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陳永建牧師辨析安息日會的異端教義
權貴教會與維穩牧師
這裡是流浪漢聚集的地方,我們快走! 2013-05-18 18:54:29

這裡是流浪漢聚集的地方,我們快走!


【恩友紀事】「這裡是流浪漢聚集的地方,我們快走!」

這是發生在上周日的事,一對來自外地年約40的基督徒夫婦來台南辦事,途中經過恩友中心,以為是一般的教會,便想說停車進來做一下禮拜。

不料,夫婦坐下約5分鐘後,丈夫發現這裡是專供街友聚會的教會後,就急忙跟妻子說:「這裡是流浪漢聚集的地方,我們快走! 」

妻子連忙勸道:「沒關係啦。」但丈夫依舊走出去。

「抱歉」,妻子連忙跟劉幹事賠不是,並拿了100元給他,但劉幹事不收。她後來投進奉獻箱,就跑出門外追她老公去了,然後他們就此消失。


對於這位丈夫因為意識到街友的真實身分而逃難似的離去,曾當過街友的劉幹事,其心情微慍可想而知。不過我們可以體諒,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軟弱和不足,包括對街友的認識、對愛人如己關心弱勢邊緣人的信仰實踐力有限。

是的,基督教恩友中心在台南市東豐路的這個據點是間專供街友聚會的教會,在這裡街友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接受基督信仰,可以開心唱詩歌,享用免費供應的午、晚餐和盥洗,老殘疾者若真的無法在外流浪可申請安置(惟恩友小本經營空間有限),因為上帝對人類的愛不分種族、階級、職業、貧富、性別、出身、地域等,而耶穌也是關心鰥寡孤獨,甚至妓女和更生人等弱勢邊緣人的耶穌,因此,這確實是一間給街友聚會的教會,也有存在的必要。

儘管街友因各樣複雜因素,較難在一般中產階級為主的教會聚會,為大家所接納,或適應大家,但感謝上帝將這樣的據點賜給我們,讓我們有機會告訴他們上帝不放棄他們,疼惜他們,正如疼惜天上麻雀、地上花草。在這裡,沒人會嫌棄他們,在這裡,他們相互取暖和鼓勵。

中心也愛他們,所有關心中心事工的人都愛他們,支持他們繼續活下去,且期盼他們重返社會。

衷心企盼這社會能有更多人理解街友族群,包括教會界的基督徒兄姊,因為在這個地球上,在這座美麗島上,在此時此刻,我們互為弟兄姊妹。

-----------------


【番外篇】

   上周日發生的這件事也讓我想到,劉幹事以前當街友時也曾被教會的人拒絕過,儘管他本身是位浸信會的信徒。

他曾和自己所服務的街友弟兄分享到,過去他曾在一座城市中流浪,餓得發昏,當時見著一間教會坐落在某座富麗堂皇的大廈上面,倍感親切,心想可能有機會要點吃的,於是顧不得大廈有十幾層樓高,努力往上爬。

好不容易來到教會門前,他叩門,一位牧師迎面而來,問對方是否能施捨點吃的。但牧者出乎他意料地答道,若是「靈性的」糧食,教會可幫得上忙,但若是物質的就有困難。

當時劉幹事看見牧師後方的桌上擺了好多點心,供聚會結束後的青少年享用和交誼,自己卻吃也吃不到....。雖然並非所有教會都是這樣,但這件事讓他印象深刻,因此曾對教會失望....。

儘管如此,上帝不輕看劉幹事,後來他在恩友中心的關懷下重新站立,並成為中心的工作者,以服事街友為己志。過去他曾被教會拒絕,如今他在恩友從不拒絕街友,除非對方喝酒,不守規矩,因他知道耶穌正是這個形象。街友難容於主流的教會和社會中,但上帝依舊以自己非主流的方式引領人來關心街友族群,包括恩友中心當初的設立、在經費及人力不足下猶能發展出20多個據點遍布各地、透過中心的關懷所培育作為同工和幹事的前街友、或是透過本粉絲頁感動神學院或教會的基督徒、社區民眾、甚至海外同胞關心恩,或有進一步合作等等。

天無絕人之路,所幸當時劉幹事遇到恩友中心的同工相助,否則他今天可能還是那個在街頭,餓得發荒,求助無門的街友,那個一般人看到就會直喊「快走,他是流浪漢」而敬而遠之的卑微人類。

