中預言「率獸食人」。中共率領獸人吃人,禁書《推背圖》中古老預言在當代中國實現了。《九評共產黨》中也記錄了廣西吃人的三個階段。從偷偷摸摸到大張旗鼓,最後到群眾性瘋狂。沒有中共在背後慫恿和操縱,這一切根本不可能發生。
http://m1.ablwang.com/uploadfile/2016/0703/20160703091516957.png
加州州立大學教授宋永毅

美教授宋永毅曾深度研究文革期間廣西發生的事件,並著有《廣西文革機密檔案》一書。其中大量篇幅記載了廣西文革期間人吃人的事實。宋認為,中共就是這樣把人變成了獸。唐代奇書《推背圖》中預言“率獸食人”。中共率領獸人吃人,禁書《推背圖》中古老預言在當代中國實現了。《九評共產黨》中也記錄了廣西吃人的三個階段。從偷偷摸摸到大張旗鼓,最後到群眾性瘋狂。沒有中共在背後慫恿和操縱,這一切根本不可能發生。

吃人現象遍布廣西二十七個縣

今年是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中共一九四九年建政以後,一九六零年前後大饑荒,中國就曾發生人吃人事件,饑民易子而食。那三年中國風調雨順,饑荒是中共人為製造出來的。宋永毅說,廣西文革期間人吃人,主要發生於一九六七到一九六八這兩年,並非因為饑荒,吃人的人也不飢餓,而是因為念念不忘毛澤東“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的理論,在廣州軍區政委、廣西革委會主任韋國清指揮的解放軍部隊的支持下,由黨員幹部、武裝民兵為主的革命群眾製造出來的。他們吃掉的是地富反壞右“五類分子”和他們的子女。

據RFA報道,廣西文革期間有多少人非正常死亡,有多少人被吃掉呢?在宋永毅編輯的《廣西文革機密檔案》中,有名有姓非正常死亡者約十五萬人,沒名沒性的三萬人,再加上失蹤的又是三萬多人,總共約二十一萬人。其中因武鬥死亡百分之五不到,百分之九十五的死亡者都是被殺死,而這些被殺的人中,有一部分被革命群眾吃掉了。廣西有民間學者統計:吃人的現象遍布廣西二十七個縣,占廣西縣市總數的三分之二,共有四百二十一個人被吃掉。

每人嘗一口的“群眾專政”

宋永毅列舉了幾個人吃人的事例,這些事就發生在人類早已進入文明的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他說:“在浦北縣有一個‘五類分子’,被革命群眾活活打死了。他有兩個孩子,一個十一歲,一個十四歲,行凶的黨員幹部、武裝民兵說一定要斬草除根,竟然把他兩個年幼的兒子不但殺了,還吃了。浦北縣總共有三十五個地富及其子女被殺,然後被吃掉。有一個叫劉正堅的,全家被殺,一個不剩,他的女兒叫劉秀蘭,只有十七歲,被九個武裝民兵輪姦十九次,然後被剖腹取肝,還割下她的乳房吃掉。”

宋永毅說:“一九六八年十月中旬,上思縣一個公社的武裝部長叫王昭騰,他指揮民兵把五個階級敵人開腹取肝,煮熟了大家一起吃。第二天他又殺了四個人,剖腹取肝,把這些人的肝分到生產隊去,要社員們每人嘗一口,說這叫‘群眾專政’。”

廣西人吃人,雖然主要是吃地富反壞右“五類分子”和他們的子女,但一些非五類分子也未能倖免;吃人者雖然主要是黨員幹部,但當吃人成為革命行動,就有更多的人為了革命而殺人、吃人。宋永毅說:“在廣西,曾發生三十多個中學生把校長吃掉的事件。一個公社的革命群眾還吃掉插隊知識青年:欽州縣有三個知青揭發公社茶廠負責人侮辱女知青,這位負責人就帶領民兵把三個知青殺了,把他們的肝挖出來,煮了吃掉,飲酒作樂。事件過後,整個公社的知青根本不敢講一句話,上百名知青變成了革命群眾圈起來的豬羊,不但隨時可以把他們殺死,而且可以把他們吃掉。”

