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中国共产党历史上重大事件小考
高文谦论周恩来在文革中的双重角色
林彪对江青的集中吹捧 2004-06-27 17:55:54

林彪对江青的集中吹捧
【世界民意网6月28日】

温相 06-28-04



林彪和江青在文革中互相利用、互相勾结,最后又互相内斗最终演变成互相分手,现在我选取一段林彪和江青互相吹捧的历史片断以飨诸位。

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林彪在军委干部扩大会议上公开讲话吹捧江青:“江青同志是我们党内女同志中很杰出的一位,也是我们党内女干部中很杰出的一位,她的思想很革命,她有非常热烈的革命感情,同时,也很有思想,对事物很敏感,很能看出问题,很能发现问题并采取措施,过去,她身体不怎么好,大家不了解她,在这次文化大革命中,就看出她的作用,很大很大的作用,她有很大的创造性,能够发现很多问题,她始终树立了很多的功勋,始终站在革命的前线上,捍卫江青同志的权威也就是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总司令部的权威,也是捍卫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伟大部署的权威,也就是捍卫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权威!(全文引自《林副统帅一九六八年讲话要点》)

林彪的这个讲话也就是后来叶群、陈伯达、张春桥第一次呼喊誓死捍卫江青的最初蓝本,后来包括周恩来在内呼喊的口号早已是林彪定了调子之后的随声附和了。就在这次讲话结束后,叶群、
陈伯达和吴法宪第一次喊出了誓死捍卫江青同志、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的口号,马上这个口号传遍全中国,林彪的发明权并没有因为后来他的垮台而消失,直到一九七六年结束文革时才彻底的从政治舞台上灭迹。

早在文艺座谈会后,林彪就开始有计划的消灭贺龙,一九六六年
九月八日,(六天以后,毛泽东接见贺龙还明确表示要保贺龙,林彪知道后说保可能保住,也可能保不住,具体的将在林彪打倒贺龙一文中详细说明,此不赘)林彪公开点名贺龙是“大土匪、大军阀、大刽子手”这三大后来就是贺龙的主要“罪名”,与此同时,江青讲话配合林彪:“要把贺龙端出来,谁保也保不住。”同年十一月,全军文化工作会议刚刚结束,林彪任命江青为全军文化工作顾问,命令总政关于军队的文化工作一律向江青汇报备案。这次命令并没有经过军委办公会议研究决定。同月,江青任命叶群为观察员,列席中央文革全部会议。

同年十二月,江青在中央文革会议上说:“军队的走资派为什么不揪出来?”当月,林彪批示也就是著名的林副统帅指示“揪军内一小撮走资派”,江青送审具体方案,林彪批示:“完全同意江青同志的意见,按江青同志说的办。”此次指示后来因为王关戚的被捕和毛泽东的干预夭折。

一九六七年一月,江青提议把总政副主任刘志坚抓起来,一月六日,林彪出面批评叶剑英、徐向前、陈毅乱保刘志坚,并且发出明确指示:“刘志坚实际是资产阶级在军队的代理人。”一句话,刘志坚彻底被打倒。就在这个月中,军委文革小组改组,林彪亲自提名把江青列为顾问,顾问不仅要问,而且包办一切。此后刘少奇专案组成立,江青仍旧是顾问,然而却是名副其实的组长。六七年八月,林彪、江青二人建议成立军委办事组,代替军委办公会议,叶群名列黄永胜、吴法宪之后,排名第三。同年年底,叶群被任命为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文革联系碰头会议成员,这是江青亲自提名,毛泽东批准的。

一九六八年三月,江青向周恩来提出要重新给她定行政级别,江青原来是行政九级,周恩来托故不同意,江青找到林彪,林彪在此月的有关会议后指示:“江青同志对文化大革命立下汗马功劳,行政级别不宜偏低,可以暂时定为行政五级。”当时,蔡畅、康克清、邓颖超等人都是行政六级,而江青一跃而为中央首长,此后首长一词成为江青的又一个代名词。同年九月二十九日,刘少奇专案审查结束,林彪第一个表态:“向江青同志致敬!”八届十二中全会期间,江青大肆吹捧林彪,坚决要求把林彪的接班人地位写进党章,江青公然说:“不把林副主席写到党章上,我们睡不好觉,也吃不好饭。”叶群后来给江青说(电话记录):“江青同志在关键时刻帮助了首长,首长表示十分感谢。”在一九六九年到一九七一年两年之间,江青所在钓鱼台给林彪的毛家湾一共通话高达四百九十次之多,其中林彪和江青的通话多达二百三十五次。

周恩来尽管在文革中也对江青不免多次敷衍,然而具体给江青提供组织上的便利条件的恰恰是林彪,这个被网上一些人极力吹捧为文革的跟风派和观潮派的林副统帅不仅没有消极的跟风,而是积极的参与。并且通过江青,林彪为叶群等人的参政牟取了更大的方便。

林彪在文革中的种种表演不仅不是被迫的,而且还是主动的,之所以有时候林彪表现出所谓的“不积极”,那是因为和他切身利益不大或者影响到他切身利益时,比如批判二月逆流时,再有一点关于林彪的犯罪行为之所以迄今为止披露的不多,主要是因为林彪的很多罪行都是在和毛泽东紧紧联系到一起的,所谓投鼠忌器,然而忌器不等于说老鼠是干净的。黄克诚在评价林彪时直接指出对林彪要功过分明,文革中林彪不是错误,而是犯罪,文革之前有功有过,东北有很大功劳。陈云同志在评价林彪时也指出
林彪在文革的犯罪不能掩盖他以前的成绩。而今天我们中间的少数人试图用林彪当初为革命立下的功勋来掩盖他文革的犯罪或者推卸他的应有责任,是不是显得不那么客观?

九一三事件后,中央还没有给林彪定性,最早知道消息的外交部
却是大肆庆祝,那时节黄永胜等人还没有被捕,而乔冠华等人早已按耐不住大喝庆功酒,外交部符浩去巴黎,驻法大使黄镇听到林彪摔死的消息居然让大使馆所有的灯都打开以示庆贺,如果说毛泽东、周恩来、康生、汪东兴等人对林彪之死如释重负、兴高采烈还是属于高层内部斗争使然的话,那么像黄镇、符浩这些远离权力核心的“小人物”何以也是如此激动呢?要知道,当时中央还没有给林彪最后定性。唯一可以解释的通的是,林彪在文革中犯下的罪行已经引起大家的愤怒,只是因为当时的背景不可能得到发泄,再有一个就是林彪的死彻底宣布了文革在组织路线上的破产。

有人评价毛泽东建国有功、建设有过,文革有罪,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林彪。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