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彌賽亞的受難与复活--詩篇第22篇淺析
佛教家庭歸主記
离棄偶像 歸向真神 2004-04-28 23:31:45

离棄偶像 歸向真神

■ 夏醒塵

我以前是佛教徒,后來成為基督徒,中間經過不少的波折。感謝主耶穌終于挽救了我,使我認罪悔改,赦免了我的罪,把我從偶像廟中救出來,使我离棄偶像,歸向獨一無二的真神,接受耶穌基督為唯一的救主,使我有了神儿子的名分,今天可以為主耶穌作死而复活的見證。

一、我信佛教的原因

我們全家原來都是信佛的,父母兄弟姐妹都跟著父母信佛,我從小幫助父母念經、念佛念咒,到廟中送燭送香,參加念佛七,听開示,听講法。我二姐到貞洁庵做道姑娘,投師帶發修行,我也受到薰染。据二姐告訴父母說:她夢見白胡老人對她說:“你要到廟中修行,可以長壽。”不幸得很,她到廟中吃齋念佛、修行几年,竟然夭折而亡。我信主以后,懂得她受邪靈欺騙,走了岔路,斷送了終身。撒但是叫人死亡的,也是制造死亡的,我從小也經過几次死亡的邊緣。我出母胎后,母親重病,我無人領,几乎致死。11歲時,被同學拉到河邊游泳,把我拉入河中,眼一黑就無知覺了,不知怎么浮到水邊,九死一生,但同學早已逃避無蹤。該同學第二次又約我游泳,我拒絕了,他追我、搗我后背,以致受傷吐血,到家吐血不止,不給治療,經常發作吐血(導致肺結核咯血)
,多次近于死亡。在吐血伊始,恍惚間叫我歸依佛門,求生极樂世界,以蓮花為父母。這也是邪靈的引誘。我受了二姐和她師傅的牽引,被介紹与一寺內方丈和尚見面,相談之下,他要收我為徒,我父母信佛,自然樂意送我到廟中修修來生,我還是流淚离開了親愛的父母身邊,削發為僧,時年十二做了和尚,中了魔鬼的詭計。啟示錄12:9說,“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人的。”我受了迷惑十年,成為憾事,但主耶穌的救恩,終于臨到我,使我死而复生。

二、我信佛教以后

由于是大寺方丈的徒弟,有條件一直讀書,并且授比丘戒,被選為沙彌首,代表作法,焦山定慧寺方丈喊我到方丈室湯藥療擔任知容,代表方丈應酬,我勉于從事,不久仍去讀書。我經過焦山佛學院約同學到廣東岭東佛學院,又轉到廈門普陀閩南佛學院(廈門大學對面,是佛教最高學府),得窺三藏十二部的教義,鑽研大小乘的經律論。我曾在閩院旬刊上發表“怎樣振興佛教”、“怎樣可以普及僧教育”等探討性文章及寫景的詩。如此糊涂熱心,然而內心是空虛的。

我對佛教的追求是認真的,我想知道的是:佛學能不能救我?

經過綜合分析,覺得佛法經典矛盾重重,祖師各執其說,宗派林立,分岐立异莫衷一是。不但有大小乘十三宗派,還有九十六种外道,各“圓”其說,有些簡直是無稽之談,如六道輪回(天、人、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牲),三世(過去、現在、未來)因果,在含藏識中的种子生現行現行生种子,分別善与惡投胎不已。人生在世,大都吃雞、魚、牛、羊、鳥、獸的葷菜,多吃多還,少吃少還,豈不成為牲多人無的世界?荒謬的輪回說是空洞的理論,稍有頭腦,絕對不會相信。

所謂成佛的過程,更是荒謬之談。修行成佛,要骨頭如山,如修天道到了二十八層天,內中有三十三層天,再修證到空無邊處天,色無邊處天,無所有處天,非非想處天,而后才成就羅漢果,即稱菩薩,完成自覺和覺他的二覺者。成佛還要證入第三覺(覺行圓滿),佛者覺也。今生修念不成即投胎餓鬼,或投畜牲等。要骨頭如山,如此荒唐,不知欺騙了多少信男、信女、痴夫愚婦,朝山拜佛,燃燭燒香,不知浪費了多少時間和金錢。試問有几個南海觀音?試問有几個東方釋迦?試問有几個中原彌勒?試問有几個西方彌陀?這些菩薩和佛的學說,迷惑許多人雕塑泥土木雕的偶像,活人拜死物,不覺為羞,是邪靈迷真人,作假事,混過一生死亡,是魔鬼的目的。魔鬼的名字又叫死,它終日制造死亡。我研究佛經十多年,真正覺醒了。  

三、我是怎樣信耶穌的?

我的二哥夏文藻,到店中學徒,老板帶他听道信了耶穌,他就向家人傳福音,抓住神的應許,“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不斷為家人禱告。我的父母吃齋几十年,念佛念經很迷信,終于悔改信耶穌。我家親屬和哥弟都陸續地轉變相信主耶穌,并為我流淚禱告,求主把我從偶像廟中救出來。我回家探親,他們請傳道人給我傳福音,二哥給我圣經帶到學校研究,組織一班基督徒和我通信辯論,積累信件成堆。

我信主的入門,主要還是從禱告中開竅的。有一次与一位長者當面辯論,針鋒相對,不可開交,老人婉言勸我听他禱告。情不可卻,就听他禱告。禱告禱告,把我的心打開了,感覺到宇宙之中有活神,基督教有真神,印象難忘。但我剛硬,仍不肯貿然接受,仍要繼續研究。

在佛學院一次發病,吐血不止,痰中帶血,身体孱弱,打禪也無用,拜佛也不靈。一天要床上禪定,宿舍無人,面對西窗外山樹綠茵,田園菜圃,非常清靜,仰望蔚藍天空,忽然想起邱老長者禱告的情景,內心在說,何不禱告真神耶穌?

