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脰脨鹿煤脰陋脟脿脣锚脭脗
一个江西下放知青的遭遇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研究综述(图)
三位老知青 深情忆往昔(图) 2007-07-04 13:34:59

三位老知青 深情忆往昔


 厦门日报(2004-12-19 )


《我和我的祖国》献给厦门15万知青 

    40多年前,提起董加耕、侯隽、邢燕子这几个名字,在中国大地上真是家喻户晓。许多知识青年就是以他们为榜样,喊着口号上山下乡,为新中国奉献青春和热血。他们是那个年代的旗帜和榜样。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这些当年的英模如今过得怎么样?对于那段历史,今天的他们又是如何评价的? 


    昨日,本报记者采访了来厦参加纪念厦门知青上山下乡运动35周年活动的董加耕、侯隽、邢燕子。让我们一起走进他们的过去、了解他们的现在,倾听来自他们心灵深处的声音。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毛主席会见董加耕等青年先进人物。(郑宪 翻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董加耕在家乡务农的情景。(郑宪 翻拍)

董加耕:不上北大回老家种田


人物名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董加耕,1941年12月出生,江苏省盐城县葛武公社董伙大队人。1961年夏天他高中毕业,放弃到北京大学深造的机会,立志回乡从事农业生产,建设新农村,走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道路。 


    我为什么不去上大学 


    记者:如果有再一次的机会让你重新选择,上北大和回乡务农,你的选择会是什么? 


    董加耕:首先历史不会有假如,而如果历史可以重写,我董加耕还是会选择到艰苦的地方去。 


    采访董加耕时,他说要先给我们看一段录像,那是他自己带来的一个光盘资料,里面有许多历史镜头。酒店服务员立刻热情地搬来了一台VCD机。可能是因为播放多次磨损太多的缘故,片子效果不是很好,还时常被卡住。望着屏幕上当年自己意气风发的形象,董加耕感慨道,“那时真年轻!” 


    岁月流逝,43载弹指一挥间。那是1961年,董加耕高中毕业了,他各门功课的成绩都在96分以上,还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预备党员,学校决定推荐他进北京大学哲学系。可董加耕却在毕业生就业升学选择登记表上,写下了“立志耕耘,回乡务农”八个大字。 


    “我那时不去上大学,是因为放心不下家乡饥寒交迫的父老乡亲。”董加耕不忍提起那段道有饿殍的苦难岁月,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父亲为了充饥,喝发芽的茨菰汤而中毒身亡,临终时悲愤地咬碎了含在嘴里的陶瓷汤勺的那一幕。 


    “我想自己无力回天,但可以用自己的知识为改变家乡的面貌出点力。我觉得一个年轻人应当根据革命的需要决定自己的生活道路。”董加耕说。 


    用一根扁担挑着自己的书和行李,董加耕回到了家乡——江苏省盐城县葛武公社董伙大队第四生产队。他在日记中写下“身居茅屋,眼看全球,脚踩污泥,心怀天下”的句子,这几句话后来成为传遍全国的名言。 


毛主席请我参加他的生日宴会 


记者:当年如果你选择去北大读书,对国家的贡献会不会更大? 


    董加耕:不能孤立地看历史以及人在不同历史阶段的选择。我选择回乡务农不是就简单地回家扛锄头,回乡后,我的知识发挥了作用。我和乡亲们一道把古老的水沤田改造成旱田,变一熟为三熟,并在全省大面积推广,获得成功。我们还创办了江苏函授大学。这些都是知识与实践的结合。 


镜头闪现,屏幕上出现这样一个画面:毛泽东旁边围着一群年轻人。 


董加耕按住“暂停”键,站到电视机前对我们解说道:“那是邢燕子、那是我……”。 


     1964年12月26日是董加耕难忘的日子。在京参加第三届全国人大会议的他被邀请参加毛主席的71岁生日家宴。“我坐在毛主席的左手边,同桌的还有陈永贵、王进喜、钱学森、邢燕子等。”董加耕陷肓松钌畹幕匾洌骸懊蠖蝗米约旱呐鱿怠幌孪纾慌洹!飨约旱囊煌敕共Ω液托涎嘧樱⒏颐橇┨斫茸雍蜕毡怠忝谴优┐謇矗质悄昵崛耍喑园。员ィ 飨顾担霸谂┐逵姓饷炊辔幕梢园斓闶隆!?nbsp


有人说我“官越做越小” 


记者:回首走过的路,你真的无怨无悔吗? 


