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感悟
什么是因信稱義?
科學与圣經的和諧 2004-04-28 23:43:56

科學与圣經的和諧

■ 道初

當代科學的進展,向我們提出了一系列難題,也可說是挑戰。如:宇宙膨脹和“爆炸”起源,地球和宇宙年齡,大地生命物种突發發生和滅絕,人類歷史可能提前等等。若問題不正面解決,將可能導致(對上帝的)信仰和科學之間的沖突。這已在多方面的著述立論中及社會思潮中反映出來,并在廣泛的范圍內,如科學文化教育宣傳行政領域等,成為不幸的事實。

圣經是神默示的。特別是創世記,包括了創世真理,是不會錯的。科學的成就如果無誤,本身就是神跡,是神的見證,二者之間不應有矛盾。如果有矛盾,原因一定在人的方面。本文的目的是要設法找出引起二者對立的因素,并對這些因素分析、研究,證明某些看似對立現象其實是一致而且互容互證的,從而表明圣經和科學其實是和諧一致的。特別奇妙的是,正當許多人以為圣經和當代科學不合的時候,恰是當代科學解讀出圣經的一系列奧秘,從未有過地證明圣經和科學的和諧。

一、創世記的啟示

創世記,是神在三四千年前,借圣經作者把他創世的真理寫出來,告訴人類千邦万代。神使用人人看得見且每天經歷著的自然界基本“單元”,從總体上來敘述它們由無到有,且如何在相互關聯中,逐一被用來“建造”成所見之天地的。即:天、地、日、月、星,光、暗、晝夜和早晚時令,水、云、海、陸,花、木、果蔬和魚,鳥,獸,最后是人等,共約五類二十多個“單元”。創世記言簡意精地敘述了惊人的創世景象(創世記1-2)。扼述如下:

起初,神造天地。地無形(formless)空虛混沌,淵面黑暗。諸水在其中。有光出現,分出明暗(“有晚上,有早晨,是頭一日”);空間擴展穹蒼鋪開(Expanse)分出天地,將水分為上水成云雨,和下水在地(“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混沌聚成了實地,地貌變動分海陸,地上有植物出現,各從其類(“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三日”);日月星宿顯露,陽光普照,分晝夜時令季節(“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水中出現魚類活物,空中有飛鳥,各從其類(“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陸地上有獸類,各從其類。最后出現人。所說人,是指神按自己的形象造出的生命,一出現便有与神溝通的靈性。(“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第七日”安息。

這樣,事便成了。神共用七日完成創世,六日做工。每日以“看著是好的”收工。之后,神還用了一次“大滅絕”(挪亞洪水)(創世記6-7),以致使全地生態和環境發生了极大的變化。

神又借先知們告訴人類:天地用大智慧創造出(箴言8:-3);造好的大地,是懸在虛空中的“大圈”(即球体,約翰福音26:7-8,以賽亞書40:22);地上大气和海洋巡流不息(傳道書1:6-7);地球相對太陽有旋轉關系(路加福音17:30-35);群星如撒网一樣向宇宙空間拋出而布;宇宙造成后,仍然不斷變遷老化,如衣變舊直到終結(詩篇102:26-27)。上帝永恒。創世記啟示了一系列真理,并為詳細的知識,留下了巨大的空間:

1. 世界是神所創造的。神是自在永在唯一的真神。這世界除了他以外再無別的神。他借他的話語(神說)和他的靈的運行,施大能和智慧,在他定立的七日內創造了世界,從而也啟示了他的三位一体的特征:即上帝,他的道(即神的話語)和靈。除了對這唯一真神的信仰外,其它一切宗教性和精神性信仰,將物神化或將物性神化的信仰,都是不正确的。

2. 神七日創造世界是大能大智慧的創造(箴言8:22-30):由空虛混沌到集聚定形,由局域到擴張,由局部到全体,由一件到多件的增加配合,由無生命到有生命,由低級到高級,一步一步,最后一座浩瀚、宏偉、美麗、奇妙無比的宇宙和生命的“大廈”清晰地建成。一切是有步驟有結构有目的的發生。尤其是這座大廈不僅如此美妙,而它還有一定的“使用壽命”呢。加上先知關于大廈特征的惊人補述,分明是一幅造天地的神的大智大慧的施工圖。由几千年前的圣經寫作人,受超時空世代的智慧啟示而寫出。

3. 宇宙万有彰顯神的智慧:万有有源由因果律;构造和運行有法則規律性;受造物不能自創自滅守恒律;宇宙變舊著不可逆律(熱力學第二定律)。

4. 宇宙有始終:“起初,神造天地。”經過中間過程,空間膨脹,星体形成到穹蒼鋪開。隨后逐漸老化變舊直到終結(詩篇102:26-27)。時間和空間伴隨宇宙而生,直到末了。這里包含巨大的科學預言,和當代科學思潮一致。

5. 大地產生有過程:“起初”地無形(formless)空虛,淵面黑暗”。諸水在其中。有光出現。經定形,伴隨大气云雨,地分海陸,達到适于生物生存繁衍的自然環境。地球有一系列特征。這些是超世代的科學大預言,与目前天文學提出的地球形成過程不謀而合。

