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觸目驚心! 二百萬被殺“地主”和“土改”的真相(圖)
葉劍英披露文革死亡人數:駭人聽聞空前絕後(圖)
荷蘭史學家:大躍進死了4500萬人 毛澤東是世界歷史上的頭號屠夫 2016-08-06 23:29:07

荷蘭史學家:大躍進死了4500萬人 毛澤東是世界歷史上的頭號屠夫

這世界還有天理嗎?毛殺死鬥死餓死的中國老百姓有好幾千萬.被國外史學家封為人類史上頭號屠夫.不但不用負責.安養天年到快90歲才死.死後被奉為偉人肖像高掛天安門.遺體還放紀念館供愚民瞻仰.
毛澤東歷史定位是大是大非的問題.殺人小魔王蔣開穴已經從台灣的­政治神壇走下.如果大魔王的畫像還高掛天安門.不僅是中華民族的­悲哀.也是兩岸統一的障礙

毛的大饑荒死了4500萬人
中國時報 【傅建中】
能想像全台灣二千三百萬人都死光了,一個都不剩?那樣的慘劇在半世紀前確實發生在中國大陸,死的人數不只是一個台灣,而是兩個台灣。這是最近出版的《毛的大饑荒》(Mao's Great Famine)一書的統計數字,本書作者狄可托(Frank Dikotter)現任香港大學人文學主任教授,也是倫敦大學中國近代史教授。狄可托近年遍訪中國二十餘省的中共省委檔案館和省以下的縣委檔案,查考了一千多份一九五八到一九六二年從前不曾開放的密檔,這是毛澤東推動「大躍進」、「三面紅旗」的狂熱年代,全國農民納入人民公社,全民大煉鋼,十五年內要超英趕美,結果這個運動徹底失敗,發生了連續三年的所謂「自然災害」,餓死了至少三千萬人。

 關於這場災難所造成的史無前例的死亡人數,西方已有不少的著作出版;二十多年前美國人口普查局的專家班尼斯特博士(Judith Banister,女)曾寫過一本《中國人口變遷》(China’s Changing Population)的書,班尼斯特根據中共公布的人口死亡率推算,在上述年間至少有兩千五百多萬人非正常死亡,因為一九五七年每千人中十八點一二人死亡,但到一九六○年時,每千人的死亡率激升到四十四點六人。一九九六年英國記者貝奇(Jaspur Becky)出版了《惡鬼:毛的祕密饑荒》(Hungry Ghosts: Mao’s Secret Famine)的書,此書估計「大躍進」導致四千三百到四千六百萬人死亡。

 狄可托的《毛的大饑荒》一書,依據中共的檔案文獻推算出至少有四千五百萬人在這個瘋狂的運動中喪生,可算是開山之作。二年前,曾任新華社記者的楊繼繩在香港出版了《墓碑:中國六○年代大饑荒紀實》,此書根據作者多年的實地採訪與調查加上參考大量內部文件寫成,極具史料價值,與《毛的大饑荒》相互映輝。

 狄可托上月底應邀在喬治.華盛頓大學就他的新著作學術演講時,強調這場災難的成因完全是人禍,並非中共所說的天災或蘇修逼債所致,而禍首就是毛澤東,若非劉少奇力諫毛停止「大躍進」(劉對毛說,歷史會把你我都寫進去),並全力收拾善後,毛還要蠻幹下去,但也因此和毛結下樑子,埋下殺機,四年後毛發動文革,非置劉於死地不可。

 四千多萬冤魂並非完全是餓死的,狄可托所看到的檔案顯示,有一到三百萬人受不了日夜無休止的勞動和狂熱的運動自殺身亡,另有約二百五十萬人死於非命,包括被處決和遭幹部用刑凌虐而死的,當然絕大多數是餓死的,而其中又以老弱殘障及兒童首當其衝,很多人是故意被餓死的,因毛說過:「當不夠吃的時候,人會餓死,那最好讓一半人死掉,另一般人就能吃飽。」很多人就這樣被蓄意餓死的。模範省的河南信陽一縣就餓死一百多萬人。《華盛頓郵報》前駐北京記者潘文(John Pomfret)在其所寫《中國的教訓》(Chinese Lessons)一書中透露,他在雲南的岳父見過把小孩殺了煮熟大家分食的慘劇。當樹皮草根都吃光了以後,就只有人吃人了,這樣的慘劇大陸各地都發生過,只是程度的不同罷了。

