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脰脨鹿煤脰陋脟脿脣锚脭脗
没有走出炼狱的大哥
一个知青子女的真实故事
一朵过早凋谢的花 2004-05-03 19:08:31

一朵过早凋谢的花

□方璐
【世界民意网五月三日】

 


  这是一段真实的故事,是我同学的姐姐娟子的亲身经历,几十年来,我把它深深地藏在心了......
  
  娟子在小学是大队长,梳着长长的辫子,头发还是自然卷,人也漂亮。高中那年,她考上了部队歌舞团(记不清,是前卫吧?)当接到录取通知书时,高兴的她跳了起来,逢人就说:“我要去当解放军了!”当时,她的家庭出身是小业主,能被部队录取是很不易的事。可就在这时,根深蒂固的封建家长制无情的断送了她的艺术生涯。父母斥责说:“王八戏子鳖吹手,女孩家哪能干这一行?你是老大,就得挣钱养家、做饭、带弟妹,这才是本分。”愚昧的父母拿起录取通知书,当着娟子的面撕得粉碎。那一刻,她的心碎了,梦飞了,呆呆的看着落在地上的纸片,流下了眼泪。她心想,这就是命吗?不!我要走自己的路!
  
  六二年,邢燕子的事迹鼓舞着许多有志青年,娟子认准了这个目标,开始了她苦苦的一生。记得那天上午,天下着毛毛雨,有几辆敞篷大货车载着第一批知青,缓缓的从东往西开去。我和同学们挤到了人群的前面,抻着脖子找娟子姐姐,娟子笑着向我们招手,脸上没有一丝的失意,而充满青春的热情。她还穿着那件旧布上衣,胸前的那朵大红花已被雨打湿了,相似快要凋谢的牡丹。身后的大人们在唧唧咕咕的说:“唉!天留,人不留啊!不吉利呀......”就这样,娟子走了。
  
  我不知她到了什么地方?只知道那很穷,很落后。娟子他们一行十人,住在一间大屋里,方格的木窗上糊着纸,土胚垒起的炕上铺了一张旧草席,墙上不知是哪年糊的纸,都已发黄半脱落着,空荡荡的屋里除了知青们简单的包裹,什么都没有。他们收工后,没有什么好吃的可以充饥,桌上总是一碟咸菜,锅里还是那玉米面的菜团,吃饭快的,能吃到两口咸菜就没了。雨天窗上的纸淋湿了,严冬里又被风吹破了。就这样几年过去了,她得了风湿病,没对家人说一声苦,可他们却用自己的知识在改变着贫穷的乡村,当起了小学教师,受到了人们的赞赏。
  
  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迎来了六六年“波澜壮阔”的运动,在这期间,由于小业主出身的娟子,家庭受到了审查,她也被吊了起来成了资产阶级小姐、臭知识分子,整天被批斗、看管、改造,本来就落后的乡村,愚昧的行为使娟子无法承受,心中那一股热情之火被熄灭了,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娟子她疯了......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家里收到了一封来信,知道娟子疯了的消息。父母心如刀绞,对天悔恨,无法面对现实。娟子回来了,户口还在农村。经过多方面的医治和关照,她的病时好时坏,犯病时,家里的东西就成了她出气的工具,连门口一家小维修部也被她翻个底朝天。父母只能流泪看着,不敢多言,二老总是后悔的说:“当初为什么不让她去当兵啊?做孽!做孽呀!”
  
  记得一天,娟子精神好的时候,在我同学的陪同下来我家看我妈妈,我望着她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急忙跑到里屋流下了眼泪。
  
  后来国家有了政策,儿女可顶替父母工作,娟子才真正返了城。当时她三十岁了,与她同龄的人孩子都长大了,有一个并不宽裕可很温馨的家,而她呢?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未知数。好心的邻居帮她成了家,而后,男方知道她的病没好又和她离了婚。这些现实摆在她的面前,无形的对她是一种渴望性的刺激,她经常一人呆坐着流泪,就这样她的病未能痊愈。随着年龄的增长,进了精神病院重新医治。
  
  一次,娟子在同事的陪同下回家住了几天,临走时,同事给她买车票回来一看,只见她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十指在地上抓的血迹斑斑。谁也没想到她什么时候为自己备下了烈性毒药,就这样她痛苦的走了,永远的走了......
  
  娟子姐呀,你是一朵还没来得急开放而过早凋谢的花啊。泪......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