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脰脨鹿煤脰陋脟脿脣锚脭脗
我的草原我的牵挂
草原日记
内蒙之行 2004-05-03 18:53:47

内蒙之行 文:河 水
【世界民意网五月三日】




(一) 草原归来先说忧
  去年,全家巴巴地赶到东北寻梦,可昔日茫茫草原再无踪影,于是,也没有什么
留恋的了,想日后索性到内蒙古草原,逛个够!此次内蒙之行总的说来相当满意,回
来后心情舒畅,但想到那儿也已经严重退化(或者应该说严重劣化)的草原,还是有
点遗憾。

  凡到内蒙旅游的人,恐怕主要是想领略广袤的大草原,旅行社安排的线路第一站
便是草原观光。那天早晨,车发西拉穆仁草原,我们十分激动,可到了所谓的草原,
我们已经激动不起来了,那叫什么草原,虽然一样地广袤无边,可草呢?稀稀地盖不
住黄土,而就这瘦瘠的草也是牲口不吃的野蒿之类,能吃的早已被畜群啃尽。

  过去,这儿曾经是水草丰盛的地方,游牧民族也因此强盛,而今,这儿湿地逐渐
干涸,草原劣化,已经不再适合人类居住了。但是,祖祖辈辈以此生活的游牧民族,
既不想改变生活方式,更不愿迁徙他乡,他们艰难地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生活着,其
结果就是土地愈加贫瘠,生活愈加贫困。

  政府似乎已经意识到草原劣化的严重性,也已经制定了一些保护草原的措施,诸
如禁牧、禁垦等。有些地方的措施还十分严厉,成立了“禁牧队”,发现违禁放牧的
牲畜一律开枪射杀。然而,牧民要生活,要吃牛羊肉,要吃乳酪、酸奶,就必须放牧
。于是,就有了畜群白天关在屋里,夜里悄悄放入草原的希奇事儿。

  我下乡放过牧,自以为还是有点发言权。我认为,现在北方大多草原应该绝对禁
止放牧,经八至十年,待其逐渐复原,这其间,牧民可以圈养牲畜为业。目前,内地
大量草秸被白白燃烧,既污染了环境又是一种巨大浪费,如果将它们集中处理之后
(如干燥、粉碎、压实、)运到牧区,作为圈养饲料岂不好。其中,加工运输的差价
由国家补贴,国家因减少了牧民迁移安置费用和环境保护费用,故这笔费用的开支也
就不会成为额外负担。好处是,牧民安居乐业,生态环境得到了保护。

  2002年9月21日

(二)谁说只识弯弓射大雕?
  到内蒙的第二天,夜宿蒙古包。蒙古包的门又矮又小,进出必须弓腰低首,而对
着门正中的毡壁上,挂着一幅成吉思汗画像。这样,我们进进出出不知对他鞠了多少
躬!不就是“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成吉思汗,值吗?

  毛泽东在词中写到“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把成吉思汗
比着一介莽夫。而此次内蒙之行,到处可见蒙族人民对成吉思汗的崇敬,目濡耳染,
渐渐地,一个神勇的马背皇帝轮廓在心中丰满起来。觉得毛诗词着笔虽大气,但有违
事实,其对成吉思汗的评语实在是自我感觉太好的缘故。

  作为马背民族的首领,成吉思汗绝对不仅仅是运筹帷幄的军事家,他是一个驰骋
疆场的战士。也就是说他征服世界不仅仅是靠智慧,也靠他胯下坐骑,掌中利剑。在
参观成吉思汗陵时,我见到了他曾使用过的宝剑,从这柄剑,可以想象得出成吉思汗
是多么地剽悍。因此我敬佩他,虽然他没有留下貌似豪迈,不可一世的诗作,但他的
业绩,中国少有能与他相匹的。

  成吉思汗在征服蒙古各部落的过程中,建立了军事、政治、护卫、宫务管理等制
度,制定了法律条例,他命人用维吾尔字母拼写蒙古语言,从此,蒙古有了自己文字
。这些措施,促进了蒙古经济、文化的兴旺发达。蒙古统一和强大后,成吉思汗和他
的后代,从公元1205年起,先后灭掉了西夏和金朝,然后又征服了中亚、西亚的许多
国家,一直打到欧洲的多瑙河畔。当时冶铁、桑织、农业、航海、贸易、天文等都有
了较大的发展,与边疆各少数民族间也有较好的睦邻关系。

  试问,中国历史上,还有谁能比得过成吉思汗?不错,成吉思汗能够弯弓射大雕,
但我说,他不仅仅只识弯弓射大雕。历史地看,成吉思汗的一生有功有过,但他促进
欧洲经济的发展和我国经济文化的繁荣是应该的到肯定的。