6. 生物出現有序:先植物后動物;動物中,先有水生(魚類等),后有陸生(鳥類和獸類);最后出現人類。各從其類進行繁衍。与現代生物科學所能得到的公認結論一致。

7. 神跡有特征:a)創生性(由無出有);b)超速性(要立就立);c)智慧性(超几率性);d)規則性(各從其類)等。

這些正是几千年來指導人類認識神跡的“判別定則”。顯然,創世記与當代科學觀相容。現代宇宙論認為:宇宙(從一次大爆炸)開始,(迅即噴射出)混沌物,空間膨脹,時空產生;(受万有引力吸引,星際混沌物質在宇宙空間聚成星云,進而演繹成星系。星云內云團集聚)產生(各類天体,包括黑洞,熱核反應)發光体(如白矮星和恒星如)太陽,(及冷卻了的星体如)地球。穹蒼鋪開,星体外逸,宇宙生成。并繼續老化走向終點(死寂或宇宙“黑洞”等)。地球(是太陽系的行星,也是太陽系和宇宙中一個獨特的水的星球)從一開始就是諸水在其中(90%的冰塊和10%塵埃混在一起)的混沌。無形空虛,淵面黑暗(寒冷)。(混沌因引力壓縮集聚并吸收空間物質,產生核反應發熱)有光。(冷卻)形成地(殼,并伴有大量火山噴發,空气混濁。伴有大量),水(汽)自地而出,在因宇宙膨脹而造成的
空間中成云(冷卻降雨,大地環境清晰),日月眾星現出。地變動分海陸,形成生命環境。(目前宇宙中唯發現地球上)有生物和人。

只要將上面括號中的物質過程隱去,即是創世論的內容了。其實當今科學的宇宙觀,是早已暗含在圣經真理之中的。而且圣經比科學理論包含了更丰富的內容。當代科學的巨大進展,充分揭示出大自然和生命几乎是無限精妙。例如,宇宙“大爆炸”炸得奇巧,越炸越非炸,因為炸出了個滿足25個微細至极條件的美麗“宇宙大廈”,精度達0.000..0.01(小數點后36個0)-0.0000.……00……001(54個0). . 到頭是炸出個無比有序的人來!而人体有數万億各類細胞,含有許多不可簡化其复雜性的极复雜的精密功能單元,如眼睛,遺傳机制等等,有條不紊而极其有效的協同運作,完成數不清的反應,自維護和繁衍等等功能。人類大腦有十万億級信息儲存單元,運算速度達每秒十万億次,思維量几乎無限!世界有四种作用力(強,弱,電磁和万有引力),如果當初統在一起,在大爆炸后分開,
則世界開初至少是十度時空。其中六度在爆炸后迅即委縮到近乎無有而留下今天的四度(三度空間和一度時間)。人真的不知道這是些什么事儿,然而又深藏玄机要律。所有這一切都已超過人類智力所能企及的地步了。于是,人們便產生了一個愈來愈普遍的共識,即,宇宙万有乃“智慧設計”的產物,而這恰是創世記論的主題。

從科學角度這樣說,并不必須證明出一位神來,但在嚴格地證明著神跡。不久前,一位獲得諾貝爾奖的著名物理學家做了一次演講,講到了今天科學的無奈。例如:微粒子分到后來出現复雜的團團轉的互轉化;几乎無法了解的“暗物質”,可能占宇宙總物質的90%以上!他號召開新路,把對世界的基本研究,和對人及人類社會的宏觀研究結合起來。這就是回過來研究人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和宇宙有何直接呼應等等,就要与神學和哲學打交道了。他表達了當前普遍的意向:尋找那智慧之根。而圣經早在几千年前,就發出了信息,即:創世的神是万有智慧之源頭。他一直等待人類去叩他的智慧之門。牛頓,巴斯喀,高斯等等一大批神的儿女科學家們叩了這扇門,上帝引領他們走入真理,開創了科學的新紀元。現在是我們要叩門的時候了!

二、突破時間的“瓶頸”

1. 突破時間的“瓶頸”

前已提到,當代科學也向我們提出了一系列難題。首當其沖的一個是大地和宇宙的年齡。問題是這樣的:按創世記,大地和宇宙應很年輕,約6千到1万年。這等于創世的七日,加上人類第一人亞當到現在的時間:圣經記載了亞當到耶穌的全部家譜,16世紀神父烏歇爾推算為4004年,后有人說大概可到8千年;從耶穌到現在有2千年,加起來約1万年了。目前科學主流的結果是大地和宇宙都很古老:宇宙約120-140億年(光測量),地球約為45.5億年(按地上古隕石重放射性同位素衰變),而太陽為45-46億年。

