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红色美女特工黄慕兰辞世享年110岁 曾是周恩来救命恩人
邓小平对文革的态度是暧昧回避
林輝;被中共迫害的國民黨高官子女及親屬(上) 2017-01-27 21:07:18

林輝;被中共迫害的國民黨高官子女及親屬(上)


在中共黨史上,有這樣一批特殊的黨員:他們的父親或親戚是國民黨高官,而他們利用這一特殊背景,為中共暗中效力,收集情報,策反國民黨官員等;或拋棄家庭,成為中共統戰的棋子,對中共可謂立下了大功。中共建政後,他們選擇繼續追隨中共,選擇留在大陸。然而,他們沒想到的是,他們的這一決定讓他們萬劫不復。


蔣介石「文膽」陳布雷愛女自殺


陳佈雷,民國時期著名文人,才華出眾。他長期追隨蔣介石,參與國民黨上層決策,為蔣草擬了大量文稿,素有國民黨「領袖文膽」和「總裁智囊」之稱。在國共內戰國民黨軍隊潰敗的1948年,理想與現實的背道而馳讓陳布雷選擇了服藥自殺,並留下8封遺書。蔣介石聞訊後,偕夫人宋美齡親往中國殯儀館弔唁,並親寫「當代完人」橫匾一副,還命蔣經國去杭州參加公葬。


讓人不無錯愕的是陳布雷8個兒女中竟有4個兒女是中共黨員,尤以其愛女陳璉最具傳奇色彩。


1919年出生的陳璉,是陳布雷最鍾愛的女兒。因陳夫人生產時身亡,所以人們憐惜地稱她為「憐兒」。陳璉6歲前一直由外婆撫育,被寵愛有加,是以性格中有一些任性與倔強。6歲時,她才回到了父親的身邊,後來違背了父親的意思,自作主張考進了杭州高等學堂。


全面抗日戰爭爆發後,陳璉隨陳布雷到重慶上中學。期間,她讀到了中共在延安出版的一些書刊,思想比較激進,並在身為中共地下黨員的高中班主任的介紹下於1939年加入了中共,之後考入昆明西南聯大地質系學習。


當時昆明「左」派人士甚多,中共地下活動也異常活躍,陳璉也加入其中。1941年,國民黨為反擊中共不抗日打友軍的做法,在皖南一帶消滅了葉挺部的新四軍,同時還加強了對中共地下黨員的圍剿。在中共的安排下,陳璉也秘密撤離了昆明。儘管陳璉渴望前往延安,但中共卻是另有打算。在鄧穎超的勸說下,在外躲藏一年後的陳璉回到了陳佈雷的身邊,並利用父親的身份做掩護開展地下工作,搜集情報。抗戰結束後的1946年,陳璉執意要去北平(北京)教書,把家安在上海的陳布雷在猶豫後同意了。


在北京期間,陳璉與另一名中共地下黨員袁永熙結婚,婚禮十分隆重,不僅眾多國民黨達官貴人、軍政要員、社會名流等參加,而且證婚人是北平市市長何思源。但陳布雷因公務在身,沒有參加。


陳璉的特殊身份為夫婦二人在北京開展地下工作提供了便利條件。不過,在二人結婚不到兩個月,國民黨當局在查獲一處中共秘密電台時,發現了「袁永熙」的名片,導致二人被捕。因缺乏明顯證據,國民黨北平當局將二人以「共黨嫌疑」空運押到南京,交國防部由保密局處理。此事自然也驚動了蔣介石,蔣在反覆調查後證實與陳布雷無關。同時,因無法確認二人的中共黨員身份,蔣告訴陳可以保釋,但請他「嚴加管教」。


1948年1月底,陳璉被保釋出獄後,回到慈溪老家。幾個月後,袁永熙也被保釋,陳布雷讓其住到家中,並請來親朋好友為他接風洗塵,並囑咐他要「好自為之」。半年後,回到南京的陳璉夫婦遵照黨的吩咐留在了陳佈雷的身邊,繼續搜集有關情報。


陳布雷自殺後,陳璉夫婦前往蘇北中共統治區,並在中共建政後回到北平。陳璉先後擔任國家少兒部長、華東局文教處長、全國婦聯執委等。袁永熙則在1953年擔任了清華大學黨委書記。


