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脰脨鹿煤脰陋脟脿脣锚脭脗
回忆文革时期曾轰动一时的冤案“强奸女知青案”始末(图)
蔡国光:我的知青岁月
毛泽东与女演员邢韵声的交往为何惊动了中央警卫局(图) 2011-01-14 13:14:22

毛泽东与女演员邢韵声的交往为何惊动了中央警卫局(图)



导读:毛泽东一生中交往过的人很多,但能让他记住,并书信来往的真的很少,邢韵声这一个连在百度百科都找不到的女子,却有幸成了毛泽东的笔友,并以父女相称,后来他们的来往甚至惊动了中央警卫局和当时的负责人汪东兴。在60年代的风雨岁月中毛泽东和邢韵声到底是怎么认识的,他们演绎着一场什么样的感情呢……

  



毛泽东与女演员邢韵声的交往为何惊动了中央警卫局(图)




  



60年代农垦队中的知青




  1961年8月,江南大地酷热似火,庐山却是一片清凉世界。8月23日起,中共中央在这里召开工业七十条的工作会议。晚上9点,“芦林一号”别墅已沉睡在九奇峰的怀抱中,但屋内却灯火通明。踏着华尔兹的节奏,首长们和各自的舞伴跳起欢快而轻盈的舞来。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领导人早已步入舞池。周总理和每位舞伴都不会跳得太久,与这个跳了一阵又和那个跳了起来,生怕冷落了这些从江西各剧团选来给首长伴舞的女演员。毛泽东来到舞厅时已过11点。此时,江西省农垦厅文工团女演员邢韵声正坐在角落,默默望着热闹的舞池。那边,毛泽东正和青年舞伴“讨论”他脚下的旧皮鞋该不该换、美庐别墅的蚊子叮人等话题。偶然间,他一眼看见坐得较远的邢韵声,心中似乎有所触动,她长得有些像自己的女儿。于是毛泽东朝她这边招了招手。邢韵声又惊又喜,她犯傻似的用手指点点自己的鼻子,那意思是:真的是在叫我吗?毛泽东会意地点点头。邢韵声高兴地跑到毛泽东身边,紧张得心里怦怦直跳,两手不停地扭着胸前的辫子。好半天,才红着脸望着毛泽东,声音发颤地叫了一声:“主席……您,您好!”毛泽东和蔼地打量着邢韵声,喜悦地问道:“你是哪个团来的?”“省农垦厅文工团的。”毛泽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邢韵声……”毛泽东又问道:“你是什么地方人?”“上海人。”

  当老人家的手触到小邢手上的老茧时,不禁有些心疼起来。毛泽东慈爱地说:“你还算是吃了苦的孩子……不过,劳动能克服娇气。我有个女儿叫‘娇娇’,就是怕她太娇了……”说话间,邢韵声低头看到了毛泽东手上的一块手表已经表面发黄,表盘模糊,表带也破了,便天真的问道:“主席,您的手表该换一块了!”“喔,这可不能换。这块表跟了我十几年哩,为我立下了大功呢!”毛泽东连连摇摇头,又深情地抚摸着那块表。他俩坐下休息时,毛泽东转过头对邢韵声低声说:“你到休息室帮我拿支烟来。”小邢刚起脚,毛泽东又指指对面坐着的护士长吴旭君,叮嘱她说:“千万不要被她看见。”邢韵声会意地点点头。真没想到,毛主席抽烟还要“偷偷摸摸”。毛泽东烟瘾不小,转瞬间一支烟就快抽完了。邢韵声看着毛泽东手中舍不得扔掉的烟头,提醒说:“主席,烟头烧手指了!”毛泽东抽起烟来像任性的孩子,刚刚抽完一支,又要她去拿烟。邢韵声乖乖地帮毛泽东又拿了一支烟。当点烟的火柴刚划着,邢韵声突然听到严厉的敬告声:“主席,您已抽了一支烟,不能再抽。”

  原来,吴旭君就站在邢韵声的后面。小邢有些不解地轻声说:“真厉害,连毛主席也敢管!”吴旭君耳朵可真灵,她生气地对邢韵声说:“是你拿的烟吧?”邢韵声才知道自己“犯了错误”,有些紧张地回答:“是我!”毛泽东连忙替这位不知情的新舞伴解围说:“小吴呀,不关她的事,是我要她去拿的。不知者,不责怪嘛!”然后他用带点儿自嘲、带点儿玩笑的口气对目瞪口呆的邢韵声说:“你看,我不自由呀,抽烟都要受管制。”