 當大陸餓莩載道,哀鴻遍野時,西方國家居然被中共的宣傳欺騙蒙蔽到完全不知情,還被利用來掩蓋真相。美國著名左派記者斯諾(Edgar Snow)一九六○年訪問中國後寫了一本叫《彼岸》(The Other Side of the River)的書,說他在中國「沒看到有挨餓的人,看來中國人的健康保持得不錯」;一九六一年訪問大陸的密特朗說他沒看到中國有饑荒。狄可托批評英國在北京的外交官關於大陸饑荒的報告根本不及格,相對的反倒是台灣的情報人員對大陸的災情了若指掌,可是美國的CIA對台灣的情報不採信,因為它們怕蔣介石趁機反攻大陸,把美國拖下水。

 僅在四年光景就使四千五百萬中國老百姓活活餓死的暴君,超過史達林和希特勒殺人的總和,鄧小平對他的功過竟然是三七開(三分過,七分功),其遺像仍然高懸在天安門,遺體安放在毛澤東紀念堂內供人瞻仰,狄可托覺得難以接受。
---

1949年中共用“民主和均富”口號、輿論宣傳欺騙民眾,得到支持,武裝推翻了剛打敗日本侵略者的國民黨政權,建立了“人民共和國”,但接下來的30年裡,人民的共和國成了人民的地獄。 改革開放後,尤其是百廢待興的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部分民眾重拾對政府和党的信心,然而,接下來的1989年的大屠殺,中共用自己的坦克再次摧毀了他們自己撒的彌天大謊。民眾終於明白了:為了保住手中的絕對權力,他們會不惜一切,包括殺人,殺害孩子。

這一切的根源就在21年前的天安門大屠殺。六四天安門事件是一場大規模的學生反對貪污腐敗,追求民主自由的愛國運動。那是迄今為止,唯一一次仍然被當權者掩蓋的對孩子的屠殺,也是近代以來中國唯一一次還沒有在大陸得到公正評價的學生運動。 而槍聲也成了政府官員貪污腐敗加劇的發令槍----“六四槍聲一響,官員由偷變搶”,是非常切實的總結。

一些海外學者如辛灝年認為毛澤東顛覆了正在步入憲政的中華民國之大陸政權,使中國大陸重新淪入極權主義深淵,並使中國大陸民主制度的建立拖延至少六十年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系教授、著名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批評:毛功績不到一成,過錯卻超逾九成,大饑荒、反右、文化大革命,千萬計中國人死亡;而當毛澤東「為人民服務」的理想宣布死亡、謊言破裂之際,人民向錢看,公共生活道德空虛,騙子、假貨滿街滿巷

中國共產黨人士謝韜(原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副社長)在《炎黃春秋》雜誌2007年第2期上發表了《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有如下評價「毛澤東取代了蔣介石,各黨各派,全國人民,希望毛澤東兌現延安時的民主諾言,成為中國的華盛頓,開民主國家新紀元。住進中南海,毛澤東變了臉,宣稱他是「馬克思+秦始皇」,而且比秦始皇還要厲害一百倍,成為不穿龍袍的皇帝。他設計的權力結構和政治制度是保證和不妨礙毛澤東乾綱獨斷的一種制度。由於不受任何制約,不聽任何反對意見,三年大躍進,餓死了三千七百五十萬人,成為古今中外最大的暴政。」。

1949建國後,就是一連串的虐殺人民的開始:
1950 鎮壓反革命運動;
1951 三反五反
1956 反右
1958-1960 大躍進--反右傾
1962 四清
1966-1975 十年文革
1979 鎮壓西單牆
1989 天安門大屠殺
1999 鎮壓法輪功
2009 劉曉波因08憲章判刑11年