1957年「反右」時,袁永熙因被捕的經歷以及是陳布雷女婿而被打成了右派,並被開除黨籍,職務一降七級,送到一個邊遠農場去勞改,陳璉則成為「右派家屬」,三個孩子也自然成為了右派子女。不得已,陳璉選擇了與丈夫離婚,並獨自帶着孩子前往上海生活,希望可以躲過這場風暴。


然而,讓陳璉沒有想到的是,1966年的文革將自己徹底打入了深淵。1967年4月,華東局機關將陳璉列為重點審查對象,並派出專人去外地調查她的歷史。9月,又一批人員出差為她的問題外出取證。陳璉還蒙在鼓裡,對此竟無察覺。社會上一個個叛徒被揪了出來,她還對自己的問題處之泰然。她的姐姐擔心地問她:「這回,他們會查你被捕的問題嗎?」她說:「我的被捕早有結論,出獄時什麼手續也沒有辦。小袁這回可能要遇到麻煩了。我沒有事兒!」


陳璉說得不錯。在她的檔案里,有中央青委組織部1949年6月24日的正式結論,明明白白寫着:「陳璉被捕後由家庭保釋,獄中沒有暴露組織,出獄時未辦手續,出獄後積極尋找組織,來北平後積極工作——同意恢復她的黨籍。」


可造反派們還是找到了陳璉是「叛徒」的鐵證,那是一張蔣介石夫婦弔唁陳布雷時與其家人的合影。 有口難辯的陳璉最終選擇了自殺。1967年11月19日早晨,身着一身整潔衣服的陳璉,從上海泰興路華東局宿舍11層樓上一躍而下,死前留下絕命書,表示「寧為玉碎,不作瓦全」,時年僅48歲!


陳璉自殺後,對她的批鬥並沒有停止。華東局機關召開聲討大會,列數種種罪狀,說她在歷史上有變節行為,文革中抗拒運動,畏罪自殺,這是又一樁叛黨行為,併當眾宣布開除的她的黨籍。


而陳璉的從美國回來投奔中共的二哥陳過,文革期間被誣為特務,在杭州跳樓自殺未遂而致殘;陳璉的么弟陳礫1952年加入中共,文革中也被批鬥。


多年後,陳璉的兒子如此說道:「我父親兄弟三人參加革命,都曾出生入死,結果一個被錯殺,兩個後來成了『右派』,加上我媽媽在『文革』中的慘死,簡直是無一倖免!那麼,這又是為了什麼呢?」是啊,這又是為了什麼呢?


周佛海之子被關18


作為中共「一大」代表的周佛海,在認清了中共後,於1924年脫離共產黨,加入蔣介石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並擔任中央宣傳部部長,撰寫了大量反共文章。他也因此被中共視為「不可饒恕」的「叛徒」。1938年,他加入汪精衛的日偽政府,抗戰勝利後,被國民黨南京高院判處死刑,後改為無期徒刑。1948年因心臟病猝死。


據大陸媒體報導,周佛海的兒子周之友原名周幼海,他因從小被同學們罵為「小漢奸」,並且有同學將這三個字用刀刻在他的書桌上,而深感恥辱。之後,在讀了美國記者斯諾寫的美化中共的《西行漫記》等書刊後,開始對中共抱有好感。


1946年8月,周幼海正式加入中共,為中共「特別黨員」,改名周之友。隨後,被中共特務頭子之一揚帆派回上海,在田雲樵領導下的中共中央上海局肅反工作委員會從事策反工作,成為揚帆麾下的一員幹將。不過,他的公開身份是在中央商場二樓交易所做投機生意的商人。


因為其特殊的身份,他得以結識大批國民黨上層人物,周之友多次暗中策反,不時把重要情報報告給田雲樵,他曾參與策反上海警察局的重要頭目和浙東稅警大隊長。


中共建政後,周之友1955年因潘(漢年)揚(帆)冤案牽連被捕,被關押於北京秦城監獄10年。出獄後,以「反革命罪」又被判處管制3年。1967年受劉少奇冤案株連,再度被投入秦城監獄,一關就是8年。1983年周之友獲「平反」,出獄兩年後離世。其人生中最美好的18年都在中共的監獄中度過。


被中共欺騙的陳璉、周之友的下場或許可以讓更多的中國人從中得到啟悟。(未完待續)


【大紀元】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