這些結果被普遍地接受了。光測量是對較近的星体用光線几何學估算天体距离,再以光速去除距离定傳播時間來定星相的歷史。對遠的星系用光強的減弱估距。然后將對所有天体的觀察結合起來,便知曉宇宙歷史了。以130億年估計宇宙年齡不一定是最終結論。現代科學常用測量地殼中長半衰期(億年級)的放射性同位素的相對剩余量來計算地球的年齡,因每個放射性同位素的半衰期是常數。太陽年齡通常是按其熱核反應燃燒氫的速率和燃燒總量的估算獲得。宇宙和大地年老還是年少爭了几百年,看來已是個 ”死結”。但卻正是進化論得以立身之所。他們以此几乎是無限制地制造故事和想向空間,使人跟著走,將神拒之現代科學大殿之外。這個結也形成了一堵擋在科學和信仰之間的無形之牆使二者分离。

面對挑戰,歷代神的儿女們著述立論發表了許多看法,大体分為:總体上相信圣經無誤,和科學亦不矛盾,但在二者之間尚未找到确切聯系(“interface”),故答案模糊;另一种是絕對性的原旨主張──相信大地和宇宙是神飛快地在7日(1日24小時)內造好,神說立即立,一立就是成年老齡,和科學主流結果分道揚鑣,抗爭到底。但這一主張和天文學的觀察不一致;再一种是重釋創世記中“一日”,認為“一日”可能是指多日,或一個時期,根据是希伯來文允許這樣理解。這樣做是要”拉長”七日緩和矛盾,但面臨釋經上的困難。因圣經從頭到尾都是用同一個“日”,并且第一義是指24小時的1日。按理,“日”應是神從創世開始定立到万代。還有一种是不定論,等待科學的新結果。最后一种是“投降”了,相信科學,要么圣經缺了百十億年歷史,要么創世是喻示,非真事等
等。其他則是回避或游移于其中,因此問題沒有妥善解決。

對上述測量方法的有效性,從而對主流結果的有效性是可以提出質疑的。但本文的角度是:接受科學的結果,是否就必須要放棄圣經的說法?不然,我們必須要正面解答下面的問題:在圣經不改一字,并且1日為24小時的條件下,七日和130億年可以共存嗎?我的答案是:絕對可以,并且發現,恰是按科學角度才能最准确地闡明這一點。圣經的啟示早已把這死結解開了。原來關鍵在起初神造天地時,也造了天地存在于其中的大量時間。圣經名句,“神造万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傳道書2:11),直接點明神造万物時也造定其時。但其時是何時是要人去具体觀察才可明白。人實際是見物忘時或把時間搞錯。在看到神造太陽星星月亮時,卻忘了神還為它們造定的“其時”。在造世中發生的是:神在他自己的七日中不僅造了世界,還為它造定了百十億年的世界時間成為美好。

科學不過是人找到的法子,回頭來測量神為世界所造定的時間。測出的結果只要可靠,是多少就是多少。130億年只是一個代表。一件看似水火不容的事,實際是水乳交融稱頌神跡的歡歌。是人自己沒有把科學邏輯貫徹到底,把兩個時間,即造時間的時間和造出的時間相混生出爭吵來。圣經對此早藏有直接具体生動活潑和真實的訓示。

請注意,問題本身是具体的比鐘,即圣經“鐘”和科學鐘的對比。讓我們先回憶一下比鐘的注意事項。我們知道,在神所造的世界中,如具体地比鐘論時,是要和鐘的情況結合起來的。時間的流逝是絕對的,但時間的度量可以有不同角度。因鐘有許許多多。可說是每物都有己鐘。這是由于被造万有都在時間中變化運動,時間長短由變化的順序和累積來表達。故每一物或過程,便實際都可建立起以自己固有變化的累積來計時的測時系統和相應的鐘,并以此來觀察世界。例如用沙流量,錘擺,彈簧振動等等來計時。在數不盡的鐘中,由日月運行所表達的時鐘,是神為人類所建立的,大地上人人能看見,又很穩定均勻的大鐘,可稱為“世界鐘”。一日24小時就是借這大鐘定的。若有兩個鐘,他們各自賴以建立鐘的變化過程,相互對照穩定,也不屬于高速度(光例外)過程,便
總可建立起共同計時單位來同步觀察世界,它們對同一事件的測時結果,就會實際一樣。我們稱它們是相同的或等效的鐘。例如擺錘鐘,發條鐘,電磁振蕩,放射性同位素半衰期,生命系統中的穩定節律等等,都和世界鐘等效或相同。反之,若兩個鐘,他們賴以建立自己鐘的變化過程,相對不穩定,無法恒同步,便是不相同或不等效的了。例如一個擺長固定的單擺鐘和擺長變化的單擺鐘是不同的。不同的鐘對同一事件的測時結果不可能總一致。它們之間比鐘時,如結果不同,是合理的。因此,比鐘時一定要搞清是性質上相同的鐘還是不相同的鐘。