--

荷蘭史學家:大躍進死了4500萬人 毛澤東是世界歷史上的頭號屠夫

能夠前無他人地接觸到中國共產黨官方檔案的荷蘭史學家馮克(Frank Kikotter)昨天說,毛澤東是世界歷史上的頭號屠夫。

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今天報導,現居香港的馮克表示,他發現在1958年大躍進期間,毛澤東為追趕西方經濟,而造成了「全世界歷來最大災難之一」。

馮克一直研究1958至1962年的中國農村史,當時中國大陸正逢大饑荒,他將農民遭到經常性拷打、虐待、飢餓以及殺害的規模,與二次大戰作比較,結果發現,大陸農民在這4年期間因過度勞動、受飢或遭毆打致死的人數,至少有4500萬名;相較下,二戰全世界死亡人數為5500萬名。

馮克是自共產黨4年前重新開放檔案以來,唯一曾翻閱過這些檔案的專家。他指出,到現在還隱晦不彰的這個毀滅性歷史時期,在國際間也有成例。他說:「大躍進可與古拉格群島和納粹大屠殺並列為20世紀最大的3件事……等於是(赤柬獨裁者)波布(Pol Pot)的殺人紀錄乘以20倍以上。」

馮克的著作「毛澤東製造的大饑荒:記述中國的最大災難」(Mao's Great Famine: The 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披露,儘管大躍進已成為中共官方記憶中「最淡忘」的歷史,但在各地公安局的報告中,經過明顯而謹慎分類登錄的「暴力現象達到了驚人的程度」,而這些報告收藏在他翻閱過的各省檔案中。

他從這些檔案中發現,共產黨只是將農村公社的社員看做數字,或沒有個性的勞動力。任何人若有不服從的表現,無論多麼微不足道,都會受到嚴重懲罰。
---
實際上毛澤東「大躍進」給中國人民造成的慘重損失和災難超過「文化大革命」。

1958年,毛澤東發動的國民經濟「大躍進」,與8年後他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晚年給黨和人民造成嚴重損失和巨大災難,產生深遠影響的兩個最重大的事件。兩者之間又有一脈相承的密切關聯。正是「大躍進」在政治上產生的一系列連鎖反應,埋下「文化大革命」的種子。可以說,在很大程度上,如果沒有「大躍進」及其災難性的後果,就不會有「文化大革命」,至少不會有那個樣子的「文化大革命」。

人們常說「文化大革命」是一個大瘋狂的年代,其實建國後第一個大瘋狂的年代是「大躍進」。只是「文化大革命」的大瘋狂主要是在政治領域,「大躍進」的大瘋狂主要是在經濟領域。「大躍進」作為建國後左禍的第一個高峰,它的發生是毛澤東好大喜功,將脫離實際的主觀願望乃至主觀幻想強加給全黨、全國人民的結果。因此從根本上來說,它是毛澤東個人集權體制的產物。

為了儘快實現當國際共運領袖的願望,毛澤東急切地要把國力搞上去,要打破常規,以「大躍進」的速度實現國民經濟的跨越式發展,使中國成為世界一流的經濟強國。毛澤東認為這是完全能夠做到的。因為自農業合作化運動後,毛澤東被一系列表面的勝利沖昏了頭,認為群眾中蘊藏著極大的社會主義積極性和熱情,只要激發調動起來,什麼人間奇蹟都可以創造出來。

「大躍進」的災難何以釀成,本是再清楚不過的。但自60年代以來權威的說法卻是由於「連續3年特大自然災害」,將災難主要歸咎於客觀。這種說法一直主導著社會輿論,至今主流媒體仍把那段不堪回首的歷史稱之為「3年自然災害時期」。

事實真相如何?1998年《方法》雜誌第3期發表的上海學者丁輝撰寫的長文《風調雨順的3年:1959至1961年氣象水文考》,利用氣象專家編製的1895至1979年全國歷年旱澇等級資料中120個水文站資料,得出全國平均指數,認為「不論與其他任何災年或是常年比較,1959至1961年3年災害時期,全國的氣候都可以說是天公作美,甚或歷史上的最好時期。」事實再清楚不過了,「3年特大自然災害」云云,不過是為掩蓋主觀錯誤而製造的歷史煙幕和託辭。

