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脰脨鹿煤脰陋脟脿脣锚脭脗
拿什么拯救自己 , 中国知青(一)
庚戍三十年祭
山径幽幽 2004-11-02 16:17:09

山径幽幽

岁月如歌


又踏上了那条曲曲弯弯的幽幽山径,又走近了那片遮天闭日的莽莽密林。
南峰,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名字,多少个夜晚,多少个清晨,他把一颗年轻人易于感情的心,毫不保留的为之化成热烈而执着的思念。南峰,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欢欣鼓舞的地方,多少次热切的期盼,多少回缠绵的梦想,滴滴点点,汇聚成难以忘怀的记忆,无一不饱含着他眷眷深情地向往。如今,他又重新踏上了这条熟悉的山径,又重新满怀喜悦,将那些已逝的欢乐造访。
去年初上南峰时的情景依然那么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那是一个严寒的冬日,他们一群知青正围坐在水库工地上的小木板房内烤火取暖,打闹聊天,借以消磨那些不出工又无所事事的时日。就在乱哄哄的当儿,虚掩的门吱呀地打开了,门口出现了两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红扑扑的脸庞,一脸灿烂的微笑,仿佛春天提前绽放。听身旁的白生讲,那是年初刚从省城下乡来此落户的成都知青,他们早就认识,“今天是专程来接我们去她们队上玩的。”
“去南峰耍几天,那里有一片美丽的山林哦,”白生饶有兴趣地怂恿着。
就这样,“南峰”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并从此永远永远留在了他的记忆深处。
也就在这个偶然的机缘里,他和她走到了一起,短短的几天相聚,从相识到相知,彼此都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临别的那天晚上,吃过晚饭,他俩离开了围坐在火堆旁闲聊的同学们走出门去,来到屋后那棵高大的伞形巨松旁的小土坪上。冬日的夜晚是那么的静谧,听不到一丁点儿声响,朦朦胧胧的月亮在薄薄的云层中穿行,四周黑黝黝的山林一望无际。他们一边热烈的交谈着乡村生活的种种感受,一边又心驰神往地沉醉于这朦朦胧胧的夜色之中。
谈谈断断,他们忘记了身边的一切,也忘记了冬夜的寒冷。一会儿,她轻轻地握着他的手,毫无顾忌的数着他的脉搏,那付专注的神情,活象一个稚气十足且爱撒娇的小妹妹。一会儿,他又故作神秘地凑近她的耳朵,悄声微语着一些转瞬即逝的感受,仿佛两个成天只知道贪玩的大孩子。夜深了,他们微微地依偎在巨松粗壮的躯干上,不敢靠近,又害怕挪开,每一次惊慌的触动,都是一阵迅猛的电击,强烈地刺激着他们那两颗年轻躁动的心灵。一种从未有过的温馨,慢慢的在他们之中升腾起来,渐渐的化成一个充满神性和甜美的幻境,他们由衷的感激这个美丽迷人的夜晚,也从此在彼此之间,生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
之后,便是一别数月的分离,而分离,也使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转变为无穷无尽,缠缠绵绵的相思。
如今,他又重新踏上了这条熟悉的幽幽山径。一踏上这条浓荫掩映且又水渍渍的石级小路,他的心就豁然开朗了起来。他很快就为这片浓浓的深山秋色所陶醉。听着鸟儿的欢歌,嗅着山林特有的芳香,他的双目被眼前出现的这一片明绿色的山景刺激得烁烁发亮。他变得空前地兴奋,为自己能如此领悟出大自然这般优美的感受觉得是人生的极至幸福。他走走停停,时常被一阵鸟鸣,一块绿茵,一张树叶,一簇野花所吸引。他乐不可支,慢慢地把自己的整个身心,完全融入了大自然这绝妙的境地之中。寂静的山林散发出一种神奇的诱惑力,把人引入了漫无边际的遐想。透过阔叶渗入浓荫的光缕,送来山林清新、湿润的微风,水珠滚动的路旁小草,野花斑烂的林间空地,这一切,都使他欢腾雀跃,感概不已。
太熟悉了,一切都仿佛还是昨天。一阵一阵汹涌澎湃的心潮,激得他跃跃欲试,心猿意马。翻过一座小丘,来到河谷地带,迎面传来一阵阵节奏分明的打谷声,正是谷收时节,两岸田野里一片人欢马叫,歌声起伏。“这是收获的喜悦呀!”他以同样快乐的心情预感着自己的将来。又走进一条幽谷,一阵微风拂来,摇得几棵白杨树叶哗哗直响。沟底,一片绿茸茸的草地上盛开着许多金黄色的野菊,显得格外耀眼。清清的溪流在一旁静静的流淌着,水中的石粒清晰可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终于忍俊不住,来到溪边,捧起清凉剔透的溪水,美美的擦拭了一番热气腾腾的脸庞。
走近一条陡直的爬山石级,他知道距南峰已经不远了。此刻,山径更幽,树荫更浓,而他的心也变得更加激动。走着走着,路边的灌木丛里扑楞楞地飞出一只野鸡,委实吓了他一大跳,他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望着那片草丛,如同魔法附体,直到好一阵子心才慢慢平静下来。鸟儿依旧在林中悠闲的歌唱,一只秋蝉也不甘寂寞的拉开了歌喉。于是,他的心又被这美妙的声音所吸引,但是即刻却被一阵铺天盖地的林涛所淹没,接着又是一阵凉爽惬意、还带着一种浓浓的松脂芬芳的山风……
终于爬上了山垭。山垭的天,格外的开阔,格外的蓝,林间空地,鸟语蝉鸣似乎都在自己的脚下,阳光暖暖的照射着,几朵白白的云就在远处飘浮着。他掏出手绢,拭去刚浸上脸来的热汗,任凉风拂打着自己热辣辣的面颊,这时,他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爽快、舒畅。到了,终于到了,他的刚刚平静下来心,又开始狂跳不已,想象着他俩即将见面的种种情景,他更感到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在猛烈地撞击着他的胸膛,仿佛这颗滚烫的心,也要伴随这个美丽的时刻,一起来到这个美丽的地方。
转过一个山湾,他的眼前一亮,出现了,终于出现了,那座用生产队仓房改做的知青宿舍,那棵高大挺拔的伞形巨松,巨松下那个梦魂牵萦的小土坪和房屋后面那座林木葱郁的圆顶小丘……于是,他乐得象一个孩子,情不自禁地对着屋前晃动的人影,高声地叫喊起来。

往事如梦,山径幽幽。


本贴由岁月如歌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