下面交叉的情況要特別注意,易出錯:即如有兩個鐘在計時,由于某种干預斷續地作用在其中的一個鐘上,改變了它的計時,使兩個鐘有時相同,但有時又變得不相同,而測時單位(如“分,秒”等)恰是在二者相同的時候時共定的。這种情況下,雙方都不會認為自己的時間和鐘有什么改變,只是看到對方的鐘時快時慢。于是對同一事件的測時結果就彼此不相同了。這是自然的。干預越強大,兩种結果越不同。兩個結果分屬于雙方,只需要說明哪個結果屬于哪個鐘就可以了。這看上去矛盾但實際不矛盾的現象,可稱之為“時鐘佯謬”(paradox)。但這個佯謬,卻可能使人粗心,忽略了那干預影響而發生誤判,總以為兩個結果必有一錯。其實問題本不存在。所以比鐘時還必須要注意干預,防止把佯謬當真。例如:

1. 狹義相對論中兩個對好了的標准鐘,一個靜止,一個隨某個物体快速運動了一圈回來和靜止的鐘相遇,來比較兩鐘對同一運動事件的測時結果,是一個著名的“ 佯謬”。結果是運動的鐘慢些。如要問誰對,都對。二者之差別是由于加速度運動鐘的干預。但如粗心忽略了加速度的話,雙方就會互指對方的鐘錯。又在廣義相對論中,一個慢行經歷了不同引力區回來的標准鐘,和當地的標准鐘對比,到強(弱)引力區轉了一圈回來的鐘要慢(快)。如要問誰對,也是一個“佯謬”,二鐘都對。引力的不均勻性即是那個干預。

2. 還有一類有趣的与人有關的“佯謬”,即人的某些特別的功能,如用手認字辯畫的功能(有的人有)會使手表加快。筆者曾有机會親自參加現場觀測。受試的是一位朋友的女儿。事先把不同的字畫寫在一些小紙片上(如“5+1=3”等等)卷入一些不透明小管中,然后任取一管放在孩子手中讓她辯認。她帶著手表。就在認出字的時候,她的表加快了。手表事先事后都經核查走得很准。但就是在認字的過程中變快。這一效應可重复實行。使所有在場的人大為惊訝!在場人的表對呢還是孩子的表對?公正的答案是二者都對,快慢要看誰說了。在場人員看承受功能的表所示的時間加快或“壓縮”了。站在該表的立場上則可說,在場人的時間在過程中變慢或“變長”了。孩子的功能是使手表變快的歷史干預。認字功能經過中國和美國物理學家現場核實無誤。

現在回到圣經中來。圣經直接記載了上帝的神跡可以改變時間和創造時間。

耶和華上帝通過先知以賽亞醫治希西家王的疾病時,改變時鐘(列王記下20:1-11):“那時希西家病得要死。……希西家問以賽亞說,耶和華必醫治我,到第三日,我能上耶和華的殿,有什么兆頭呢。……耶和華就使亞哈斯的日晷向前進的日影,往后退了十度。”日晷是中央裝有垂直細杆,邊緣帶有時間刻度的石盤。放在陽光下,由杆影的位置度數定時間。這是神跡干預下,世界時間鐘和希西家生活時間鐘的比鐘。神跡使世界時間相對希西家的時間滯后(或變慢)了十度。或者說使希西家的時間比世界時間快了十度。

約書亞記中又記載了上帝改變時間的另一次大神跡,使以色列人多得一天的戰机(約書亞記10:12-15):“約書亞就禱告耶和華,……日頭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亞雅侖谷。……日頭在天當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約有一日之久。”這又是巨大神跡干預下的比鐘:神跡使世界時相對以色列人的時間變慢了。或者說使以色列人的時間加快了,在世界時1日中,容下自己照常生活的兩天。

注意,上面二神跡中,如果改變的是世界鐘,便是使日月運行變慢,使整個世界處于神跡影響之下,而單使求神跡的希西家和以色列人排除在神跡之外,保留原先無神跡的時間;反之是不影響世界其它處,使求神跡的希西家和以色列人處于神跡之下。圣經反复告訴我們,神是智慧的神,是愛他的子民的神,總是愿將神跡加在他們身上保護他們。因此圣經在這里啟示的,是加快希西家和以色列人的局部時間。我們不妨用圖來表示神跡中的時間關系(右圖):圖中直線代表世界時間。從左到右的箭頭表示時間從過去到未來的流逝方向。其中間標出的線段表示世界時間的1日。直線下面的弧線代表神跡影響之下的時間,長度等于直線段的兩倍,即2天。曲線的兩端分別接在“1日”直線的兩端上,代表神跡是在世界時間1日中出現的。神跡的后果是:使以色列人的局部時間和世界時
分离,即由原來直線上的世界時變為曲線上的時間,在世界時的1日(24小時)中,度過了自己的兩日,并且是不折不扣的48小時。神跡結束后,以色列人又回到世界時間中。注意,神跡出現前和后,只有一個世界時間,因此以色列人多出的24小時是神跡所新造的。所以神跡使以色列人的時間加快,實際上是神造出了新時間,“擠”進不受神跡影響的時間之中。

因此,圣經明确告訴我們:比鐘時,尤要注意神跡的干預。當上帝施加和時間有關的神跡時,會改變承受神跡的時間,使它加快而和神跡影響之外的時間分离。這种加快實際是在創造時間,將其“擠”入后者之中。但其所見乃是后者的時間變慢。神跡越大,創造出的時間也將越多,擠壓得也越利害。

