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近平变更文革定性 将“十年浩劫”改为“十年艰辛探索”
偽善之極!周恩來在文革時扮演了什麼角色?(圖)
漫谈中共地下党情报史 2018-01-16 00:48:27

漫谈中共地下党情报史


默喜 





1921年之后的中国情报史基本上就是共产党、前共产党、潜在共产党同情者之间的明争暗斗。共军就不说了,军统那里被共党渗透的一塌糊涂,中统那里颇有一批得力的人是前共产党,能力最强的张冲成了中共同情者,要不是死得早,可能就被周公给招入麾下了(张冲托孤周公,其子女都是中共)。




蒋介石到了台湾,带头扑灭共产党在台地下力量的,还是两个共党叛徒,一个是蔡孝乾,一个是抓住蔡孝乾的谷正文。汪精卫那里,特务头子周佛海是中共创始人,党龄比共党特务头子周公还长,而且没去苏联进修过,纯土产。手下几员大将丁默邨、李世群、胡均鹤都是共党叛徒,胡均鹤还是赵尚志的亲妹夫。




汪精卫那里,身边的秘书有中共,76号的顾问有中共,军法处有中共,梅机关有中共,岩井公馆里的中共卧底更是著名的五重间谍袁殊。范纪曼在中央大学教书, 是汪伪高官家中座上客,同时兼职军统和中共的间谍,为啥军统这么信任他?因为129运动的时候他已经是军统北平站的代站长了。范纪曼很牛,他后来坚持不重新入党,一直僵持到1984年,终于承认他党籍从1926年开始计算。另一个和他一样倔的老头是金日成的历史老师,老爷子一直坚持到去世前一个月,中共才承认了他的党龄从20年代开始算。还有军统在汪伪那里的卧底,南京站站长抗战后投了中共,后成为烈士;上海那边中共掌握着不止一部电台。




汪精卫身边,陈公博的亲信李时雨执掌军法处,是华北许建国线上的;范纪曼,是潘汉年线上的,同时也在共产国际有事情做,军统那边他有关系,够义气的陈恭被抓了以后都没供出这个老同事,他可不知道这个老同事是老牌共产党。李时雨也是,他曾经给李大钊扶灵。这两个互不知情不同线上的卧底,因为臭味相投,合作办了一家赤色刊物,被两条线上的上级分别严厉批评。




还有,刘人寿在周佛海那里,周佛海帮他掩护日本人,然后他发报给军统,顺便共军这边也接收一下。到了解放战争,胡宗南那里的情报,办公桌上的那份有熊向晖,电台那里有吕出,联勤西北总站有一份可以呼应的,沈安娜可以记录下总裁批示,刘斐那里有存档,郭汝瑰留个副本,重庆行辕再有人转发的时候抄一点。




吴化文和她妈分头出去算命,这消息都能被共军截获。可怜的吴化文,小舅子是共谍,儿子和副官通共。四个老婆里面,军统的毛人凤和共匪潘汉年线上的各有一个。共匪的这个从相貌到谈吐再到气质最后加上在家里的地位,统统甩军统特务好几条街。比主业干情报比不过共匪,比副业做女人的能力也输的一塌糊涂。天不容党国也。剿总司令傅作义的闺女、总统秘书陈布雷的闺女,伪满洲国的总理张景惠的儿子,大汉奸周佛海的儿子等等统统都是共党。张景惠不知道儿子是中共,儿子跟着他在苏联蹲了好多年监狱都没暴露身份。他有一大堆老婆和闺女,还有个不成器的大儿子和不受宠的小儿子,就这么个爱如珍宝的金疙瘩还投了中共。




陈布雷装不知道自己女儿是中共;傅作义知道自己女儿是中共;周佛海知道自己儿子通共,别的汉奸也知道,包括日本人也知道,但是没一个人敢动,因为周佛海这个实权人物就这么一个宝贝嘎达儿子(另一个和他断绝关系了,在重庆)。张克侠的弟弟张树棣被佐尔格的助手方文盯上了,打算把他派到他哥哥身边去卧底,伺机策反其兄长。要不是佐尔格相中了张树棣的能力要他去苏联进修,就会出现弟弟策反了哥哥十几年,最后发现兄弟两人地下党龄差不多长的故事了。




张克侠何基沣二人一同起义,起义前很长时间两人互相提防,最后发现居然是自己人。何基沣以为自己潜伏时间就很长了,没想到张克侠比他还长。郭汝瑰和刘斐两人互相指认对方是共谍,问题是两人都是共谍。




莱芜战役总结会,三个共谍韩练成、郭汝瑰和刘斐互相推卸责任,最后是联合白崇禧把黑锅尽量往别人头上推,最后这黑锅落到陈诚那里了。李玉堂1950年被蒋介石枪决,60年代蒋介石要给他平反,80年代大陆给他定为烈士,2004年陈水扁在台北给他的共谍身份平反。这叫什么事儿啊!南京军话总站,十几个人,除了泡病号的一把手,剩下的基本都是共谍。来了两个新人,半年不到就宣誓入党去了。因为老是没有一把手,从外面调来两个领导:一个是从大革命时期就开始潜入地下的老资格地下党,另一个觉得这地方不太对劲,呆了一段时间也去泡病号去了。




