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蔡卓华案纪实
中国展开全面镇压:许多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
余杰、北村:不能传播《圣经》便没有宗教信仰的自由 2005-07-05 21:39:45

余杰、北村:不能传播《圣经》 便没有宗教信仰的自由


──就蔡卓华案件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公开信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一日,中国政府拘捕了北京基督徒、传道人蔡卓华先生。在对其非法拘禁长达九个多月之后,此案将于近日开庭审判。


据我们了解,蔡先生是一位人格高尚、信仰纯正的基督徒和传道人,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违反中国宪法和法律的事情。北京市公安机关强加给他的所谓“非法经营”的罪名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长期以来,蔡先生致力于《圣经》及其他基督教书籍的印刷和传播工作,他为什么只能私自印刷《圣经》和其他相关书籍呢?原来,自从中共建政以来,由官方控制的所谓“三自教会”垄断了《圣经》和其他基督教书籍的印刷权和传播权。除了“三自”的教堂之外,在中国的其他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一本《圣经》──在官方的新华书店和其他民营书店内,有诸多佛经、道教经典甚至伊斯兰教的《可兰经》出售,惟独不允许《圣经》公开销售。在各种公开场合,人们很难看到《圣经》的踪迹,即便是一名朦朦胧胧听过一些《圣经》故事而想把《圣经》当作文学作品来阅读的学生,也会发现要寻觅一本《圣经》难于上青天。这种状况本身就是无比荒诞的,《圣经》在中国居然是一本没有被公开禁止的“禁书”,它违背了中国宪法中所规定的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也违背了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的有关条款。


蔡卓华先生因为印刷和传播《圣经》和其他基督教书籍而被逮捕和被审判这一事件,凸现出今日中国大陆的广大民众并不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作为一个生活在中国的基督徒,如果他不能享有自由地获得《圣经》、自由地阅读《圣经》、自由地传播《圣经》的权利,那么他就根本不享有基本的宗教信仰的自由。换言之,宪法也就成了一个骗人的谎言。众所周知,信仰权是人权的核心组成部分,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上,各国各族不同信仰的人们,为了争取和捍卫自己的信仰自由权,付出了血与火的惨痛代价。而自从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以来,不同信仰群体之间互相尊重和宽容,逐渐成为一种普世价值,政教分离也行为世界上大多数文明国家所奉行的准则。只有那些仍然陷于中世纪的黑暗之中的国家和政权,才会粗暴干涉公民的信仰自由,以实现暴政对良知的统治。这种现象曾经出现在中世纪的欧洲,于是马丁·路德挺身而出,亲自翻译德文版《圣经》,努力使之广为传播,由此突破了罗马教廷对《圣经》的垄断权。由马丁·路德掀起的宗教改革运动,催生了基督教新教,将人类文明带入一个崭新的时代,一个人人可以阅读《圣经》、人人可以直接面对上帝的时代。


古代的中国曾经有过多元宗教和平共处的辉煌时代。在唐代,儒教、佛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分支“景教”等宗教团体就曾经和谐相处、平等竞争,并由此带来了文化的繁荣与丰富,社会的稳定与祥和。但是,进入近代以后,中国的专制帝王们逐渐开始对宗教采取限制、禁止乃至残害的措施。清代中期,朝廷大肆迫害基督徒、查禁《圣经》和各种基督教书籍。嘉庆皇帝曾亲自下令迫害基督徒,批示说:“寄信人陈若望,在堂讲道之汉军周炳德,会长民人刘朝栋、赵廷珍、朱长泰、汉军汪茂德,或往来书信,或辗转传惑,着照刑部所拟,发往伊犁,给额鲁特为奴;仍先用重枷枷号三个月,以示惩儆。”在专制君王看来,基督徒“自背根本,甘心习洋教,实不齿于人类”。嘉庆帝亲自对基督教书籍中的《教要序论》、《圣年广益》、《婚配训言》等严加批驳,并谕示臣僚,他在批示中说:“似此造作无稽,充其伎俩,尚有何言不可出诸口、何事不可笔之书?若不及早严行禁止,任令传播,设其编造之语,悖谬更有重于此者,势不得不大加惩办。”专制君主既要当世俗的最高统治者,又要充当精神界的教主,自然不容许基督真理的传播。黑暗对光的到来总是恐惧不已。但是,满清王朝禁止民众的信仰、禁止《圣经》的传播的政治举措乃是逆时代潮流而上,最终仍然归于失败:一八四六年,满清王朝在鸦片战争中战败之后,被迫宣布放弃禁教之命令。至此,民众终于拥有了自由选择信仰的权利,也包括印刷、传播、阅读、教授《圣经》的权利。自清末到民国,政权多次变更,此种权利却始终未受政权的侵犯和伤害。如今,中共当局仅以领导批示为凭,而对良善顺服的基督徒兴起大狱,难道不是开历史的倒车么?蔡卓华案件显然不是一个单个的事件,它是对所有信仰上帝和信仰《圣经》的基督徒的赤裸裸的威胁与恐吓。此一举动的专横、野蛮与暴虐,比之昔日的嘉庆皇帝几乎没有什么差别。一个号称建设“和谐社会”和“法治社会”的政权,为何堕落到了与专制帝王等同的地步呢?每一个中国公民都有权利对政府倒行逆施的作为作出如是的质疑。


中国政府早已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之第十八条明确规定:“人人有权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此项权利包括维持或改变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秘密地以礼拜、戒律、实践和教义来表明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任何人不得遭受足以损害他维持或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自由的强迫。”显然,蔡卓华先生印刷和传播《圣经》和其他基督教书籍的行为,乃是该公约中所规定的“以礼拜、戒律、实践和教义来表明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之一部分。而他正在遭受的来自政权的侵害,其实质正是对他的宗教信仰自由的侵害。


康德所说的“天上的星空”和“人内心的道德律令”一起要求我们与蔡卓华弟兄站在一起,一起要求我们不能为蔡卓华弟兄所遭受的一切保持沉默──他受到了凌辱,我们便感受到了他的痛苦;他失去了自由,我们也就受到了捆绑。作为中国的公民、作为中国的基督徒,我们对蔡卓华弟兄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表示强烈的抗议,并致信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希望对此案给予强烈之关注。我们呼吁中国的司法机关立即停止对蔡卓华先生的构陷,我们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蔡卓华先生并对此前他所遭受的一些实行国家赔偿。我们也呼吁中共当局还宗教信仰权于民,放弃控制公民的心灵和精神世界的野心,主动让政治退出宗教信仰的领域。我们更呼吁凡是得知这一案件真实情况的朋友,无论您是主内的弟兄姊妹还是非基督徒,无论您是有宗教信仰者还是无宗教信仰者,都一起来关心蔡卓华先生的命运,这也是在关心您自己的命运──这一案件,伤害的不仅仅是蔡卓华先生一个人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伤害的乃是中国和全世界所有的基督徒以及其他宗教信仰者的宗教信仰自由,而宗教信仰的自由又与其他的自由息息相关。所以,每一个人热爱自由的人,都不能忽视和漠视蔡卓华案件。


基于以上的原因,我们在这封信的最后郑重地签署上我们的名字:


基督徒、中国公民:余杰、北村


二零零五年七月五日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