于是進入第一次的祈求,大意是如果耶穌是真神是救主,求耶穌救我脫病。想不到一夜安眠,翌日再不吐血,這是個大神跡,是主耶穌救我。從此見到偶像,便生厭惡之心,希望回家。

暑假中,同學打乒乓球影響教務主任午睡,主任遂起來呵斥,同學不服,引起爭執不休,主任借勢力找流氓把門,勒逼同學簽名。輿論界支持學生,報紙宣傳幫助學生,于是諸山長老出面調解,學校停辦,師生解散,于是我有机會回家信主,是主為我開路。

我到家時哥弟正要分家做生意。教會負責弟兄正寫分家書,想不到我突然回家要一心信主,這是主奇妙的安排。我一心追求重生的道理,主日聚會,大受圣靈的感動。散會以后,弄內一群孩子,看我穿著和尚衣服做禮拜,不住地跟隨大叫:“和尚信耶穌!和尚信耶穌!”于是“和尚信耶穌”的消息被傳開。我見人就作見證,非常熱心,唱詩禱告贊美神。

有一天午后,唱詩禱告,唱到,“我的罪惡比人多,你為什么愛我?我的性情比人乖,你為什么要愛?”一剎那間,毛骨悚然,看見自己的罪惡很大,得罪神,得罪人,拜偶像,种种罪惡都呈現在我面前,如放電影,一幕一幕擺在我面前,我就大哭,認罪悔改。認了一點,內心舒服一點,直到把罪倒空,如釋重負,非常輕松,喜樂充滿,心靈滿有主的同在,站也充滿主,坐也充滿主,禱告時覺得兩腿有能力,并似乎發顫,跳起來贊美神,笑著贊美主,哈利路亞!

四、信耶穌以后

因我信主受到許多前輩、長者的教導和幫助,明白了神的救法和主的救恩,知道十字架的大能,寶血的功效,是赦罪的依据,是胜過魔鬼控告的武器。接受圣靈內住,生命長進,接受圣靈澆灌,有能力為主作見證。從此進入更深的追求,讀圣經背圣經,唱詩歌,吸收圣靈的光照和教訓,吸收營養、靈奶、靈糧。把自己奉獻給主、交托給主,承認自己是主買回來的,我沒有權利支配自己,唯有隨主調度。

然而有時老我复萌,在与天然生命和罪交鋒時,有時胜不過,失敗了,內心受圣靈的責備,是很痛苦的。每當沖過一個關口,都回想墮落的原因,又一次蒙圣靈光照痛哭流淚認罪悔改。不斷回想,不斷悔改,使我進一步學習依靠圣靈的幫助,不靠自己,拒絕自己,把自己處于死地,進而懂得自己已經死了,舊人受浸已經埋了,進入与基督同死、同埋、同复活、同升天的真實經歷。

我信主以后不久即受到逼迫和試煉。我先前那位佛教的師傅來找我,我以勸他信耶穌來報答他,他大發雷霆,召集地方紳士開會壓我回佛教。我表示如果佛教能救我,我不會舍近求遠。今天耶穌能救我,信教是為得救,我勸師傅相信耶穌有什么不好呢?我相信耶穌并非盲從,如果諸位要辯論,請派出代表交談,壓力不能使我心服的。于是他們面面相覷,表示他們信教是外行,勸我們師徒交換意見,大會就此結束了。師傅又請人和我個別磋商,認為我還俗信耶穌,使他面子難看,如果我需要任何條件都可滿足,只要我跟他回到佛教。

我很清楚地知道這是魔鬼的試探。金山、銀山、方丈、家庭我都不要,我只要信耶穌。被我拒絕之后,他又到縣內行文告我,我也具文說我信教自由,理當受法律保護。我信耶穌能得救,信佛不能得救,當然要棄假歸真,迷途知返,應該受到尊重。于是縣內對此文批到區內,無法解決,不了而了。但我因此影響,怕我哥弟受牽連,离開他們小店,到鄉下開辦學塾為生(也是弟兄們幫助)獨立生活。如同摩西到曠野,如同保羅到大數,受主訓練,這信心生活,雖苦猶甜,雖然孤單卻滿有主的同在。我蒙主的怜憫,基本功課是在鄉下學會的,并蒙主的呼召,為主使用。那時佛教界來信不少,山上方丈來信勸我,“收束身心來山修養,再謀進取不亦善乎,盼爾永遠紹隆佛种。”佛教老同學來信刺激我:“你現在感到佛教不對去信耶穌,你將來感到耶穌教不對,去做回教徒呢
,還是自殺呢?”但我深知我信主耶穌沒有錯,一生無悔。

信主以后,有一學者要我寫詩為證。我寫一首五律詩:

“天地從何起,人生哪里來?

哲人難判斷,學者漫相猜。

唯有主耶穌,揭開宇宙胎;

真神是主宰,何复更疑哉。”

又寫一首七絕詩:

“認罪悔改信耶穌,圣靈重生樂何如;

信后生涯當自解,毋庸饒舌釋猜疑。“

信主以后,四十几年如一日,得蒙主极大的恩惠,靈魂得釋放,身体得醫治,筆難盡述。常悔恨幼年時代,迷信佛教十几年,浪費了光陰,悔恨信主太遲,今年七十歲,仍想贖回以往所失去的光陰。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