傅作义偷袭西柏坡




1、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系统,得到傅作义已经下达了这个命令。傅冬菊系统在35军被歼灭后不久就成功策反傅作义的近身卫队。那时的傅作义,连手枪都是没子弹的。




2、北平铁路局系统,执行此次任务的国民党军部队和所需补给大部分是通过铁路集结运输的,而北平铁路局调度室的十几个人中只有一个不是中共系统的,再加上另外一些铁路员工的协助,国民党军集结部队的大致番号、人数装备和到达日期就搞清楚了。




3、北平联勤总部的一个早已是中共党员的少校参谋,由于联勤总部负责对参与此次任务的部队的补给,此公为了工作不辞辛劳,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跑遍了预定参战部队团一级以上的单位,掌握了所有部队的人数装备和补给情况,详细上报。鉴于他的出色工作,此公在国共双方的上级都加以表扬。




4、傅作义司令部里面有个刻蜡板的人叫甘霖,凡是不发电报的文件都由他刻印下发。他刻完偷袭石家庄的命令后,就搭车到徐水县政府,直接打电话到华北军区,接电话的是作战部长唐永健。然后他改名换姓去了天津。解放后,甘霖曾任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5、北平《益世报》(注:《益世报》是天津与《大公报》比肩齐名的报纸)采访部主任刘时平从鄂友三那里听说到这个消息,然后和《平明日报》(注:《平明日报》是傅作义的喉舌)采编部主任李炳泉共同向崔月犁(注:他是北平地下党学工委秘书长,他也是经常见得到傅冬菊的)报告。崔月犁冒险通过地下电台向华北局敌工部部长刘仁报告。保密局北平站学运组组长是中共,华北督察组保定潜伏组组长是中共,傅作义的秘书还是中共,他还偷什么袭啊。。。




某特务向他的上级坦白,曰自己是共党卧底,当天就被锄奸,因为他的上司也是共党卧底。可以写个小片段。




A:老大,我是共党卧底,我坦白。这是我的枪。


B:你有人知道事吗?


A:没了。


B:你先回去,和谁也别说。(A转身,枪响 ,B走了过来 )


B:其实我也是共党卧底。在那边我还是你的上司。




台湾那边,有金门被俘的共军团政委陈利华,也有游泳去香港投奔国军的,另外澳门站站长叫程一鸣。这三位都是深海,只有程一鸣安全归队,另两位都是烈士。国军起义飞行员打算炸蒋介石以为投名状,不料轰炸装置却被另一伙地下党给破坏了。(共谍冗员太多,严重影响工作进度)蒋介石的侍从室里都是精挑细选的亲信,里面却有段家兄弟卧底。老大是侍从室少将,在蒋介石身边;老二在上海管港口,蒋介石的撤退台湾他有份布置。哥哥段伯宇是周恩来线上的人,弟弟段仲宇是上海局张执一线上的人,段仲宇的入党介绍人就是段伯宇。傅作义的秘书阎又文,要不是知情人遇到他儿子,他的共谍身份就永远隐蔽下去了。他写的骂共产党的文章是延安仔细审阅过的,毛主席指示:要骂得狠一点。白崇禧的秘书,卫立煌的秘书,李宗仁的参议,都是共产党。宋美龄的亲信阎宝航,是共产党的战略情报员。




侍从室还有一个共谍,蒋介石宠儿中的宠儿,张默坚,协助程潜、陈明仁起义。他是宋美龄的舞伴,现在还是舞蹈裁判。以他在蒋介石身边的位置,一根筷子就能灭了蒋介石宋美龄的亲信阎宝航同时还是共产国际的情报员。中国的共产国际情报员最牛的的是张文秋了,不是说她的情报能力最牛,而是她和前后两任丈夫生了三个女儿,前两个嫁给了毛主席的长子和次子,还好毛主席只有两个儿子。




张文秋的上级是佐尔格。佐尔格在中国最得力的助手是方文,方文是史沫特莱推荐给佐尔格的。佐尔格在日本最牛的情报员尾崎秀实也是史沫特莱推荐的,麦克阿瑟一占领东京就满世界抓史沫特莱,结果把佐尔格的情妇石井花子给抓了,因为佐尔格给她取了个英文名字艾格尼丝。佐尔格的另一个日本情报员是画家宫城与德。宫城是美籍日本人。日本特高非常恨他,他是日本人,很多日本的东西他都熟悉;他是美国人,没和美国人撕破脸还不好动他。佐尔格在中国最优秀的助手方文曾经干过情报翻译工作,把中文翻译成英文。可怜堂堂燕京大学的毕业生,被人批评英文太差。燕京是美国教会学校,那儿的学生毕业后英语刚刚的。没办法,给他审稿的是史沫特莱,一个懂中文、德文、俄文的美国作家;和他一块翻译的是中国著名翻译家董秋斯,他后来翻译了《大卫科波菲尔》和《战争与和平》。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