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文革」暴力和极端狂热主义
許家屯:我是特務頭子
大煙-救活了共產黨(圖) 2016-09-12 20:45:13

大煙-救活了共產黨(圖)
談古論今
來源: 看中國
http://history.bayvoice.net/wp-content/uploads/sites/7/2015/09/14419709336028.png
大生產運動,種的不是糧,是鴉片!
筆者最近接觸到一位中共延安時代的老幹部,談起改革開放後“陝甘寧邊區”的經濟落伍,他便耿耿於懷。談到陝西地區毒禍猖獗的問題,這位老幹部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他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說明了陝西地區的煙毒泛濫,正是當年共產黨盤踞陝北時種下的禍根。

陳雲手令山西八路軍販毒

這位陝北老幹部是當年劉志丹的部下。中央紅軍到陝北後,陝北紅軍便成了“後娘養的”。用他的話說,陝北人就是不如湖南佬和江西佬吃得開。

國共抗日統一戰線形成後,這位老幹部被派到山西參與掌管一個抗日根據地的財政。一九四一年該根據地因為實在窮得揭不開鍋了,不得不向延安方面告急。延安方面答應得非常痛快,沒幾天便派一支部隊護送一批毛驢和騾子馱運物資到了山西。山西方面驗貨時才發現,除了幾百件延安生產的土布軍裝,還有幾百斤大煙土。押運人員還帶去了陳雲的親筆信,那信要求山西方面用這批煙土向當地國民黨軍隊或日偽佔領區換取必需的軍事物資和生活物資。

王震領導三五九旅生產大煙

這位老幹部講到此處,問筆者是否會唱那首著名的《南泥灣》,然後又憤憤地說:“什麼“到處是莊稼,遍地是牛羊”,說到處是鴉片還差不多。”

原來,這位老幹部當時因為對販賣大煙想不通,便被抽調回到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受訓。根據邊學習、邊生產的原則,受訓期間前往南泥灣,與王震領導的三五九旅一同開荒種地。糧食確實種了一些,但好一點的地都被用來種了鴉片。而且,王震的三五九旅還專門雇來工匠,把收穫的鴉片加工成煙土,然後交由陝甘寧邊區財政廳集中保管,隨時運往山西、河北等地,無論是國民黨軍守備區還是日偽佔領區,誰給錢就賣給誰。事實上,因為日偽佔領區很難進入,所以絕大部份邊區煙土都被賣到國民黨守備區,部份賣到民間,部份直接到賣給國民黨軍隊。

張思德死於燒大煙的窯洞

在中國大陸,年齡稍長者都知道毛澤東的那篇《為人民服務》,其中描述的那位“為人民利益而死”的中共中央警衛團戰士張思德,事實上並不像《毛澤東選集》中注釋的那樣,在陝北安塞山中燒炭時因為炭窯崩塌而犧牲,而是被派到當地一處大煙加工廠參與燒制大煙時,因為煙窯崩塌而被活埋的。

因為加工大煙的事情既要保密,又要保證參與這項工作的人不會中飽私囊,所以必須安排十分可靠的人去干。除了張思德,中央警衛團很多幹部、士兵都輪流參加過加工煙土的工作。

販賣大煙的行當實在流行

根據地統一將大煙稱為“土特產”。這種“土特產”交給山西、河北的八路軍經營時,則一律稱之為“特品”或“特種物資”。

販賣大煙養活共產黨

這位老幹部給筆者看了一篇幾年前在大陸某雜誌公開發表的文章,其中詳細介紹了中共當年的陝甘寧邊區如何靠經營“土特產”救活了首己。

文中記述,從一九四零年冬開始,國民黨政府停止給八路軍發軍餉,用毛澤東的話說:“蔣委員長不給我們開飯了。”再加上國民黨軍隊對陝甘寧邊區進行封鎖禁運,整個陝甘寧邊區窮到沒有飯吃、沒有衣穿的地步。毛澤東情急之下,將南漢宸(中共建政後首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委為陝甘寧邊區財政廳長兼邊區參議會秘書長。

南氏“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是糾正“片面施行仁政”的作法,組織征糧工作團下鄉。第二把火是趁日偽軍控制山西及蘇北的池鹽產地之際,集中收購陝甘寧地區池鹽產地的民間產鹽,同時組織部隊打鹽,然後將鹽價提高一倍。山西方面的國民黨部隊不同意這一價格,南民便下令不準外運,直到國民黨部隊的庫存告罄,邊區政府自然發了一筆鹽財。第三把火便是由邊區政府統一進行所謂“土特產經營”。