現在回過頭來考慮地球和宇宙年齡之爭,立刻可看出這實際是個“佯謬”。請把注意力集中在創世記的神的“七日”的确定上:

首先,圣經是神的話。神自己講出他定的鐘:“有晚上,有早晨,是第()日”,神完全相同地定每一日,重复七次,共七日;第二,神的“日”子,是從天地之初就定出的,那時日月都還沒有;第三,宇宙的時空和其他万有一樣,都是被造。特別在第四日當神用他所造的日月為大地造世界鐘時,仍然一字不改地用“一日”:“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大地時間還處在神跡之下的被造的地位上。第四,在創世結束后,圣經中仍然使用“一日”這個詞(見創世記4:3),与創世記1章中的“日”為同一個字。(創世記4:1節中文翻譯為“有一日”,其實原文希伯來文中并無此詞,但4章3節中有“日”這個詞出現)。

這里清清楚楚地定下了一個施創世神跡的鐘:“七日”,和創世神跡的干預。另一方面,科學找到(經歷了被造過程的)世界的鐘,測地球約為45.5億年(人類的万年歷史可忽略),宇宙約為130億年。

問題出現了:7日和130億年誰對?答案顯然是在創世神跡干預下的比鐘:只要時間測得對,雙方都沒說錯。計時的巨大差別,是創世神跡浩大,造出了极多時間,使時間發生大“擠壓”的結果。這便得到如下先分后合的雙時歸一体系:

1. 圣經的時間(即施神跡一方的時序):神從開初為自己的大工立定了時日,一日接一日地流逝到預定的末了。且神預立一日為24時。神看大地和宇宙年輕:開頭6日內迅速造好,万物之中要立即立。此后是人類歷史,創世前后的區別是做和不做創世之工,不在時間本身。故恒為24小時1日。

2. 世界的時間(即被造的時間,或承受神跡的時間):神創造宇宙的同時,也創造了由宇宙變動標識的世界自己的時間。實測該變動總量為目前年變動量的百多億倍。故世界經歷了目前這樣的自己時間的百多億年,“擠壓”在神的6日之內。(類似于前述以色列人多得到時間)創世結束后神不再另造時間,世界時間不再被“擠壓”,和神大工的時間合一。大地和宇宙自看古老,且時間從來如此,(唯由自身的等量變動來度量。現在是每日24小時,過去當然也如此。)故也恒是24小時1日。

3. 神作為万有和時間的創造者超越被造,從亙古到永遠自有永有。他定日子是為被造造時間。他當然超過他自己所造的時空,“看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彼得后書),或千年如“一更”(詩篇90)。

所以,圣經無誤。而科學只要測時無錯,其結果亦為真實。科學是從被造世界的角度見證神跡。但所觀察到的是平均時效減弱了約8千億倍(130億年/6日倍)的神跡。神的“要立即立”的瞬間,被人觀察到的可能是“一瞬間”,也可能是變慢了許多倍的過程。不幸,不少的人只看見被造的長時間,不信那短時間,不明白這長時間就是那短時間在世界中的“相”。進而以為宇宙中的事,是自己在長時間中無因的自“進化”。其實科學看到的應是放慢了億万倍的創世神跡。

神跡改變承受神跡事物的時間,即“雙時歸一”,在后來主耶穌基督所行的一系列神跡中再現。主耶穌迅速治愈各种疾病,也是在使疾病部位的局部生物性時鐘變快,將整個治療和康复“壓縮”在极短的時間之內完成。主耶穌使水迅速變為上等美酒的神跡中,至少包含了使釀酒時間的劇烈的“壓縮”。

我們以主耶穌治療枯手神跡為例來看其中的時鐘問題(路加福音6:6-10):“在那里有一個人右手枯干了……(耶穌)對那人說:‘伸出手來!’他把手一伸,手就复了原。”可以估計這伸手的時間也就約1到2秒鐘。据醫學專家估計治這种病,要努力消除病因,長時間改善新陳代謝功能才有希望。也完全可能是絕症。單就肌肉生長和恢复功能來看,至少要數月或年把或更長時間。神跡將此過程快速地在1-2秒之內實現,就是說,神跡把手部肌肉的生物鐘時間,劇烈地“擠壓”在霎時之內。神跡的1秒就跨了生物時間半年到一年。依此類推,神跡若持續1日的話,生物鐘將渡過5-10万年。當然耶穌神跡超過單純肌肉生長。我們不可能完全解釋神跡,神跡只會是更快更了不得,超越我們的理解。

与創世神跡相比較,就可知道耶穌的地位正相應于創世時上帝的位置,而承受耶穌神跡的物和人則相應于創世中大地宇宙的位置。人類沒有直接經歷創世,但經歷了耶穌。因此當明白了耶穌后,我們也應無困難地明白大地宇宙年齡之爭的本質了。正如圣經告訴我們:“上帝借著拿撒勒人耶穌,在你們中間施行异能奇事神跡,將他證明出來”(使徒行傳道書2:22)。耶穌說:“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樣作。”(約翰福音5:19)。