實際上毛澤東「大躍進」給中國人民造成的慘重損失和災難超過「文化大革命」,是建國後中國人民遭受的最大浩劫,因為它奪去了3700多萬無辜百姓的生命!只不過為「大躍進」買單的主要是中國的普通老百姓,特別是處於最底層的中國農民,為「文化大革命」買單的占很大比例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各級官員和幹部,不同的話語權決定了二者反差較大的歷史定位。

「大躍進」接踵而來的災難並沒有使毛澤東及時醒悟煞車。直到1960年夏天,各方面的危機已使毛澤東捉襟見肘,「大躍進」實在搞不下去時,毛澤東才打算改弦更張。1960年6月,在上海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毛澤東寫下了《10年總結》,名曰總結建國10年的經驗,實為總結3年「大躍進」的教訓。毛澤東在總結中猶抱琵琶半遮面地承認:「我本人有過許多錯誤。有些是和當事人一同犯了的。」並承認「我們對於社會主義時期的革命和建設,還有一個很大的盲目性,還有一個很大的、未被認識的必然王國」。
----

「毛時代的大饑荒」 獲英國文學獎

【中央社╱台北7日電】

2011.07.07 11:18 pm

荷蘭歷史學家馮客(FrankDikotter)有關中國大躍進的著作「 毛時代的大饑荒」(Mao's Great Famine),贏得了由英國廣播公司(BBC)贊助的英國約翰生(Samuel Johnson)文學獎。

根據BBC報導,馮客是在戰勝其他五名候選人後獲獎,可得兩萬英鎊獎金。

評審團主席馬辛泰爾(Ben Macintyre)讚揚這本書是對「人類愚蠢的史詩紀錄」。他還說:「對於任何想了解20世紀歷史的人來說,這是一本必讀的書。」

本書以新的歷史觀點透視毛澤東導致幾千萬人餓死的增加工業生產運動,並披露有關1958-62年大躍進期間的一些新細節。

馮客現任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是少數幾位獲准利用中國官方檔案的歷史學者之一。

約翰生獎是一個非小說類的英文作品文學獎項,對各國作家開放。


學術界過去將中國大陸大饑荒期間的非正常死亡人數估計在1500萬到3200萬之間。香港大學歷史系教授馮客,利用數年時間到多省參閱上千份官方檔案,發現那段時期至少有4500萬人死於非命。

毛澤東在1958年到1962年期間帶領中國大陸投入1場被稱為「大躍進」的經濟實驗,結果以失敗收場,引來的是大饑荒等空前的經濟和社會災難,千萬人非正常死亡。

大饑荒半世紀後,馮客(Frank Dikotter)的新作「毛澤東的大饑荒-1958-1962年的中國浩劫史」中文版,9月29日由香港新世紀出版社推出,提出的數字遠超過學術界對這段期間非正常死亡人數的評估。

一直致力於1949年後中國歷史研究的馮客向美國之音中文網表示,他是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的幾年裡,藉中國大陸開放了大量黨史文獻,決定抓住這個機會徹底研究這段期間中國大陸經歷的浩劫。

馮客利用數年時間,在北京和河北、山東、甘肅、湖北、廣東等多個省份,參閱了上千份官方檔案。他在書中指出,根據公安部門同期整理的報告以及「大躍進」最後幾個月中國共產黨彙編的內部報告顯示,1958年到1962年期間,中國大陸至少有4500萬人非正常死亡。

書中指出,從中國大陸近年公佈的官方文件來粗略推算,1958年到1962年期間大約有6%到8%的非正常死亡者,是死於酷刑或直接處決。

馮客警告,促成「大躍進」和大饑荒悲劇的若干基本因素,在今天的決策機制中仍然存在。

他認為,這場災難帶來的經驗和教訓,對今天的中國大陸仍然適用,「不可靠的經濟數據、缺乏透明度、不接受民間社會任何監督的決策過程、不顧質量(品質),對於產出的盲目追求、錯誤地相信中國找到了可以不受普遍經濟法則制約的出路。」

「大躍進」以及隨後進行的「大煉鋼」和「人民公社」等政治運動,讓中國大陸陷入嚴重的經濟負成長。1962年年底,中國大陸的糧棉產量甚至低於中共建政初期的水準。
--


中國歷史教師袁騰飛:1950年鎮壓反革命,一年槍斃了71萬,逮捕170萬,監視居住117萬。一下大家對共產黨就服了,不服下一個就是你!