“革命”便要不擇手段

這篇文章雖然沒有直接說明所謂經營“土特產”就是販賣大煙的勾當,但字裡行間還是可以讓讀者了解所謂經營“土特產”絕對是見不得人的勾當。

文中描寫道:邊區政府里一直有人反對經營“土特產”這種生意,有幾位老同志還給毛澤東寫了兩封信,曆數經營“土特產”的弊端。另外,西北局的一些領導,包括司令員高崗在內,都是一個意見:“寧可餓死,也不能做這個買賣。”。

為此,毛澤東又召見南漢宸,囑咐南氏:“我們要向人民說清楚,向全體幹部說清楚,使大家都了解,我們不得不這樣做,完全是為了抗日和革命。為了這個目的,我們必須犧牲一切。”

文章接着寫道:有了毛澤東的支持,南漢宸便依靠經營土特產籌措到錢財,用這些“土特產”從國民黨地區交換過來革命必不可少的軍用和民用物資。販賣土特產的收入要佔到邊區財政收入的半數以上,個別時候要佔到三分之二左右。

共產黨歷史無比醜惡

南漢宸因為親自組織販賣大煙“功”不可沒,得到毛澤東的特別器重。一次毛夫人江青見到南漢宸夫人王友蘭,拍着她的肩膀說:“你的愛人真行,毛主席誇獎他,說他是這個!”江青說著豎起了大拇指。

中共建政以後,毛澤東仍然念念不忘南漢宸的“救黨之功”,封了他一個中國人民銀行首任行長職。

前述那位老幹部還告訴筆者,他本人沒有參加過長征。他在抗大受訓時仍然表現出對共產黨作販毒生意的無法理解,一些參加過長征的幹部笑他“少見多怪”。那些長征幹部誇口說:“當年如果我們手裡沒有大煙土,早就餓死困死在長征路上了。

原來,中央紅軍在長征途中,一路上都是把大煙土當現金使用,隨時用煙土與所經之地的老百姓或國民黨地方軍隊交換生活物資或槍炮彈藥,可見,說共產黨當年是靠販賣大煙養活自己並發展壯大,一點也不誇張。紅軍南泥灣種賣鴉片的事謝覺哉的日記里都有。塔斯社記者、莫斯科駐延安的特派員彼得.弗拉基米若夫尤在他的《延安日記》里對它有徹底的揭露。專門的研究文章可看陳永發教授的《紅太陽下的罌粟花:鴉片貿易與延安模式》。其實鴉片交易更早前就開始了,哈里森.索爾茲伯里在《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里講過“有的紅軍戰士回憶說,他們曾用鴉片當作貨幣去購買生活必需品。”摘錄一些:彼得在他的《延安日記》里這樣寫道:“到處在做非法的鴉片交易。例如,在茶陵,遠在後方的一二零師部,撥出一間房子來加工!”“原料,製成鴉片後就從這裡運往市場…”

政治局已經任命任弼時為鴉片問題專員。因為當尤任問及毛澤東“特區的農民往往由於非法買賣鴉片受到懲辦,而現在甚至是共產黨領導的軍隊與機關也在公開地生產鴉片—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毛澤東沒有吭聲。鄧發代毛澤東回答說:“從前特區只是把鹽和鹼運往國統區。我們一掛掛大車滿載著鹽出去,帶回來的錢袋卻是癟的,而且還只有一個錢袋!現在我們送出去一袋鴉片,就能夠帶回滿滿的一車錢。我們就用這些錢向國民黨買武器,回頭再用這些武器來收拾他們!…”

中共政治局甚至批准,要加強發展公營的鴉片生產和貿易…要在一年內為中央政府所轄的各省的市場(叫作對外市場)至少提供一百二十萬兩的鴉片…鴉片的事情,就是說罌粟的種植與加工,大部分將由部隊來做管。

賀龍的一二零師所在地是最主要的提供鴉片的地區(這個師已長期做這項生意)…毛澤東同志認為,種植、加工和出售鴉片不是件太好的事情。可是,毛澤東同志說,在目前形勢下,鴉片是要起打先鋒的、革命的作用,忽視這點就錯了,政治局一致支持中共中央主席的看法。此外,彼得還說道:“解放區出現了一片怪現象。中共的部隊同樣也出現了這種怪現象。他們全部在儘可能地與淪陷區的日軍做生意…”

實際上晉西北各縣都充斥着五花八門的日貨,這些日貨都是由淪陷區日軍倉庫所直接供應的…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