董加耕:我有几句话与大家共勉:人贵有志,志贵不移;观念更新,不变初衷。人生自古皆不易,都应珍惜黄金时。 


董加耕的一生起伏很大。作为青年标兵,董加耕曾多次受过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但很快,他又从毛泽东的座上宾成为江苏盐城地区最大的走资派。 


    “文化大革命”中,他曾先后五次受到审查。后又在深挖“5·16”事件中被关押3年。周恩来知道后,要求为他平反,并提议增补他为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在四届人大上他当选为人大常委,接着经毛主席批准担任共青团“十大”筹备组副组长,兼任盐城地委副书记,1976年又担任国务院知青领导小组成员。“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他被审查了14个月,直到1977年底才又回到葛武公社董伙大队参加生产劳动。董加耕又回到了他生活的起点。 


    1982年,重新当了多年农民的董加耕,被任命为盐城市郊区郭猛乡主管乡镇工业的副乡长,1987年提任郊区乡镇企业局副局长。2000年,董加耕从盐都区政协副主席的岗位上退下来。 


    有人调侃董加耕说“官越做越小”,董加耕说,“何为大何为小?为国家和人民奉献最伟大,计较个人得失最渺小”。 





邢燕子:44年前遥望过鼓浪屿 

人物名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邢燕子,1958年高小毕业后回到老家河北宝坻县大钟庄公社司家庄生产队务农。她带领“燕子队”创造了奇迹,她的事迹也因此传遍了大江南北。

“邢燕子,好榜样/学习王国藩,学习铁姑娘/全家都在城,自己愿留乡/园中育幼幼成行,冰上治鱼鱼满网/天荒地冻,抢种垦荒/要使石头长出粮/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一切工作服从党。北大洼变成金银窝/燕子结成队,奋飞过黄河!”


这是1960年9月12日发表于人民日报的一首诗《邢燕子歌》,作者为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郭沫若,而诗歌所歌颂的正是全国的知青楷模邢燕子。昨日,这位被厦门知青们亲切地称为“燕子大姐”的邢燕子飞到鹭岛。 


粥溢出来,我慌得对锅灶磕起头 


1958年,邢燕子刚下乡那会儿,一没有力气,二不会干农活,也闹出了不少笑话。燕子大姐告诉记者,有一天,大家都下地干活去了,她被留下来看粥锅。火越烧越旺,沸腾的粥开始不断外溢。从没熬过大锅粥的邢燕子顿时慌了神,只能喊人:“不好了!不好了!粥跑出去了!”可看着喊也不顶用,不知所措的她只好跪在地上对着锅灶磕起头来,弄得闻讯赶来的乡亲们哭笑不得。因此,虽然燕子大姐以后成了全国著名的干活能手,可这桩笑话也成了大伙打趣她的“武器”。 


“燕子”其实是我的小名 


燕子大姐告诉记者,她出生在北京,原名叫邢秀英。然而当大江南北掀起“学习邢燕子、赶上邢燕子、热爱农业劳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热潮的时候,几乎没人知道她的原名了。 


那么“邢秀英”怎么变成“邢燕子”了呢?原来,1959年秋天,当时的唐山地区地委书记马力同已成为知青典型的邢秀英聊天,偶然间知道她还有三个小名,“燕生”、“燕京”、“燕子”。马力书记当即就说:“叫燕子多好啊,秋天飞到南方过冬,第二年春天又飞回北方,飞过黄河也飞过长江。”于是,由马力书记做主,邢秀英改名为“邢燕子”,有了一个会飞的名字,“邢燕子”这个名字真的飞遍了全中国。 


事业成功爷爷有一半功劳 


“我们一家都在城里,我1958年去农村的时候,其实并不是为了要出名啥的,那时候的想法是想和爷爷做个伴儿。”燕子大姐深情地说:“我和爷爷感情可深了,我事业成功有一半是爷爷的功劳啊!” 


燕子大姐告诉记者,那时的农村许多乡亲的思想都还比较封建,可爷爷却给了她工作极大的理解。邢燕子每天“顶着星星走,顶着星星回”,常常都得深夜才能回家,爷爷就这么等着自己的孙女。每当燕子悄悄推开家门,都能听见爷爷熟悉的声音“燕子,爷爷等着你呢!记得把门拴好咯!”爷孙间的亲情直到今天依然能从燕子大姐的眼里感受到。 


我会说厦门话“呷嘣” 