  9月中旬,中央工作会议结束,毛泽东要离开庐山了。小邢想起毛泽东那块老掉牙的手表,心想:毛主席日理万机,年龄越来越大,眼睛越来越不好使,需要一块好表。她不由自主地看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这块英纳格表,是她参加工作时,母亲用多年积蓄的200元钱给她买的,平时她格外爱惜,一般场合是舍不得戴的。现在,她毅然从手腕上摘下表来,双手递给毛泽东,说:“毛主席,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您,这块表就给您老人家作个留念吧!”毛泽东有些惊讶,但看到小邢这么真诚、认真,略微迟疑便收下了。小邢见毛泽东收下她的表,便眼含热泪地对毛泽东说:“毛主席,我有点要求,你到了北京,不要忘了江西还有我这个老百姓。还有,您不要忘了给这表上劲。”毛泽东连说:“不会的,不会的。”他又拍了拍上衣的左边口袋:“这表我放在这里。”

  毛泽东可不愿白受人家的礼,他对小邢说:“你是个大方人,我也不能小气。”说着,他走到桌前,从一叠他练笔时写下的诗词墨迹中抽出《红军不怕远征难》等诗词,说:“就送几首诗词给你吧!”毛泽东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将诗词小心包好,叮嘱道:“好好放好,不要让人家看见,我是作为朋友送给你的。大家都没有,你有,人家会嫉妒你的,将来对你不利。”

  邢韵声当然心知肚明,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人是有极严格纪律的,绝不允许将毛泽东的片纸只字带出去,当然她也不会不知道,毛泽东的墨迹是何等的珍贵!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近一个月的时间像庐山的清泉般淙淙流逝。庐山会议一结束,邢韵声想到毛主席也要离开庐山了,阵阵离愁别绪不觉袭上心头。她几次在毛泽东居住的“美庐别墅”旁的林荫道上徘徊,想进去和毛主席道别。其实,毛泽东在百忙中仍然关心着被他视为女儿的邢韵声。就在毛泽东下山的那天早晨,夜色刚刚退去,剧团的姑娘们还沉睡在梦中,毛泽东的警卫员便敲门叫醒邢韵声说:“快起来,主席今天要走了,他想见见你……”她连忙梳洗了一下,跟着警卫员乘车来到“美庐”的二楼。邢韵声一跨进门就看见由于政务繁忙而带着倦意的毛泽东,不禁激动地叫了一声“主席”,泪水立即在眼眶里打转。毛泽东点点头:“小邢呀,你是我的好朋友,我知道你会送送我……”这话反而使邢韵声更加难过,眼泪把手绢湿透了。毛泽东“挨克”与“自责”毛泽东是人不是神,他也有做错事的时候。就在这次下山前,他曾留给邢韵声一个通信地址:北京中南海保健院毛泽东收回到南昌后,小邢当然很想念主席,1961年10月10日给毛泽东寄去第一封信。

  10月21日,她收到了毛泽东以“父亲”的名义的回信。早年丧父的邢韵声捧着领袖父亲的来信,感到无比温暖和亲切。她读了一遍又一遍,整天沉浸在喜悦和幸福之中。

  伟大领袖在年轻的护士长面前,乖乖地点着头。后来,毛泽东告诉邢韵声,因为小邢寄去的第一封信“泄了密”,使他挨了护士长吴旭君一顿“克”。原来,汪东兴得知这封信写着“北京中南海保健院毛泽东收”之后,把吴旭君找去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受了“冤屈”的吴旭君,只好去找毛泽东。在书房内,她指着信封说:“主席,您怎么能告诉小邢这样写地址呢?这可是泄密呀……”毛泽东看了看信封上的字,不解地说:“是这个地址呀,怎么泄密啦?”吴旭君只好耐心解释:“这就是泄密,这等于把中央首长的住址公布出去了。”毛泽东恍然大悟:“哎呀,我怎么不知道哇?不知者,不怪罪嘛,小吴,我以后注意,注意就是了。”吴护士长像教导学生似的告诉他,外面来信的地址应该写:北京第17支局106信箱吴旭君收。她还反复叮嘱说:“主席,今后一定要记住,不能写您收,要写我收。”这年5月,毛泽东和邢韵声在上海市委书记陈丕显家又见面了。此时,邢韵声身怀六甲。本来毛泽东想劝她上大学的,这样一来已是不可能了。毛泽东对她说:“大学读不成没关系,要好好休息,把孩子养好。在家里也可以自己学习嘛……”邢韵声离开上海时,护士长吴旭君送她上车,并且送她一个包说:“这是1000元钱,是主席送给你的。他说,再困难也要把孩子养好。”


消息来源:网易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