【袁騰飛語錄】「三年自然災害死了三千萬,比二戰全歐洲死的人還多。」


【袁騰飛語錄】「那地方(毛紀念堂)該改成『大屠殺紀念館』。紀念碑也是,碑文應鏟了寫上『死於1949到1978年政治恐怖的人們永垂不朽!』」

--------

去年底毛澤東誕辰120周年,學者李唯真針對毛澤東建國執政後步入歧途,錯誤不斷,左禍連結,突破官方設定的條條框框和禁區,撰寫《破解毛澤東晚年之謎》,由印刻出版發行,內文堅持不唯書、不唯上、只唯實原則,對毛澤東晚年一系列至今仍迷霧未消、令人們困惑不解的重大問題和事件做了解析。

正是國人這種半蒙昧的思想狀態,使得「文革」多年造神運動在人們心靈中的歷史積澱不時泛起。

中國共產黨是在毛澤東的引領下,沿著他開拓的道路前進,才奪取了全國的勝利,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1980年8月鄧小平回答義大利記者奧琳埃娜.法拉奇的提問時說:「沒有毛主席,至少我們黨還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長的時間。」這一評價是基本符合歷史實際的。

皇權專制迴光返照

然而建國前在革命鬥爭中功勳卓著的毛澤東,建國後卻迅即步入錯誤的泥淖,而且深陷其中,終其有生之年不能自拔。從50年代初期農業合作化,繼之於1957年「反右派」鬥爭,1958年的「大躍進」、「大煉鋼鐵」、「人民公社化運動」,1959年的反「右傾機會主義」整彭德懷,60年代的重提「以階級鬥爭為綱」,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整「黨內走資派」,直至「文化大革命」,儘管其間在社會主義建設的某些方面也取得了一定成績,但總體來看是左的錯誤接連不斷且日趨嚴重,給黨和國家、人民造成沉重的災難。

從1953年拋棄新民主主義建國路線,提出過渡時期總路線,農業合作化急於求成,跑步進入社會主義算起,到1976年毛澤東逝世為止,毛澤東推行的極左路線竟長達20多年!

在這20多年的時間,中國左禍連結,人民付出了慘重的犧牲。1958年的「大躍進」直接導致全國大饑饉和「3年經濟困難」,全國被餓死和非正常死亡的人即達3700多萬!比整個民主革命時期死的人還要多。比中國2000多年間因自然災害而死的全部人口-2900多萬人還多近800萬人!

文革10年浩劫,更是把黨、國家和人民推入災難的深淵,據葉劍英1978年12月13日在中央工作會議上宣布:文革死了2000多萬人,整了1億人,占全國人口的1/9。導致國民經濟瀕臨崩潰邊緣,錯失了順應世界潮流加快發展的良機,拉大了與先進國家的差距。

著名詩人邵燕祥曾尖銳指出:「文革是數千年皇權專制主義在20世紀人類歷史上的一次迴光返照。它的反文明、反理性、反人道,因其持續時間之長,而且發生在8億人口的大國,對人民荼毒之深之廣,甚至超過了希特勒納粹對其國內的禍害。」

造成這種狀況的主要原因是,對毛澤東晚年所作所為的研究、剖析、揭示,還很不得力、很不到位。粉碎「四人幫」後,儘管中國共產黨十一屆六中全會做出了《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全盤否定文化大革命,肯定毛澤東晚年犯了嚴重錯誤,但是正如鄧小平1993年1月15日在上海西郊賓館召開的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上的講話所說:「十一屆六中全會上對毛澤東在中國革命中的歷史地位及功過評價,是受到當時黨內、社會上形勢的局限的,部分歷史是不實的。不少同志是違心接受的。」