这次是燕子大姐第二次来厦门,第一次可是44年前了。燕子大姐回忆说,当时她作为农业战线以及知青的模范人物参加了河北省慰问团,来到了海防前线的福建省慰问三军。那次她在厦门呆了极短的时间,“我就在军舰上望了望鼓浪屿。”不过,厦门之行让燕子大姐记住了两句闽南话,她问记者:“你们吃饭是说‘呷嘣’,‘呷枚’吧?”厦门的老知青赶紧告诉燕子大姐,“呷嘣”是吃饭,而“呷枚”是喝粥,燕子大姐忍不住开心地笑起来。 


厦门的知青邀请燕子大姐到鼓浪屿上去走一走,44年前遥遥一望,如今终于可以走近看看“真面目”了。 




侯隽:“老知青”的新时代梦想 

人物名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侯隽,1943年生于北京。1962年,党中央提出“大办农业”的号召,她放弃了自己的种种理想,抛开繁华舒适的城市,意气风发地奔向窦家桥务农。这一去,侯隽就把自己的家安在那里,直到现在。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她的事迹被作家黄宗英发现,一篇《特别姑娘》报告文学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令她名噪全国。 


这就是那个十九岁时从北京毅然跑到农村落户的“特别姑娘”侯隽吗?这就是那个时代年轻人的精神坐标、劳模典型侯隽吗? 


当花甲之年的侯隽从北京飞抵厦门,出现在记者眼前时,感觉与想象中的“传奇人物”有些不同——她会用电脑、会发E-mail,懂得现代经营管理;她用不断的努力实现着自己的终生梦想: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农村。时代变迁,人们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侯隽仍然坚守着自己的梦想:用双手改变农村。这个梦想,萦绕着她的一生。 


从窦家桥到“中国知青村” 


侯隽现任天津市宝坻区政协主席。1980年开始,她当了十年宝坻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又十年副县长,1998年,她开始主抓农业,这一下,她的梦给唤醒了。 


2001年,她引导窦家桥村种树造林几百亩,几年后,银杏树郁郁葱葱,放眼已是一片绿色的海洋。2002年,她想把这片林做成“知青林”,侯隽说,“银杏是长寿的树种,可以作为知青精神的代表”。侯隽的老伴司福玉也积极投入了进来,天天同村民们辛勤“伺候”着林子。随后,侯隽不顾自己年近六旬,牵头开始筹建“中国知青村”。 


“中国知青村”选址在天津宝坻史各庄窦家桥村,就是侯隽当年插队的地方。“生态园由350亩核心服务区和周边千亩以上花卉生产示范区组成,计划从农业切入,进而开发教育培训、民俗旅游和安老康乐等文化产业,目标是打造综合功能的生态经济园区和新型社区服务中心。”侯隽说,她申请的“知青”图形商标已注册。 


“很多知青都在写书,而我,想在大地上写书。”知青村,源于侯隽对“知青”这段历史的认识,她希望能在这片土地上客观地展现曾存在过的事——她想建立知青博物馆,不管褒贬如何,让最完整的知青历史能在这里集中、留存,因为这是中国曾经客观存在的一段珍贵的历史,不可复制。 


“留下一片绿阴,传承一种精神”。侯隽说。 


从颠沛流离到宠辱不惊 


对于自己所经历的风风雨雨,侯隽的语调始终是平稳的。她说话时总带有北京话中特有的幽默。让听者觉得,因为她的坦荡和豁达,时光刻在她脸上的风霜已经成为一种让人尊敬的东西。侯隽说,当初毅然从城市到农村的选择,至今想起来仍不后悔。由于是“典型”,共和国历次“运动”都会把她拿出来“颠簸”;由于是“典型”,当年受过江青的接见,接受过江青所赠的草帽,她被审查了8个月……她所受的委屈,多了。为了自己单纯的一个愿望,为了自己对农民、农村那份真挚的情感,她这一生付出了太多,可是,她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建设农村、改变农村的梦。 


侯隽如今一家三口生活简单、幸福。女儿一直本分而低调,目前在北京从事IT行业,侯隽把女儿当作朋友,也常向孩子请教电脑知识,老伴会在一旁说:“你们说的些什么,我都弄不明白!”对于现代新青年的价值观,侯隽非常能理解,她说:“与我们年轻的时候比,现如今的青年们知识很丰富,思想也活跃得多了!回想一下,我们当时很傻,不过,我觉得知青最可贵的一点是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很强,而现在的青年缺乏这一点。” 


侯隽说,自己年轻时没有拿过什么钱,毫无保留地奉献,当时,收获的幸福和友好纯真的人际关系让她感觉到精神上的富足。现在,她每个月的工资不到3000元,但已经觉得十分满足。 


本版撰文/赵 琳 巫海鹰  王菲菲 赖 薇 


本版摄影/郑 宪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