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被擄的,得釋放
認識主真好
被真理得著 2005-05-07 16:11:41

被真理得著

■ 李西門

我從不認為自己追求真理,也決不相信自己會信基督,然而神的帶領非常奇妙。直到今年,我出生二十一年后,主說,西門呀,你站出來吧,于是我受洗成為一名基督徒。

當回頭看看走過的路,發現神一直帶領,引導,喂養,呵護,醫治,真的奇妙!

剛出生我就比較“堅強”,別的小孩一出世就痛哭,好像不愿上帝的安排,不想來世上受苦,而我非常安靜。母親很吃惊,這孩子不會講話嗎?直到奶奶用手稍掐一下才委屈地哭起來!

非常感恩,主安排我出生在一個非常和睦恩愛的家庭,父親正直憨厚,母親善良勤奮,小時侯也得到神無微不至的關愛,雖然什么都沒有卻從沒覺缺什么,有父母相伴一切都好。上學讀書神也祝福,從小學到大學一直順利,成為几十年來村里唯一的大學生。

進入大學,認識各方同學,為了得到別人的認可,羡慕,為了證明自己的价值,攪盡腦汁去取得名譽,去當干部,乃至進入校學生會。得到功名之后發現,“成功”的我怎么沒有喜樂?快樂在哪里?名聲之后是更加的虛空。我發現這并不是我真正想得到的,快樂在哪儿?幸福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當時我們整個宿舍的人都很空虛,白天睡覺打牌,上网,晚上吹牛,半夜爬起來去大學校園里亂搞一通,發泄一下壓抑了一天的心情。然后去校外飯館吃所謂的“夜宵”,凌晨三四點回校睡覺,直到十一點起床吃午飯。

就這樣一直游蕩,我不敢停下來,一停我就閑得發慌,我習慣這邊走走那邊跑跑,同學們說我是幽魂,可是每當我白天醒來看到又是無奈的一天時就更加的感到無助,空虛,覺得人生太漫長了!

寒假,火車上,一姊妹向我傳福音。一路上神啊神的听的我只想睡,覺得她蠻可怜的,小小年紀就迷信,以前可能受過什么打擊吧,所以信教。真難為她了!我問她看我像不像基督徒,她說像,每個人都像!她送我一本書《游子吟》,讀了,不錯,還比較理性。閑時也想想會不會真的有個造物主呀,否則宇宙怎么會這樣精密奇妙?哎,想著想著就感到頭痛,算了,不想了,管他有沒有呢,最重要的是我,我活著,活著就得吃,否則餓,知道這么多就行了,就不會餓了,何必想那么多呢,人要活得簡單些!再說我也有信仰呀,我的父母就是我的全部信仰,我也是他們的信仰!

一段時間后,她送我一本圣經,特喜歡里邊的故事。舊約看不下去,就讀四福音書,有些道理,有時像是瘋子在講話,人不可能這樣說這樣做。一次查經,我也去湊熱鬧,一姊妹分享經歷,很感動,久違的感覺,沒想到自己還會感動!

后來就來家園(一個知識分子教會)了,一屋子人,充滿真誠,個個笑容滿面唱詩贊美,內心很是釋放!

又過一段時間,感到疲倦,周末想去睡覺去玩,懶得起大早赶車作禮拜,對自己說為什么每次都去呢,偶爾缺一次怕什么;再后來就想不去了,知道自己錯就好了,不用這樣作禮拜吧。然后就想,世界是敗坏的墮落的,我為什么要出淤泥而不染呢?我沒那么高尚,我也喜歡放縱,為何強迫自己呀,還是和同學喝酒吹牛吧,我喜歡。這是本來的我!

有時安慰自己,我不是不信,我也想信,我也做禱告了,神不幫我,考試也不幫忙,一次沒去上課還被老師點到名字,上帝在哪儿?有時說,那個神呀,我再求你一次你若不應允我就离開你,你太不給面子了,好歹我也求你那么長時間了,你也不祝福我,我看你沒有發展我的意思,咱倆就此結束吧。我給你机會你不要我,假如有審判,你要手下留情,別讓我太慘!咱們是沒有結果的,有緣無份,以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闖自己的地獄門!