( 文 / 志工 你聽得見)



【恩友紀事】「這裡是流浪漢聚集的地方,我們快走!」

這是發生在上周日的事,一對來自外地年約40的基督徒夫婦來台南辦事,途中經過恩友中心,以為是一般的教會,便想說停車進來做一下禮拜。

不料,夫婦坐下約5分鐘後,丈夫發現這裡是專供街友聚會的教會後,就急忙跟妻子說:「這裡是流浪漢聚集的地方,我們快走! 」
...
妻子連忙勸道:「沒關係啦。」但丈夫依舊走出去。

「抱歉」,妻子連忙跟劉幹事賠不是,並拿了100元給他,但劉幹事不收。她後來投進奉獻箱,就跑出門外追她老公去了,然後他們就此消失。


對於這位丈夫因為意識到街友的真實身分而逃難似的離去,曾當過街友的劉幹事,其心情微慍可想而知。不過我們可以體諒,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軟弱和不足,包括對街友的認識、對愛人如己關心弱勢邊緣人的信仰實踐力有限。

是的,基督教恩友中心在台南市東豐路的這個據點是間專供街友聚會的教會,在這裡街友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接受基督信仰,可以開心唱詩歌,享用免費供應的午、晚餐和盥洗,老殘疾者若真的無法在外流浪可申請安置(惟恩友小本經營空間有限),因為上帝對人類的愛不分種族、階級、職業、貧富、性別、出身、地域等,而耶穌也是關心鰥寡孤獨,甚至妓女和更生人等弱勢邊緣人的耶穌,因此,這確實是一間給街友聚會的教會,也有存在的必要。

儘管街友因各樣複雜因素,較難在一般中產階級為主的教會聚會,為大家所接納,或適應大家,但感謝上帝將這樣的據點賜給我們,讓我們有機會告訴他們上帝不放棄他們,疼惜他們,正如疼惜天上麻雀、地上花草。在這裡,沒人會嫌棄他們,在這裡,他們相互取暖和鼓勵

中心也愛他們,所有關心中心事工的人都愛他們,支持他們繼續活下去,且期盼他們重返社會。

衷心企盼這社會能有更多人理解街友族群,包括教會界的基督徒兄姊,因為在這個地球上,在這座美麗島上,在此時此刻,我們互為弟兄姊妹。

【番外篇】

上周日發生的這件事也讓我想到,劉幹事以前當街友時也曾被教會的人拒絕過,儘管他本身是位浸信會的信徒。

他曾和自己所服務的街友弟兄分享到,過去他曾在一座城市中流浪,餓得發昏,當時見著一間教會坐落在某座富麗堂皇的大廈上面,倍感親切,心想可能有機會要點吃的,於是顧不得大廈有十幾層樓高,努力往上爬。

好不容易來到教會門前,他叩門,一位牧師迎面而來,問對方是否能施捨點吃的。但牧者出乎他意料地答道,若是「靈性的」糧食,教會可幫得上忙,但若是物質的就有困難。

當時劉幹事看見牧師後方的桌上擺了好多點心,供聚會結束後的青少年享用和交誼,自己卻吃也吃不到....。雖然並非所有教會都是這樣,但這件事讓他印象深刻,因此曾對教會失望....。

儘管如此,上帝不輕看劉幹事,後來他在恩友中心的關懷下重新站立,並成為中心的工作者,以服事街友為己志。過去他曾被教會拒絕,如今他在恩友從不拒絕街友,除非對方喝酒,不守規矩,因他知道耶穌正是這個形象。街友難容於主流的教會和社會中,但上帝依舊以自己非主流的方式引領人來關心街友族群,包括恩友中心當初的設立、在經費及人力不足下猶能發展出20多個據點遍布各地、透過中心的關懷所培育作為同工和幹事的前街友、或是透過本粉絲頁感動神學院或教會的基督徒、社區民眾、甚至海外同胞關心恩,或有進一步合作等等。

天無絕人之路,所幸當時劉幹事遇到恩友中心的同工相助,否則他今天可能還是那個在街頭,餓得發荒,求助無門的街友,那個一般人看到就會直喊「快走,他是流浪漢」而敬而遠之的卑微人類。

( 文 / 志工 你聽得見)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