廣西的這些黨員幹部殺人、吃人,應是繼承了中共的一項革命遺風。中共的歷史上,便有把敵人殺死又吃掉的傳統。宋永毅說《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記載了一位中共幹部殺人的過程:“鐘山縣有一名凶手叫易晚生,這個人在殺地富子女把肝和心取出來的時候,動作非常熟練。人的血很熱,手伸不進體內,他就準備好一桶涼水,涼水潑上去,就可以把人的心和肝取出來了。易晚生是老游擊隊員,他說以前跟國民黨打仗的時候,把國民黨的俘虜逮住了,也是這樣活活取他們的心和肝吃掉。”

在階級鬥爭理論和革命傳統的激勵下,中共黨員幹部的獸性極度膨脹,他們的獸性在殺人和吃人中得到滿足。宋永毅說:“這些人為什麼要吃人的心和肝呢?除了是革命群眾吃階級敵人,是革命行動,還因為他們認為人的心肝大補。一九六八年四月,馬山縣有一個黨員幹部、武裝民兵營長,他叫民兵打死了一個富農子弟,用鐮刀把死者的肝取出來,帶回去給他的老婆當藥石治肝炎。也有地方吃人的生殖器,這一點女黨員幹部不遑多讓,有一個女基幹民兵前後吃掉了七八個男人的生殖器。”

毛澤東發動文革像還掛在天安門

宋永毅指出:廣西人吃人,當時的黨中央是否知道呢?完全知道。在武宣縣和來賓縣,有老幹部冒死寫信向中央揭發人吃人的現象,但中央根本不管,完全不當一回事。

人吃人發生在五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那時,階級鬥爭的理論和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使得殺人吃人革命化。那麼五十年後的今天,或者再過多少年,中國還會不會發生人吃人的事情呢?宋永毅指出:“類似的事情,在全國範圍內大規模發生,可能性當然比較小,但是如果繼續按照階級鬥爭的理論,繼續在群眾中間煽動仇恨,只要有什麼運動,人吃人的事完全可能再度發生,因為總有一些人心理變態。我們認為是心理變態,那些武裝民兵、武裝部長,他們認為是革命性。大規模人吃人不可能,畢竟社會在前進,但小規模完全可能。”

說到這裡,宋永毅指出:“你可以看到,像文革這樣的政治運動,當它把基本的法治和人的良知完全破壞了,人與獸之間本來不可逾越的界線,就變成非常容易逾越。這樣的事情,如果有軍隊支持,人吃人就不只是廣西了。那些黨員幹部、民兵、武裝部長,他們原本就是土改時的痞子,殺地主、殺富農,殺上了癮。由殺人而吃人,繼續革命,整個中國人吃人也不足為怪。”

宋永毅指出,文革過去五十年了,很多情景就像在眼前。從重慶“唱紅打黑”,到北京人民大會堂“紅歌晚會”,讓人一下子就想起廣西文革人吃人。這表明,反思文革,總結歷史教訓,對於防止文革回潮多麼重要。中共拒絕反思文革,也不允許別人反思,還要掩蓋歷史真相,文革回潮不但是可能,而且會愈演愈烈。文革回潮最大的社會基礎是什麼?是有八千萬黨員的中國共產黨,這個黨沒有解散,仍在統治中國,發動文革的中共領袖毛澤東的像還掛在天安門上。任何一代的中共領袖,只要他堅持毛澤東思想,煽動仇恨,就會走到文革這條路上去,使得廣西文革人吃人,在中國重演,不可避免。

唐代奇書《推背圖》中預言了“率獸食人”

