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来自中国新疆基督徒家庭的呐喊
五位美国教会领袖河南被捕,河南、江西大肆抓捕基督徒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图) 2005-09-08 23:33:27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图)
    
    ——危险的以身作则
    
    
    作为世间的秩序、宇宙的法则而存在的“则”,人类不应该宣称说自己已经掌握。一个清醒的怀疑论者对这一点会有足够的认识,他会对人类的感性、知性、理性永远保持一种警惕。这一看法看上去显得悲观而无奈,但这的确是基于对人的存在的吊诡处境的清醒把握。这种吊诡表现为:人性是介于动物性和神性之间的一种状态。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尽管“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但人类确实具备思考的能力,确实可以最大限度的接近上帝、理解上帝,确实可以孜孜不倦的探索体现上帝意志的万因之因,并且在这一过程中不断猜测与反驳、证伪与辨正,以普罗米修斯的悲壮和希绪弗斯的无奈来充实这短暂的人生。与此同时,人类在善和美的世界里竭力使自己丰盈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具备向神性方向发展的可能性。然而,人与身具来的动物性却拼命的想把这种可能性化为乌有。所以有哲学家说,人的发展史是一部以恶作为第一推动力的历史。作为一种尴尬的存在,罪性的牵引力量是那样强大,神性的光辉又是如此灿烂。在这两股力道的撕扯过程中,类似拔河比赛的桂冠总是戴在罪性的一方的头上。因此,不管多么对立的特征均可在人性中得到验证:易朽的肉身承载着无边的欲望,世故的狡黠挑战顶级的智慧;邪恶与善良并存,丑陋与美丽同在。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所描绘的那样,丰稔与匮乏、绝望与希望纷然杂陈。因此,人们说人的本性“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如果对人性做一番检讨,就会发现人类无时无刻不处在对立和矛盾的状态之中:既有匍匐在神祗脚下的惊恐颤栗、惶惑无地,又有人定胜天、征服自然的狂傲不羁;既有臭皮囊式的自我厌弃,又有那喀索斯式的自怜自恋;既有被神拨弄后的俄狄浦斯式的自我戕残,又有“万物的灵长,宇宙的精华”的自我期许;既有爱斯特拉冈的无尽等待后的虚空无望,又有约伯的屡受踬跌后的执著的信仰;既有烹子献王的阴毒叵测,又有顾视日影的任性率真……人性的光辉和人性的阴暗如同一枚钱币的两面,如此相依相存,不可分割,否弃人性的任何一面就像钱币劈开后不成其为钱币一样。
    
    在认识到人性的两面性后,我们就会发现性善论和性恶论一样失之于偏颇。泛道德化的结论不仅无济于事,反而会把我们引到陷人于死地的泥淖之中。尤其要注意的是,任何对人的神化、圣化之类的偶像崇拜,既缺乏合理性、合法性的证据,又掩盖着以神圣化的偶像崇拜阉割人性的险恶用心。因此,去魅在汉语语境里显得如此紧迫,如此必要。万世师表的小智黠慧不能引领我们逼近事实的真相,却教会我们在刀与剑下如何温顺柔弱;关圣帝君的忠义神勇不能显出扶弱济贫的骑士风度,却教会我们无条件的去做帝王宰割天下的利器;口衔天宪的圣君明主总是以替天行道号令天下,俨然是解民于倒悬的救世主,实则“视万民如刍狗”。正是看透了偶像崇拜的残民以逞的把戏,明代末年基督教传教士在偶像崇拜盛行的国度能否信神的问题上产生争执。
    
    偶像崇拜的题中应有之义是:偶像先在性的占据着伟大光荣正确。在这一思维方式的支配下,上自圣君贤相或暴君奸相,下至一家之主或三家村学究,无不以真理的化身、民意的代表自相期许。《诗经·小雅·思齐》中说:“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这是说要做妻子和兄弟的楷模,并进而可以成为治人的劳心者----这也是先设定自己是真理的化身,无可置疑的具备充任代表的资格。这种抢先占领道德制高点的做法与“修齐治平”如出一辙。修齐治平意味着:道德上的完善可以转化为能力上的优势和权力上的垄断。且不说这一说法在逻辑上的捍格不通,也不说人们在道德上的向善努力值得嘉许,单是这种不设前提、不加制约的泛道德化趋势就令人不能接受。“好心办坏事”、“我是为你好才这样”、“只要目的是正确的,可以不管手段”等具有中国特色的说法都隐含着一个前提:“我是正确的!”罔顾人的罪性,以骄狂的态度或叵测的心机夸大人的认知能力,错把感性、知性甚至非理性当作理性,或者竟然把这些当作神性,是罪恶、下流、堕落、无耻的渊薮。在以权代法的人看来,“法”不过是变形金刚,“则”是随意捏弄的泥团。“以身作则”的说法是这一思路的最集中的反映。任何人都可以把自己当作准则和榜样,以此获得道德上的巨大快感和权欲的极大满足。内在的律令外化为道貌岸然的装腔作势,而作则的对象却在“身”的变动不居下无所适从,于是突破底线、唯上唯势的事也就屡见不鲜了。
    
    道德的泛化必然导致道德的沦丧,法则的体现者的不断变化必然导致不受约束的权力的恶性膨胀,并刺激每一个人产生成为法则的体现者的强烈愿望!
    
    永远对危险的“以身作则”保持足够的警惕!
    
    
    作者:苏祖祥


hit tracker