由於長期以來形成的封建傳統歷史慣性的作用和現實的某些政治原因,對毛澤東晚年所作所為的研究、剖析,至今還被設置著許多禁區,是一片忌諱甚多、禁規甚多的是非之地。

普通中國人對毛澤東晚年錯誤的認識,尚停留在這樣的思想理念上:首先,林彪、「四人幫」、康生之流是萬惡之源,毛澤東被他們利用、蒙蔽了,就像歷史上常有的偉大皇帝晚年被身邊的奸臣利用、蒙蔽了一樣。再是,由於是在中國這樣一個「一窮二白」的東方大國裡搞社會主義,沒有經驗,錯誤和失誤是難免的,人民為此做出的犧牲,就像上學要交學費一樣理所當然。

正是國人這種半蒙昧的思想狀態,使得「文革」多年造神運動在人們心靈中的歷史積澱不時泛起,曾給黨和人民造成極大禍害的個人崇拜又堂而皇之地死灰復燃。

盲目崇拜神話復活

自上世紀80、90年代以來,中國大地上不斷出現與「文革」時性質相同盲目崇拜神化毛澤東的「紅太陽熱」。帶有濃重封建迷信色彩的各種神化毛澤東的社會傳聞大興,不少計程車司機將毛澤東肖像當作生財賜福保平安的「神符」在車上掛起。

毛澤東的家鄉韶山更是在官方大張旗鼓地支持下,搞起了與文革時期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一系列神化毛澤東的活動和建築。一些頗具權威的國家研究部門和出版社,也大量出版一味頌揚毛澤東的著作、文章和紀實性作品。這些著作和作品展現給人們的是一個超凡脫俗、神聖完美、永昭萬世的毛澤東。有些文章和作品對毛澤東晚年的錯誤乃至罪行,竟也採取頌揚、欣賞、讚佩的態度。

-----

轟動世界 毛拒日賠款的18個莫名其妙

一個現代主政者,行事理應通情達理。然而,毛澤東的重大決策往往令人莫名其妙,1972年轟動世界的拒絕日本戰爭賠款事件正是這樣。

莫名其妙之一,國家戰爭賠償是一筆巨款。1946年國民黨行政院賠償委員會估計,日本賠款不下620億美元(按當時價格計算),1972年為1200億美元,21世紀初約合6000億美元——也就是說,中國人均近500美元!

莫名其妙之二,戰後進行戰爭賠償是世界史慣例。請注意:二戰結束後,只有幾百萬人口的猶太人從德國獲得600億美元的賠償。

莫名其妙之三,有國際法作依據。1945年2月,英美蘇首腦舉行雅爾塔會議時,便制定了要求德、意、日法西斯國家給予盟國戰爭賠償的原則——這是符合國際法的,甚至對於追隨德國與盟軍作戰的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匈牙利、芬蘭四個幫凶國也提出了賠償要求。

莫名其妙之四,亞洲各參戰國都得到了日本的戰爭賠償。根據國際法的規定,戰敗國的賠償對象是參戰國。亞洲各參戰國以各種方式獲得的日本戰爭賠償如下:緬甸1.4億美元,菲律賓5.5億美元,印度尼西亞2.23億美元,柬埔寨15億日元,寮國10億日元;需要指出的是,緬甸在二戰中的地位很特殊:一方面國土受到了嚴重破壞;另一方面,反英獨立運動又投靠日本,給亞洲主要的侵略者提供了極大的幫助,使反法西斯同盟——特別是中國,受到了極大傷害。更需要指出的是,越南先後要了兩次戰爭賠償:未統一前南越要了3900萬美元,統一後又要了85億日元。

莫名其妙之五,未參戰國也得到了日本的戰爭賠償。馬來西亞2500萬新元,韓國3億美元。需要指出:韓國李承晚政府自1952年初開始索要賠償,日本政府援引國際法一直置之不理:1961年朴正熙上台後繼續索要,不依不饒,1965年終於如願以償。