結論:起初上帝為自己的大工立定了時日,直到預定的末了。他用頭6日創造了世界,也為世界造了百億年的時間。此后世界回到神的大工時間,即神自己從創造万有開始,直到末了的全部彰顯自己榮耀的過程時序。造時神跡在創世后的局部范圍和在耶穌神跡中再現。這种多時并存的觀念,屬現代科學范疇, 圣經几千年前已直接提出。神跡的奧秘便借科學而得充分闡釋。因此,對上帝和耶穌的信仰和信科學是完全和諧的,并且這种和諧是很深刻的。

也許有人怀疑,創世記寫作人摩西在數千年前怎會有這些現代理解呢?這實在和摩西本人的理解沒有關系。神是通過他曉喻万代。作者的寫法可包含后來人發現的宇宙奧秘,神的智慧即在此,而先知之成為先知也在此。

請讀者特別注意的一點是,“雙時歸一”,可以解釋圣經中有關神跡的一些時間性質問題,但神跡本身要超過單純時間,包含物質,生命和其狀態的創造。人對此完全不明白。比如,死人复活,變水為酒等。在這种情況下,我們只能憑信心接受,因為神是万能的主宰,所以他可以施行神跡。

另一點也是重要的,即我們固然證明了圣經和科學無矛盾,并且這种證明也是來自圣經神跡的啟示(如約書亞求時神跡),但是圣經本身并不依賴于我們的證明。歷史告訴我們,凡以科學理論向圣經挑戰的人,最終會陷進“以科學之矛攻科學之盾”的境地,而圣經真理則恒立不變。我們真正證明的是:圣經本身是真理。

2. 宇宙膨脹和“大爆炸”(Big Bang)起源

目前測宇宙時間可以有不同的方法。但主要是用光。它本質上是借光的傳播定時間的。如用光的多普勒效應。即當光源遠离而去的時候,光的頻率會降低,光的顏色會往變紅的方面移動。簡稱紅移。反過來可借紅移定光源速度。當人們用天文望遠鏡觀察遙遠星体時,發現了星光紅移。即宇宙中各星系彼此奔离,并且發現星系离開的速度和距离成正比(Hubble誷 Law),進而可判定它們在宇宙中飛离的總時間。因此借光測時是測量宇宙向外擴張。科學上按此倒推,便得出宇宙從一點大爆炸出來。第一個提出這個“大爆炸”理論的是1927年比利時教士(Priest)喬治.李美特(George Lemaitre)根据“紅移現象”和“廣義相對論”提出來的。理論上講,這是一极高溫高壓极短瞬間的突發物質噴發,而使時空產生和物態形成的過程。雖然還有些問題不清楚,理論表述不到最后,但得到許
多非常重要證据的支持。它至少包含三點超脫理論細節的結果:1. 宇宙有起源,并非長期以來許多人相信的是自有永有;2. 宇宙膨脹;3. 宇宙生成呈顯“智慧設計”的特征。如本文前面提到過的,是极多因素超精度控制的有序過程,建造出井然有序的宇宙和精妙無比的生命。故當我們說,創世中神跡將宇宙在“七日”內造出,也可以說神使宇宙在其自身的時間中有規律地膨脹了約130億年。目前測出宇宙直徑約100多億光年。如果科學結果是對的話,就等于說神造了這個大爆炸和宇宙膨脹。圣經沒有直接說大爆炸,但与三點相容,并直接啟示了宇宙膨脹,且“炸味”十足,甚至允許超光速呢(例如宇宙范圍的一半/6日)。

注意:創世記原文的确是用expanse說空間的。并且不是巧合地用一次,在第一章中竟一連用了8次,并用“it”指代一次。Expanse的本意是膨脹和造成的浩大。故創世紀在深層上允許了一個膨脹的宇宙。讓我們引證國際圣經協會譯自希伯來文和希腊文圣經的英文譯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And God said, 襆et there be an expanse between the waters to separate water from water.” So God made the expanse and separate the water under the expanse and above it . ..God called the expanse 襰ky.?.....And God said, 襆et there be lights in the expanse of the sky......?God made two great lightsthe greater light to govern the day and the lesser light to govern the night. He also made stars. God set them in the expanse of the sky to give light on the earth.

這啟示說:神說在諸水之間要有空間膨脹將水分開;神便使空間擴展開去分水為上下,并稱此擴展為“天”;又造日月和眾星,把它們布于此太空普照大地。創世記是從大地的角度來呈述創世,把地球天空和宇宙的擴展融合在一起。科學還告訴我們:從宇宙任何點來觀察宇宙的擴展是等价的,即從宇宙任何一點來看,其周圍的空間膨脹所有星系都逃离而去。圣經從大地看宇宙是全貌性的,和科學直接融合。華人圣經學者王守仁博士很好地強調了expanse的膨脹意義,主張圣經啟示了宇宙膨脹。 (釋經講演,2001)。圣經中的智慧不可測度。

