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痞子运动与工运神话--裴宜理《安源:发掘中国革命之传统》(余杰)
刘少奇遭迫害致死48周年忌日 珍贵历史照片曝光(组图)
巨星陨落 中共国石油工业之父一家服毒自杀 2017-12-09 22:23:23

巨星陨落 中共国石油工业之父一家服毒自杀



中共统治中国以来,让众多真正具备高学识的中国人才在大陆陨落。梁思成、老舍……不胜枚举。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石油工业之父萧光琰也是如此。据宁静在“硕士博士圈”发表的一篇文章披露,萧光琰在文革时被扣上“卖国贼”的帽子,被毒打了60余天之后,服下安眠药,自杀身亡,那时他才48岁。随后他的妻子甄素辉和独女洛洛也追随他服毒自杀。


11月4日,一篇题为《他是位天才的化学家,中国的石油工业之父,却遭遇灭门之灾,实在是令人扼腕啊!》的文章,让我们看到又一颗爱国之心被中共扭曲,直至命丧黄泉。


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萧光琰的名字可是如雷贯耳!



出身优越又聪慧常怀爱国之心


萧光琰出生于1920年的日本东京,父母都是当地知名的日本华侨,家族资产曾达到上千万美元。萧光琰从小就聪明绝顶,9岁时就掌握了中、日、英三种语言,12岁被父亲送往东京郊区的一所顶尖私立中学,他在班上成绩一路拔尖。


1934年抗日战争爆发前夕,萧光琰的父母带着他开始长达3年的流亡生活,最后在美国落脚,没有上过一天高中的萧光琰竟然以高分考上了美国坡蒙那大学,三年后,经导师推荐,进入芝加哥大学化学系,24岁便以优秀的成绩拿到物理化学博士学位。毕业后萧光琰就留在了芝加哥大学,2年后破格提拔为研究员。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1947年,年仅27岁的萧光琰进入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凭借自己超越的能力在石油领域接二连三做出贡献,自1947年-1950年萧光琰连续四年获得美国石油的最高荣誉“石油金质奖章”。


虽然萧光琰生长在日本,学在美国,一次都没有去过中国那片大陆,但从小父母就告诉他“你的骨子里流淌的是炎华子孙的血液”,萧光琰始终提醒自己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虽然他在美国当时的薪资就有五六万美元,生活过得非常悠闲,但是他很清楚自己那个从未谋面的祖国深陷水深火热之中,百废待兴,正需要人才。萧光琰决心学成之后回归中国,为自己的国家做贡献。


他根本想不到,自己的祖国已经不是原来的面貌,对中共本身,更是一无所知,只知道,我是中国人,要报效祖国。


1949年的秋天,萧光琰自己花了几千美元购买了翻印器材,怀着一颗热爱祖国的心,没日没夜地搜集、翻印和整理他认为祖国需要的资料。新婚妻子甄素辉甄素辉刚开始并不赞同他回国,他们还发生了多次争论。甄素辉说:“我连中文都讲不好,而且那里也没有亲人,回国干什么呢?”。但萧光琰认为中国就是他的亲人,能把美国最先进的技术带回国,就是守护自己的亲人。


萧光琰说:“如果你实在不想回中国,我就自己回去。”最后,甄素辉让步了。



萧光琰女小洛洛


回国被嫌弃依然作出贡献


没有想到,回国的过程有如钱学森一样艰难。1950年11月,萧光琰被美国以“掌握国家机密”为由,禁止他出境。最后,萧光琰偕同妻子不顾生命危险辗转飞往香港,然后才由专人接回到大陆。


1950年12月,这对在中国大陆一天都没有呆过的年轻夫妇带着大大小小20多个装有资料和大批图书的行李,抛弃了美国的高薪、别墅、高档轿车,义无反顾的回到了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中国大陆。


回国之后,萧光琰去了中国科学院下设的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是为了接近最前线的研究。在那里,他每个月只能拿到120元工资,上班坐公交车,妻子甄素辉多少有些怨言,但萧光琰根本不在乎这些,他有使不完的精力,因为他终于可以为国家做贡献了。


1950年初,中国大陆的石油工业开始起步,在李四光带领地质勘探队到处找石油的时候,萧光琰也在紧张备战炼油厂的建设。紧接着,萧光琰用一年半的时间,一口气了写出来十五篇论文,篇篇都是经典,堪称中国石油化学的奠基之作。1961年,萧光琰主动兼任青岛海洋研究所研究员,在那里开发出了一项超越时代的技术——生物催化剂,这项技术,西方国家在1990前后才开始展开研究,2000年正式实践,而萧光琰在1961年就开发了这项技术,领先西方整整40年。


扣上间谍帽子;全家遭遇灭门之灾


1968年10月5日,只因萧光琰的外籍身份就被怀疑为”里通外国“,工宣队派出由二十名彪形大汉组成的专政队,把萧光琰抓进了“牛棚”,家里的一切值钱的物品都被没收,连夫妻俩的结婚戒指也没有放过。


“萧光琰,你在美国挣那么多钱,你是不是回来当间谍的?”“你能把美国的资料弄到中国来,一定也能把中国的资料弄到美国去,你老实交待,为美帝国主义搞了多少情报?”审讯中,专政队对萧光琰进行疯狂的毒打,用“三角带”特制的刑具猛力抽打。


“专政队”的一个暴徒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白屎”。因为当时的人们把“博士”读成“白屎”,此后的半年中,他在斥骂声中,被迫写下了二十六份“交待材料”。让萧光琰想不通的是,无论他如何“坦白”,每交上一份得到的确是更加无情的斥责,以至“抽你的筋,剥你的皮”的威吓。


在“放风”时,人们听到,他像梦呓般地反覆著一句话:“……政策不是这样的……”,这位在西方长大的知识分子到死也想不通,自己历经千辛万苦回来建设祖国,竟然成了“里通外国”的“卖国贼”。


1968年12月6日,在他挨过一顿皮鞭抽打之后,精神特别坏。“放风”时,他用微弱的声音,喃喃自语:“……政策是会给出路的……”此时,这位学富五车,学贯中西的物理化学家已经把平生希望缩到只求给条出路了。


可惜,出路还是没有给,因为这是中共。


同年12月10日早晨,精神上受尽摧残,全身已经血肉模糊的萧光琰,在被毒打了60余天之后,服下安眠药,自杀身亡,解脱了一切,那时他才48岁。萧光琰博士曾怀着怎样的热情踏上这片土地,又怀着怎样的绝望心情无声离去!


当天下午正在劳改中的萧光琰妻子甄素辉得知丈夫离去后,这位追随丈夫来过异国他乡18年的美籍华人却异常安静,她甚至失去了女人痛哭的本能。


甄素辉看着丈夫的遗体,估计此刻她的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18年前,她能够阻止萧光琰回到中国,萧光琰早已是享誉国际的知名化学家,或许正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演说大厅发表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感言。而此刻萧光琰却永远地躺在冰冷的土地上,不能与她携子之手了。


甄素辉没有掉一掉眼泪,她只是提出了任何人都没法拒绝的要求:准许她请两天假,回家照料多日不见的孩子。自从夫妇俩被关起来,十四岁的女儿洛洛就孤身一人,无人照料,每天在嘲骂、追打中过着痛苦的孤独生活。



3天后,人们一直没有见这家的动静,敲门也没有人应,后来有人把门弄开,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母女双双躺在床上,母亲紧紧地搂着女儿,两个人早已停止了呼吸。经检验,母女两个也是服毒自杀。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