  因此,我理解了进蒙古包,必须先向成吉思汗鞠躬的道理了。

  2002年9月22日

(三)寻觅的是感觉
  那年秋天,割草机将小区里的草坪剃得刷平,剃下的草屑一堆一堆的,在太阳底
下散发出清香。入晚,我在阳台上,呼吸着这再熟悉不过的草香,浮想起当年牧马的
时光,竟然心绪不宁起来,是草原的气味——清新的青草香味,强烈地刺激了我,便
对妻子说:我要回草原看看。吸引我们去内蒙的,不仅仅是草香,我们要寻觅的是当
年草原上的感觉,那具体又是一种什么感觉?我和妻子也说不上来,反正一个冲动,
今秋,我俩一同请了公休假,真的来到了草原。
  出呼和浩特市区,很快就可以见到连绵的田野,庄稼正在收割,夏日浓绿的青纱
帐变成了一个个谷垛,整齐地堆放在田野里,一个,一个,直到远远的青山脚下。车
行中,我突然要司机兼导游小张停车,他以为我要方便,我说想到路旁的谷堆上躺一
躺,小张谔然。路旁垛的是糜子,刚刚割下,还新鲜着呢,我俩舒舒服服往上一躺,
顿时有了一种亲切的感觉,这种亲切,是对大地的眷恋,是对青春的怀念,那三十年
前的感觉,竟忽悠一下,若隐若现地出现了。虽然那感觉稍纵即逝,可我们清楚地感
觉到了,这正是我们三十年来魂牵梦绕、苦苦寻觅的那种感觉!

  我和妻子下乡在同一个集体户,我放过马,与草原有着深厚的感情;她参加过草
原灭鼠队,整日在草原上“剿灭”田鼠,自然比我还谙知草原的魅力。有人对我们自
费去塞外草原不解,认为同样花钱,为何不去海南?是的,海南值得一去,而我们不
约而同的却先选择了草原。我们多想再看看那望不到边的草甸子,大片的玉米高粱向
日葵和冉冉的炊烟;再听听鸡鸣犬吠,牛羊哞哞和清脆的马铃,再闻闻清香的牧草,
沁人的野花和草原特有的膻臊。所以,内蒙之行,我们无所谓景点,我们要找的是感
觉。导游说,你们真有意思,人家旅游要紧的是景点,你们倒好,庄稼地、土房子、
羊圈牛圈都感兴趣,不是白花那钱儿了吗?

  终于,在一户牧民家,我们几乎找到了所有感觉。

  规定的旅游内容里,有一个项目叫“访问牧户”,即到牧民家中参观,并喝奶茶,
吃炒糜子和奶皮子等。一进屋,一股浓烈的烟味扑鼻而来,其中既有烟草的味道又有
柴草的味道,这种混合味道我们是最熟悉不过的。由于尚未入冬,这味道还不完全,
待入冬后,门窗一封,家家户户的味道就是烟味、蒜味、膻味、酸味的大混合,一直
要到春暖花开,这混合味才会慢慢消退。如果说这种味道也是我们要寻觅的,我的回
答是肯定的,虽然如今我们已完全不能适应这种味道,但它已经勾起了我们对插队生
活的回忆。

  奶茶淡而无味,酸奶疙瘩难以入口,炒糜子也回潮变得坚韧,唯奶皮子极好吃,
醇香可口。我把小碗里的奶皮子一扫而空,问额吉:请再来一些行吗?我想因为放牧
的限制,牧民已没有多少奶制品生产了,看看他们的畜栏里,空空如也,我们尝的东
西或许就是从外面买来的呢。我担心,如果牧民承受不起购买奶制品的负担,他们自
古沿袭下来的生活习惯将如何延续呢?眼下,他们已经试图开垦草原,许多地方种上
了玉米和高粱,可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得而知。

  无草可逐,牧民只好定居了,我们惊喜地发现,牧民的住屋竟和我们当年住的屋
子一模一样,连园子、牲口圈也大致不差。呵,这儿距我们插队的地方还有两千公里
之遥呢。在这户牧民新屋的旁边,我们发现了原先的旧屋,这些旧屋有的废弃了,改
作了羊圈,有的虽还住着人,但主人显然已经远游,不知是去城市打工还是追逐水草
去了。我们在屋前和羊圈旁,拍了许多的照片,留作纪念。照片中的场景,是我们三
十年前的生活:低矮的土屋,腥臊的羊圈和辽阔的草原。妻子对我说,这会儿她才找
着了当年的感觉。

  久违了,土屋、羊圈、马粪牛粪;久违了,草原、炊烟、车辙和马莲。

  是啊,这儿的一切,都使我感慨,都使我留恋。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