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酶脡脧脦脛赂茂虏漏脦茂鹿脻
文贯中: 我一直想作一个人人夸奖的好人
特赦不如坐牢:国民党战犯文革中的不同命运 2018-07-07 22:57:52

特赦不如坐牢:国民党战犯文革中的不同命运



1959年,中共首次特赦國民黨戰犯,以加強對台統戰。【相关文章:周恩來創設政協文史專員:中共統戰第一步】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了,中國進入混亂的年代。對國民黨戰犯的改造工作給完全否定了,停止特赦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杜聿明(后立著)在文革中基本沒受到冲擊(圖源:VCG)



1966年8月,紅衛兵掀起“破四舊”高潮。身在北京的杜聿明和同院的宋希濂、唐生明、鄭庭笈4人在院內及大門口牆上書寫毛主席語錄和標語,但這沒有擋住紅衛兵對他們的“破四舊”。紅衛兵還對這個院子提出自動減少工資、不准請保姆、打掃胡同的衛生的赦令,最后由宋希濂起稿表示接受這些要求和批評。



在文革初期,矛頭并沒有指向國民黨將領。在這年國慶節,杜聿明、宋希濂又被請到國慶觀禮台上觀禮后,他們的生活恢复平靜。



到了1968年,毛澤東將這場革命稱為“實質上是在社會主義條件下,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和一切剝削階級的政治大革命,是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下的廣大革命人民群眾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斗爭的繼續,是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階級斗爭的繼續。”曾經在國民黨軍隊服役過的將領們再次成為人民的敵人。



王耀武與康澤被扣上历史反革命的帽子,兩人不時被紅衛兵拖出去批斗、陪斗。1968年,王耀武再次被拉去給康澤陪斗,康澤被打得半死后拉入秦城監獄傷重而亡。王耀武大受驚嚇后高燒數日不退而亡,他的妻子作為反革命家屬備受欺凌,后不堪迫害发瘋致死。



同樣是获得特赦的廖耀湘在批斗會上心脏病突发而逝世于北京,陳長捷因不堪凌辱先殺妻再自殺,這給了邱行湘沉重的打擊,也給了他明顯提示。邱行湘讓妻兒暫離南京,并請來兩個身材魁梧的親戚暫住,才逃過一劫。然而他的親戚被其戰犯身份所累,前途灰暗,這讓邱行湘心如刀絞,甚至懷念功德林里對未來充滿期待的生活。



就連不是戰犯的黃劍夫也沒逃過一劫,這位黃埔精英在解放戰爭中起義,但仍被重慶造反派視作“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成果,被強加“現行反革命”的罪名后逮捕。因不堪凌辱,黃劍夫絕食而死。



吊詭的是,因為“文革”規定不准冲擊監獄,那些沒能迎來特赦的戰犯反而比社會上要安全。



文強在知道自己“特赦夢”破滅后,整日萎靡不振,改造地點也搬到了燕山腳下的秦城農場。但正因為在高牆內,他平安渡過了文革,而他的親友卻沒有這么好運,在历次運動中受株連者甚多。黃維日复一日的研究永動機,他慶幸“那時坐牢的比不坐牢的強,起碼我們這樣的人沒有挨打受罵,更沒有丟了性命,而且吃穿都有保障,我們真稱得上是幸運兒了。”



 這些“幸運兒”的狀況也不斷在惡化。1968年春撫順、濟南、西安戰犯管理所被軍管,以前的干部集中下放到農場勞動,新來的管理者怕犯錯誤,對戰犯“要狠點,態度要硬點,說話聲要高點,離得要遠點”。各管理所對有重病者不進行急救治療,卻也不敢讓這些死掉,以便擠出“活材料”。上述狀況加劇了在押國民黨戰犯的不斷死亡,1966年6月至1975年12月,有103名在押戰犯病亡。



文革中不斷惡化的處境直到1974年底才出現了轉機。1974年12月23日,毛澤東做出批示“還有一批戰犯,放下武器已关押二十多年了,還关著干什么。把他們釋放了,可以來去自由。” 1975年3月19日,当最高人民法院的大法官在特赦會宣布293名國民黨戰犯全部釋放“給予公民權”時,文強等人禁不住熱淚長流。



更讓人意外的是,中共特批這批戰犯可以去留自由。10名特赦戰犯自願請往台灣,4月,他們取道香港准備赴台。時逢蔣介石新喪,台灣当局借口這批人“經中共多年洗腦”,“已成為中共統戰工具”,而拒絕接納。張鐵石半生為國民黨服務,無法接受以“難民”的身份,前往自由中國救濟總會提出申請,在去留兩難中,在彌敦道富都酒店自縊葬命。



在這樁悲劇后,台灣仍無意讓其他特赦人員赴台。在台灣关緊大門拒絕交流的情況下,中共只能開始摸索一條新的對台統戰工作路线。出人意料的是,為兩岸打開新局面的,竟是黃埔同學會。  



多維新聞網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