莫名其妙之六,中立國也得到了日本的戰爭賠償。瑞士11億日元,西班牙20億日元,瑞典5億日元,丹麥7億日元。

莫名其妙之七,日本的幫凶國——泰國也得到了戰爭賠償。二次大戰前,亞洲只有三個獨立的國家:中國、日本和泰國。中日戰爭爆發以來,泰國一直宣稱嚴守中立,雖然泰國表面上中立,但實際上親日。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泰國和日本簽定了“日泰同盟條約”;1942年1月25日,泰國在日本之後也向美英宣戰,後來日本戰費不足,泰國政府還借給日本一筆巨款;作為報酬,日本將佔領的英國殖民地緬甸、馬來亞的一部份土地割讓給了泰國。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後,泰國政府在1945年8月16日宣布:“1942年1月25日的泰國對美英宣戰宣言無效”。儘管如此,泰國也得到了150億日元的戰爭賠款。

莫名其妙之八,外蒙古也得到了戰爭賠償。二戰時期,外蒙古尚未獨立,還是國際社會公認的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日本一向不承認外蒙古索要賠償的資格;但外蒙政府堅持不懈,終於獲得了50億日元賠款。

莫名其妙之九,強找理由的新加坡也得到了戰爭賠償。新加坡政府以日軍在新加坡屠殺中國人為借口,持之以恆地索要賠償,1967年獲得日本2500萬新元贈款。

莫名其妙之十,最大的受害國——中國卻拒絕了賠償。1953年到1977年,日本政府和20多個國家簽署了與戰爭責任有關的54項協議,共賠償了約5000億日元。其中,恰恰中國是受戰爭創傷最慘重的國家——第二次世界大戰一共不足7年,而中國被日本侵略卻長達14年!

莫名其妙之十一,1972年的日本非昔日可比,具備雄厚的賠償資本。應該說,中國的毛澤東時代極其幸運,1968年日本已經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強國,到1972年中日建交談判時,已經具備了完全賠償的超強能力。

莫名其妙之十二,日本政府已經做好了理賠的準備。1972年5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為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開闢了道路,一時日本國內要求中日友好的呼聲空前高漲,於是田中內閣應運而生。上台伊始,田中角榮便將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復交當做外交第一要務,自然戰爭賠償是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當時,日本已經做好了賠付的一切準備,朝野異乎尋常的一致。為此,田中特意委託日本公明黨委員長竹入義勝充當信使,試探中共政府意圖。7月25日竹入訪問中國大陸,結果竹入喜出望外,田中聞訊也欣喜若狂——因為毛澤東拒絕了日本賠償。

莫名其妙之十三,難道中國對日本有什麼愧怍嗎?中日交往數千年,直到十九世紀中葉以前,中華民族一直是大和民族的學習榜樣,只有恩德,沒有歉疚。

莫名其妙之十四,戰爭賠償不是強盜的恩賜,而是中國自己的損失。按1972年價格計算,在日本侵華14年期間,中國直接損失1200億美元,間接損失5000億美元。

莫名其妙之十五,戰爭賠償不是強盜的恩賜,而是中國人民的血肉代價。侵華14年,日本強盜殺死中國軍民2100萬!致傷致殘1400萬!還有難以數計的中國婦女被姦淫!——這是一筆用金錢無法償還的血肉賬!

莫名其妙之十六,死於日本軍刀之下的2100萬中國人,只能得到一句免費的“反省。兩位死於法國戴高樂機場坍塌事故的中國公民,獲得了400萬元的賠償。

莫名其妙之十七,對毛偉人的“英明”決策,連少數正直的日本人都感到匪夷所思。日本學者TOTSUKA指出,中國拒絕日本國家賠償不合情理,也不合法理。

還有最大的莫名其妙,如此重大國是,為什麼毛澤東一人獨斷專行?

“一人做主,中國老百姓白讓人欺負,是誰在出賣國人的利益?賣國興黨天理不容啊!!!”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