創世記中似乎已經描述了宇宙的高速膨脹,“大爆炸”理論其實支持了圣經關于創世的記錄。我們看到:信上帝和研究宇宙科學也是和諧的。

三、物种起源的思考

1. 物种起源“大爆炸”和“大滅絕”

一百多年前,當達爾文發表他的進化論的時候,考古學家就發現了所謂“寒武紀生命大爆炸(Cambrian Explosion)。在約5億年前的寒武紀時代中,几十個門(Phylum)的動物化石,几乎同時出現;而在此以前,化石稀少。這就是說,主要的多种動物品种,大体在一個短的時期內同時產生。這与進化論要求的從一种進化到另一种的規律不符。

達爾文當時寄望于化石的進一步挖掘來找進化證据。到20世紀后,事情更糟。化石越多,對進化論越不利。物种“大爆炸”發生律的證据越來越充分。先后在加拿大的巴基斯(Burgess)和澳大利亞的福林斯德山脈(Ediancaras)發現了兩個寒武紀動物化石群。特別是1984年在中國云南澄江縣,發現了大的寒武紀動物化石群。到90年代末,挖掘和分析澄江化石群取得重大成果,得到上万的化石標本,包括90%以上動物門類,在約3百万年內產生。這說明地球生物起源主要是突發性的。与此對照,大地又發生過生物“大滅絕”。許多動物一下子又滅絕了。例如恐龍曾“統治”大地,在几千万年前忽然滅种,等等。

這兩件事都非同小可,實際上已是“達爾文進化論”的一錘定音的判決,把進化論要求的規律和時間統統否定了。但是生物為何會如此發生呢?無人真正明白。突發和創造在性質上是調和的。但是如何与圣經七日創世一致呢?這在時間問題解決以先,是很難明确回答的。現在從本文的角度來看,按圣經可以毫無困難地把事情解釋得一清二楚:

首先來看“物种大爆炸”:神6日做工創世,每一天做的工不一樣。不能說每日都造出一樣多的宇宙時間,把時間壓縮到一樣的程度。頭4日主要是造宇宙穹蒼眾星和日月地球。后2日主要是造生物和人。可以理解的是前段神跡极其巨大,把相隨的宇宙時間造出得多也壓得緊些。后段是造生命,神跡也极大,但性質不同不需要壓那么多被造時間。于是從大地時間來看,便是形成宇宙占的時間長,產生生命的時間相對短。神的創世日子是一日又一日的勻著過,但地上的事情由神跡支配可不是勻著來。問題便解決了。

想知道造宇宙穹蒼工程多大嗎?想起來都害怕:有上億的銀河系。每個銀河系從它的一端到另一端,光都要走上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年。光一秒要走30公万里(地球赤道七圈半)。每個銀河系又有几百億到千億個不比太陽小的恒星,故天上共有約1千億億顆星(1后面有19個零)。每顆星都重’得要命。太陽的質量就比地球大130万倍。而地球的質量差不多是60万億億吨。比一個中等人的体重(以60公斤計)重多了,1后面加20多個零倍。如果按愛因斯坦公式把宇宙質量換算成能量,還要乘光速的平方。不僅如此,如此巨大的宇宙不是呆著不動的。所有星星被推著飛奔。現已查明,在宇宙中,越遠的星系跑得越快(Hubble誷 Law)。宇宙邊上的巨大銀河系,以超過25万公里/秒的駭人速度被推著向外奔跑,直逼光速!根据相對論,即便是推一顆微粒到光速,也是需要無限多的能量。這就是
目前世界造高能加速器的原因。粒子速度越大越難推。把如此大的宇宙推動到這個份上要多大的能量呢?總之無限。神用了他的4日造出了如此宏偉的宇宙后,接著造地球上的生物和人。比起宇宙質量來講,地上生物的總和不過是個零了,不足“挂│&”。但是,生命之妙,不在‘量’而在‘精’上,精妙無比。神不僅要在造出的生命里面留下自己的印記,彰顯自己的榮耀,尤其要在人的身上,有自己的形象。這些都不是鬧著玩儿的,都是無比奇妙的超細“絕活”。神還是花了兩日來造十万百万种生命,并且每一日,都是直到看著是好的才停工歇手。我們可以理解的是,前4日使宇宙的時間被壓縮得歷害些。于是從大地方面來看,前一段占了主要的時日,125億年。而動物出現只占5億多年,即寒武紀了。并且直接用在造生命的時間,可集中在更短的時期內,如千百万年。這可能就是物种“寒武紀大爆炸”的現象,不過是用世界鐘的標記記錄了神創生命的日程罷了。

為什么會出現生物“大滅絕”呢?圣經沒有直說,我們也不能代替圣經說話。但我們應當記得,在創世完成后,神還是用了一次天災洪水“大滅絕”來除滅罪惡,同時也調整了生態。這次洪水“滅絕”的原因,圣經里講得很清楚,是“世界在神面前敗坏,地上滿了強暴”(創世記6:11)。創世中如果發生過大滅絕的話也不奇怪,只要是地上發生過的事,就必有道理,也必含神的意念。