《推背圖》第五十象的圖示畫的是一隻很兇的虎在草叢中尋食,尾巴甩得特別高,成攻襲之勢,很象要吃人的架式,屬大凶兆,寓意虎獸要逞凶。

接著四句讖語:"水火相戰 時窮則變 貞下起元 獸貴人賤”。

該像頌曰:“虎頭人遇虎頭年,白米盈倉不值錢,豺狼結隊街中走,撥盡風雲始見天。”

"豺狼結隊街中走”,顯然"結隊”二字表示其是有組織的,"豺狼”是獸類,獸類之王正是虎。可見所謂的"虎頭人”正是這些"豺狼”隊伍的總頭目,此句就是指被中共組織的橫行霸道於世。

讖語"獸貴人賤”,除了指中國當前十惡毒世,人倫顛倒外,共產黨獸形之人當權,就是獸在當權了,入黨打上獸記的才能有仕途,才能以權謀私,撈盡好處,自然"獸貴”了。而普通老百姓,真正的人,卻是受到種種欺壓,就是"人賤”之說了。

《推背圖》相傳是我國唐朝太宗皇帝時期,當時著名的天相家李淳風和袁天罡所作,以推算大唐國運。因李淳風某日觀天象,得知武后將奪權之事,於是一時興起,開始推算起來,誰知推上了癮,一發不可收,竟推算到唐以後中國2000多年的命運,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說道:“天機不可再泄,還是回去休息吧!”,即第60像所述,所以《推背圖》由此得名。

《推背圖》因為它預言的準確,使歷朝歷代的統治者心驚,一直被列為禁書,直到今日它在大陸依然沒能逃脫禁書的黑名單。

廣西吃人事件的三個階段:從偷偷摸摸到群眾性瘋狂

在《九評共產黨》【九評之七】中,記錄了廣西吃人事件的三個血腥階段:

1、開始階段:其特點是偷偷摸摸,恐怖陰森。某縣一案卷記錄了一個典型場面:深夜,殺人凶手們摸到殺人現場破腹取心肝。由於恐怖慌亂,加之尚無經驗,割回來一看竟是肺。只有戰戰兢兢再去。……煮好了,有人回家提來酒,有人找來佐料,就著灶口將熄的火光,幾個人悄悄地搶食,誰也不說一句話。……

2、高潮階段:大張旗鼓,轟轟烈烈。此時,活取心肝已積累了相當經驗,加之吃過人肉的老游擊隊員傳授,技術已臻於完善。譬如活人開膛,只須在軟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腳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綁在樹上,則用膝蓋往肚子上一頂──)心與肚便豁然而出。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餘下的任人分割。紅旗飄飄,口號聲聲,場面盛大而雄壯……

3、群眾性瘋狂階段:其特點可以一句話概括:吃人的群眾運動。如在武宣,像大疫橫行之際吃屍吃紅了眼的狗群,人們終於吃狂吃瘋了。動不動拖出一排人〝批鬥〞,每斗必吃,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斷氣,人們蜂擁而上,掣出事先準備好的菜刀匕首,拽住哪塊肉便割哪塊肉。……至此,一般群眾都捲入了吃人狂潮。那殘存的一點罪惡感與人性已被〝階級鬥爭的十二級颱風〞颳得一乾二淨。吃人的大瘟疫席捲武宣大地。其登峰造極之形式是毫無誇張的〝人肉筵席〞:將人肉、人心肝、人腰子、人肘子、人蹄子、人蹄筋……烹、煮、烤、炒、燴、煎,製作成豐盛菜肴,喝酒猜拳,論功行賞。吃人之極盛時期,連最高權力機構──武宣縣革命委員會的食堂里都煮過人肉!

《九評》中說,千萬不要以為,這些吃人的宴會是民間自發的行為,中共作為一個極權組織,對社會的控制深入每一個社會細胞,沒有中共在背後慫恿和操縱,這一切根本不可能發生。

中共常常給自己唱讚歌說〝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而這一場場的人肉盛宴卻折射出:中共可以使人變成豺狼魔鬼,因為它本身比豺狼魔鬼更加凶殘。

來源:阿波羅網王篤若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