然而神沒有按我的罪待我,一如既往地愛我,帶領我。當我再繼續敗坏時就感到不安,尤其看到桌上的圣經時。有時非常想讀段經文,可馬上會有聲音在提醒我,讀他干什么,你承擔不了,世界多好呀,你不是喜歡世界嗎!于是我把圣經放在書箱的最底層,心想在你把我打入地獄之前,我先把你壓在箱底。我試圖回避一切与信仰有關的事情,短宣也臨陣逃脫,足可以看到自己的惡!

可我慢慢發現很多事情上,那位神他老想出來替我做主,想主宰我的生活。我就拼命壓制,違背心去做事情,他要我去東,就偏去西,想要我看書我就偏去睡覺,就是跟他作對。我不愿過他所指引的圣洁生活,我喜歡放縱,肉体。我可以一會喜歡你,但你不能老是跟我一起呀,你就不能去別處走走,讓我開開小差。當時非常痛苦,爭戰很大,一會左一會右!

一姊妹找我聊天,我說我正在十字路口上感到不安,不知道怎么辦。她說好好禱告。其實我信只是不愿承認!我說想好好想想。

還有一次周日禮拜后吃完午飯,約翰兄像往常一樣送我到路上,臨別時不善言辭的他說:“回去好好的!”像每次我要离家時母親的囑付,好几天都在想這句話,我該好好的,是的,要好好的,現在我太不好了。

一次查經時我禱告說:“主,求你安靜孩子的心,讓我能明白你的意思,知道我在干什么。真想大病一場好好安靜想想,我太累了......”

沒想到沒過多久自己就病倒了,去醫院檢查是結核。痛苦不堪,一人忙活住院,感覺像被世界遺棄,看著那張肩上抗著十字架的胸片(拍片時十字架必須放在一邊),不知神在哪里。父親也來了,從山東老家風塵仆仆赶來,被雨水淋濕了。看著他我才發現他是這樣愛著我。已經二十一年了,我才明白原來愛是真實的存在。

我想依靠醫生的智慧解決我的問題,可低燒不退。更糟的是,有很多胸水,穿刺抽不出來,醫生說要准備外科手術,且要打斷肋骨進行操作,父親在一旁嘆息。我卻沒有恐懼,很平安,我也奇怪為什么這樣,我知道自己的罪,我只有把自己交給上帝,讓他帶領我的手術,我愿在他面前真正降服,我愿接受管教,在他面前我終于順服,安靜。家園的信心小組也為此獻上迫切禱告。

CT結果出來了,水已經很少,完全沒必要手術。感謝神!

04年5月受洗那天,神帶領我看清自己的本來面目,也看到神的救贖恩典。平生第一次因罪流淚,也第一次因愛流淚,自己是何等的罪人竟有這樣的福分。

04年10月醫院复查。等待結果時,圣靈再次充滿我,感到特別平安(以前等結果像等判決書似的),心中唱起贊美詩,然后仿佛看到主耶穌站在我面前用手撫摩著我的頭微笑著說:“你是我所喜悅的。”心里滿是感恩。自己的罪在眼前一樣樣躍過,主說:“這是你的罪,因我在十架上流的血,如今都已赦免了。”那一刻真正体會到心被恩感,痛哭流涕。旁邊的病人們說:“小伙子,莫擔心,你還年輕,好治。”“上帝在這儿,”我說。“上帝在這儿嗎?”他一臉茫然。

檢查結果出來了,恢复得很好!但任何結果對我已不再重要。 

回顧走來的路,不是我追求真理,而是真理臨到我,并親自帶領我認識他。神為我安排回家的路,當我偏离時,他就引導我歸正,奇妙帶領。以前以為自己喜歡真理,卻發現自己是葉公,當真理臨到時,我卻是恐懼,然后逃避、抵擋。不是我追求真理,而是他在尋找迷失的羔羊。

有人對約翰師兄說:“你這么怪,上帝還揀選了你!”

師兄說:“是呀,我這樣怪上帝都愛我,你這樣乖,上帝豈不更愛你嗎?”

我卻講:“我這樣敗坏,他都愛我,豈不更愛你們呢?”

榮耀歸給耶和華!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初信之時,我蒙恩惠,真是何等寶貴。



李西門 中國大陸基督徒。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