本文的目的是說明,圣經中包含了所有科學可能發現的真實發生過的事。科學是在不斷發展,各种學說也在不斷改變,甚至新的學說在否定舊的學說,因為科學是人在探索神的創造。而唯有圣經來自神的真理是不變的,是包含了所有正确的科學發現的。所以,即便按嚴密的邏輯來看,生物產生規律和圣經也是不矛盾的。

2. 人類出現的年代

目前對這個問題科學上還沒有定論。但從現有一些科學測定來講,人類可能出現在3-15万年之間。但圣經記載亞當和夏娃被造出的年代,至今約1万年。對這個問題,又是因為圣經已明定,似乎又在出現一個“死結”。這里又是比鐘了。關鍵是要搞清科學用的是什么鐘。目前實際有兩類:一類是人類化石和遺跡─放射性同位素,得出數万到几十万年不等;另一類是人体基因(分子)鐘,按基因的微小遺傳變遷估時,也是几万到十几万年。

前文已清楚指出,神創造万物時,也為各物造了它們自己的時間。生物也不例外。基因鐘不過是從基因被造的角度,標識其從無到有的總變動量。問題是如要把這變動翻譯為世界時間,要搞清鐘和世界鐘性質上是否恒同。如恒同線性的,則只要把總變動量除以目前年變動量即可得年數。但若不是恒同步,就要查清基因變動史,需要中間基因態及其時間。這可做不到。只能作外推或回到化石上去校時。故目前分子鐘得到的時間不是獨立的。但是化石鐘為什么和圣經不同?感謝上帝,圣經再次為我們准備了解“結”口,就是創世后神沒有停止對大地施神跡。例如挪亞大洪水。這神跡可以使大地地貌時鐘加快:“當洪水泛濫在地上的時候,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四十晝夜降大雨在地上……洪水泛濫在地上四十晝夜”(創世記7-8)。圣經清楚指明,
神跡的承受者是大地。按照前面所述,大地可因此變“老”些,故將可能使后來考古發現的地質年齡提前。包括洪水前人類和動物的各种化石和活動遺跡等。但究竟“老”了多少,要靠具体測量。大洪水果真發生過嗎?這應當是真的,因有大量的證据,可查專著。但要注意,在尋找大洪水證据時,因為不同地方受到神跡的影響不一定都相同,故各處變“老”的程度可能不一樣。并且洪水痕跡在一些地方因被自然條件長期清洗而不一定在大地上處處可見。所以世界各地,即便彼此分割開,且相差許多世紀時間跨度的洪水地質痕跡,都仍可能是來自同一個挪亞洪水,搜集典型證据不難。

此外,如摩西過紅海的神跡(出埃及記14)為局部地域的大神跡,可能改變該地域的地質年齡。圣經還告訴我們,神在創世后托住万有(詩篇)。神對大地和宇宙仍可能在創世后按他的意念,以不同方式施神跡,都可能對世界的時空產生不同方面的影響。特別是當啟示錄所預示的那日再來的時候,會有大神跡出現。時空和生命預料都可能會有巨大的變動(啟示錄)。

因此,我們要明白,由于科學會有誤定,還有人偽造人類起源化石的事情發生,因此,我們對科學的結果要持謹慎的態度。但如果科學的确無誤地測出人類年齡提前,也和圣經不僅不矛盾,乃是在這一領域中證實著神跡。科學測出的歷史(如果無誤)是承受過神跡事物的歷史。圣經講的是施神跡或不受其影響的時間,与科學平行不悖。

四、結論和結束語

本文相當嚴格而實際地討論了圣經創世記和當代重大科學成就之間的關系。證明:

圣經和科學的關系是和諧一致的,而且恰是當代科學深刻地闡明了這种和諧。上帝創造了世界,圣經從神施神跡的方面敘述了創造。科學是從被造方面作出觀察。創造的神跡,在創世后的歷史和耶穌基督的史跡中再現,使神學和科學溝通融接起來。圣經是無誤的真理,已經包含了無誤的科學成果和未來可能的科學發現。

過去、現在和未來將發生的,是神的創世,救贖,審判和審判以后的存在,是全面彰顯神的大榮耀的宏偉圣劇。在圣劇末尾的日子到來之時,天地万物,生命和時空都將會發生大變動。圣經是神默示的。在今天科學發達的時代更要敬畏神得智慧,努力明白圣經中的真理。使自己謙卑地俯伏在主耶穌基督十字架施恩寶座前,作仆人和器皿,把他勸人悔改的福音包括創世的真理傳到地极,告誡人們不要在末世代迷失方向。

至此,筆者心中的話是:“我的主我的神,我是一個愚拙的孩子。只因看見你真理海洋的沙灘上,有一兩個被弄臟了的石子,它們本体的真理光澤被阻擋,便總想把它們擦干凈。但我的手也有油污。可能反把它們弄得更臟,請你寬恕。”

(參考資料從略)



道初 來自中國大陸,60年代初畢業于東北人民大學物理系理論物理專業。在量子物理,相對論和半導体物理方面多年從事教學和研究工作,物理教授。曾在北美多所大學擔任客座副教授、訪問專家。90年代中蒙恩得救。現居美國。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